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82章病不避医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27 2020-11-17 17:24

  夜深了,山洞外寒风呼啸,飞雪飘零。

  山洞里却是暖暖的。

  雪景肯定要配樱花才美。

  这山洞里还真开了几朵樱花,合着山洞外的雪景,给这冰天雪地添了几分迎春的气息。

  睡袋里两人相拥而眠,你温暖我,我温暖你。

  “我真是后悔,就这么便宜了你这大猪蹄子。”董曦的声音呢喃,说着嫌弃人的话,可心里却比喝了蜜还甜。

  李子安被骂大猪蹄子也不恼,他的眼神里满是怜惜与温柔:“猪就猪,猪可是有福气的动物,你看我就拱了一颗好白菜。”

  董曦伸手掐了李子安一把。

  李子安则在她的额头上啄了一下。

  这睡袋对于董曦来说其实有点不友好,她的脖子露在了外面,他啄她也是蹭起来一点,扬起头去啄的,啄了又缩回来,有点尴尬。

  董曦干脆把腿曲起来,滑了一点下来,将头枕在了李子安的臂弯里。

  小鸟依人一下子就有了。

  “子安,要是余美琳知道了我们在一起,她会不会找我闹?”董曦忽然问了一句。

  李子安笑着说道:“那天我跟她打电话,你不是也听见她说了什么吗,不会的,她还让我跟你举办婚礼呢。”

  那次两口子通电话,董曦的确听见余美琳说了些什么,可她怎么也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她跟普通女人不一样,不用介意这个,只要你不在意我结过婚就好。”李子安说。

  “我要是介意,我会跟你这样吗?”董曦用脸颊蹭了李子安一下,那这亲昵的动作就像是一只黏人的猫咪。

  李子安在她耳边轻声细语:“媳妇儿,我肚子饿了。”

  董曦心里纳闷了,她正跟他你浓我浓如胶似漆的时候,他居然会肚子饿,他是怎么回事?刚才她还觉得他温柔浪漫又激情似火,给她带来了从未有过的美好感受,可这才过去多久,他就变了吗?

  不过,从她嘴里说出去的话却是:“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李子安却搂着她不让她起来,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意。

  那眼神,那笑,董曦忽然明白了什么,一张俏脸顿时绯红,她轻轻啐了一口:“你还饿的真快,饿死鬼。”

  “好不好嘛?”李子安软语相求。

  其实不求也可以,但给人家的感觉就会不一样,他要做好每一个细节,给她最好的感受。

  董曦犹豫了两秒钟,然后点了一下头。

  当家的饿了,她这个管家婆还能不给他弄点可口的饭菜么?

  菜还是热的,酒也是暖的,管家婆伺候着管家公吃宵夜,一边看灯影戏。

  戏里,两个武将沙场相遇。

  红甲高个的使一双混元通天锤,白甲矮个的使一根白蜡青缨如意变化枪。

  “来将可留姓名?”红甲将清呵一声。

  “长山撞死龙!”白甲将怒吼了一声,提枪&杀了过去。

  红甲将闷哼了一声,一招蛟龙翻身,双锤一挥,照着红甲将的脑袋砸了下来……

  杀杀杀!

  好戏也有落幕时。

  戏终了,观众意犹未尽,最后鼓掌致意,只是这时的掌声已经稀落了,就那么两三下就完事了,再没有之前那般热烈。

  管家婆和管家公这边也吃完了宵夜,唠起了嗑。

  “子安,我叫你老公可以吗?”董曦的声音软绵绵的,刚才喝了一大杯糯米酒,脸上也是一抹绯红。

  “傻瓜,这有什么的可以不可以的,我本来就是你老公,你当然该叫我老公。”李子安轻轻拍了她的底盘一下。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俏媚的白眼:“你是假老公,我是真媳妇。”

  “媳妇儿,老公肚子饿了。”

  董曦:“……”

  天亮了。

  山洞外面的风雪也停了。

  李子安和董曦吃了一些东西,又去那个泉池边喝了一点“洗脚水”,填饱了肚子。

  其实也不算洗脚水,这泉池里的水是流动的,已经过去了一夜,昨晚洗脚的水早就流走了。

  李子安还真是要把背包里的弹药丢掉,给他的丈母娘捡玉石回去,结果被他媳妇给制止了。

  “万一路途公司或者CIA有援兵赶来,我们把弹药丢了捡一包石头,到时候跟人家打石头仗吗?”

  李子安想想也是这个理,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离开山洞的时候,李子安去看了一眼汉克的尸体。

  其实不是什么尸体,汉克已经化作了一地骨灰战术手电的灯光下,那些骨灰白里透着黑,一看就不正常。

  李子安讶然道:“昨天晚上没有看清楚,姑师大月儿居然给汉克下毒,她还真是够黑的。”

  董曦说了一句:“昨天晚上你都去看她去了,哪里看得见这些小细节。”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媳妇,我们走吧。”

  董曦伸手去拿包,结果被李子安抢在了前面,她也不争,一瘸一瘸的跟着李子安走。

  这腿怎么了?

