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68章幽灵与水枪~的灵感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952 2020-11-17 17:24

  李子安走出了房间,黑锅三人组和董曦也从另一个房间之中走了出来。

   四个人看李子安的眼神都点复杂。

   电影里面演的审问,要么是给人灌辣椒水,要么鞭打,或者拿断线钳剪手指什么的,可李子安却是拿小刀割蛋杀鸟。

   这真的很不要脸。

   可是,却不得不承认很有用。

   李子安顺手将割下来的鸟蛋扔进了垃圾桶里。

   董曦一脸嫌弃的表情:“真恶心。”

   李子安拿起茶几上的一瓶矿泉水洗手,他自己的心里也有些嫌弃,可是这种脏活总得有人干。不能让董媳妇和莎尔娜去割杰纳罗的鸟蛋吧,也不能交给范才伟和孟刚去做,他们不知道要问什么。

   “我怀疑那个风衣男就是国王,能让你受伤的杀手,那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杀手。”莎尔娜说。

   李子安将矿泉水瓶子也扔进了垃圾桶里,说了一句:“我也怀疑那个风衣男就是国王,也是掘金者。”

   董曦说道:“刚才你怎么不问一下掘金者的事?”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呃……我忘记了。”

   董曦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不过没再说什么。

   李子安有些尴尬:“脑子里的事情太多,我给忘记了,我再进去问问。”

   董曦说道:“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他连国王是谁都不知道,也不知道火种,他怎么可能知道掘金者?”

   李子安说道:“不,他应该知道点什么,因为之前有一封来自路途公司的信函,上面说议会通过了决议,只要干掉了我,汉克就能成为掘金者。”

   “哎哟,我把那封密函给忘记了。”董曦轻拍了一下她自己的额头。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看,你也忘事了吧。”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

   李子安又往那个房间走去。

   “等等。”莎尔娜叫住了他,“如果他知道掘金者,那他刚才就有可能在说谎,我和你一起进去审问他,隔着屏幕看不清楚他的神色变化。”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带着莎尔娜进了那个房间。

   杰纳罗耷拉着脑袋坐在椅子上,地上的血迹已经凝固。也没人给他加一条毯子什么的,身上冻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李子安伸手掐住了杰纳罗的人中穴,然后往杰纳罗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点真气。

   杰纳罗很快就睁开了眼睛,然后又看见了那张让他憎恨和害怕的面孔,还有莎尔娜。他的视线在莎尔娜的脸庞上停留了两秒钟,那眼神显然是在记住莎尔娜的面孔。

   李子安一点都不在乎,他就没打算给杰纳罗一丝报复他和他身边的人的机会。

   “你……我已经将我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了,你什么时候放了我?”杰纳罗很可怜的样子。

   李子安不为所动:“我刚才问你知不知道火种,你说你不知道,我再问你一次,你知道火种吗?”

   杰纳罗的眼神有点闪烁,但回答却很干脆:“我不知道。”

   莎尔娜直盯盯的看着杰纳罗:“你在说谎。”

   李子安又去拿起了那把小刀。

   杰纳罗愤怒地道:“你是谁?你凭什 么说我在说谎?我没有说谎,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火种!”

   李子安拿着小刀来到了杰纳罗的身前:“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掘金者吗?”

   杰纳罗的嘴唇颤了颤,但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他跟着又摇了摇头。

   莎尔娜说道:“你还在说谎。”

   李子安也不问了,伸手抓住剩下的一颗鸟蛋。

   莎尔娜转过了身去,她实在不忍心看那么残忍的事情。

   李子安一刀下去,一股鲜血顿时奔涌了出来,还有点喷的感觉。

   杰纳罗又崩溃了:“不要、不要,我说,我说!”

   李子安松开了,骂了一句:“你个贱#人,非得动刀子你才肯说实话,快说!”

   “你快给我止血,伤着神经没有?”杰纳罗很紧张。

   李子安冷声说道:“你以为这里是医院啊,你让止血就止血?先让它流一会儿,如果你还不老实,我就再开个口子,让血流得更快一些。”

   说来也奇怪,那个灵光一现的感觉又出现了,可是那一线灵光一闪而过,当他想到弄明白是什么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剩下,只有一点点模糊的感觉。

   “说!”莎尔娜呵斥了一声,凶巴巴的样子。

   李子安收起了思绪,看着杰纳罗。

   现在不是去捕捉什么灵感的时候。

   杰纳罗也缓过气来了,开口说道:“我真不知道什么是火种。”

   李子安一刀子就扎在了杰纳罗的腿上。

   “啊!”杰纳罗惨叫了一声,“你、你说的火种可能、它可能是幽灵。”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幽灵?”

