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60章大郎吃药了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00 2020-11-17 17:24

  天黑了。

  山脚下的双河村亮起了盏盏灯火,大多数是油灯,灯光微弱。这村子真正通电的就只有几户还过得去的人家,而那几户人家的房屋在这村子里也是最漂亮的,鹤立鸡群一般突出。

  最漂亮最华丽的是阿米尔尚家的别墅,整个村子的财富加起来也比不上阿米尔赏的财富。

  可是钱再多也不阵痛啊。

  “好痛,嘶……”阿米尔尚躺在床上呻吟。

  尼娅雅度拿了两颗阿司匹林过来,关切地道:“大哥,把这药吃了吧。”

  三哥的世界里没有老公这个词,丈夫又过于书面化,但这里的女人们又不能直接叫自己丈夫的名字,因为那是禁忌,所以她们通常都管自己的丈夫叫大哥、老哥、或者孩子他爸什么的。

  “水……”阿米尔尚的声音虚弱。

  尼娅雅度来到了床边,将水杯递到了阿米尔尚的嘴边,倾斜杯子,小心翼翼地给阿米尔尚喂水。

  阿米尔尚喝了两口水,感觉好了一些,说话的声音也清晰了一些:“送我去医院,我需要止痛的药。”

  尼娅雅度说道:“大哥,你现在这种情况我没法送你去医院,你受不了路上的颠簸,你会有危险的。”

  “可是好痛,哎哟……”阿米尔尚呻吟了一声。

  尼娅雅度叹了一口气:“再忍忍吧,等一下我就给人打电话,我请人带点止痛药过来,明天等你的情况好一些,我再送你去医院。”

  阿米尔尚点了点头。

  “来,大哥,把这药吃了。”尼娅雅度将两颗阿司匹林递到了阿米尔尚的唇边。

  阿米尔尚张开了嘴。

  却不等尼娅雅度把那两颗阿司匹林放进阿米尔尚的嘴里,这房间里突然多了一个声音。

  “你的药没有作用,还是吃我的药吧。”那声音充满了磁性。

  尼娅雅度慌忙回头去看。

  灯光下的门口站着一个僧人,雕塑一般的身材,俊美的脸庞,富有立体感的精致五官,绿色的眼睛,他的帅震撼人的心灵。

  那僧人,不正是白日里的那个神僧吗?

  这座别墅里本来有两个卫兵的,那是阿米尔尚的心腹手下,还有一个跟随了阿米尔尚多年的佣人,可是大&师怎么可能让那三个人醒着?

  李子安往床边走来。

  他的光头锃光瓦亮,灯光打在头皮上有点反光的效果,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脑袋上面有一个光圈似的。

  再加上那无风自动的僧袍,天神下凡的即视感分外强烈。

  尼娅雅度呆住了,两只眼睛看着李子安,眼珠子定住了,连转都不转了。

  阿米尔尚费力地将脑袋偏了过来,他想看看是谁在说话,可是他看见的却是他老婆的屁&股。

  他的老婆是这个村子里最美的女人,屁&股自然也是最美的,可使他此刻最不想看见的就是他老婆的屁&股。

  “让……开……”阿米尔尚说。

  尼娅雅度这才回过神来,慌忙让开。

  阿米尔尚终于看见了李子安,他记得李子安的脸,下午他在牛车上醒过来的时候,这个僧人就站在他的面前。当时他的脑子乱哄哄的,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是这个僧人救了他。回家之后尼娅雅度告诉他,他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是天神救了他。

  在这片全民信教的土地上,所有的事情都与神有关。所以他当时并不以为然,以为是自己的身体素质过硬硬撑了下来。

  这就在他心里好奇,这个僧人怎么会来到他的家里的时候,他的妻子尼娅雅度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双手捧住刚刚走到床边的僧人的脚,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天神,我的天神……”尼娅雅度很激动,有点语无伦次了。

  阿米尔而上一脸懵逼的表情。

  他想起了他的妻子说的那些话,结合着他在牛车上看见的情况,他终于明白是谁救了他了。可是他觉得他的妻子过于礼待这个僧人了,他的妻子只能亲吻他的脚背,而他也不认为这个僧人是什么天神。

  “尼娅雅度……”阿米尔尚想叫尼娅雅度起来,但他刚刚把名字叫出来,李子安的手就捂在了他的嘴唇上。

  “不要说话,我来拯救你。”李子安把那只手移到了阿米尔尚的额头上,一股蒸汽也从他的手掌之中注入进了阿米尔尚的脑袋之中。

  阿米尔尚的脑袋本来疼的厉害,可是真气一入脑居然就不疼了,暖烘烘的还很舒服。

  尼娅雅度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神默默的看着李子安,在她的眼睛里只有李子安,已经没有了她的丈夫。

  约莫一分钟后李子安将手抬了起来,淡淡地道:“你受了很严重的伤,吃点我的药就好了。”

