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12章以德服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909 2020-11-17 17:24

  !无广告!

   李强伸手去拿那只塑料袋。

   66万对于他这种乡村土豪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这里拿66万,回去之后再找田翠花要回那66万彩礼钱,女人没了,却赚了66万,不亏!

   却就在李强这样想着的时候,李子安又抬起一只脚踩在了装钱的塑料袋上。

   李强的眼眸中闪过了一线凶光,声音冰冷:“你什么意思?”

   毕竟是混社会的人,身上的戾气是不可能完全藏起来的。

   李子安说道:“你刚才是不是在想,回去之后再找晴子的父母要回那笔66万的彩礼钱?”

   李强心中一片惊讶,这二世主怎么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李子安淡淡地道:“所以,你要拿着钱走,你得打一个收条。”

   范锐将早就准备好本子和一支笔放在了茶几上。

   李子安又说道:“你要这样写,今收到汤晴退还的彩礼钱66万元整,我保证以后再不找汤晴及其家人的麻烦,然后签上你的名字,写上日期。”

   田翠花说道:“对对对,就要这样写,但我收的那笔钱,我可不退。不管你们谁娶晴子,66万彩礼那是一分都不少的。”

   李子安听了这样的话都感到寒心,更别说是汤晴了,他是真的同情汤晴,怎么会有这样绝情的母亲?汤晴又不是货物,可她却显然是把汤晴当成是货物来卖了。

   李强却不爽了:“我花66万是买老婆的,晴子她爸妈收了钱,晴子就是我的,你现在要买回去,不能只给66万吧?我是卖家,我的女人至少得200万。”

   “你无耻!”汤晴的眼泪夺眶而出。

   李子安的声音转冷:“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次。”

   李强下意识的瞅了一眼站在门口里边的一大群社团青年,心里是虚的,可是就这么放弃又不甘心,而且是一分钱都没有赚到的情况下把青梅竹马的女人拱手让出去,他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

   “我说你不能只给66万,至少200万我才打收条,以后也不会再纠缠汤晴。”李强硬着头皮说道。

   富贵险中求。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如果我不给呢?”

   李强耸了一下肩:“说实话,我也是混社会的,我什么都不怕,大不了回去之后天天找晴子她爸妈要钱,她还不是有一个在读高中的弟弟吗,我也可以去找她弟弟要钱。”

   他的话音刚落,眼前忽然白影一闪,一条腿便带着风声抽在了他的脸上。

   砰!

   李强的身子横飞起来,撞翻一只单人沙发才掉在地上,脑袋瓜子里嗡嗡直响,大脑里也一边空白,无数的星星在眼睛里闪烁。

   李子安大步向李强走去。

   沐春桃伸手拉住了李子安的手,她显然不想李子安去打%人。

   可是李子安却挣开了她的手,快步走到李强的身边,李强刚刚从地上撑起上半身,还没来得及抬头看一眼,他又一脚踢在了李强的小腹上。

   “噗!”李强一口血喷了出来,血里还混着两颗刚才被踢掉的牙齿,他的身体也贴着大理石地砖滑了好几米远才停下来。

   李子安又向李强走去。

   李军突然闪身过来,挡在了李子安的面前,双腿往下一沉,扑通一下跪在了李子安的面前。

   “大哥,你消消气,你消消气,我哥错了,你别打他了……他、他也是因为嫂子没了,一时想不开,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就饶过他吧。”李军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好紧张的样子。

   沐春桃本来想追上来抱住李子安的,看见李军跪挡在李子安的面前,她的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汤晴哭了,无声的哭泣,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流。

   她哭她的母亲如此绝情,把她当成了货物来卖。

   她哭李强霸道强横,这么多年了还要来纠缠她。

   她多么希望那两脚是她自己踢的,哪怕是踢死李强去坐牢,她也愿意!

   “你给我让开。”李子安的声音很冷。

   李军哀求道:“大哥,你要出气你就打我吧,我来替我哥挨,你再打我哥,我哥就废了啊。”

   不得不说,李强虽然不是个东西,这李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还算讲义气。

   李子安冷冷地道:“你们以为我在乎晴子的家人吗,我之所以愿意拿66万出来,不是我怕你们去找晴子的家人麻烦,我是讲道理,以德服人。你们两个傻%逼,老子就是放水钱出道的,你们想讹我的钱?你们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天天有人上你们家去收债!”

   李军连连点头:“大哥讲礼,大哥以德服人,我们不是东西,我们错了。”

   这时李强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肚子里翻江倒海的疼,半边脸也肿了,他心里的那点耍横的勇气早就没了,他颤声说道:“我、我签。”

   范锐将本子和笔拿了过去,扔在了李强的脚下,恶狠狠地道:“我家少爷今天心情好,不然你们完蛋了!”

