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42章被动装逼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89 2020-11-17 17:24

  你想趁火打劫?

   那我就在火上浇点油,让火烧得更旺。

   李子安想得很清楚,这些老阴逼把这个宴会厅当成了话剧舞台,一个个登台飙演技,还自以为是的认为将他蒙在了鼓里,为的就是获得更大的利益。如果他被CIA的人带走了,那么这些老阴逼一分钱的利益都捞不到,他们会让丁仕常将他带走吗?

   丁仕常说道:“迦南先生,你听见了,这是李先生自己要我带走他的,他这算是自首,如果你干涉的话,那就没有道理了,也会破坏两国情报部门长期以来的友好合作关系。”

   他话里带着点敲打的意味。

   这其实就是典型的灯塔风格,老子世界最大,老子拳头最厉害,谁不听我的话,我就揍谁。

   这个世界虽然大,差不多两百个国家,可真正有主/权的国家却只有那么几个。哪怕科技发达的岛国和南韩,那也不是真正的主/权国家。一个国家如果连军事都不能自己做主,领土上有别国的驻军,那就不是真正的主/权国家。

   这边的情况其实跟岛国和南韩一样,不然丁仕常一个小小的主管,何以敢这样威胁一个副部级的人物?

   迦南的胸腔之中有一团怒火无处安放,他以为放CIA的人上来给李子安施加压力,他就能拿下李子安,获得更多的利益。却没想到,李子安一句话就把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硬抗吧,李子安都自首了,这等于是他最终一个人抗下了所有,却连毛都没有捞到一根。可就这么放弃吧,这又不符合这边的战略利益,就算只有百分之九,那也是很大的利益,更别说是将来带来的巨大的利益了。

   该怎么办?

   迦南看着伸出双手等着被捕的李子安,真的好想扑上去掐住这混/蛋的脖子,将他掐死。

   你/他/妈是猪吗!

   丁仕常挥了一下手,招呼自己的两个手下上去。

   他知道李子安有多厉害,他才不会靠近李子安。

   两个特工往李子安走去,其中一个还从腰间取出了一副金属手铐。

   李子安面带笑容,没有流露出任何反抗的迹象。

   说自首就自首,自首这么正能量的事情,怎么能开玩笑?

   那着手铐的特工走到了李子安的身前,将李子安拷上了。

   另一个特工推了李子安一下,恶声恶气地道:“出去!”

   李子安很配合的往外走。

   一群老阴逼顿时傻眼了。

   他们都是人精之中的战斗精,他们不相信李子安会自首,可是李子安却跟着CIA的人走了。

   李子安走了,那百分之九也没有了!

   李子安往丁仕常走去,一步两步三步,走到第三步的时候,心里暗暗的说了一句:“还不开口留人,妈的,难道我判断失误?”

   他的心里多少有点装逼失败的尴尬感受,只是没有流露出来而已。

   丁仕常提前让开了路。

   他也不相信李子安会自首,他更清楚李子安有多危险,所以根本就不敢跟李子安接触,甚至不敢靠李子安太近,生怕李子安下毒。不过,出去就没问题了,他带了十几个人来,到时候十几支枪/指着李子安,他这边就安全了。

   四步五步六步。

   就在李子安走出第六步的时候,迦南开口说话了:“这里不是灯塔,你们没有权利逮捕任何人,马克。”

   马克这边也招了一下手,几个德意志特工跟着就围了上来。

   丁仕常皱起了眉头:“迦南先生,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迦南的声音冰冷:“我很清楚我在干什么,但你清楚你在干什么吗?把李先生手上的手铐打开,带着你的人滚出这里,不然……我向你保证,你和你的人都会站在被告席上。”

   丁仕常掏出了手机:“我打个电话。”

   却不等他拨号,马克忽然一把拍掉了丁仕常的手机。

   丁仕常满脸怒容的盯着马克,却被几个德意志特工围了起来。

   “你最好识趣一点,懂王这张牌确实有用,可是你不是懂王,你也没有资格打这张牌。”马克说。

   这话说的很巧妙,带了点震慑的意味,话里却又藏着一点什么信息。

   懂王的话管用,但要让够资格的人来谈。

   更直白的理解就是,人我们会交给你们,但不是现在,也需要更有分量的人来说话。

   那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物出卖给一个CIA的小小的主管,这边能得到什么利益?恐怕连一张奖状都没有。这些老阴逼都是人精之中的战斗精,怎么可能做这种傻/逼的事情。

   丁仕常耸了一下肩,弯腰捡起了被打掉在地上的手机,然后说了一句:“放人。”

