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06章隔壁老王是个宝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76 2020-11-17 17:24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李子安说道:“停。”

   沈宝慧将手指从李子安的手掌上抬了起来,她的嘴角藏着一丝不屑的笑意。

   她什么都没有求,刚刚过去的一分钟时间里,她用手指一直在李子安的掌心中画乌龟,心里也咒着李子安和杜林林。

   她就不信了,她这样做,李子安还能卜到什么?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武图、相图、星图长亮。

   他的脑海之中什么都没有。

   他的嘴角却浮出了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笑意。

   他早就知道沈宝慧在他的手掌之中画乌龟,画卜术状态下,他的手掌就等于是写字板,求挂的人在他的掌心之中写写画画了什么,大惰随身炉都会吸收和处理,他自然也就知道沈宝慧在他的掌心之中画了什么。

   你画乌龟就没事了吗?

   你想多了。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

   “子安,你卜到了什么?”杜枝山着急地道。

   沈宝慧看着李子安,嘴角那一丝不屑的笑意更加明显了。她根本就没有求卦,无论李子安解什么卦,她都要揭穿李子安。

   “哎。”李子安叹了一口气。

   “子安,你倒是说啊,你这一叹气,我心里更着急了。”杜枝山恨不得将手伸进李子安的喉咙里,把那些他想知道的话全都掏出来。

   沈宝慧轻哼了一声。

   杜林林的心里很担忧,因为她已经发现了沈宝慧的异常反应。

   “阿姨在我的掌心之中画了一只乌龟。”李子安终于开口了。

   沈宝慧顿时愣了一下。

   杜枝山一脸困惑的表情:“乌龟寓意着什么?”

   杜林林心里也很好奇。

   李子安说道:“这是一只绿色的乌龟。”

   沈宝慧的脸色变了。

   “子安,你倒是一口气说出来啊,你真的想急死我吗?”杜枝山有点生气了。

   李子安要的就是这个情绪:“隔壁老王是个宝,养只绿龟送山人,山人不知视亲生,可怜可笑又可悲。”

   杜枝山和杜林林听得一头雾水,唯独沈宝慧脸色阴沉的下来。

   李子安一直都在观察沈宝慧的神色反应,心里暗暗地道:“我不过是随口一说,不会是蒙对了吧?如果是的话……我/草!”

   “子安,这是卦辞吗,你快给我解一解。”杜枝山又着急了。

   李子安欲言又止,很为难的样子,还特意看了沈宝慧一眼。

   “你倒是说啊!”杜枝山真的好想伸手去掐这野女婿的脖子。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好吧,那我就直说了,不过在我开口之前,请阿姨离开一下吧。”

   不等杜枝山开口,沈宝慧就抢着说道:“我不走,我倒要看看你说些什么!”

   “你给我回屋去!”杜枝山呵斥道。

   沈宝慧豁出去了:“我不走,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走,儿子是我生的,我求卦还不能让我听,这是什么道理?等儿子回来,我就跟他说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我、我不想活了!”

   杜枝山为难了:“子安,你看能不能……”

   “好吧 ,既然阿姨想听,那就留下来吧。”李子安也不赶人了,直接说了下去,“杜叔叔,我这么跟你说吧,你有可能空欢喜一场,你养大的儿子可能不是你的。”

   “啊?”杜枝山顿时惊愣当场,刚才那奇奇怪怪的卦辞就让他心里起疑了,现在李子安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他又不是缺心眼,他怎么会不知道李子安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胡说八道!你什么意思?”沈宝慧怒火中烧,也急了。

   杜枝山冷眼看着沈宝慧,那眼神能杀人。

   没有男人受得了这个。

   李子安接着说道:“我就直说了吧,沈阿姨你年轻的时候肯定不止杜叔叔一个男人,我知道杜叔叔当年做过一份亲子鉴定,但鉴定书这东西……”

   他的话就在这里掐断。

   杜枝山冷冷的看着沈宝慧,他已经开始回忆了。

   杜林林看李子安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敬佩,她也算是见识到了他的手段。孩子他不要脸的爸爸一边叫的人阿姨,客客气气,一边却又往阿姨的心口上扎刀子。

   不过私下里,她心里觉得孩子他不要脸的爸爸,有点……卑鄙。

   杜武还身陷绝境之中,可他的师父却在这里破坏他父亲和他母亲的关系,这真的有点不厚道,甚至可以说是师道沦丧。

   可是,她也知道李子安这么做是为了她,在徒弟与她之间,李子安毫不犹豫的旗帜鲜明的站在了她这边,她又怎么能责怪他?

   李子安还真是这样的立场。

   沈宝慧是一个不要脸,阴险且贪婪的女人,就连自己的儿子都可以利用,就这样的女人,他只能比她更不要脸,更阴险,不然怎么保护自己的媳妇,又怎么给自己的媳妇出这口恶气?

