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50章刺杀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35 2020-11-17 17:24

   风月同天,与子同被。

  风有没有不知道,但月是真的月,皎洁如白雪,温润如羊脂美玉,可观可盘。

  ot不要,那里不行。ot被窝里,董曦捉住了李子安的手。

  李子安有些着急:“为什么?”

  “亲戚还没走。”董曦说。

  李子安郁闷的叹了一口气,他的脑子里有虫子,把智商啃了个精光,把她的亲戚给忘了。

  “那个……”董曦犹犹豫豫的样子,去“如果我像那个老师那样做,你会不会好受点?”

  李子安顿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董曦抿了一下嘴唇:“你不想就算了。”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他跟着点了点头。

  “不想啊,那就睡觉吧。”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想。”李子安慌忙纠正。

  董曦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你告诉我,你想什么啊?”

  李子安顿时无语了,他被女排球运动员调戏得不要不要的,可他却拿人家没有办法。

  “算了,看你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就帮帮你吧,不过我可能没那个老师那么熟练,你不可以提过分的要求。”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媳妇,你真好。”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满脸羞红,躲进了被窝里。

  李子安的心中充满了期待,也无比的激动。

  她来了,她来了。

  她就是连吴抗操的女诸葛,站在那东吴的朝堂上,三寸不烂之舌战群儒。

  大/师当时就在那朝堂之上,位群儒之首。

  他刚说了一个嗯字,女诸葛的唾沫星子就喷了过来。

  “今操公屯兵百万,将列千员,龙骧虎视,平吞江夏,汝以为何如?”女诸葛气势如虹。

  大/师:“嗯嗯!”

  “汝胆小如鼠,若操公在此朝堂之上,汝手中有箭,如敢射否?”

  大/师:“吾射之!”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有些事情你说有意思吗?

  没意思,终归是一场空。

  李子安看着天花板,脑子里空荡荡的,人在被窝里,魂却好像在天上飘着。

  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我要去什么地方?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铃/声。

  董曦睁开了眼睛,人也从李子安的臂弯之中爬了起来,伸手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手机黑屏,没动静。

  “子安,是你的手机在响。”董曦又将她的手机放了下去。

  李子安这才还魂,他坐了起来,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衣服,掏出了手机。

  屏幕上显示的联系人是张明。

  董曦凑了过来,看了一眼,好奇地道:“都12点了,张明给你打电话干什么?”

  “我不知道,但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李子安说,他的心里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接吧,记得录音。”董曦提醒了一句。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划开了接听键,开了免提,然后点了屏幕上的录音键:“喂?张总……”

  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话:“大/师,我是张总的保镖沙波瓦,张总出事了,你快过来!”

  “他出了什么事?”

  “张总的堂弟张胜突然发狂,拿刀捅伤了他,我们现在在总部,你快过来!”

  “我马上过来!”李子安挂断了电话。

  董曦讶然道:“张胜突然发狂……难道汉克出手了?”

  “没准他还在总部附近,我们得尽快赶过去。”李子安下床穿衣服。

  董曦一边戴口罩一边说道:“那个沙波瓦没说报警,也没让我们直接去医院,估计伤得不重,我这边打个电话,让人先把总部控制起来。”

  她拿起电话准备拨号的时候,李子安打断了她:“不要打电话叫人,以免打草惊蛇。”

  董曦拿着电话看着李子安:“这么严重的事情……不打电话吗?”

  李子安说道:“你想啊,打电话有用吗?如果不是张胜事情败露狗急跳墙伤了张明,那就是汉克控制了他的脑袋,动手捅人的是张胜,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抓汉克,你打电话叫人,就算在zj公司总部发现了汉克,又能把他怎么样?”

  董曦想了一下:“你说的对,就算我们在现场发现他,也没有证据抓他。”

  “我们已经计划弄死他了,也不急这一时,快穿好衣服,我们得赶过去看看。”李子安说。

  董曦去放手机,口罩突然崩开了。

  正在穿裤子的李子安顿时呆住了。

  董曦瞪了李子安一眼:“不许看,不然我打你啊!”

