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04章神秘老头来招安

赘婿出山 李闲鱼 7470 2020-11-17 17:24

   病人都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当医生的肯定不能走。

  董曦给李子安泡了一杯茶,李子安说了声谢谢,坐在沙发上喝茶刷头条。

  董曦又回到房间之中去看丘猛。

  落地窗外,一个园丁拿着一把一尺多长的园艺剪过来,修剪一棵万年青。

  李子安瞅了一眼,那园丁约莫六十出头的年龄,身材高瘦,戴着一只草帽,遮着半边脸。

  那园丁也移目过来看了李子安一眼。

  四目相对的时候,李子安莫名其妙的有一点好像衣服被拔掉了的感觉,十分诡异。

  这老头有些奇怪。

  李子安将视线移到了老头的手上,那一双握着园艺剪修剪树枝的手并不粗糙,白白净净的。

  那哪里是什么老园艺工人的手。

  老头咳嗽了一声。

  董曦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先是去饮水机前倒了一杯白开水,然后端着水杯过来,坐在了李子安的对面。

  李子安的心中暗暗地道:“这老头咳嗽一声就出来了,怕不是董曦的领导,这是要干嘛呢?”

  董曦说道:“大~师,你这么有本事,你没有想过为国效力,报效祖国?”

  原来是“招安”。

  李子安说道:“为国效力,报效祖国是我最崇高的理想!”

  董曦激动地道:“你答应啦?”

  “答应什么?”

  董曦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落地窗外剪万年青的老头。

  “加入我们!”

  李子安慌忙说道:“为国效力,报效祖国不一定要在政府里上班嘛,也不一定要在军队里当一名战士,你看我,我现在就以我最擅长的方式在爱国,报效祖国。”

  “你有吗?”

  李子安说道:“当然有,我在家里培养李小美成为祖国的栋梁之才,这算是报效祖国吧?我来给丘大哥治病,这也算是报效祖国吧?哪怕是我请你帮忙搞定启明铜厂,那其实也是我的一个爱国行为。”

  董曦:“……”

  李子安却一本正经的说了下去:“你不理解也正常,我解释给你听。我老婆余美琳是一个爱国商人,她也是一个有理想,有担当有使命感的商人,我辅助她做大做强,把她的公司发展成一家跨国大公司,为国争光赚外汇,为建设祖国的现代化做贡献,你说,我这算不算是为国效力?”

  董曦的嘴唇动了动,什么都没说出来。

  大~师的嘴真的是镶金边的嘴。

  走后门这种事情都说得这么清新脱俗,她也算是开眼界了。

  她又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外面草地上的老头。

  老头转身离开了。

  这种思想觉悟的狗子,组织已经放弃了。

  老头一走,董曦也不提说推荐加入组织的事了,聊了一会儿就又进屋里去看丘猛了。

  丘猛的身体还真是强悍,两个小时出头他就醒了。

  “老邱,你感觉怎么样?”董曦的声音。

  李子安听到董曦的说话的声音,起身进了卧室。

  丘猛还有点迷糊:“我已经做了手术了吗?”

  “嗯,大~师已经给你做完手术了,那块弹片也取出来了,你看看。”董曦将那块弹片拿了过来,递到了丘猛的面前。

  丘猛愣愣的看着弹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它……这是……怎么取出来的?”

  李子安说道:“我先用钢针给你放了脓血,然后在你的背上开了一条口子,用内家真气把那块弹片逼了出来。”

  丘猛一脸懵逼的表情。

  他的三观告诉他,要相信科学。

  可事实却告诉他,人家没有瞎扯,说的都是大实话。

  他真的凌乱了。

  董曦敲了前面一下:“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谢谢大~师。”

  丘猛这才回过神来:“大~师,我姓丘的欠你一条命,大恩不言谢,这情我记下了。”

  李子安笑了笑:“不必客气,你好好休养,适当锻炼,几天之后你就能完全康复了。”

  “嗯嗯。”丘猛点头。

  “你这边也没事了,我也该回去了。”李子安说。

  董曦说道:“你这么赶着回去干什么,要不我们就在这里吃顿午饭吧,疗养院里也有食堂,可以炒菜的。”

  “我就是赶着回家做饭的,老婆在公司上班,家里的饭菜都是我在做。”李子安说。

  董曦和丘猛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这么生猛牛逼的大~师,居然是家庭煮男!

  真是活见鬼了。

  “大~师,等我好了,我找你喝酒。”丘猛说。

  “行,等你好了我们约。”李子安说。

  董曦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哈佛H9来到了高臣一品,李子安下了车,跟董曦说了声再见。

  “大~师。”董曦叫了一声。

  李子安又倒了回去,问了一句:“还有什么事吗?”

  董曦说道:“这次去新地很危险,你要枪~吗,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给你一支。”

  李子安颇为心动,他相信董曦给他枪~的话,那肯定是有正规手续的,他也不用担心被警察抓住告他个非法持有枪械什么的。

  可是想了想,他还是婉拒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不需要枪。”

  之前那个神秘的老头子摆明了是想“招安”他,他这边拿了枪,没准就成了人家的人了。

  再就是,他把枪拿回去了,放工具箱里,万一哪天李小美翻出来了,对着林胜男比划一下。

  “祖姥姥,biubiu!”