   “说,子安你接着往下说。”杜枝山大声音冰冷。

   李子安说道:“杜叔叔,这个世上只要给钱,很多东西都能买到,包括你想要的鉴定书。我不知道那份亲子鉴定书是你自己取样,并且拿回来的,还是让别人为你带办的?还有,中间的过程,有没有人收买负责鉴定的医生?”

   “你个混/蛋!老娘撕了你这张臭嘴!”沈宝慧再也忍不下去,张牙舞爪的向李子安扑了上来。

   不等李子安出手,杜枝山也爆发了,挥手一巴掌就抽在了沈宝慧的脸上。

   啪!

   这一声响亮。

   沈宝慧捂着脸颊,脑瓜子嗡嗡直响,人也彻底懵了。

   杜枝山从来没有打过她,可是这一次却当着两个她恨的人把她打得这么狠。

   这就完了吗?

   没有。

   李子安又往火上浇了一瓢油:“杜叔叔,我们都是男人,这样的事情无论落在谁身上,那都是奇耻大辱。我卜卦向来很准,信不信在你。我们都是男人,有些事情心照不宣,为什么就沈阿姨这么幸运,珠胎暗结产下龙子?”

   往沈宝慧心口里捅刀子的时候,大/师也不忘提醒杜枝山一下。

   你看,你的儿子是龙子,这个女人一早就在谋划夺你的江山了,你醒醒啊!

   “老爷,我什么卦都没求,刚才我在他掌心里画乌龟,我心里也在骂他,他怎么可能有什么卦辞?他在说谎,他在离间我们一家的关系啊!”沈宝慧快哭了。

   杜枝山的神色复杂,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李子安淡淡地道:“杜叔叔,当初你命悬一线,一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了,是我把你拉回来的。我的手段你应该很清楚,不然你也不会让杜武拜我为师。杜武是我的徒弟,我本来不想说这事的,可是我实在不忍心看着你被人愚弄至此。”

   “你明明就是想离间我和杜武还有老爷的关系,为林林肚子里的野种争家产!”沈宝慧指责李子安,唾沫星子飞舞。

   李子安一点也不生气,心平气和地道:“这还不简单吗,杜武虽然不在家里,但在他的房间里取一些头发丝、皮屑什么的,再做个亲子鉴定,不就行了吗?”

   “那份亲子鉴定是老爷亲自取样拿去做的,你别血口喷人!你想做亲子鉴定就做亲子鉴定,你以为你是谁?我现在就去找你老婆,我要告诉她杜林林怀了你的孩子!”沈宝慧的脸都青了,那说话的神情语气,如果她的手里有一支枪/的话,她恐怕会毫不犹豫的照着李子安的脑袋开一枪。

   李子安一直都在观察她,这样的反应越让他觉得有问题。

   他说杜武不是杜枝山亲生的儿子,这不过是没有证据的猜测,甚至可以说是刻意污蔑。可如果杜武是杜枝山亲生的儿子,沈宝慧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也不同意再做亲子鉴定,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是什么?

   这事真的是狗血豪门剧。

   唯有两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我/草!

   沈宝慧真往门口走去,气冲冲的样子,一副要去找余美琳告密的架势。

   杜林林要上去阻止沈宝慧,但李子安伸手拉住了她。

   就这么一点功夫,沈宝慧已经走出好几步远了。

   杜林林紧张地道:“子安哥,她要去找你老婆,我们……”

   李子安轻声说了一句:“她知道也没关系。”

   杜林林顿时愣住了。

   杜枝山呵斥道:“宝慧,你给我站住!”

   沈宝慧正焦心没人拦她,一听杜枝山叫她站住,她跟着就倒转了归来,哭着说道:“老爷,杜武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你连亲生儿子都不相信,你要相信这个姓李的吗?他这是要利用林林的肚子夺杜家的家产啊!呜呜呜……”

   杜枝山的视线落在了李子安的脸上:“子安,我待你如子侄,你跟林林的事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事开不得玩笑,我想听一句真话,你刚才卜的那一卦是真的吗?”

   李子安说道:“杜叔叔,看来你是宁愿相信这个女人也不愿意相信我了,好吧,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就给你交个底,刚才卜的那一卦是真的,你要是不相信,你再做一次亲子鉴定。”

   “你个杀千刀的,你滚!”沈宝慧骂了一句。

   李子安却连理都没有理会沈宝慧,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杜叔叔,这个女人是什么样的人,我相信你比我更清楚,我就说这么多,做不做鉴定随便你。不过,不管杜武是不是你亲生的儿子,我都会想办法救他。我还有事,我先告辞了。”

   “我送你。”杜林林跟着李子安走了。

   客厅里就只剩下杜枝山和沈宝慧两个人。

   死一般的的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