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43章莎尔娜老爹的故事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995 2020-11-17 17:24

  罗盘又曝露了出来,上朱雀,下玄武,右青龙,左白虎,合着那六十个刻有符文的刻度和中间的粗大指针,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巨人的手表,只是弄丢了表带。

  还有它的材质,李子安越来越怀疑它是那种铜锈色的岩石提炼出来的金属打造的,但是他却又找不到两者之间的相同点。

  “跟我聊聊它吧。”李子安说。

  莎尔娜说道:“根据我父亲留下的提示,我是在一家教堂的地板下找到这只罗盘的,另外还有一本我父亲留下的笔记本。”

  李子安心中一动:“我能看看那本笔记本吗?”

  “我拿给你看。”

  莎尔娜站了起来,猫着腰在木箱子里翻找东西。

  坐在她对面的李子安不可避免的直面大雪山,山沟里白雪皑皑,诱人遐思。

  李子安慌忙将视线放了下来,低头去看她的手在木箱子里找东西。

  突然,一粒什么东西飞过来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他抬头去看,结果迎面而来的却是雪崩。

  那景象,处在山脚下的他真的怀疑自己会被汹涌而来的雪丘掩埋。

  不等李子安低头或者闭眼等死,莎尔娜便一声惊呼,慌忙转身过去。

  雪之女神出手了,挽雪崩于既倒。

  李子安也看见了是什么东西砸在他脑门上了,那是一颗塑料纽扣,它刚刚在茶几上落定。

  “我……我去换件衣服。”莎尔娜往一个房间跑去。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他又没有招谁惹谁,他如此正直善良的人,为什么要让他受这样伤害?

  他想自己去找那本笔记本,可木箱子之中装了很多私人物品,他想想还是放弃了。

  那样不礼貌。

  莎尔娜很快就回来了,身上穿了一件牛仔外套,拉着拉链,而且拉得很高。

  之前的那些山啊沟啊什么的都看不见了,只剩下了轮廓,但即便只是轮廓,那也是雄伟的轮廓。

  莎尔娜从箱子之中拿出了一本用油布包着的笔记本,然后在李子安的身边坐了下来。她小心翼翼的将油布打开,把那本笔记本递给了李子安。

  笔记本是牛皮封面,磨损有些严重,一看就是老物件。

  李子安随手翻开,里面是手写的英文,顿时把他难住了。印刷的英文他阅读都很困难,更别说是这种手写的了。

  “那个,我英语不好,还是你给我说说里面都写了些什么吧。”李子安将笔记本递还给了莎尔娜。

  “那我就说跟这罗盘有关的。”莎尔娜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莎尔娜翻到了一页,略微酝酿了一下才开始念诵上面的内容:“我们是唯一的吗?看上去是的,没有人来地球作客,人类终其整个族群的力量和智慧,穷尽地球所有的资源也走不出太阳系,我们的命运似乎是被注定的。可是,这也不绝对,我一直觉得有另外一种可能,我们并不孤单,我们有邻居……”

  她的汉语水平真的很高,用词相当准确,可李子安的心里有了一丝疑惑,她说的这些跟这只罗盘有什么关系?不过,他还是表现出了足够的耐心,只是听着,没有打断她的念诵。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天竺西新邦寻找矿物样本进了一个洞穴,那个洞穴之中又很多奇怪的壁画,有巨大的动物,奇怪的建筑,还有穿着战甲的武士,体形修长匀称且没有穿衣服的女人,甚至还有啪啪的内容……”

  也不知道为什么,念诵到这里的时候,莎尔娜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一脸无辜的表情。

  你看我/干什么?

  你就念两句,难道我就应该有什么夸张的反应吗?

  莎尔娜接着念诵了下去:“人类有着几百万年的洞穴文明的历史,世界各地都有许多洞穴文明的遗迹,我在野外寻矿的时候也遇见了好几个洞穴,但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壁画。洞穴文明的尾期是人类向大河农耕文明过度的时期,即便是那个时期的人类也只是穿着兽皮御寒,没有掌握纺织的技术,可壁画上却有铠甲,有武器,还有建筑……”

  “我就在想,这是不是后人画上去的,可是我取了一块刻有壁画的岩石的样本拿回去化验,我发现那真的是洞穴文明尾期的壁画,距离现在已经有一百多万年的历史了,根本就不是什么后人画上去的。我感到震惊和好奇,我忍不住去猜想,难道是一百多万年前,这个洞穴之中出现了一个艺术天才,凭自己是想象力画出了一百多万年后的世界……”