  说完,他伸手进僧袍,掏出了一颗绿豆大小的药丸子,黑乎乎的,看上去就像是一颗六味地黄丸。

  他将药丸子递给了尼娅雅度,说了一句:“给你丈夫喂药吧。”

  尼娅雅度点了一下头,跟着就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去给阿米尔尚喂药。

  “大哥,吃药了。”尼娅雅度的声音好温柔。

  李子安的耳朵里传来了莎尔娜及时翻译的声音。

  此情此景。

  李子安想起了一个著名的人物,潘金莲。

  当年,潘金莲也是这么给武大郎喂药吃的。

  “这是……这是什么药?”阿米尔尚试探地问了一句,他实在有些信不过眼前这个帅逼僧人。

  李子安根本没有回答,事实上也不需要他回答。阿米尔尚刚把话说完,还来不及把嘴巴闭上,尼娅雅度就把那颗药放进了他的嘴里,紧接着又把水杯倾斜到了他的唇边,往他的嘴里灌了一小口水。

  那颗药丸其实是止行膏搓出来的,入口即化,根本就不需要水。

  “给我的副官……”阿米尔尚心里始终不踏实,想让尼娅雅度给他的副官打个电话,可没等他把一句话说完,黑暗袭来,他的眼睛和嘴巴都闭上了。

  “大哥……你怎么了?”尼娅雅度顿时紧张了起来。

  李子安淡淡地道:“不用担心,吃了我的药他会睡一觉,明天他的情况就会好多了。”

  能好才怪。

  就刚才他将手放在阿米尔尚的额头上,用真气给阿米尔尚止痛的时候,他顺便诊断了一下,发现阿米尔尚的脑子里有淤血,拖的时间越久就越危险。他现在用止行膏让阿米尔尚昏睡几个小时,没准儿明天阿米尔尚一觉醒来之后就半身不遂了。可这重要吗?

  一点都不重要。

  虽然没有证据证明这个阿米尔尚参与了袭击华投&公司员工的行动,但莎尔娜的分析十有八九都是对的。

  大&师对这样的人是不会有半点同情心的。

  尼娅雅度哪里想得到这些,李子安这么一说,她是半点都不怀疑什么,她的心里也只有她的天神,哪里还有什么丑逼丈夫。

  尼娅雅度把水杯放回到了床头柜上,又跪了下去,捧住李子安的脚,俯首吻了下去。

  大&师虽然是一个正经人,也有着一颗纯洁的心灵,可是这样吻来吻去,脚背的神经又很敏感,他也免不了一些不可言状的反应。

  “起来吧。”李子安伸手将尼娅雅度扶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柔而又亲切的笑容。

  尼娅雅度眼神脉脉的看着李子安,犹豫了一下才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我的天神呀,我就是你要找的灯,我……”

  李子安突然伸出一根指头,放在了尼娅雅度的唇上,用很温柔的声音说道:“我知道,所以我来了。”

  本来,堵嘴这种事情用接吻的方式效果最好,他也想这么干,但是最后一刻还是改变了主意,换成了手指。

  虽然干的是勾引人&妻的事,但是就成本而言,那自然是越小越好,能用手指头搞定的事情,干嘛要用嘴和其它什么东西?

  尼娅雅度的眼眶之中留下了激动的泪水。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我转世而来,我找了你三生三世,终于找见了你。”

  这些话,来之前都练过好几遍了,说得相当顺口。

  说了这句话,他把那根手指头收了回来。

  偷情这种事情,不能他一个人说,也要让人家说。

  没有互动,哪来的乐趣?

  “我的神,你……你要带我走吗?”尼娅雅度的眼神里充满了渴望。

  李子安摇了摇头:“你的罪孽深重,走不了。”

  尼娅雅度顿时愣住了。

  李子安接着说道:“我是来帮你赎罪的,你赎了罪,我就能带你走了。”

  尼娅雅度听得一头雾水,可李子安说的每一个字她都深信不疑。

  李子安指着床上的阿米尔尚说道:“你的丈夫罪孽更加深重,他此刻所承受的苦难是因果报应。”

  尼娅雅度只是看了躺在床上的阿米尔尚一眼,什么都没说,她的视线甚至不愿意在阿米尔尚的脸上多停留一秒钟。

  跟转世的灯神相比,床上的大郎哥真的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我的神,我要怎么做才能赎罪?”尼娅雅度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渴望。

  李子安说道:“向我诉说你的罪行,然后敞开你的心怀,毫无保留的爱我,你就能赎罪。”

  说完,不等尼娅雅度敞开心怀,他这边就张开了双臂。

  尼娅雅度犹豫了一下,忽然不顾一切的投进了李子安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李子安的腰,一句话也脱口而出:“我的神啊,我……爱你!”

  李子安伸手将尼娅雅度搂住,然后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阿米尔尚。

  大郎哥睡得很安详。

  大&师的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样做真的有点缺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