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62章命中贵人点迷津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35 2020-11-17 17:24

   “喝吧,这是易拉罐,我没法在里面下毒。”孟刚也坐到了沙发上,沙发的弹簧被压得嘎嘎响。

  他的话多少带着点激将的意思。

  李子安不以为意,他将合金工具箱放在了茶几上,拿起了一罐啤酒,拉开,喝了一口,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是澳大利亚的兵?”

  孟刚的了一下头,他的视线也落在了那只相框上,略微沉默了一下才说道:“那是我发小陈骏,我们都是第二代移/民,我们一起长大,跟那些歧视我们的白人小子干架,后来又一起参了军,我们在阿富汗待了五年。照片中的女人是他的妻子依芙娜,还有他的女儿陈佳佳,她还有一个英文名字叫贝蒂,现在已经五岁了。”

  李子安喝着啤酒听故事。

  “有一次我们执行巡逻任务,被班利塔的武装人员包围了,他为了救我死在了战场上。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幕,他被十几支AK扫射,身上没有一块好肉,后来收尸的时候我都认不出他来了……”孟刚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痛苦的表情,“我伤好之后就退役了,他为了救我而死,我得帮他照顾他的妻儿。依芙娜一个人带着孩子,没法工作,过得很艰难。我回来之后也没有别的本事,就只能在地下网络上接一些活赚点钱,接济一下她们母女俩。”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李子安的情绪受到了一点影响,有点淡淡的伤感。

  孟刚往嘴里灌了一口啤酒:“上个星期,这边飓风,依芙娜的房子被吹倒了,她们母女俩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我把她们接了过来,她们就住在上面。”

  李子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一侧的楼梯口,心里竟然有了一点想见一见那对可怜的母女的想法。

  “我本来想把这房子给她们,我搬出去,我一个人,我睡车里,睡街边都无所谓。可是这个地方太乱了,刚才你也看见了,孩子不能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所以,我急需要一笔钱,十万美金,我能给她们母女俩盖好房子。”

  李子安移目看着孟刚,但没说什么。

  孟刚也看着李子安:“你把钱给我,我拿给依芙娜。你说有人要杀你,我是你的保镖,我可能也会死,我要是死了,谁来帮助依芙娜和她的孩子,谁又来收我应该拿的钱?”

  “说好的见面先付一万美金,任务结束之后再付尾款,你想让我一次性全付给你,如果你拿了钱消失了,我就只剩下你讲的这个故事,你觉得这合适吗?”李子安反问。

  孟刚说道:“我把你带到这里来,给你讲这件事,还让你知道了依芙娜和她的孩子的存在,这已经是我能展现出来的最大的诚意。你把钱给我,我绝对不会跑。”

  “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其实还有一个目的。”

  “什么?”

  “如果我不给你,你就会抢,甚至杀我,对不对?”

  孟刚沉默了,然后又往嘴里灌了一口啤酒。

  李子安看着孟刚,他看到的是一个落魄的,被逼到了绝境里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其实就是一头猛兽,真的什么都干得出来。

  “你不同意?”孟刚将啤酒罐放了下来。

  李子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孟刚突然将手伸到了腰后。

  李子安的左手瞬间切入,一手背敲在了孟刚的脖子上。

  孟刚甩臂,他的手里握着一支手枪,枪/口直奔李子安的胸膛而来。

  然而,不等他把手臂打直,李子安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腕,一股奇大的力量传来,腕骨疼痛欲裂,他握不住那支枪,掉在了地上。

  他下意识的想要去捡,可是挣不脱李子安的抓着他的手腕的那只手,身体里的力量也在飞速流逝,那感觉就像是一只被戳破了气球一样,他没撑过三秒钟便眼前已给,倒在了沙发上。

  李子安将手枪捡了起来,插在了自己的裤腰上,然后伸手摸了一下孟刚的颈动脉。

  孟刚的脉搏很缓慢,这是被药倒了的脉搏。

  李子安提上合金工具箱,看了一眼门口,又看了一眼楼梯口。

  这个时候离开,他不会惹上任何麻烦,而孟刚肯定也不敢来酒店找他的麻烦。

  不过他也的确需要一个熟悉这边环境的助手,孟刚的故事也触动了他的心灵。如果孟刚说的是真的,一个为了发小的遗孀敢拿命拼的男人,怎么也值得给一次机会。

  楼上只有一个房间,房门是关着的。

  李子安轻轻抓住门把,拧开了门锁,然后将房门轻轻的往里面推开。

  门后的房间很小,一张仅有一米五宽的床上躺着两个人,一个金发女人,还有一个混血的小姑娘,看样子比李小美大一点。

  这个金发女人就是陈骏的妻子依芙娜,那个混血的小姑娘就是陈骏和依芙娜的女儿陈佳佳。

  依芙娜很瘦,头发乱糟糟的,还有点油,她的身上穿着一条三角形的裤子,还有一件白色的汗衫,也都旧兮兮的。

  这地方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女人想干净也干净不了。

  孩子还好一点,看上去白白净净的。

  李子安就只是看了一眼便关上了房门,然后下了楼。

  孟刚还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李子安走了过去,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几滴炉身血,一点真气,孟刚缓缓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之后他看见了李子安,他猛地爬了起来,下意识的伸手去捡枪。

  地上什么都没有。

  孟刚紧张地道:“你……做了什么?”