  她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这份疼痛里却藏着幸福与快乐,她一点都不觉得难受,她开心着呢。

  路过爱丽丝的身体的时候,两人又去看了一眼爱丽丝的尸体。

  爱丽丝的尸体已经难得面目全非了。

  李子安担心恶心到董曦,拉着她就走:“媳妇儿,别看了,我们走吧。”

  董曦也觉得没必要多看什么,又一瘸一瘸的跟着李子安走,一边说道:“这次我们俩还真是够大胆的,杀了灯塔领事,还干掉了一个CIA精英。”

  “杀就杀了,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李子安不以为然。

  董曦说道:“你可别不当一回事CIA是这个世界上最卑鄙的情报机构,他们能干出来的坏事,你我都办不到。这次之后,不但路途公司要杀我们,CIa肯定也会将我们列为必杀的目标,所以凡事要小心。”

  “嗯嗯,我听媳妇儿的话,我最乖了。”李子安卖了一个乖。

  董曦抬腿一脚就踢在了李子安的底盘上,李子安满脸笑容,她却疼得裂开了嘴。

  李子安关切地道:“媳妇儿你怎么了?”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不带俏的正宗的白眼:“我怎么了,你自己还不清吗?”

  李子安忽然明白了什么,关切地道:“我这里有金创膏,瘀肿破皮之类的伤有特效,我现在就给你上药。”

  “不要脸,我才不要。”董曦脸红红的啐了一口。

  李子安厚着脸皮说道:“媳妇儿,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还要脸呢,你把药给我,我自己上药。”董曦说。

  “哎呀,你这听话吧,你要觉得难为情,你躬起,我从后面来给你上药,真是的,病不避医,哪有那么多不好意思的。”李子安一边开箱取药,一边唠唠叨叨,一个嘴碎医生的样子。

  董曦拿这不要脸的没辙了,硬着头皮选择了一个接受治疗的姿势,身弓,因为她高,这个接受治疗的姿势对她而言比较舒服,也能避免一些医患之间的尴尬。

  却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一个突然的情况发生了,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你……”她说不出来。

  “上药之前要消毒。”李子安的声音。

  董曦咬住了银牙忍着,她真的还想抬脚给那不要脸的踹过去,就像是野马防卫野兽袭击一样,可是她最终也没能把腿抬起来,因为太软了,没有力气。

  一个好的医生细心又温柔,总是能给病人带来舒适贴心的感受,就连消毒这种小事情也要尽善尽美。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了山洞洞口。

  风雪停了,视野里一片茫茫的白色,干净得一尘不染。

  这个世界似乎本来就该这个样子。

  李子安站在悬崖边往下看了一眼,他以为很深,结果一眼就看到了底部,也就百米作右的高度。

  昨晚风雪太大了,根本就看不见下面的情况。

  可是即便是只有一百米的高度,人要是跳下去,哪怕下面是厚厚的积雪,那也是致命的。别说一般人了,就算是李子安也不敢贸然跳下去,可是昨天晚上姑师大月儿却直接跳下去了。

  悬崖下面没有脚印,只有皑皑白雪。

  两人用飞虎爪下了悬崖,然后从雪地中往英雄镇的方向行进。

  之前董曦的腿还有点不方便,被李神医治疗之后就好多了,走路也不瘸了,精神也好了许多,虽然是在这冰天雪地里,可她的脸上却洋溢着春天般的笑容。

  春天的太阳公公暖洋洋的,让人怀念。

  中午,两人来带了来时经过的壕沟,选了一个地方休息,准备吃点东西就走。

  董曦刚刚把食物拿出来,两头罗斯熊就冲了出来,她被吓了一跳,本能的抓起了放在旁边的M16魔改步&枪,准备开枪&杀熊。

  其中有一只罗斯熊眼熟,正是上次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熊王。

  “不要开枪。”李子安站了起来。

  男人需要的是崇拜,女人需要的是呵护,这样的在自家媳妇儿面前装逼的机会都不把握,那不傻&逼吗?

  “这是两只啊!”董曦刻意提醒了一句。

  李子安笑着说道:“两只也没有关系。”

  打不赢姑师大月儿,但打两只罗斯熊却是没问题的。

  “吼!”一只罗斯熊怒吼了一声,准备进攻了。

  李子安往两只罗斯熊走去。

  却不等他动手,熊王忽然一巴掌拍在了那只对李子安怒吼的罗斯熊的后脑勺上,呜呜渣渣的叫了两声,然后两只罗斯熊转身就跑。

  这个人类比喝醉了的罗斯男人更可怕,此时不怕,难道要被他揍得鼻青脸肿才跑,那不傻&逼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