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33章穿黑色风衣的男子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869 2020-11-17 17:24

  就要走出街道的时候,雷奥普斯回头看了一眼,他一眼便看见了还站在原地看着他笑的东方青年。

  不,应该说是东方巫师。

  那看似阳光却藏着诡异的笑容让他心里一阵恶寒,却就在那个时候,那个东方巫师突然纵身一跃,嗖一下跳起好几米的高度,就像是一只大雕一样飞上房顶,一转眼就消失在了苍茫的夜色中。

  雷奥普斯张大了嘴巴,好半响都没能合上。

  那个东方青年真的是一个巫师啊!

  李子安刚上屋顶,前行几步忽然停下了脚步,他的视线也移向了一个方向。

  那是街道的尽头。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正抬头看着他,带着黑色的兜帽,隔着一段距离,看不清楚他的脸庞。

  可是李子安却感觉看清楚了他的眼睛,那一双眼睛就像是夜猫子的眼睛,阴森冰冷,还带着一点绿光。

  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发现李子安在看他,往后退了两步,消失在了一堵墙后面。

  李子安蹲了下去,隐藏在了房顶一侧,也不给对方看见他的机会。蹲下来之后,他闭上了眼睛。

  观星意识升空,几秒钟之后到达这条街道的上空。

  那堵墙后面已经没人了,马路上也没有人,一辆车子顺着那条马路往前行驶。

  那辆车出现的时间太过巧合,难道那个穿风衣的男子就在车里?

  李子安心念一动,观星意识瞬间移动到了那辆车子里。

  车子里就只坐着一个人,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约摸30多岁的年龄,满脸雀斑,正专心的开着车。

  李子安心中一片惊讶和困惑,他的观星意识就只用了几秒钟时间便到达了现场,却就在这么短短的一点时间里,那个穿黑色风衣的男子就凭空消失了。

  车子继续往前开,却载不走观星意识。这是往前行驶的时候,观星意识却还悬浮在空中,一个运动,一个静止,观星意识直接从车子的后窗玻璃,还有沙发和尾箱穿透了过去,被留在了马路上。

  观星意识瞬间引爆,能量潮汐往便八方扩散过去,所过之处各种影像潮水一般涌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有人在睡觉,打着呼噜,身边的女人举起了拳头,却没有砸下去。

  有人在喝酒,已经醉醺醺的了,却还在往杯里倒酒。

  有人在做运动,用力的时候发出哼哼的声音。

  有只老鼠从下水道里钻了出来,还没来得及跑开,一辆越野车就从它的身上扎了过去,地上就只剩下了一摊连着毛发的薄薄的碎肉。

  还有很多很多,唯独没有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

  观星意识消失。

  李子安从房顶上站了起来,猫着腰快步潜行,很快就回到了小楼的天台上。

  孟刚已经将那支狙击步|枪拆解了,装进了工程塑料箱里,他就站在工程塑料箱旁边,看李子安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敬畏。

  “老孟,刚才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男子?”李子安问了一句。

  孟刚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前方和左右两侧,一边说道:“我没有看见什么穿黑色风衣的男子,老板你是在哪看见的?”

  李子安说道:“没看见就算了,我们回去吧。”

  孟刚点了一下头,提着工程塑料箱跟着李子安回到了小楼里。

  范才伟还老老实实的站在房间里的窗台前,隔着窗帘的缝隙观察着广场上的情况。李子安和孟刚进屋了,才回头看了一眼。

  “广场上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吗?”李子安问了一句。

  “没有,那几个人在王宫门前抽烟,已经抽了好几根了。”范才伟说。

  李子安走了过去,也隔着那条缝隙往外看了一眼。那几个德意志的特工还站在王宫大门前抽烟,时不时的抬头看向这边一眼。

  “那些家伙是在监视我们,还是在保护我们?”李子安随口说了一句。

  “我觉得两者都有。”孟刚说。

  范才伟说道:“我觉得也是,我一直在观察那几个家伙,就这么一点时间,其中有个家伙总共接了三个电话,虽然我听不见他说什么,但是每次打电话的时候,他都会抬起头来看我们这边一眼。我猜,有人在问他我们这边的情况,而他在观察和报告。”

  这些其实都是正常的情况。

  “军师呢?”李子安问。

  范才伟说道:“刚才军师回她的房间了,她说电脑在她的房间里。”

  “你们暂时回屋休息吧,我去找军师聊聊,看她怎么说。”

  孟刚点了一下头,然后说了一句:“我们在这里并不安全,我上天台守上半夜,小范你下半夜来换我。”

  “嗯,行。”范才伟应了一声。

  李子安正想客气一句,说晚上他站岗,门外就传来了莎尔娜的声音:“李,你过来一下。”

