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28章排忧工坊挂牌成立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830 2020-11-17 17:24

   一个星期后。

  装修工人将一间原本是杂物间的地下室装修了出来,原来的木门换成了宽敞的玻璃门,门框上还挂上了“排忧工坊”的牌子。

  沐春桃本来想挂上“排忧工作室”的牌子的,可李子安否定了她的提议。

  他走的是国际化高端私人订制的路线,要么没有工作室,要么就要开在足够高端的地方,怎么能开着地下室这种地方?

  那就等于是自降逼格了。

  这个位于高臣一品小区内的地下室,它是专门给汤晴定制的道具工坊。

  设计也是汤晴出的,工作室里不仅有一些制作小玩意的仪器和工具,还有办公桌和沙发,电脑、打印机什么的也一应俱全。

  工作室里还隔出了一个房间,有一张床,甚至还有一个可以洗澡的卫生间。这是汤晴要求的,她说要是工作太晚了的话,她就在工作室里住一晚,不回她租住的地方。房租到期之后她就不续租了,就搬到工作室里来住。

  李子安理解她,农村出来的姑娘,吃过苦,懂得节俭,魔都这地方,一个月的房租好几千,能节省下来为什么不节省。所以,他还特意跟物业谈好了,将地下室接入了小区的新风系统,保证地下室里有新鲜空气。

  挂好“排忧工坊”的牌子,李子安坐到了办公桌后的电脑椅上,伸手敲了敲键盘,虽然电脑的显示器是关着的,可这依然不妨碍他体会一把在办公室里办公的感觉。

  但是打工是不可能的,他这辈子都不会打工。

  汤晴走了过来,将一只精致的小盒子放在了李子安的面前:“子安哥,这是我给你做的银针,你看看行不行。”

  李子安将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两根银针,一根粗短,一根细长,大体还是银针的尺寸。他随手将那根粗的拿了起来,重量是普通银针的好几倍,针体上有凹槽,从针的腰部一直延伸到靠近针头的位置,材质也不是银质的,看上去像是一种钢质。

  “这是用什么做的?”李子安好奇地问了一句。

  汤晴说道:“这是用医用不锈钢制作的,也就是316不锈钢,加了18%的铬和10%的镍,它不会氧化,更抗腐蚀,更重要的是它无毒,很多医疗设备和器械用的就是这种不锈钢。”

  这就应该叫做钢针,而不是银针了。

  李子安伸手弹了一下钢针,韧性很不错,强度也比银针强得多。如果是用这根钢针给病人做手术,那要比用银针方便趁手得多。

  “不错,正是我想要的针。”李子安将钢针放回盒子之中。

  汤晴有些腼腆的笑了笑:“能用上就好,我还担心要不得呢。”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做得很好,你的手很巧。”

  “你就不要夸我了,我就只能帮你做点这样的小事,你却给我开那么高的工资。”汤晴怪不好意思的。

  李子安笑了笑:“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排忧工作室走的是全球私人订制的高端路线,你是这个工作室的重要成员,你的工资怎么能低,我要是给你开几千的工资,那不是给我们工作室的形象抹黑吗?”

  “好啦,我说不过你。”汤晴的脸有点红了,“接下来我为你做工具箱,你这边还有什么想要我做的,你告诉我,我好提前准备图纸和材料。”

  李子安想了一下说道:“能给我做一只戒指吗?”

  “戒指?”汤晴以为她听错了。

  李子安说道:“我想要的可不是一般的戒指。”

  “你想要的是什么样的戒指?”

  “嗯,戒指要有一个机关,我打开机关之后,戒面就会露出尖刺,不过那尖刺不要太明显,能扎人就行了。”李子安描述了一下。

  汤晴突然想起了李子安之前提说过的那几部特工电影,她顿时明白李子安想要的是一只什么戒指了,可她心中还是一片好奇和困惑:“子安哥,做出那样的戒指不难,可你要那样的戒指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防身,我在那尖刺上抹点能让人麻醉的药,有时候还可以用在需要麻醉的病人身上,你放心吧,我不会用来干什么违法的事情。”

  “那我给你做。”汤晴尴尬的笑了笑,刚刚她还真是这么想的。

  这时沐春桃从门口走了进来,手上捧着一盆枝叶茂密的绿萝,一见李子安就露出了笑容:“汤老师,我给你送一盆绿萝过来,它能帮助净化空气。”

  汤晴客客气气地道:“谢谢你,沐小姐。”

  沐春桃笑着说道:“往后大家就是同事了,不要叫我沐小姐了,你就叫我春桃好了。”

  “嗯。”汤晴笑着点了一下头。

  然后,三人忽然就没话了。

  李子安和沐春桃倒是有千言万语想说,可当着汤晴的面肯定是说不出来的。

  汤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忽然想起了什么:“我得去给小美上课去了,你们聊吧。”

  “你给小美说让她好好做作业,我要检查的。”李子安叮嘱了一句。

  “知道啦。”汤晴回头一笑,出了门,然后把门给关上了。

  沐春桃瞅着那门,很专注的样子。

  李子安好奇地道:“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是不是有门缝,汤老师或许在偷听我们说话。”沐春桃说。

  李子安:“……”

  他是真不担心汤晴发现了他和沐春桃的秘密,然后跑去向余美琳高密。他一手把汤晴从火坑里捞出来,汤晴肯定跟他“亲”,而不是跟余美琳“亲”。再说了,人家姑娘又不傻,拿着高薪去举报老板偷情?