   杰纳罗忍着痛:“对,汉克身上的那种东西,我们称之为幽灵,黄波的身上也有,但情报显示黄波身上的幽灵转移到了汉克的身上,所以路途公司招募了汉克。”

   李子安心里莫名其妙的冒出了一丝愧疚,这事其实也不能怪人家杰纳罗说谎,他问的是火种,人家连听都没有听过,怎么回答?

   他把扎在杰纳罗腿上的小刀拔了起来。

   一股鲜血又从伤口之中喷涌了出来。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又闪现出了什么东西,那种似曾捕捉到了什么的感觉又冒出来了,而且比刚才还要强烈。可是,当他想要抓住的时候,还是什么都没有抓到,只是一个模糊的感觉。

   这事好奇怪。

   李子安收起了思绪,问了一句:“国王的身上有幽灵吗?”

   杰纳罗点了一下头:“有,你刚才问我知不知道掘金者,我的确没有说实话,路途公司要你身上的罗盘,别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寻找更多的幽灵。而一旦与幽灵结合,就有机会成为掘金者,拥有漫长的生命和强大的能力,就像是蜘蛛侠,就像是浩克……”

   李子安皱了一下眉头:“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黄波的身上也有幽灵,为什么他没有成为掘金者?”

   “黄波是一个华人。”杰纳罗说。

   李子安哂笑了一声:“真#他#妈搞笑,就连成为宿主的事情也搞种族歧视,不过这倒也符合西方的价值观。”

   “你……你能先给我止血吗?”杰纳罗小心翼翼地道。

   李子安这才拿出金创膏,往杰纳罗腿上的伤口刮了一点金创膏的药粉。

   打#人一棒子,也要给人一口糖吃。

   杰纳罗松了一口气:“别人我不知道,可我一直渴望能得到一个幽灵,你已经威胁到了公司的战略利益,所以他们杀你。你在去德意志之前,我们通过了一个决议,由国王出手暗杀你。”

   “路途公司究竟有多少人的身上有幽灵?”李子安问。

   杰纳罗说道:“我知道的有国王、娼女、牧师和汉克,可他已经死了。我知道丁仕常很想得到汉克身上的幽灵,可他忘记了,他只是一个华人。汉克身上的幽灵,我和商人是最有希望得到的。”

   李子安忽然为丁仕常感到悲哀。

   他为路途公司卖命,无所不用其极,可却因为他是华人而被排斥,进不了核心圈子。就连他一心想要得到的火种,前面都还有一个恶棍和商人在排队,他怎么能竞争过这两人?

   老祖宗有一句话说得很有道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丁仕常为路途公司卖命,可却没有被人家当成是自己人,人家只是把他当成工具在利用,这真的是很可悲的事情。

   “最后一个问题。”李子安看着杰纳罗的眼睛,“路途公司里,议长上面的人是谁?”

   杰纳罗摇了一下头:“我不知道。”

   李子安移目看了莎尔娜一眼。

   莎尔娜说道:“他没说谎。”

   李子安忽然挥手,机关戒指上的合金尖刺扎在了杰纳罗的脖子上。

   “你……”杰纳罗又昏死了过去。

   李子安将杰纳罗从椅子上解了下来,拖行两步,然后将杰纳罗扔在了床上,盖上了被子。

   这货要拿去换杜武,死了就没价值了。

   “李,刚才我看你有两次愣神,你在想什么?”莎尔娜的观察力真的很厉害。

   李子安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见伤口流血,好像想起了什么,但是又想不起来,很奇怪的感觉。”

   莎尔娜笑着说道:“要不我拿水枪滋你一下,或许你就能想起来了。”

   突然,那一线灵光又从李子安的脑海之中闪过,这一次他一下子就抓住了,激动的笑了起来:“你说水枪,哈哈,你说水枪!”

   莎尔娜一脸懵逼:“你发什么神经,我说水枪#有什么问题?”

   李子安忽然上前一把抱住了莎尔娜,笑着说道:“就是水枪,我找到对付国王的办法了!”

   莎尔娜讶然道:“我就说了一下水枪,你怎么就想到对付国王的办法了?他身上的风衣刀枪#不入,他的西洋剑连你的护甲都能穿透,你拿什么对付他?”

   “我拿水枪滋他。”李子安说。

   莎尔娜一头雾水,她觉得李子安是在说笑,可是看他这么激动又不像是在开玩笑。忽然,她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你媳妇还在外面看着呢。”

   李子安慌忙松开了莎尔娜,很镇定,可心里却止不住的心虚。

   一不小心……

   得意忘形了。

   董曦出现在门口,很平静的样子,可眼神里却好像有话。

   你等着!

   你个臭不要脸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