  林胜男的黑白大头照就挂余家灵堂上了。

  “你哪天改变主意了,就告诉我。”董曦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好的,谢了。”

  董曦一脚油门就走了。

  李子安回到家里,系上围裙进了厨房,炒菜煮饭。

  一家人吃了午饭,李子安回屋收拾了几件衣服,内裤~袜子什么的装进了一只背包里,这就算是打包完成了。另外他将合金工具箱里的东西也整理了一下,管制类物品都拿了出来,箱子里就装了几样常用的药膏、檀香什么的。

  咕咕。

  手机里传出了微信收到新消息的声音。

  不用去猜,他也知道是桃子。

  金刚萝莉:在家里吗?

  李子安:在呢,刚刚收拾完行李。

  金刚萝莉:我有事要跟你说,你过来,我给你留着门。

  李子安:好的,沐叔叔在干什么,要不要我带点安神汤过来?

  金刚萝莉:一看你就是老手。

  李子安:我这不是跟你学的吗?

  金刚萝莉发了一个锤子砸脑袋的表情过来:我爸今天中午跟朋友喝酒去了,不在家。再说了,哪有亲闺女跟亲女婿给老丈人下药的,亏你想得出来。

  李子安:……

  这话,说得她好像很无辜似的。

  李子安从卧室里出来,碰见了刚刚从楼上下来的汤晴。

  “小美睡着了。”汤晴苦笑了一下,“要哄她睡觉可真不容易。”

  李子安说道:“辛苦你了,你回去休息一下吧。”

  “嗯,我去客房睡一会儿,你这是要出去吗?”

  李子安一本正经地道:“我去看看杜武那小子,他在天台上练拳,我这个当师父的,怎么也要去指教指教。”

  汤晴喔了一声,去客房午休去了。

  她知道,那些说是开往幼儿园的车,通常都开去了娱乐场所。

  出门,李子安还真去了一趟天台。

  嘿嘿哈嘿!

  杜武一拳一脚,打得有板有眼。

  这武痴,李子安根本就不用操心人家的学习态度。

  “师父,这么大太阳,你回去歇着吧,不要被太阳晒伤了。”杜武给李子安行了个抱拳礼,说了一句卖乖的话。

  李子安抬头看了一眼天,说道:“也对啊,这日头这么毒,把我晒黑了怎么办?你先练着,待会儿日头小点了我再上来看你。”

  说完,他转身就走。

  杜武呆呆的看着师父那来去如风的背影,直到师父没影了才嘀咕出一句话来:“我就是说句好听的话,师父你老人家怎么就当真了呢?”

  他不知道的是,就算他不让师父回去,师父也是要找个借口离开的。

  作为一个幌子,那就应该有一个幌子的觉悟。

  桃子果然留着门。

  李子安进了门,顺手把门关上了。

  客厅里没人,帝瓦雷迷你音响却放着瑜伽音乐。

  不练瑜伽却放瑜伽音乐,而且音量还比较大,这是预示着有什么事要发生。

  李子安直接上了楼。

  走廊尽头的房门半遮半掩,隐隐有沥沥的水声传出来。

  李志安轻手轻脚地通过了走廊,然后推开房门,又轻脚轻手的走了进去,顺手又把房门给关上了。

  洗手间的门关着。

  李子安伸手抓住雾化玻璃门的门把,把住把手轻轻转了一下,结果没开。

  “谁?”门里传出了桃子的声音。

  她似乎是想营造一种紧张害怕的感觉,可是她的声音给人的感觉却是激动兴奋的感觉。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绝学走来了!

  就是那种感觉。

  李子安没吭声,轻脚轻手的从洗手间的门前走过,来到了床前,脱了鞋子,然后藏到了被窝里。

  他刚刚藏好,沐春桃就从洗手间里出来了,身上裹着一条浴巾,一边往床边走来,一边拿毛巾擦头发上的水。

  “刚才我听到有人进屋,不会是淫贼吧?”桃子站在床边看着床边男鞋,自言自语地道。

  李子安心中无语,真想掀开被子给她一下,可是他还是忍了。

  人家骂得没错,隔壁老李你跑人家闺房里还藏进人家的被窝里,你不是那种偏旁三点水的贼,难不成你是家政服务员,在人家的被窝里逮螨虫?

  沐春桃坐在了床边,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不是淫贼,应该是一只猫,猫咪你躲在哪里了,快出来,我给你吃小鱼干。”

  李子安还是一动不动。

  为什么不动?

  他也不知道。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莫名其妙的无聊。

  突然,一只手伸进了被窝里。

  “猫咪,你以为你藏在我的被子里,我就找不到你了吗,我来抓你来了。”沐春桃的手抓来抓去。

  李子安忍着笑,那只温暖的柔荑在他的身上抓来抓去,痒痒的,仿佛回到了十几岁的少年时代。

  可是,仅仅几秒钟后那只手就把他定住了。

  “哎哟,好大一只猫咪,这胡子还扎手!”沐春桃说。

  李子安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掀开了被子。

  “哎呀,淫贼!”沐春桃一声惊呼,声音却小小的,“救命啊!”

  李子安将她扯了过来,一把捉住:“你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我什么都给你,你、你不要杀我呀。”

  这就屈服了?

  “淫贼,把你的绝学亮出来吧,本姑娘有对付你的杀手锏,不怕你!”

  李子安:“……”

  他忽然觉得,她其实才是那个偏旁有三点水的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