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73章大|师巧舌解难题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564 2020-11-17 17:24

   好好的豪门相亲的好事,就像是这茶几一样碎了。

  “子安啊,白锐真的是虎狼之相,虎狼之人吗?”杜枝山问,白家父子走了,他的心里总觉得有点什么地方不对劲。

  李子安的心中有愧,可是面上却一片平静:“杜叔叔,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我害过你吗?”

  杜枝山摇了摇头。

  李子安又问:“那我骗过你吗?”

  杜枝山又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这样问我?”李子安三问。

  杜枝山慌忙说道:“子安啊,你别多心,我是当你是一家人才这样问的。你告诉我,是不是这丫头请你来帮忙,特意搅黄白杜两家联姻的?”

  他这个层次的人,哪个不是人精?

  当时没有反应过来,可是事后一回味就觉得不对劲了。

  杜林林站了起来:“爸,你怎么能这样说?子安哥可是我们一家的恩人,你怀疑我可以,你不能怀疑子安哥。”

  杜枝山瞪了她一眼:“你给我闭嘴!”

  杜林林不服气,可是还是闭上了嘴巴。

  李子安笑了笑:“杜叔叔,借一步说话。”

  “嗯,我们去书房。”杜枝山转身带路。

  杜林林莫名紧张了,她不知道李子安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她说,她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从她的身边走过,低声说了一句:“放心吧。”

  杜林林微微点了一下头,却在李子安和杜枝山进入客厅一侧的走廊的时候,她把一双高跟鞋脱了,拿在手中,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林林,人呢?”杜武从厨房那边过来,看见杜林林的手里提着一双高跟鞋,又好奇的补了一句,“你在干什么?”

  杜林林说道:“你别管,你师父让你去厨房再给他做一道……宫保鸡丁,他想吃。”

  杜武念了一下“宫保鸡丁”,莫名激动:“哈,我知道那菜,那是一道蜀菜,师父是蜀地人,难怪他喜欢吃,我这就去跟厨子说!”

  杜林林看着杜武的背影,轻轻叹了一口气,就这智商,怎么执掌杜家的商业巨轮?

  什么时候翻船不知道,但翻船是肯定的。

  杜林林收回了视线,蹑手蹑脚的来到了书房的门前,她听到了老爹杜枝山的声音。

  “子安,你怎么又不说话了,这里就我们叔侄两人,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杜枝山说。

  杜林林的心里暗暗地道:“子安哥是在等我过来偷听吗?”

  书房里,李子安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书房门下缝隙的阴影,这才开口说道:“杜叔叔,我说出来你别生气,我的话也只代表我个人的观点,你觉得有道理你就听,你要觉得我说得不对,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行不行?”

  杜枝山点了一下头:“行。”

  李子安说道:“我知道,杜武是你的儿子。”

  杜枝山顿时惊愣当场:“你、你怎么知道的?”

  李子安淡淡地道:“你别忘了我的身份,我是大#师,杜武跟了我那么久,我还看不出他是你的儿子吗?我知道你是想让杜武继承杜家的事业,可你也知道他是一个天生的武痴,练武他行,但经商却不行,你指望他能把杜家的事业做得更好更大吗?”

  杜枝山沉默了,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杜叔叔,良药苦口,忠言逆耳,我这是为你好啊。”李子安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重男轻女,你担心把林林留在家里的话,将来你百年之后林林会跟杜武争家产,可你有没有想过,越是这样你就越不能把林林嫁出去。”

  杜枝山的嘴唇动了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子安说道:“你想啊,杜武这么一个武痴,又那么善良,他要执掌杜家的事业,他不需要一个人辅佐他吗?说句不好听的话,你终有离开的一天,那个时候林林要是又嫁出去了,谁来帮助他?万一,林林的丈夫又是一个精于算计的人,杜家这么大家业,他不眼馋吗?”

  杜枝山又沉默了。

  “杜叔叔,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事你得当着杜武和林林说明,让他们兄妹相认,这样你一家才和睦,将来也不会出乱子。另外,林林要嫁谁还是让她自己做主吧,你这么大家业,你就是豪门,你也不需要与什么豪门联姻,你让林林留在杜家辅佐杜武不是更好吗?”李子安苦口婆心。

  “可是女大不中留啊。”杜枝山叹了一口气。

  李子安笑了笑:“你招赘一个女婿不就行了吗,招赘一个既老实又没有野心的那种,实不相瞒,我也是个赘婿。”

  杜枝山瞅着李子安:“我去哪里招你这么好的女婿?”

