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16章隔窗观景见阴谋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14 2020-11-17 17:24

   正午的阳光温暖,一股风吹过,树上的枯叶飘飘落下。

  李子安的脚踩过路上的一片叶子,没有声音。

  三叔余泰鸿家的后院近了,后院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走正门肯定是不行的,连老太君的面都见不到。那个时候,曾敏给他来一句老太君不在,他总不能闯进去吧?

  机会往往在后门。

  李子安离开路边,走到了路边的一棵大枫树下,从兜里掏出一包大重九香烟,抽出一根叼在嘴上,然后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烟这东西,抽着抽着就有瘾了,动作也会越来越熟练。

  不过别人抽烟伤身,他却不会,拔毒膏泡个澡,烟油就从肺里出来了。还有每天晚上睡觉既是修炼大睡炼气术,那也能帮助他排毒。

  一口檀香烟入肺,大惰随身炉进入焚香状态。

  无数细微的声音涌入李子安的耳朵,他很快就排除了数量巨多的环境音,锁定了不远处的余泰鸿家的别墅。

  别墅门窗紧闭,却有很多声音传出来。

  客厅里,欧式挂钟滴答滴答走动。

  二楼一个房间里,有人在洗澡,莲蓬头的水淅沥沥,洗澡的人还哼着歌。

  那是小姨子余诗曼的声音。

  就在余诗曼洗澡的那个房间的隔壁,又一个熟悉的声音进入了李子安的耳朵。

  那是老太君林胜男在念经的声音。

  楼下饭厅里,有人说话。

  “老太太要的汤煲好了吗?”这是三婶曾敏的声音。

  “煲好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估计是家佣。

  “端上来,我去请老太太下楼吃饭。”曾敏的声音。

  “夫人……”

  “还有什么事?”

  “老太太非要喝什么大利凤手汤,昨天我给她煲的汤,她就尝了一口就不喝了。”家佣的声音。

  曾敏冷哼了一声:“为了给她煲汤喝,我买了多名贵的药材食材,她爱喝不喝,但每一餐都要有汤,不然那两家会说我们照顾不周。”

  “是是,我知道了。”家佣的声音。

  曾敏上楼,每一步的脚步声都在李子安的耳朵里,他的脑子甚至能根据脚步声的特征构建出曾敏走路的样子。

  曾敏没有进林胜男的房间,而是进了余诗曼的房间。

  余诗曼还在浴室里洗澡。

  曾敏隔着门说了一句:“诗曼,吃饭了,你快点,大中午的你洗什么澡呀。”

  浴室里传出了余诗曼的声音:“我刚才做运动了,出了一身汗。”

  “那你快点,我去叫你奶奶下去吃饭了。”曾敏说。

  “妈,那东西我已经弄好了,就放在床头柜上,你看看,然后让奶奶签字。”余诗曼的声音。

  “这事得等你爸和你哥回来再说,急不得。”曾敏又出去了,还带上了房门。

  枫树下,李子安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

  余诗曼说那东西已经弄好了,让老太君签字,曾敏却说要等余泰鸿和余家明回家再说,难道是股权转让协议或者遗嘱?

  他得看看余诗曼说的那东西是什么东西。如果林胜男自愿把名下的财产和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给余泰鸿一家,那他和余美琳都没话可说。可是要是玩阴的,哄骗一个眼花的老太太在什么文件上签字,那性子就不一样了。

  李子安从树下走了出来,后院的栅栏墙上有几只监控摄像头,别墅的外墙上也有。他又看了看身边的大枫树,这枫树的高度比别墅的天台还要高一些,一部分树枝也延伸到了后院里。

  李子安的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他打开合金工具箱,将汤晴给她制作的飞虎爪拿了出来,瞅准了头顶上的一根臂膀粗的树枝,按了机关按钮。

  嗖!

  飞虎爪发射出去,扣住了树枝。

  李子安用双腿绞住绳索,手脚并用爬了上去。

  这毕竟不是拍电影,按一下按钮飞虎爪就能把人拉上去。汤晴给他制作的飞虎爪,再按一下机关按钮的确可以回收,但是那力量只够回收绳子,不可能把他这么大一个人扯到树上去。

  枫树的枝叶茂密,有的枫叶已经红了,颜色鲜艳的就像是一团团火焰。

  李子安爬上了树枝,按了一下机关按钮,收起飞虎爪,然后又钻进树冠里,踩着一根树枝,小心翼翼地往后跃方向移动。

  他很快就爬到了与二楼平行的高度,二楼的窗户尽收眼底。

  一个房间里,曾敏搀扶着林胜男刚好走到门口。

  老太君走的颤颤巍巍,腿脚明显不如以前利索。

  李子安看得心头冒火,老太君在他那里健健康康,有说有笑的,到了老三家里却活成了一个糟老婆子,就连走路都要人搀扶了。

  真名扶着林圣男进了走廊,看不见了。

  李子安将心头的火气镇压了下去,然后将视线移到了隔壁的窗户上。

  那是余诗曼的房间,有拉窗帘,不过并不严实,两道窗帘之间还留有一条一尺多宽的缝隙。透过那条缝隙,刚好可以看到床与墙壁之间的过道,浴室就在过道尽头的侧面,房门在过道的正面。

