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04章打蚊子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86 2020-11-17 17:24

   李子安从医院里出来,直接上了停在路边的丰田越野车。

  “老板,现在我们去哪里?”范才伟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现在去找一家酒店住下吧,好好吃一顿,然后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养好精神,明天就把这事给了结了。”

  前期的布局,做了那许多的事,为的就是明天。

  范才伟说道:“嗯,我想想去什么酒店好……”

  莎尔娜打断了他的话:“住酒店不好,警方还在通缉你,我刚才已经租了一套公寓,房东已经在那里等我了,位置在旧德里城区,德里红堡的旁边,我们现在就去吧。”

  范才伟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

  主次他是分得清的,军师管出主意,决定权在老板身上。

  李子安说道:“军师说的有道理,我们现在就去住公寓吧,然后出来吃点什么就行。”

  范才伟这次启动车子往旧德里城区驶去。

  到了那小区,莎尔娜和孟刚先进去见了那房东,租下房子之后才通知李子安和范才伟进小区。

  房东收了押金和房租就走了,孟刚带着两人坐电梯上了楼,然后来到了租下的公寓里。

  房子不大,就几十平的样子,两室一厅,厨卫都很小。

  四个人住两个房间,怎么分房子?

  李子安一看只有两个房间,心里怀疑是军师故意的,但当着孟刚和范才伟的面又不好问。

  “我睡客厅。”范才伟说。

  这小子机灵,也有自知之明,他是黑锅公司的新人,怎么好跟老板、军师和金牌杀手抢房间,所以抢着说自己睡客厅。

  孟刚本来想说睡客厅的,结果被范才伟抢了先,剩下两个房间,他又不好意思说他去住一间,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莎尔娜说道:“老孟,你去左边的房间睡吧,我和李住右边的房间。”

  “嗯,行。”孟刚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也不多话,直接就去左边的房间了。

  留下来尴尬。

  范才伟微微愣了一下,但转瞬就反应过来了,他也说了一句:“我去一下洗手间。”

  他也不想留下来当电灯泡,那多尴尬啊。

  李子安一个人尴尬,他本来是想否定这个提议的,他的想法是莎尔娜住右边的房间,他打个地铺就行,结果孟刚和范才伟都跑了,他想安排都迟了。

  莎尔娜却一点尴尬的反应都没有,很自然地道:“李,你不是要洗澡吗,我刚才看过,右边的房间是主卧,带了一个浴室,你可以在里面洗澡。”

  李子安看了看孟刚住的那个房间的房门,没开。他又看了一眼客厅旁边的卫生间的门,也没开。他有些无语,两个家伙就这么把他出卖了。

  莎尔娜先进了右边的卧室。

  李子安只得跟着进去。

  住一屋就住一屋吧,反正生米都做成发糕了,也不在乎这一晚了。

  至于孟刚和范才伟,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他是黑锅公司总裁,那两货应该不会背后议论他什么。

  有些事情假装不知道别人知道,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化解尴尬的办法。

  主卧大一些,但也就十多平米的样子,外带一个小小的浴室。

  莎尔娜将背包随手扔在了墙角,直挺挺的躺在了一张仅有一米五宽度的床上,很舒服的嘟囔了一句:“累死我啦,躺在床上的感觉真好。”

  李子安瞅了一眼那床,有些嫌弃地道:“这床也太小了吧,我还是去外面打个地铺算了。”

  莎尔娜笑着说道:“我就这么没魅力吗,我这样的女人陪你睡觉,你居然还想着去打地铺,你让我多尴尬。”

  她居然还知道尴尬?

  莎尔娜又补了一句:“而且,你是黑锅公司总裁,我作为你的军师加秘书,出差在外,我跟你住一个房间也符合职场潜规则,没人会说什么的。反倒是你出去打地铺,那反而会影响到你的总裁形象和威信,你想啊,你堂堂黑锅公司总裁,手下睡房间,你打地铺,这成何体统?”

  李子安竟无言以对。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是去打地铺还是跟我睡,你自己决定吧,我尊重你的决定。”莎尔娜说。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我去洗个澡,你看看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好的餐厅,但会儿我们出去吃。”

  “好的。”莎尔娜笑了,那笑容甜美。

  这是一次小胜利吗?

