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26章肇事之指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61 2020-11-17 17:24

  康老头爬上沙丘之后,就他那高度近视的眼睛,他能从这数不清的沙丘之中找出当年他和黄波躲避沙尘暴的疑似寺庙的地方吗?

  李子安持怀疑态度,只是闲着也是闲着,再爬上去看看,万一灵光一闪就找到突破口了。

  突然,前面的康馨脚下一滑,从上面滑了下来。

  李子安怀里抱着骸骨,不好接住她,情急之下腾出右手来,顺势推了上去。

  康馨的满月压在了李子安的手上,身体止住了下滑,惯性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向上的作用力。她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就看见李子安一只膝盖跪在沙地上,一手抱着骸骨,一手托着她的满月,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古有霸王举鼎,今有大%师托月。

  而且这托的手势很特别,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看得见,都在月上,唯独拇指不见了,神秘失踪。

  也就是这只手,让大%师托月的成语故事变了性质,有了点猴子偷桃的嫌疑。

  也就是这只手,康馨的脸才会红,表情才会那么奇怪。

  可这真的不能怪李子安,他也没想过在这大漠里开车,只是情急之下伸手一托,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有陷坑。

  两人就这么僵住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康馨的乌眸中都快喷出火来了,那火的成分也颇为复杂,有惊讶,有嗔怪,有羞恼,还有一点莫名其妙的放光。

  李子安则单纯得多,他的眼神里只有无辜。

  他真的很想跟她说,他不是故意的,可是不开口都觉得尴尬,更何况是开口?

  就这么耗着,三秒钟。

  李子安最先沉不住气,打破了这要命且尴尬的沉默:“你、你往上爬呀。”

  康馨这才回过神来,踩着沙子往上爬,却就是这一动,她的脚又滑了下来,整个身子又往下滑沉。

  李子安硬着头皮往上推。

  “呀。”康馨的嘴里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李子安的额头顿时冒出几颗粗汗来。

  “你、你推呀。”康馨着急地道。

  李子安又使劲往上推。

  这一次总算是把康馨推上去了。

  李子安慌忙将手缩了回来。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大%师托月,不但手留余香,还有余温。

  可是他不敢去闻,跟着就把那只手放到骸骨的脖子下,托起了骸骨的脖子。

  还是骸骨乖,抱着它也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康馨往上爬了几步,又回头来看了李子安一眼。

  准确的说是瞪,那眼神里起码有几十种情感汇聚,就跟煮火锅的红汤底料一样,够辣也够油,还麻麻的,咸咸的。

  李子安心虚,不敢对视,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骷髅头。

  不知道为什么,转瞬即逝的刹那间,他竟然伸出了一种这骷髅头在笑的感觉。

  感觉脑子被门夹了,已经开始产幻了。

  康老头一点都没察觉到身后发生了什么情况,更不知道他的小棉袄吃了什么亏。他爬上了沙丘,举目眺望。他看见了那辆还在燃烧的皮卡车,但他没有看见那些纵火的青年。

  康馨也爬上了沙丘,脸红红的,瞅着还在往上爬的李子安,无缘无故的咬住了樱唇。

  李子安也抱着骸骨爬上了沙丘,还是不敢看康馨。他也没将骸骨放下来,抱着它,他才有安全感。

  康海川从那辆燃烧的皮卡车上收回了视线,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廉价指南针,然后又抬头观察地形。

  一顿操作猛如虎。

  康馨凑到了李子安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大叔,刚才你是不是故意的?”

  李子安果断的摇了摇头:“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只是在帮忙,难道你想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摔下去吗?”

  “我应不应该相信你?”

  李子安又果断的点了点头:“应该,大叔什么时候骗过你?而且,大叔这么正直的人,跟那些坏人不一样。”

  康馨瘪了一下嘴角:“回头我再跟你谈论。”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他都解释得这么清楚明白了,怎么还要回头讨论?

  康海川突然激动地道:“我找到了,就在那里!”

