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85章夫妻和好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548 2020-11-17 17:24

   李子安转眼就冲到了那辆奥迪轿车的车头前。

  奥迪轿车尾部变形却并没有熄火,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震动了一下,猛地又向李子安撞来。

  李子安闪身躲开,也就在那一刹那间,他的视线看见了坐在驾驶室里的人。

  那是一个30多岁的中年人,面黄肌瘦,眼神还有点呆滞,看上去像是经常嗑#药的人。

  药驾?

  不可能,因为就算是这个家伙药驾,也不可能撞了他之后还倒车回来想要再撞他一次。

  不是药驾,那就是蓄意谋杀了!

  李子安闪身躲开的时候,右臂运力,猛一拳轰向了奥迪轿车的驾驶室车窗。

  哗啦!

  真气狂涌而出,本就因为碰撞而出现裂痕的车窗玻璃轰然碎裂,颗粒状的碎玻璃呼啸而去,稀里哗啦的扎在了黄脸男的脸颊、脖子和上身上,顿时扎了他一个血流满面,那惨状就像是被装了铁砂的鸟枪轰了一枪似的。

  那黄脸男惨叫了一声,一脚油门轰下去,仓皇而逃。

  李子安大感意外,就刚才那一拳,他有十足的信心一拳将那黄脸男轰晕。他甚至没有动用全部的实力,因为他怀疑对方长期嗑#药,身体虚,或许还有许多因为吸毒而出现的疾病,担心一拳把人打死,所以还留了力。

  却没有想到,一个看似面黄肌瘦的嗑#药男居然这么能抗击打,挨了他一记真气拳,脸都被碎玻璃毁容了,居然还能开车逃走。

  奥迪轿车转眼就开远了,毕竟是四只轮子的车,李子安有心追也追不上。而且把余美琳留在这里,他也不放心。

  余美琳赤着脚跑了过来,人还没到,声音便先过来了:“老公,老公……你……”

  也不知道她想说么,她太紧张了。

  李子安这才从那辆奥迪轿车逃离的方向收回视线,忽然想起了什么,跟着说道:“不要过来,地上……”

  却不等他把话说完,余美琳就冲到了他的面前,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生怕他会突然消失了一样,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李子安轻轻拢着她,温声说道:“别怕,我没事,也没人能伤害你,有我在呢。”

  他的脑海之中有一个挥之不去的画面,那辆奥迪轿车向他呼啸而来,余美琳非但没有躲开,反而拼命的想要将他推开。那个时候的余美琳是最美的,也把他的心给融化了。

  如果一个女人不是真心爱一个男人,她会为那个那人豁出性命吗?

  “哎哟。”余美琳忽然呻吟了一声。

  李子安顿时紧张了起来,关切地道:“你怎么啦?”

  余美琳从李子安的肩头上抬起了头来,脸上是一副奇怪的表情:“老公,刚才你是不是想说地上有玻璃?”

  “对啊,我让别过来,就是因为地上有玻璃。”

  “我的脚好像被玻璃扎了。”余美琳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忍痛的表情。

  李子安慌忙将她抱了起来,放在了路边的花台上,然后去看她的脚。

  她的左脚被玻璃扎了,白玉一般的脚底板上嵌着一块硬币大小的碎玻璃渣子,猩红的鲜血从伤口之中流出来。

  “疼不疼?”李子安关切地道,却是问了一句多余的话。

  余美琳却说:“不怎么疼,你没事就好。”

  李子安却知道她是不想让他担心,他说道:“我背你回去,我的工具箱里有双氧水和纱布,回去我给你处理一下。”

  余美琳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报警,然后去医院检查一下,你刚才都被那辆车撞飞起来了,我很担心你,我们去医院吧。”

  这时又有一辆车从十字路口驶过,那只LV小包又被碾压了一下。

  李子安瞅见了,跟着起身往那只包跑去。

  “你去哪啊?”余美琳着急地道。

  “我去把你的包捡回来。”李子安跑得很快。

  除了想把那只包捡回来,他也想向余美琳证明一下,他一点事都没有,不用去医院。

  余美琳见李子安动作敏捷,不像是受了伤的人,心中放松了一些,却还是很担忧:“我让你跟我去医院,你去捡包干什么,那些东西坏了就坏了。”

  李子安还是将包捡了回来,装在里面的手机碎了,口红什么的也坏了,证件倒是没事。

  “老公,我们去医院吧,你要检查一下我才放心。”余美琳始终不放心,哪怕亲眼看见李子安跑得比兔子还快,还是想带他去医院检查。

  李子安笑了笑:“你忘了我是什么人了吧,我是方士,医卜星相样样精通,我自己就是医生,我有没有事我还能不清楚?你就放心吧,我真没事,你看过哪个被车撞了的人还能跑这么快的?”

