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56章临时决定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09 2020-11-17 17:24

   李子安也沉浸到了康海川的故事之中,他仿佛变成了康海川,拿着一台老旧的相机对着那具骸骨拍照,那具骸骨突然抬起了手来,抓住了他的脚踝……

  人的想象力很多时候都不受意识的控制。

  “然后呢?”

  “黄波认为那片废墟里一定还有别的骸骨和文物,他拿着工具在沙子里刨,可是挖了好半天除了那具骸骨什么都没有挖到。最后,他放弃了,带着那具骸骨和我返回了营地。另外的六个考古队员失踪了五个,只找到一个。当地政府组织的救援队找到了我们,也就在那里我和黄波分开了,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了。”

  “那具骸骨呢?”李子安问。

  康海川说道:“被黄波带走了,我到现在也没有见过,我就只有这张照片。”

  “他是考古队长,他带走骸骨肯定要上交,你就没有去他们领导那具骸骨的下落吗?”

  康海川苦笑了一下:“李先生,我知道你很想亲眼看见那骸骨,我也想,可是它和黄波一起失踪了,我不是没有去打听过黄波和那具骸骨的下落,我找过他们领导,甚至去过他家里,可是……”

  “可是什么?”李子安有些着急。

  “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回去过。”康海川说。

  李子安心中想不明白。

  如果挖出了极有价值的文物,比如汉魏时期的青铜器,玉腰带什么的,那黄波拿着跑了还可以说是为了钱,可拿着一具骸骨私逃,他是为了什么?

  “他会不会是死了?”李子安有自己的猜想。

  康海川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打听过,反正从那以后谁也没有见过他,现在给我说说你是从哪里见到这样的符号的吧。”

  李子安略微沉默了一下才开口:“我师父当年给我画过一张附身符,说是能保我平安,让我时常佩戴在身上。那符上就有这个符号,那几年我还真是顺风顺水,什么坏事都没有发生。所以我记得那个符号,可惜后来那张符合装它的香囊都不见了。”

  当然不能说真话。

  我的脑子有一只香炉,这样的事儿他没法跟任何人说。

  “这么说,这样的符号与道家有关?”康海川跟着又摇了摇头,“不对,我对道家文化也有一定的研究,道家的文化里没有这样的符号。”

  “我师父是方士。”

  “医卜星相那个方士?”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对,我师父不让我提起他的名字,就这事我还说第一次说。”

  康海川沉默了一下才说道:“难怪,方士要比道家早得多,方士的文化更为神秘复杂,如果不是清朝的文字狱毁了与方士有关的书籍秘典,我大概也会研究一下方士的文化。”

  李子安的心中一片失望。

  来之前他希望能打开一个解开大惰随身炉的秘密的缺口,可现在看来别说是缺口了,就连一条线索都没有。

  不过这一趟也不算白来,至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那种符号,并且出现在了骸骨的额头上,而不是香炉上。

  “康教授,这么多年你有没有再回到那个地方?”

  康海川说道:“回来的第二年我就去了,我在当地招募了几个熟悉那片环境的人,可他们都说不知道那个地方。我找了差不多一个月也没有找见,它在沙尘暴中出现,或许那沙尘暴把它给埋起来了吧。”

  这事还真是诡异。

  聊到这里也没什么要聊的了。

  李子安说道:“康教授,我听康馨说你的腰椎有问题,这是久坐的原因吧?”

  “可不是,现在还疼着呢。”康海川揉了一下腰,脸上露出了一点痛苦的神色。

  李子安说道:“要不让我给你治一下吧,大概能让你放松一些。”

  现在虽然没什么好聊的了,但这人毕竟是国内几个精英符号学专家,往后指不准还有求人家的时候,现在打好关系往后也好开口。

  “你还能治病?”这话出口,康海川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一副恍然明白的表情,“哦,医卜星相,你是个方士,你自然懂医术。”

  李子安笑了笑:“我这个医跟医院里的医生不同,你试试就知道了。”

  “行,那你帮我治治我这老腰。”

  “康教授你趴在书桌上。”

  康海川站了起来,推开椅子将上身趴在了书桌上。

  李子安站到了康海川的身后,撩起了康海川的白色汗衫,然后将右掌压在了腰椎上。

  大惰随身炉苏醒,先摸骨。

  这次摸骨只诊断病情,不看骨相。要看骨相的话,还得摸头摸手,摸腰椎是不够的,也没有那个必要。

  李子安很快就掌握了情况:“康教授,你的腰椎问题不大,你人清瘦,就算是久坐,腰椎受力也不大,也就不容易退行性改变,你这是寒湿所致的腰肌劳损,我给你推拿一下,保准见效。”

