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10章想低调也不行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936 2020-11-17 17:24

  篝火晚会结束,李子安去了康馨的帐篷,贝佳佳去跟赵诗琪睡。

  李子安想给跟余美琳煲个电话粥,然后再跟沐春桃在微信上聊会儿骚,可是拿出手机才发现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信号。

  他把手机收了起来,闭着眼睛琢磨那幅有很多小人的天图。

  这户外帐篷的空间狭小,没法练折枝拳,也不好点檀香,今晚算是偷懒了。

  不过大睡炼气术肯定是要修炼的,想偷懒也偷不了。

  李子安没过多久就进入了状态,满脑子的小人在动,有的好像在做操,有的好像在打拳,很是神奇。

  他已经从这幅天图之中琢磨出了两样绝学,一样真气拳,攻可隔山打牛,守可车撞无事,逼格极高。一样是真气锤,这绝学妙不可言,他不轻易动用,但挨了的人都说好,挨了还想挨。

  今晚,能不能找琢磨出一样绝学来?

  李子安的心里充满了期待。

  不知道过了多久,帐篷外忽然传来了脚步声,有人正蹑手蹑脚的往这边潜行过来。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警惕的盯着帐篷帘子一侧的缝隙。

  他晚上睡觉就是修炼大睡炼气术,所以对空气流通的要求很高,他在家也是不管睡觉的,住帐篷自然也要留道足够宽的缝。

  来人很快就进入了他的视线,是康海川。

  看见康海川的那一刹那,他的心里很是好奇老教授想干什么,可是一转眼就明白了,他睡的是康馨的帐篷,老教授夜里摸过来,恐怕是来“调查”康馨有没有在他的帐篷里。

  弄明白了,李子安的心里有些无语。

  大%师是那样的人吗?

  而且,老康这样做,明显连他的闺女都不相信。

  康海川来到了帐篷边,看见帐篷的帘子留了缝隙,便猫着腰凑到了缝隙前窥探帐篷里面。

  李子安闭着眼睛假装没有发现。

  康海川看了看,确定帐篷里没藏着他闺女的时候转身离开了。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看见康海川的手里拿着一根木棍,他不禁苦笑了一下:“康馨要是在帐篷里,老康是打我,还是打他闺女?”

  借着月光,李子安还看见了营地旁边的一座沙丘上站着一个人,虽然看不清楚,但就那人的形状,他也知道是刘军。

  这样的环境里,还是人民警察靠得住。

  这一夜的时间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情况。

  早餐是泡面和干粮。

  李子安就拿了一瓶矿泉水和一包饼干,然后坐在沙地上吃饼干。

  昨天晚上他琢磨了一晚上那幅满是小人的天图,可是毫无收获。

  一包饼干吃完,一瓶矿泉水也喝完了,李子安走到了营地旁边的一座沙丘后面开闸放水。

  早晨是硬醒的,这会儿差不多是利刃出鞘,水闸一开,一道水箭笔直的冲射了出去,红彤彤的朝阳下,空中顿时多了一道淡金色的直线,飞出七八米远之后击中沙丘,被冲击的地方瞬间出现了一个小坑,沙砾飞溅。

  就这水笔的笔力,什么锦绣文章写不出来?

  毫无征兆的,李子安想明白了一件事。

  难关管家婆和桃子在某个时刻里会莫名其妙的翻白眼,还抖个不停,他一直找不到原因,却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真相就在水中间。

  “老李!”身后突然传来惊喜感浓浓的叫声。

  李子安被吓了一跳,本能转身。

  一道水箭飞射而去,隔着七八米的距离,差点浇那大胡子的腿上。

  “我%草!”刘军慌忙躲开,一脸惊悚的表情。

  李子安又转过了身去,唠叨了一句:“你有什么问题吗,我放水你都跟来。”

  “我也来方便,这地方又不是你的。”刘军站在了李子安的旁边,也开闸放水。

  可是他的水却只有一米多远,而去还是弧线。

  “你……那玩意不是真的吧?”刘军看着李子安身前的那道笔直的水流,眼神之中有羞愧,有羡慕,有震撼,有困惑,复杂得很。

  李子安瞅了刘军的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个鄙夷的表情:“比你强的就是假的,你这是什么心态?”

  刘军:“……”

  李子安还剑入鞘,转身就走。

  刚刚不过是常规状态,就把国字脸震撼住了,他要是露出绝学状态,国字脸还不自卑到死?