  李子安笑了笑,转过了身去。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了zj公司总部。

  前日在国家大剧院里见过一面的那个中年男子从大堂里迎了出来,神色凝重:“大/师、董小姐,请跟我来。”

  李子安和董曦跟着他往电梯间走去。

  中年男子说了一句:“我跟大/师和董小姐见了两面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秦,叫秦川,我是张总的保镖。大/师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吩咐。”

  “秦先生,张总伤得严重吗?”李子安问了一句。

  秦川说道:“不算严重,医生已经处理了。”

  “麻烦秦先生说说事情的经过。”李子安说。

  电梯门开了。

  秦川走了进去,按了顶层的按钮,李子安和董曦进来,电梯门关上之后他才说道:“事发地点是张总的办公室,张总在办公,我和沙波瓦在外面守着。大约11点30分的时候,张胜来找张总,因为他是张总的堂弟,又是zj公司的技术总监,我和沙波瓦就放他进去了,是他关上了门。”

  电梯停了下来。

  秦川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没过多久我们就听见办公室里传出争吵的声音,张总训斥张胜,骂他吃里扒外。我和沙波瓦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刻开门进去,结果就出事了。我们听到张总惨叫的声音,慌忙冲进去,正好看见张胜拿着一把水果刀捅张总,他捅的是张总的肚子,张总用手抓着水果刀的刀身,但还是被捅进去了一点,万幸没有伤到内脏,只是捅穿了肚皮。”

  办公室的门口到了。

  秦川伸手推开了门。

  李子安和董曦跟着走了进去,一眼就看见站在办公室里的沙波瓦,还有躺在地上的张胜。办公桌很凌乱,地上有血迹。

  那把水果刀就躺在办公桌旁边的地上,刀把和刀身上都有血迹。

  李子安往张胜走去。

  沙波瓦说道:“这个家伙被我打晕了,张总在休息室里,大/师你去吧。”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迈过张胜往休息室走去。

  董曦没有跟着李子安去休息室,而是留在了办公室里,那手机拍照。这事虽然没上报,但她来了肯定要收集证据。报告也是免不了的,拍下的照片会与报告一起交上去。

  张明躺在休息室里的床上,手腕上打着点滴。

  休息室里还有一个医生,正在收拾治疗工具。

  李子安进去的时候,张明说道:“马医生,你先回去休息吧。”

  马医生应了一声,提起收拾好的医疗箱往门口走去,走了两步又想起了什么,叮嘱了一句:“张总,你得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万一感染了,或者出现别的并发症,那就糟糕了。”

  张明点了一下头。

  马医生离开了休息室,出去之后还带上了门。

  李子安来到了床边,放下了合金工具箱,然后伸手抓住了张明的手腕。

  张明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大/师,你这是干什么?”

  李子安淡淡地道:“我是方士,医卜星相样样精通,这医是排首位的,我看看你的情况。”

  就这一句话的时间,他已经完成了对张明的诊断,也松开了张明的手腕。

  “大/师,我的情况怎么样?”张明随口问了一句。

  他心里其实并不以为然,他对方士的理解是那些给皇帝炼丹的人,自己炼些毒丹把脑子毒得傻乎乎的不说,还把皇帝毒得人仰马翻,祸国殃民。就李子安刚才摸一下他的手腕,能诊断出什么来?真要是摸一下脉就能诊断出一个人的身体有没有生病,那医院还要那些仪器干什么?

  李子安淡淡地道:“你的左肾有点结晶啊,平时很爱喝浓茶吗?”

  张明顿时呆住了。

  李子安又补了一句:“前列腺也有点增生,要减少坐的时间,胃也有点发炎,饮食不规律,还爱喝两杯。另外,因为缺钙的原因,你的左腿的膝盖半月板有点退化,得戒酒补钙。”

  张明一脸懵逼了。

  他刚刚还觉得李子安是想忽悠他,装一下神医的逼,他也是碍于面子配合一下,却不料李子安说的全都是实情。他一个有私人医生的千亿富豪,他的身体是个什么情况,他肯定很清楚。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李子安就只是给他把了一下脉,就把他身体的毛病全都说了出来!

  “本来我想给你用点我的药,但你的伤是证据,所以我就不做处理了,反正也不碍事。”李子安看着张明,“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

  “大/师请问。”张明客气了许多。

  李子安说道:“发生这样的事,你怎么不报警?”

  张明说道:“大/师之前跟我说过,灯塔那边有一个很厉害的高手,能催眠人的大脑,受他指挥。张胜进来跟我谈事的时候还很正常,我就骂了他几句,他突然就失控了,拔出刀就刺我。我琢磨他的情况有点不正常,我怀疑是大/师说的那个高手想杀我,我不敢出去,也不敢报警,万一警/察/被他催眠了,那我就死定了,所以我就让沙波瓦给你打了电话,把你请过来。”

  “这样做就对了,给我两分钟。”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张明看着李子安,心里很好奇李子安在干什么,可又不好问。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