   李强半跪半坐,就在地上写下了李子安要他写的收条,签字和日期一样不少。

   范锐要去拿本子,李子安却拦住了他。

   “你给我拿过来!”李子安说。

   李强哪里还敢有半点犹豫,他拿着本子和笔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捂着肚子走到了李子安的身前,然后将本子和笔递给了李子安。

   李子安伸手抓住了李强的肩头,五指突然发力锁住了李强的肩骨和锁骨,真气聚于五指之上,那力量之强可想而知。

   “啊!”李强顿时惨叫了一声。

   他感觉抓着他肩头和锁骨的不是一个人的手,而是一只台式老虎钳在收拢,随时都会把他的骨头压碎!

   李子安恶狠狠地道:“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如果我知道你再敢纠缠晴子,我绝对废了你。”

   李强哀嚎道:“我不敢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纠缠晴子,大哥你快松手,我的骨头快断了……”

   李子安这才松开了手。

   李强一手捂着肩膀,额头上的冷汗一颗接着一颗往外冒,脸上的神色也非常痛苦。刚才那一点时间里的感觉,他真的怀疑他的骨头快要裂开了。

   他也是混社会的,从小打架打到大,自问也有几下子,可李子安出手之后他才发现,他那点打架的本事跟李子安相比,那简直就不在一个位面之上,李子安打他等于是猛虎打土狗,怎么跟人家打?

   李子安呵斥道:“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拿着那些钱滚!”

   “是是是,我滚,我滚。”李强是真怕了,颤颤巍巍的向放着钱的茶几走去。

   李军抢在李强前面拿起了那袋钱,又倒转回来搀扶住李强往门口走去,直到出门离开,兄弟二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毕竟,门口还站着一大群优秀的社团青年。

   李子安将写了字条的本子递给了汤晴:“你收下这个,留着这个,他就不好找你爸妈退彩礼钱。”

   汤晴拿着本子,心中一片感动,嘴唇颤了颤,却是一句话没有说出来,眼泪倒是又滚落了下来。

   李子安安慰道:“你别难过了,事情已经解决了。”

   汤晴咬着嘴唇应了一声:“嗯。”

   田翠花笑着说道:“哎哟,那两个瘟神总算是走了,晴子啊,妈本来不想把你嫁给李强,是他逼我的。”

   汤晴看着田翠花,她的心里在想着一个问题,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

   田翠花却还在笑:“子安啊,我们家晴子好歹也是大学生,就这么跟着你连一个名分都没有,你怎么也得再给点彩礼钱吧?”

   不知道为什么,李子安真的好想一耳光给这贪得无厌的老娘们儿抽过去。

   他这边给了李强66万,那就等于是给汤晴“赎身”了,可是这田翠花却如此贪得无厌,还想找他要钱。抛开他不是汤晴男人不说,就算是汤晴的男人,那也不能当冤大头来宰吧?

   “够了!”汤晴突然爆发了,“你和爸收李勇的那66万彩礼,子安哥已经还给李勇了,那就等于是子安哥给了你们66万,这钱不是彩礼,而是你们卖女儿的钱,你们已经把我卖了,从此以后我跟你们再也没有关系了!”

   田翠花顿时懵了:“晴子你……什么意思?”

   汤晴哭着喊了出来:“我没有你这样的妈,你已经把我卖了,我不是你的女儿了,你听清楚了吗!”

   田翠花愣了一下,突然一耳光抽在了汤晴的脸上,骂道:“你个不孝子,畜生!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供你读大学……”

   汤晴转身就跑。

   田翠花拔腿要追,李子安挡在了田翠花的身前。

   田翠花凶巴巴地道:“女婿,你给我让开,我今天要打死他个死丫头!”

   李子安没好气地道:“谁是你女婿?”

   “你……”田翠花的本能反应是骂人,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这女婿可是金龟婿,以后还得管他要钱,这可骂不得。

   李子安说道:“范大哥,找个人把她送车站去吧,给她买张票,送她上车。”

   “行,这事包在我身上。”范锐跟着就向那群社团青年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那谁,把这女人送车站去,路上问一下她住哪,然后给他买张票送他上车。”

   “我去!”

   “范总,我去!”

   一群优秀的社团青年争着要送田翠花去车站。

   田翠花倒在地上撒泼:“我不回去,我不回去!”

   范锐心中厌恶,不耐烦地道:“把她给我拉出去,她要在路上撒泼,你们就随便扔哪里,让她自己掏钱买车票回去。”

   田翠花又哭又闹,可也架不住几个青年连拖带拉,就这么被带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