  这话李子安不好接。

  杜枝山拍了拍李子安的肩膀:“子安啊,你说得没错,现在去想,白家父子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杜武将来要是有了白锐那样的妹夫,他那脑袋瓜子的确不够用。回头我让他们兄妹相认,让林林留在杜家辅佐杜武,她不嫁也行,要嫁就得招赘一个你这样的回来才行。”

  李子安还是没有接话,听老杜这话,老杜怕不是又要走另一个极端了,那就是让杜林林不嫁人,全心全意的辅佐杜武,为杜家奉献她的一生。

  这很自私,可是这却能让老杜心安。杜林林没有丈夫孩子,她打拼到的一切都是杜家的,,而杜武却要结婚生子,继承杜家的一切。

  这样的事,他不好插嘴说什么。

  门外,杜林林的眼眶有点湿润了,杜枝山的话把她伤到了。她蹑手蹑脚的往回走,回到客厅之后又坐到了刚才坐的位置上,把一双高跟鞋穿在了脚上,然后坐在那里发呆。

  她刚坐下没多久,杜枝山就和李子安回来了。

  她看着李子安,眼神热热的,心中充满了感激。

  李子安报以微笑。

  杜枝山说道:“林林,那白锐你不喜欢就算了,你的婚姻大事我也不想管了,你不嫁也行。”

  杜林林站了起来,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看得出来,她的眼眶里有泪花。

  他的心中一声叹息,普通人羡慕豪门,可是谁又知道豪门里的勾心斗角,情比纸薄?

  这时杜武从厨房的方向过来,老远就热情的打了个招呼:“师父,你想吃宫保鸡丁,我已经吩咐厨子给你做了,等下就要开饭了。”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忽然看见杜林林在向他眨眼睛,他顿时反应了过来,笑着说道:“你还真是有心了,我很喜欢那道菜。”

  杜武走了过来,看见玻璃面裂开的茶几,惊讶地道:“这茶几怎么了?”

  杜枝山说道:“刚才你不在这里的时候,是你师父用两根指头震碎的。”

  “哇!师父好厉害,你能再给我展示一遍吗?”杜武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

  武痴就是武痴,白家父子不见了,他不问这个,却想看师父表演绝学。

  “那你看仔细了,我就给你演示一遍。”李子安抬起了右手,收拇指、无名指和小指,竖中指和食指。

  意念一动,真气顺臂而下,衣袖无风自动,那两根手指真气缠绕,震颤不休,给人的感觉,那两根手指就像是连根并在一起的振动棒一样。

  杜武看得目瞪口呆。

  杜林林虽然是第二次看见了,可还是看得眼神发直。

  而且,她似乎还有一点什么联想,脸上的表情也明显有别与杜武和杜枝山的惊讶表情。

  李子安两指戳下,他的手指并没有碰到茶几,可茶几的玻璃面却哗啦一声碎了,玻璃碎块掉了一地。

  隔空指碎玻璃!

  杜家三人的下巴都惊掉在了地上。

  李子安收起了那两根手指,心中意气风发。

  这算什么?

  昨晚,同样的绝学,他先是用四根手指给管家婆按摩,获得了管家婆的赞美。后来,他没用手指,却获得了管家婆的赞歌。

  虽然,管家婆的赞歌他一句都听不懂。

  但是,他知道管家婆当时有多开心,多快乐。

  天外飞仙能飞多高?

  他觉得管家婆比天外飞仙飞得还高。

  只是两口子间的事,不可为外人道也。

  “师父,这是折枝拳吗?”杜武回过了神来,激动地道。

  李子安淡然一笑:“这是神之一手。”

  “师父教我,我要学!”杜武很着急。

  李子安说道:“等你从美国回来,把折枝拳练好了,我就教你。”

  “嗯!”杜武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旁边,杜枝山却是微微一声叹息。

  大#师说的没错,这孩子天生一武痴,又这么淳厚朴实,怎么上商场搏杀?要是没有杜林林辅助,他一准把杜家几百年才打造出来的商业巨轮开翻船。

  杜枝山又移目看了一眼杜林林,心中一声叹息。这个女儿非常优秀,这些年一直是他的得力助手,可错就错在她是女生,然后她是杜家的男人该多好。

  杜林林的视线就没离开过李子安,那眼神儿还有点呆滞感。

  老杜又叹了一口气,大#师要是没结婚就好了。

  钟福过来:“老爷、大#师、小姐、武少爷,可以开饭了。”

  老管家姗姗来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