  李子安视线刚好就位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打开,一道白色的身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一片圣光映入眼帘,他的两只眼睛就像是掉在白色粘蝇板上的苍蝇,飞不起来了。

  隔窗观景,景里自有雪山竞比高,又有红梅朵朵开。

  像这种尺度的画面,应该是要打上马赛克的,可是没有,什么都清晰可见。

  余诗曼往窗户边走来,小腰大长腿,动人心魄的涟漪在荡漾。

  “我去……”李子安心里叹了一口气,“小姨子啊小姨子,你家好歹也是亿万资产,你就没有想过买条浴巾吗?”

  余诗曼在床边停下了脚步,伸手去拿放在床上的衣服,结果把口罩拉落在了地上。她似乎有些郁闷的跺了一下脚,然后背过身去,弯腰去捡。

  “别别别,不要这样!”李子安的心里呐喊着,可眼睛却直直盯盯地看着。

  一只骆驼探出了脚来,很坦然地露出了它的脚背。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可李子安却好像被被那只骆驼的脚背踹了一脚,而且是踢在了脑门上,冲击力蛮大的。

  李子安心中又叹了一口气:“小姨子啊小姨子,我是你姐夫,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还好余诗曼听不见他哔哔的声音,如果能听见,她恐怕会扑过来,用丁字形的绳子将他活活勒死。

  余诗曼穿好了衣服出了门。

  李子安从树冠里钻了出来,将手中的飞虎爪对准了别墅天台上的女儿墙,然后将飞虎爪发射了出去。

  叮!

  飞虎爪扣住了女儿墙。

  李子安将发射器固定在了树枝上,也不带合金工具箱,将身体附在绳子上,手脚并用往余诗曼的房间爬去。

  余府位于见龙苑的最上面,再上去就是无人居住的山坡了,那里只有一道围墙。那围墙上倒是安装了不少摄像头,可监控的是墙头和外面,不是这里。

  李子安选择的位置也刚好避开了墙头上的监控摄像头,就这么在大白天里,神不知鬼不觉的爬到了余诗曼的窗台上。

  窗是带露台的落地窗,玻璃门是关着的,但并没有锁死,抓住门把轻轻一拧就开了。

  进入房间,李子安直奔床头柜而去。

  床头柜上放着一只文件袋。

  李子安打开文件袋将里面的文件拿了出来,只有一页,上面写的却是给一家寺庙捐钱的协议书。

  这就奇怪了。

  就这样一份给寺庙捐钱的协议书,为什么曾敏之前还说要等余泰鸿和余家明回来再说?她完全可以直接拿给老太君签字,就算老太君眼睛不好,她甚至还可以正大光明地念给老太君听,又何必遮遮掩掩?

  等等……

  李子安的视线落在了右下角上,他仔细看了看,然后就发现同是一张纸,但是右下角的纸颜色稍微要深一些。

  他又仔细看了看,终于发现了这份协议书的秘密。

  这份协议书看是一张纸,其实是两张纸,上面的一张非常薄,但不透明。下面的一张纸是正常的纸,留着签字的那一块,就是第二张纸。

  李子安将机关戒指的合金尖刺放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将协议书上面的那张纸挑了起来,然后一点点地往上揭开。

  真正的内容露出来了。

  那是一份老太君立下的遗嘱,她死后她手里的百分之二十的股权指定余家明来继承。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余家鸿和余家明还会找几个够分量的见证人,共同见证老太君签字。整个过程也会被录下来,将来两位哥哥要打官司的话,录像就可以作为呈堂证供。

  “真看不出来,余诗曼的皮肤那么白,心却这么黑,难怪老太君不想在这里住,这一家子都特么极品。”李子安心里骂了一句,然后掏出手机拍照。

  拍了隐藏在下面的遗嘱之后,他又把面上的一层特制的薄纸覆盖上去,把协议书也拍了下来。

  接下来怎么办?

  直接下去戳穿余泰鸿一家的阴谋,强行带走老太君?

  还是拿着拍下来的证据,将老丈人余泰山和二叔余泰安两人叫到一块来,然后当面揭穿三叔家的阴谋?

  李子安摇了摇头。

  这两种处理方式都不好。

  他想到了第三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