  他这么一说,余美琳才真正放心下来,嘴角也多了一丝笑意。也是的,她的男人是大#师啊,隔着鱼池打拳都能把鱼打死,他这样的人怎么会那么轻易就被车撞伤?

  “也不用报警吗?”余美琳回想着刚才的过程,“我觉得那个人是故意的。”

  李子安说道:“回去跟杜叔叔说一下,让他出面去处理。”

  “嗯,那你扶我起来,我自己能走,你被车撞了,肯定也很疼。”余美琳说。

  她毕竟不是那种粘人又爱撒娇的小女生。

  李子安什么也没说,他将压坏了的包挂在他的脖子上,然后蹲在花台前,反手过去搂住了她的满月,将她背了起来。

  余美琳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然后就主动搂住他的脖子,乖乖的待在他的背上了。

  李子安走去将余美琳掉在路上的高跟鞋也捡了起来,不过因为他的手要搂她的满月,只得将两只鞋子给余美琳拿着,余美琳的手圈着他的脖子,那双鞋子距离他的鼻子也就一点点的距离。

  “我的鞋子有没有味道?”余美琳问。

  李子安笑着说道:“香的。”

  其实没什么味道,但也绝对不是香的。

  余美琳扑哧笑出了声:“那我拿到你的鼻子前,你多闻闻。”

  李子安:“……”

  余美琳是那种很少开玩笑的人,可她开起玩笑来真的很有味道。

  “那个家伙究竟是什么人,会不会是杀手?”余美琳的思维有点跳脱。

  李子安回想着那个黄脸男的样子,说了一句:“那个十字路口有监控,应该很容易就能查到,我更担心的是他身后的人。”

  “难道……是汉克?”余美琳很聪明,一下子就猜到李子安想说什么了。

  “我觉得他今晚来得有点过于巧合,而且他一个西点军校的,怎么可能成为一家投资公司的高管,你不觉得奇怪吗?”

  “是很奇怪,老公……”余美琳欲言又止。

  “嗯?”

  “我跟汉克……真的没什么,我们初中的时候还是朋友,读高中的时候交往过,但是只是那种精神上的交往,我和他最大的尺度就是拉一下手,看个电影什么的,什么都没做。”余美琳终于把心里的话抖了出来。

  她的话让李子安心里惭愧,她跟汉克没什么,可他跟沐春桃却是十八般武艺,什么花样都有过,他的头上一点绿都没有,余美琳的头发却被他染了个帝王绿。

  “我的第一次给了你,只是你喝醉了,不知道。”余美琳的声音小小的,也满满都是尴尬和羞涩的味道,“这么多年,我也就那一次,因为当时很疼,所以也不喜欢,慢慢的就冷淡了,你在云地想要的时候,我是真有点紧张和害怕,没有准备好。”

  李子安的心里暖暖的,愧疚心虚之中又有一股子冲动,想要坦白他和沐春桃的事情,可是话到嘴边又没有勇气说出来。

  余美琳其实知道他和沐春桃的事,可是她没有说破。

  她没有说破,那是因为过去四年她的确做得很过分,心里也有愧疚。一个男人最需要女人的时候,她不在他的身边,也不曾给他爱,甚至就连女儿都三岁了才带回家与他相认,这事不管拿到哪里去说都是她不对。恰好在那段时间里,沐春桃出现了,替代了她的角色。沐春桃也没明着来争,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她除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还能怎么样?

  可是,李子安要是把事情说破,那就真不好相处了。

  “你在听我说话吗?”余美琳莫名其妙的有点紧张。

  李子安将心里的一团乱七八糟的感受压了下去,笑了笑:“我又没问你,你说这些干什么,我只知道你是我老婆,小美的妈妈,你和小美都是我最亲的人,以前的那些事都过去了,往后我们好好过,我只想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幸幸福福就行了。”

  “嗯。”余美琳将脸贴在了李子安的脸上,然后又忍不住香了他一下。

  李子安心痒痒的,说了一句:“不公平,你能亲到我,我又亲不到你。”

  余美琳凑到了他的耳边,呵了一口热气,声音小小的:“回去之后让你亲个够。”

  李子安嗯了一声,脚步更快了。

  四年了,当年被醉驾的仇终于有机会报了。

  他的心里已经忍不住开始琢磨了,是温柔的杀死她,还是猛烈的杀死她,还是温柔与猛烈兼顾?

  然后,他又忍不住去想,是假装生涩腼腆好,还是暴露本性,表现得很厉害的样子好?

  好复杂。

  “你慢点走,我的头都被你抖晕了。”余美琳说。

  李子安笑着说道:“晕了好。”

  “你就这么想报仇啊?”

  李子安:“……”

  杜家的家门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