  虽然跟罗盘没什么关系,可李子安却还是被这个故事给吸引住了,随着莎尔娜的念诵,他的脑子里也浮现出了她所描述的画面。

  古老的洞穴,古老的壁画,已经成了化石的骷髅,还有潜伏在岩缝之中的毒蛇。

  他的想象力也很丰富。

  比较尴尬的是,他的大脑构建出来的洞穴是在一座形状很特别的雪山上,那座雪山跟他之前看过的那一座极其相似。

  “因为那些壁画,我忽略了我的工作,我开始勘探那座洞穴。我还雇请了一些当地人,他们从洞穴之中挖出了大量的骸骨化石。洞穴文明通常会把洞穴分为上下两层,上层住人,下层埋葬死去的人,死人的骸骨越多,也就意味着这个洞穴之中的人口更多,持续的时间也越长,而从这个洞穴之中挖出来的骸骨堆成了一座骨塔……”

  “那些骸骨的化石并不能让我感到满足,我想找到那些壁画存在的根源,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一天夜里,一个工人精神失常了,他攻击他的同胞,连他的兄弟也不放过。他本来不是一个强装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间就拥有了极其强大的力量,一拳就能把人打飞,他的眼睛也变成了绿色,在夜晚里就像是猫的眼睛……”

  李子安惊呆了。

  他一直在等莎尔娜念到与罗盘有关的内容,可是等来的却是这个。

  他的心里也冒出了一个直觉,那就是那个突然精神失常的人被精武女王身上的神秘的生物病毒感染了,莎尔娜父亲描述的内容跟康海川被感染时的情况极为相似!

  在新地的时候,他还觉得那种神秘的生物病毒是几千年前的东西,可是莎尔娜的父亲这么一描述,这时间可就推到一百万年前了。他自问想象力还算丰富,可在这事面前却就显得苍白无力了。

  “他打死了几个人跑了,就在当晚被当地的警察击毙,身中几十枪,尸体也被放火焚毁。当地人说他被邪灵控制了,必须要烧掉他的尸体。我为这件事赔了一大笔钱,请的工人也都不干了,说那个洞穴被诅咒了,谁进去就会引来厄运……”

  “我找那些挖掘的工人聊了聊,他们告诉我,那个被杀死的工人出事前正在挖一具骸骨。我问那些工人那具骸骨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他们却说不清楚。我当时就在想,我一定要去看看那具骸骨。而且,我为了那个洞穴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我可不想就此放弃……”

  在莎尔娜的描述里,李子安有一点身临其境的感觉。

  “一天夜里,我又潜入了那个洞穴,来到了工人们挖出的大坑里。他们已经挖得很深了,起码有七八米深,他们拿走了梯子,我用绳子捆着自己的腰滑了下去。我看到了那具骸骨,它只是露出了头部和一部分肩膀……”

  “表面上看,它的确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工人们留在坑底的工具还在,我拿了一只铁锹挖掘。我当时其实很害怕,我担心我也会受到那样的诅咒,被打死,然后烧掉尸体。可是我的心里又有一个声音不断的跟我说,一定有什么东西,一定有什么东西……”

  “还真是有东西,挖出骸骨的手臂的时候,它的手里抓着一只罗盘。当时我认为是青铜罗盘,可是不是,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材质。我将它清理了出来,我认为它是东方文明的东西,我对东方文明有一些了解,我知道他们有一种用来占卜的罗盘,可是后来我查资料发现不是……”

  “我特意带走了那具骸骨的手掌,我请我的朋友做了化验,确定他是一百万多万年前的洞穴人。这让我陷入了困惑之中,一百多万年前,人类都还在使用石头狩猎,他的手中怎么会拿着一块做工精美的罗盘?就以那罗盘的工艺水准,我敢断定,人类起码要在公元后才能制作出来……”

  “接下来的时间,我开始研究那只罗盘,我请教过很多专家,可是都没有结果。我确定罗盘中间是空的,里面应该有什么东西,但无法打开。我也不知道入使用它,它就是一个谜。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

  莎尔娜翻了一篇,却没有念诵上面的内容,而是伸手端起了她给李子安倒的那杯水,喝了一口。

  李子安有些着急:“你接着念,那个电话说了什么?”

  莎尔娜的视线落在了笔记本上,接着念了下去:“他用的是一种很奇怪的语言,我根本就听不懂。我将电话录音了,然后又去找了相关的专家来翻译。一段时间之后,那份电话录音被翻译出来了,译文是……”

  她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李子安被吊足了胃口,却越只能干着急。

  “你在从事的研究很危险,那段历史应该长埋尘土,你会死,你也应该被埋葬。时光掩埋不了我们的足迹,迷路的人终会找到重返故乡的路。青烟笼罩,归途漫漫。”

  李子安顿时惊愣当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