  李子安顺着康老头指的方向看去,视线里是一座座大大小小的沙丘,在那个方向不知道有多少沙丘,根本就不知道康老头指的是那一座沙丘。

  “爸,你说的那个地方究竟在哪里?”康馨问了一句。

  康海川说道:“你们看见没有,那边有沙丘之中有些沙丘很大,它们构成了一个圆圈,中间的只有几座沙丘,它们比较小。”

  李子安仔细瞧了瞧,很快就确定了康海川说的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距离这里并不远,也两三百米的距离,大约十几座大沙丘围成了一个圆圈,圆圈中间的面积大约有四五平方公里的样子,中间矗立着几座比较小的沙丘。

  那个地方在连绵起伏的沙丘之中其实并不显眼,如果不是康海川的说明,他也不会留意到什么不同之处,不然之前上来的时候,他就会发现。

  “我也看见了,可是,爸,你怎么确定那个地方就是你和黄波当年躲避沙尘暴的地方呢?”康馨也看见了那个地方,可是她显然不太相信她家老头子的眼睛和判断力。

  康海川又抬手指着来时穿过的那排胡杨树,手指缓缓移动,最后又停在了那个由十几座大沙丘构成的圆圈上:“当年我和黄波就是从那条路线跑过去的,那个时候并没有这里还没有这么多沙丘,我们今天晚上可能是绕着那些大沙丘绕了一圈,然后来到了这里。还有,我当年看见的遗迹,它们已经被那些沙丘被埋了。”

  李子安又看了一眼怀中的骸骨。

  他的心里冒出了一个疑问。

  如果废墟是在那个沙丘构成的圆圈之中,那么这具骸骨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这片沙漠地下藏着一座古城的遗迹?

  “小李,我们过去看看吧,我们今晚的运气很好,没准我们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康海川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神光。

  康馨说道:“爸,这次你可要看清楚了,不要又让我们绕着那圆圈走一大圈。”

  “放心吧,错不了,我们走吧。”康海川很着急,说着就要动身下沙丘。

  李子安忽然说道:“等一下。”

  康海川回头看着李子安:“小李,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李子安看着康海川,眼眸深处闪过了一线绿芒。

  今晚康老头开始就跟一只没头苍蝇一样,带着他和康馨在这片沙漠里绕了一个大圈子。如果不是他一泡尿浇出了这具骸骨,这会让恐怕都还在“沙丘迷宫”里瞎逛。这会儿,康老头突然就精明了,连他都看不出来的隐藏地形,一眼就看出来了,还指出了十几年前跟黄波走过的路线,这反差未免太大了点吧?

  还有,刚才沙丘坍塌的时候遇到的那一连串的奇怪事情,现在也没有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李,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康海川有些着急。

  李子安说道:“我来给你卜一卦,我断个吉凶祸福,我们再去你说的那个地方。”

  “小李,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卜什么卦啊,我们现在就去吧。”康海川说。

  李子安将怀中的骸骨放了下去。

  康馨说道:“爸,大叔是大%师,你就让他卜一卦吧,我也想看看大叔卜卦。”

  李子安来到了康海川的身前,伸出了右手,淡淡地道:“康教授,你闭上眼睛,用一根手指在我的掌心之中随意画画,我让你停你就停。”

  “这……”康海川犹犹豫豫的样子。

  康馨催促道:“爸,你就让大叔给你卜一卦吧,大叔又不会收你的钱。”

  康海川这才将手抬起来,伸出一根手指到李子安的掌心之中,闭上眼睛写写画画。

  李子安专注精神,大惰随身炉苏醒,青烟袅袅。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停。”李子安说。

  康海川停了下来,手也缩回去了,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好奇。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卦象显现,那是一个女人,却长了男人的工具。

  人妖?

  这卦象把李子安吓了一跳。

  他给人卜卦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诡异的卦象。

  卦辞浮现:老虫做茧化成蝶,鸡皮褪尽童颜生,一生所求皆不得,生死路口两茫茫。

  这卦象诡异,这卦辞也难解。

  可卜卦者自有解卦之道。

  更何况,李子安的脑袋之中还有一块方士cpu,大惰随身炉。

  他的思路自然而然就奔向了一个方向,思维和大脑的反应速度也数倍于没有解卦之前。

  这卦辞很快就解了。

  老虫,指的康海川。

  老虫做茧化成蝶,说的是康海川正在经历一个蜕变,这是超越生死的蜕变。在昆虫的世界里,一只虫子做茧化成蝶,那等于是先死后生。

  鸡皮褪尽童颜生,这句卦辞是第一句的补充,鸡皮是他现在的皮肤,鸡皮褪尽,他身上的皮肤会变成更光滑的皮肤,他这张苍老的脸庞也会变成童颜。

  这两句合起来,其实已经指向了之前所发生的那一连串诡异的事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