  “好的,我马上过来。”李子安应了一声,随后出了门,客气的话最终也没能说出口,总感觉少了一点什么。

  孟刚和范才伟对视了一眼,两个男人莫名其妙的笑了,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两个憨憨。

  李子安一出门就看见站在隔壁门口的莎尔娜,不等他说句什么,莎尔娜转身便进了屋。

  李子安跟着走了进去。

  “把门关上。”莎尔娜说。

  李子安微微犹豫了一下,伸手把门关上了,然后才说了一句:“关门干什么,老孟和小范还以为我们在房间里干什么呢。”

  “那你想干什么?”莎尔娜眼勾勾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就像是饿了好几天的人,突然看见了一盘红烧猪蹄子。

  “那个,你有没有发现什么?”李子安转移了话题,刚才的话题很危险,尤其是对他这样的男人来说。

  莎尔娜微微翘了一下嘴角:“我进入了维特尔斯巴赫王宫的监控系统,但是没有覆盖后面的那条街道,我没能看见你和雷奥普斯,不过我看见了别的。”

  李子安心中一动:“你看见了什么?”

  “你看看。”莎尔娜走到了桌子旁边,伸手将放在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转了过来,将屏幕对着李子安。

  李子安一眼看去,他的视线顿时被吸引住了。

  屏幕中的画面有些模糊,在维特尔斯巴赫王宫后面的一条街道上,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头戴黑色兜帽的男子低着头往前走。

  画面中的风衣男正是之前李子安看见的那个人,他走过去的方向正是小楼后面的那条街道的尽头。他就在那里出现,也在那里消失。

  “我本来没有注意到他,刚才听见你问老孟没有看见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男子,我才想起他,所以截了图。”莎尔娜说。

  刚才李子安出去见雷奥普斯,微型通信器一直是开着的,说了什么话,坐镇大本营指挥调度的军师自然能听见。

  “他有问题吗?”莎尔娜问。

  李子安说道:“他在那条街道的街尾监视我,发现了他,跟着就躲起来了,我动用鹰眼绝学找他,可他就像是空气一样消失了。”

  “空气一样消失了……这是夸张的形容,还是那个人真的就像是空气一样消失了?”莎尔娜的理解出了一点问题。

  李子安说道:“是真的消失了,我动用鹰眼绝学也就迟了几秒钟时间,等就在那几秒钟之后,我再也找不到他了。”

  “不会是鬼魂吧?”莎尔娜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紧张的表情。

  李子安很少有捉弄军师的机会,她突然送上来一个,他哪里肯错过,他忽然抬手指向军师的身后,用惊悚的口吻说道:“他就在你后面!”

  “啊!”莎尔娜一声尖叫,往前一蹿,一头就钻进进了李子安的怀里,然后紧紧的抱住他。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他忽然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是军师刚才尖叫的那一声太小声,还是明知有鬼在身后也不回头去看一眼,反而跑过来抱住他的反应不合常理?

  好多的疑点,究竟是哪一个,他也说不清楚。

  莎尔娜瑶晃了一下上身:“他走了没有?”

  这一下摇晃顿时让李子安有了一点静电反应,他又不是猪,他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

  军师这么狂野的女人,三个硕士学位加身的女学霸,她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然后还会被吓得尖叫?

  他想多了。

  他这一吓唬,军师就顺势黏上他了,配合得恰到好处。

  “那个……我跟你开玩笑的,我该回屋去了。”李子安说。

  “今晚就留在我这里吧,反正你媳妇也不在。”莎尔娜开门见山地道。

  李子安:“……”

  “你答应我的,让我研究你的另一面。”莎尔娜眼神之中的温度越来越高了。

  “你想研究哪一面?”李子安觉得他有必要把这个问题弄清楚,之前他就琢磨过这个问题,人有好几个面,比如她在他的怀里,面对着面,那他的另一面就是后面……后面有什么好研究的?

  莎尔娜蹲了下去。

  情况一下子就变了。

  他在上面,那么他的另一面还需要解读吗?

  研究个锤子。

  楼下客厅里,范才伟捧着一碗刚泡好的方便面,准备享受一下麻辣的味道。却不等他吃一口,他的耳朵里就传来了吃面条的声音,还夹杂着一点咂嘴的叭叭声。

  范才伟的视线不受控制的移向了楼梯口,那声音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更为嚣张了。

  是谁在吃面条?

  而且这么不顾吃相?

  范才为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他收回了视线,拿叉子去搅面。

  楼上忽然又传来了鼓掌的声音。

  啪啪啪,啪啪啪……

  范才伟猛的将叉子扔在了茶几上。

  这面,还吃个锤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