  “真的?那就有劳了。”

  李子安将真气聚于双掌之上,然后双手齐下,缓缓推拿康海川的腰肌。

  真气是寒湿的克星,李子安的双掌过处,一丝丝潮气从康海川的腰肌上升腾起来,那景象就像是拿着熨斗在熨烫喷了水的衣服一样。

  康海川感觉腰部灼热,却又不难受,还暖烘烘的舒服,他忍不住好奇回头看了一眼,瞅见背上潮气升腾,惊讶地道:“李先生,这些不会是我身上的寒湿吧?”

  “是。”李子安只给了一个简单的回应。

  “这也太严重了吧?还有,你的手是怎么操作的,有什么科学依据吗?”康海川的心中满是好奇。

  李子安却没有再回答,专注精神,双掌扩大了范围,运用真气逼出康海川腰上的寒气。

  几分钟后,没有寒气冒出来了,李子安也将双手收了回去。

  “康教授,好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康海川从书桌上撑了起来,扭了扭腰,然后又弯了一下腰,继而惊喜地道:“哎哟喂,我现在感觉好轻松,一点都不疼了,你这手艺真厉害,比医生开的药还管用。”

  李子安笑了笑:“康教授,往后要是有哪里不舒服,给我打个电话就成。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你这就要走啦?”莫名其妙,康海川有点舍不得眼前这个年轻人,他还想问李子安刚才是怎么给他治病的。

  李子安说道:“往后我要是发现了什么,或者你发现了什么,我们都联系一下,然后讨论讨论,或许有一天我们能解开这种符号的秘密。”

  “行,那我就不留你了,有空多联系,我喜欢你这个年轻人。”康海川笑着说。

  李子安与康海川握了一下手,离开了办公室。

  图书馆里还有许多学生在看书,有的在刷题,人虽然很多,但很安静。

  李子安没有读过大学,看到这些大学生在读书,莫名的有些羡慕这些象牙塔里的学子。如果不是家庭变故,他大概也会考进某个大学,然后坐在这样的图书馆里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吧?

  不过,真要是那样的话,也就没有今天的他了。

  天生人必有其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

  快要走出图书馆的时候,一个胖胖的女生拿着一个本子往里走,李子安认出了她,这女生之前跟康馨说过话,还打听过他。

  胖胖的女生也看见了李子安,两眼又开始放光了。

  李子安报以微笑。

  为帅者为懂帅者容。

  胖胖的女生跟着就向李子安走来。

  李子安马上收起了笑容。

  “你是之前跟着康馨来的先生吧?”胖胖的女生问,声音还蛮温柔的。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嗯,同学你有事吗?”

  “康馨说借我的笔记,这不下课了吗,我给她送来,她还在康教授的办公室里吗?”

  李子安说道:“她不在,之前她接了一个电话就出去了,没再回来。”

  胖胖的女生有点郁闷地道:“那一定是她的男朋友给她打的电话,也不早说,又给我吃狗粮……”

  “我走了。”李子安往门口走去。

  胖胖的女生望着李子安的背影,那眼神似乎是在研究什么,比如臀围、腿长什么的。

  李子安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下了脚步,转身过来问了一句:“同学,康馨和她的男朋友经常去什么地方约会?”

  胖胖的女生微微愣了一下:“先生,你……你问这个干什么?”

  李子安是因为想起了之前用剖相术给康馨算的那一卦,十口渣男名中山。这样的事其实跟他没关系,他提醒了她,她信不信那是她的事。可是一想到那么美好的女生被一个渣男欺骗,祸祸掉,那等于是眼睁睁的看着一颗翡翠大白菜被猪拱掉,他于心何忍?

  康教授是个好人,他也是养女儿的,他无法想象康教授承受女儿被祸害的痛苦会是什么样的。

  “那个,我有些话想跟她说,非常重要,你要是知道她和他的男朋友经常去什么地方约会的话,你能带我去吗?”李子安说。

  胖胖的女生露齿一笑:“那你请我吃宵夜?”

  兔牙,雪白。

  李子安报以微笑:“没问题。”

  胖胖的女生又向李子安伸出了一只手,有点紧张的样子:“我叫唐喜儿。”

  “李子安。”李子安报以微笑,与她握了一下手。

  他觉得她的手有点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