  留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再说了,国字脸这辈子都见不到大%师的绝学状态,所以也不会留下什么心理障碍。

  李子安刚刚从沙丘后面走出来,就看见是个女学子结队往这边走来。

  “大叔,你在这里干什么?”康馨的脸上满是笑容,声音也很亲切。

  李子安说道:“不要过去,司机在后面方便。”

  康馨的嘴角顿时露出了一丝嫌弃的表情。

  “我们也是来……那个的。”说话的是贝佳佳,很羞涩的样子。

  李子安报以微笑,虽然不想聊这种尴尬的话题,但作为大%师,礼貌和风度那是时刻都要保持的。

  然而,这样一来无意之中又成就了另一种形象。

  温文尔雅,风度翩翩,说的不就是他这样的人吗?

  刘军从沙丘后面走出来,一边走一边拉拉链,看见四个女学子,慌忙转过了身去。

  四个女学子的脸上清一色的嫌弃表情包。

  你还转身?

  自作多情!

  你就是请人看,我们都嫌辣眼睛。

  刘军把尴尬情况处理好,低着头匆匆走过。

  李子安也准备离开,赵诗琪却说道:“李哥哥,你帮我们看着人,我担心那个司机同志会倒转回来。”

  李子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刘军并没有走远,这话他也听见了,他连倒回去打%人的心都有了。

  想以前,他在原来那个局里也是货真价实的帅哥,女同志对他都客客气气的,可自从认识了李子安,跟李子安在一起,他就成了陪衬,放封建社会里,他就是那种跟在公子身边的傻乎乎的书童,或者是长得歪瓜裂枣的狗腿子,女人的眼里只有公子,哪里还有他的存在啊。

  不过国字脸终究还是把这口气给忍下去了,脚步风快的往他的丰田皮卡车走去。

  李子安也想走,可是康馨又挡了他一下。

  “大叔,你帮忙看着人,我有点急。”康馨往沙堆后面跑去。

  三个女硕士也往沙丘后面走。

  那个叫陈莉的还回头笑着说了一句:“李哥哥,你可不许偷看啊,要长针眼的。”

  李子安:“……”

  他才二十五岁,这三个女硕士都是二十六七八的年龄,明明不他大,还好意思叫他李哥哥。这个就不计较了,可她居然提醒他不要偷看,这就有点过分了。

  大%师是那种人吗?

  这个时候走也不合适,毕竟康馨也拜托他了,他要是走了,康同学出来看不见他人,心里会不舒服的。而且,康同学昨晚还把帐篷给他睡,自己跑去跟人挤,这个人情得还。

  可是留下来也尴尬。

  嘘嘘……

  嘘嘘……

  嘘嘘……

  嘘嘘……

  此起彼伏的奇怪声音里,李子安的脑子也被带偏了,莫名其妙的涌出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

  大漠骆驼,沙漠绿洲什么的。

  大%师真的很尴尬。

  几个姑奶奶磨蹭够了才上车,照旧是女生坐车里,男人坐车厢。

  刘军驾驶着丰田皮卡车离开营地,往着一个方向开去。

  沙漠里没有泊油路,还真得这种大马力且具有越野功能的车才能行使,轿车和都市SUV根本就开不了。

  一段路程之后,沙漠之中出现了一棵棵高大的胡杨树,有的已经枯死,却死而不倒,活着的吐露新芽,给黄沙涂点绿,一幅生命与死亡的画面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呈现在了眼前。你看或者是不看,它都在那里。

  “我们要坐两个小时的车才能到小河墓地,那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著名的楼兰公主就是在那里发现的。”向导穆拉迪力说。

  李子安心中一动,主动跟穆拉迪力搭讪:“穆拉大哥,你是土生土长的若羌人吗?”

  “对啊,我在这里出生,也在这里长大。”穆拉迪力说。

  李子安说道:“穆拉大哥,这里有没有楼兰人?”

  穆拉迪力看着李子安,有点困惑的样子,他似乎不明白李子安想要问什么,或者为什么这么问。

  李子安说道:“我的意思是,若羌或者附近地区,有没有血统意义上的楼兰人。”

  穆拉迪力摇了摇头:“楼兰文明分两个时期,古楼兰文明和楼兰城邦,前者几千年就消失了,后者也在公元630年消亡了,只存在了800多年,世上再没有楼兰人。不过,你说血统意义上的楼兰人,我想应该有,如果有楼兰人去了中原或者别的地方,娶妻生子,或者嫁人,血脉就融入到其它民族之中去了。”

  李子安其实是想把话题引到白衣女子身上的,听了穆拉迪力的回答,他就打消了念头。这个向导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他怎么可能接触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姑师大月儿。

  “穆拉大叔,若羌最近有没有什么重要的考古发现?”李子安换了一个问题。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你们不是来考古的吗,如果你们运气好,你们肯定会有重要的发现,到时候我也跟着沾点光,哈哈。”穆拉迪力笑了。

  李子安也笑了笑,不想问什么了。

  丰田皮卡车穿过一片胡杨林,一侧的沙丘后面突然扬起了滚滚沙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