  倒是昆丽得防着,因为那货跟余美琳真是一伙的。

  可是沐春桃却还是不放心,看了一分钟后去了门口,拉开门探头出去张望了一下。

  李子安忍着笑:“我说你至于那么小心吗?”

  沐春桃回头给了李子安一个俏媚的白眼:“你不懂,我的对手可是余美琳,我比你更了解她。”

  “你不用担心汤晴,我们可以信任她。”李子安说。

  沐春桃关上门回来,绕过办公桌,一屁&股坐在了李子安的腿上,一双手也圈住了李子安的脖子:“老实说,这几天有没有给余美琳交作业?”

  李子安摇了摇头。

  “我不信,我看得出来,她现在是摆明了要跟你好,她会傻到不收你作业?”沐春桃笑盈盈的看着李子安,眼神里带着一点调皮,还有一点猜疑。

  李子安打了她一下,脆响声里笑着说道:“我的作业都交到你这里来了,我哪里还有墨水去别的卷子上写作业。”

  “你墨水超多,我才不信呢。”挨了一下沐春桃也不恼,反而笑得更甜了。

  “那你要怎么才相信?”

  “除非你交给我看。”沐春桃说。

  李子安:“……”

  “你看,你交不出来吧?”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挑衅的味道。

  李子安被刺&激到了:“交就交,你以为我不敢啊,卷子呢?”

  沐春桃却逃开了,咯咯笑道:“我跟你闹着玩的,我还得开车送我爸去机场,他要去澳洲待一段时间。”

  李子安顿时就郁闷了,他这边都准备拿出钢笔做作业了,沐老师却跟他说这节课是自习课。

  “我得走了,不然我爸准得骂我。”

  李子安心里有些舍不得,不过也只能忍着,他叮嘱了一句:“你路上开车小心一点。”

  说是要走,沐春桃却往李子安走来。

  “你不是说要走了吗?”李子安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

  一枝独秀的样子。

  沐春桃瞅了一眼抿嘴笑了笑:“我想再抱你一下就走。”

  李子安连连摆手:“别抱了,你快走吧。”

  再抱就要出人命了。

  “我就是想抱抱你。”沐春桃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李子安的腰,淘气又温柔。

  李子安的那份想写作业的心思又被撩拨了起来,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抬起手来搂住了沐春桃的腰,温声说道:“相信我,我的心里只有你和小美,我只给你交作业。”

  沐春桃一声嘤咛,抬起头来就啃了李子安一个兔头。

  如果是别的男人背着自己的老婆跟别的女人搞在了一起,然后还说出这样的话,恐怕谁都想一巴掌抡上去。可是李子安说出这样的话却是真话,他也是这么做的,而沐春桃也巴心巴肝的相信。

  本来,从灵魂角度来讲,李子安也的的确确只是在她这里交过作业。

  好一会儿之后沐春桃才松开李子安,脸红红的往门口跑去,就那么几步路,她却跑出了气喘吁吁的样子。

  李子安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苦笑了一下,说到底这还是一节自习课。

  “记住,开车小心一点。”他也不嫌啰嗦,又叮嘱了一句。

  “嗯。”沐春桃应了一声,拉开门出去了。

  她其实也难受,再跟李子安腻一会儿的话,她恐怕连她爹都不管了,必须要给李子安上一节瑜伽课,她心里才会舒坦,才会踏实。

  沐春桃一走,工作室里就静悄悄的了。

  李子安看了看放在太师椅旁边的菜篮子,心情莫名惆怅,今天买点什么菜合适呢?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不会是冒失鬼把车钥匙忘这里了吧?”李子安心里想着,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才发现不是沐春桃,而是康馨打来的电话。

  李子安划开了接听键:“喂?”

  手机里传出了康馨的声音:“大叔,你在哪儿?”

  “我在我的工作室里……”

  不等他把一句话说完,康熙便打断了他的话:“我在我爸的办公室里,你快过来。”

  李子安的心中一动:“你将那个音频文件翻译出来了吗?”

  “是的,电话里不方便说,你快过来吧。”

  “好的,我马上过来。”李子安抽身就走,连买菜的篮子也不要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