   给李子安拷上手铐的特工掏出了一把钥匙,准备给李子安打开手铐。

   李子安却退了一步。

   “你干什么?”拿着钥匙的特工诧异地道。

   “我自己来。”李子安说完双手往两边一分,金属手铐中间的链锁咔嚓一声断裂。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李子安的身上,一张张震惊的面孔。

   可让人更受惊的却还在后面。

   李子安扯断手铐的链锁之后,右手两根手指扣住左手手腕上的手铐,轻描淡写的一扯,那锁死的手铐竟像是枯朽的木头做的一样,又咔嚓一下断裂,被他活生生的扯开了。然后,他又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扣住右手手腕上的手铐扯了一下,咔嚓一声,右手的手铐也断裂了。

   地上多了几块手铐的碎片。

   那个拿着钥匙的特工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子安,他的眼神,他的感觉,就像是好端端的走着路,突然遇见去世好几年的爸爸。

   整个宴会厅里没有一个人动一下,静得只剩下了呼吸声。

   李子安笑了笑:“我就是开个玩笑,我怎么会自首,我又没有犯罪,一副手铐怎么能禁锢得了我自由的灵魂……怎么,我的这个玩笑不好笑吗?”

   “扑哧!”那个半开着大灯的朱丽笑出了声音来。

   一个金发男子移目看着她。

   朱丽的笑容又变成了微笑,很含蓄的样子。

   那个男人是她老公。

   李子安的视线落在了给他戴手铐的CIA特工身上,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可那个特工却慌忙退了两步。

   那特工真的有那种感觉,好端端的执行个任务,突然遇见了自己死去了多年的 爸爸。

   如果不是这么多看着,他真的想叫一声爸爸。

   尼玛,那可是合金材质的手铐啊,泰森都不可能挣开,可这个东方青年却像是扯纸板似的将之扯断!这样一个疑犯,要是刚才一拳头打他脑袋上,他的脑袋还能是圆的吗?

   李子安的视线落在了丁仕常的脸上,淡淡的说了一句:“抓我是要付出代价的,你准备好了吗?”

   丁仕常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我准备好了,希望你也准备好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

   他很清楚他被利用了,可谁才是笑到最后的人?

   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

   李子安转身过来,往一群老阴逼走去,又把手机掏了出来拿在手里:“我的朋友们,做生意不要只看着眼前的一点利益,我们要把目光放长远一点。你们现在表面上是跟TT海外公司合作,可将来没准你们的诚意打动了我,你们还能跟黑锅公司合作。黑锅公司可不只是生产黑反应堆的锅炉,在科技领域可是一匹黑马,这人生管家软件只是宝藏之中的一枚金币,我希望你们能将视线从这枚金币上移开,看看其它绝世奇珍。”

   迦南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百分之十二,不能再少了。”

   尼玛逼。

   李子安心里骂了一句。

   刚才这番话对他这样的高中文凭的人来说,这已经算是超常发挥了,可就迦南的反应来看,他这纯粹是浪费口水。

   不过他的面上却满是笑容:“最后一次还价,百分之十,行就签约,不行我就走了。”

   迦南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们这边商量一下再答复你。”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这样的决定在他的意料之中。

   一群老阴逼又进了那间休息室。

   动用鹰眼绝学,李子安也能“参与”,可是那没用,因为观星意识没法将手机带进那间休息室,而他又听不懂德语。再说了,那也没必要,他猜也能猜到那些老阴逼会讨论些什么东西。

   砍价是砍不下来了,只能在合约上修改或者增加一些对他们有利的条款。这种事情就是张明和ZJ公司法务的事了,他懒得操心。

   马克又回到了他的位置上,就站在通往那间休息室的通道入口。

   李子安看了他一眼。

   马克避开了李子安的视线。

   就在十分钟以前,他还认为李子安是瓮中之鳖,想捉就捉,想宰就宰。可是现在,他哪里还敢有这样的想法。

   那东方青年哪里是什么鳖啊,那是龙龟!

   李子安的视线扫过宴会厅里的人。

   一大群金发碧眼的女人看着她,好几个在眼神之中隐藏着某种信息。

   大哥,做保健吗?

   就是那样的眼神,那样的信息。

   李子安的视线在安妮玛丽的身上停留了两秒钟,她正在往餐点台上摆放糕点,也在用眼角的余光看他。

   毫无征兆的,李子安的心中生起了一丝不安的感觉,他的视线忽然移到了宴会厅的门口。

   就在那一刹那间,宴会厅的灯光全熄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