  不是的,这是一次具有战略意义的胜利。

  往后出差,黑锅总裁肯定要带上她这个军师,那她就又可以独享绝学的好处了。

  这事一点都不怪她,她是真的在研究那个课题,本来打算研究完就了事的,却没想到黑锅总裁还有那么神奇的绝学,她就有了这个长远的打算了。

  李子安进了浴室,在浴室里脱了衣服洗澡,心里也在琢磨着明天的计划。

  网已经撒出去了,明天该怎么收网,网里的鱼是抓活的,还是要死的,这些事情都要想好。

  不能事事都靠军师,他自己也得磨炼一下战术方面的能力。

  却没等他想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来,浴室的门就打开了,一道白色的人影一溜烟就钻进了浴室里。

  又是那好哥们。

  “你……你进来干什么?”李子安有点明知故问了。

  军师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一定在想明天的计划,我想到了一个好计划,迫不及待的进来跟你讲讲,你要是不需要的话,我现在就出去。”

  李子安笑了:“都这样了还说要出去,你还真是口是心非,行了,你说吧。”

  军师伸手从塑料盒里拿出了一块香皂,递向了李子安:“你帮我搓一下背,我说给你听。”

  李子安伸手去接香皂,结果那块香皂却从军师的手里滑落了下去。

  “我来捡。”军师蹲了下去。

  那块香皂太滑了,军师蹲下去就站不起来了。

  李子安皱起了眉头,好久都没有舒展开。

  客厅里,孟刚出来了。

  范才伟也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两个大男人在客厅里相遇,对视了一眼之后,两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右侧房间的房门上。

  “军师跟老板真的很般配。”范才伟笑着说。

  孟刚说道:“有些事情你知道就行了,回去不要乱说,老板是有老婆孩子的男人。”

  “我懂,我又不傻,我不会乱说的。”范才伟说。

  就在这时,那道房门后面突然传出了啪啪的声音,很清脆,很有节奏感。

  两个大男人忍不住又对视了一眼。

  “老板一定在打蚊子。”范才伟说。

  孟刚点了一下头:“嗯嗯,老板在打蚊子,这鬼地方的蚊子太多了。”

  “估计没个一两个小时打不完,我肚子有点饿了,要不我下去在小区门口的餐厅买点东西回来,我们就在这里吃点算了。”范才伟想溜了,那打蚊子的声音让他被受刺|激。

  “我和你一起去。”孟刚也待不下去了,那蚊子的叫声太大了,他也备受刺|激。

  两个大老爷们都溜了。

  那打蚊子的声音却还在继续。

  ………………

  冻库里的温度零下十几度。

  克鲁多待在冻库里冻得直哆嗦,可零下的温度能减轻他身上的瘙痒,比起那种钻心的瘙痒,他宁愿挨冻。

  他挨冻,库伯和一大群枪|手也陪着一起挨冻,一个个心中虽然不满,但是也只能忍着。

  克鲁多看着放在小桌子上的手机,心急如焚。

  都快中午了,那秃驴都还没有打电话来。

  他忽然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活得最憋屈的亿万富翁,被那秃驴骑在头上拉屎,他空有这么多手下和厉害的手段却无计可施。

  铃铃铃,铃铃铃……

  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克鲁多迫不及待的将手机抓了起来,这一次手机屏幕上连一个来电显示都没有,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划开了接听键:“喂?”

  那让人憎恶的声音又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尊敬的克鲁多先生,你好。”

  克鲁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将心头的一股恶气压下去。

  尊敬的?

  尊敬尼玛逼啊!

  那秃驴的心中哪怕有一丝尊敬他的意思,又怎么会如此对待他?

  他嘴里的半嘴牙齿都是在假牙!

  “没声音,难道我答错电话了?”李子安的声音。

  克鲁多慌忙说道:“不,你没有答错,我在听你讲话。”

  “看来我没有答错,真的是你,尊敬的克鲁多先生。”李子安的声音,“立刻派人去德里最高法院撤消针对华投|公司的指控,然后你一个人来德里红堡跟我交易。”

  “德里红堡没问题,但是我不可能一个人来,我有病在身,我得带一个助手,不然我也没法向你转钱。”克鲁多看了库伯一眼。

  库伯点了一下头,跟着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拉瓦舍上校,你马上带着人去德里红堡周边埋伏,所有人穿便服,小心一点,不要被发现。”

  他就说了这一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克鲁多先生,你不会让你的人来德里红堡抓我吧?”李子安的声音。

  克鲁多跟着说道:“我怎么会那样做,我还指望着你救我一命,你放心吧,我只带我的助手来。”

  “好,一个小时后,我们德里红堡广场上见。”李子安那边挂断了电话。

  克鲁多将手机放了下来,眼神骤然冰冷:“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一旦他给了我解药,你们立刻冲出来将他抓住,如果他反抗,就地杀了他!”

  一大群枪|手齐声回应。

  库伯说道:“克鲁多先生,我已经跟拉瓦舍上校打了电话了,他已经带着他的人去德里红堡了。”

  “很好,这一次我要让他长出翅膀也飞不掉!”克鲁多恨恨的往地上啐了一口。

  那口带着血水的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冻结。

  他的内脏也被化身膏的毒侵害了。

  恐惧和仇恨涌上了他的心头,他的表情瞬间就狰狞了。

  秃驴,我要你尝遍这世上所有的最残酷的酷刑,你才能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