  李子安笑而不语。

  孟刚忽然想起了什么,拔腿就往楼梯口冲去。

  李子安说道:“她们在睡觉,我就只是看了一眼。”

  孟刚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愤怒和畏惧。

  “如果我要杀你,我刚才就动手了,如果我要杀她们母女,我又何必唤醒你?”李子安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孟刚转身过来,眼神之中又多了些许困惑。

  李子安说道:“我可以先给你十万美金,但是你得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要求?”

  “你用一根手指,闭上眼睛在我的掌心之中随便写写画画,我让你停你就停。”李子安面带微笑,伸出了右手,掌心向上。

  “你是在跟我玩游戏吗?”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孟刚还是走了过来。

  为了那笔钱,他连命都敢舍,更何况只是做游戏。

  李子安说道:“你只管照我说的做。”

  孟刚犹豫了一下,将右手的食指放到了李子安的掌心上,闭上眼睛,然后写写画画。

  用卜卦来确定这个孟刚的去留,这是最明智的方式。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停。”李子安说。

  孟刚抬起了手指,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好奇。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闭眼是为了开心眼,如果他睁着眼睛看着孟波,还有这屋子里的东西,那会影响到他观察卦象和解卦。

  将来或许不需要再这样,可是现在还不行,他的功力还不够。

  孟刚看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水果刀,有那么一刹那想去拿那把刀,可是他的手只是微微抬了一下就放了下去。

  如果李子安要杀他,刚才就杀了。

  如果李子安要伤害依芙娜和她的孩子,刚才他也没有能力阻止。

  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帅逼看上去人畜无害,可给他的感觉却是深不可测,他拿到那把水果刀又能干什么呢?

  李子安看见了卦象。

  那是一片荒原,月黑风高,一条瘦骨嶙峋的老虎蹲在地上,在它的身边躺着一具具尸体,鲜血淋淋。

  这卦象阴森可怖,凶气弥漫。

  卦辞浮现出来:虎落平阳被犬欺,赤胆忠心待明主,友妻有心需来日,命中贵人点迷津。

  看那卦象阴森可怖,可这卦辞却是秒解。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面带微笑的看着孟刚。

  这个沧桑的男人是一只陷入困境的猛虎,赤胆忠心说明他赤诚,可以信任。他的发小已经死了,他可以不救济发小的遗孀遗孤,可他却把这事当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甚至不惜卖命,仅凭这点就能看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赤胆忠心待明主,这个明主自然就是李子安。

  命中贵人点迷津,这个贵人自然还是李子安。

  友妻有心需来日,这是说发小的遗孀明明喜欢他,可就他这钢铁直男的性格,估计还没有看出来。需来日,这事再过段时间或许就成了。

  孟刚摊了一下手:“我已经照你说的做了,结束了吗?”

  李子安笑着说道:“给我你的账号,我给你打钱。”

  孟刚顿时愣在了当场。

  他完全搞不懂,他拿枪/都没有搞定的事情,就用一根指头在这帅逼的掌心中胡乱画画了一下就搞定了。

  “我说,给我你的账号,我给你打钱。”李子安又说了一次。

  孟刚这才回过神来,慌忙从裤兜里掏出了钱夹,然后将抽出一张卡递给了李子安。

  李子安掏出手机,对着那张卡拍了一张照片:“我现在没法给你打钱,送我回酒店,我让我的助理给你打钱。”

  随后,他打开合金工具箱,从里面取出了一叠美金,约莫四五千块的样子,随手放在了茶几上。

  “你这是……”孟刚看不懂李子安的操作了。

  李子安说道:“我身上只有一万美金,但是我也得留一点在身上,先给你一点救救急吧。”

  孟刚却愣在那里,没有去拿钱,只是木木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笑了笑:“拿着啊,你不用钱,依夫娜和她的孩子也不用钱吗?拿上钱,送我回酒店。”

  孟刚这才回过神来,伸手把放在茶几上的钱拿了。

  李子安将手枪也放在了茶几上:“这是你的枪,还给你。”

  孟波说道:“你就不怕我拿了枪,然后再拿枪/抢你吗?”

  李子安淡淡地道:“你真要那样做的话,那你就太愚蠢了,我是你命中的贵人,你跟着我,不只赚这十万美金,我能让你换一种活法。楼上的那对母女,她们也能过上好日子,你自己选择。”

  说完,他转身离开。

  孟刚将手枪拿了起来,反手插/进了腰带里,然后追上了李子安的脚步:“我去开车。”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