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43章超强风衣男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56 2020-11-17 17:24

  灯熄了,但窗户外面还有一点天光投照进来,城市的灯光也有弥散性的照入,所以即便是关了灯,但是宴会厅里还是有点熹微的光线,能看见模糊的人影和桌椅。

   李子安的视线锁定了宴会厅的门口,他的心里有一个很强烈的预感,那个人来了。

   鸿门宴上妖星现。

   丁仕常怎么算也不够资格成为影响星相的妖星,所谓妖星只能是那个穿黑色风衣的男子,疑似“掘金者”的人物。

   之前李子安还在自嘲的想,那个家伙会踏着七色云彩来杀他。结果七色云彩没看见,那个家伙却把灯关了。

   “怎么会停电?”

   “快让人去看看。”

   “没人管吗?”

   宴会厅里一片嘈杂声音。

   李子安的视线始终锁定着宴会厅的门口。

   然而,并没有出现什么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

   就在这个时候,李子安的耳朵里忽然传来了莎尔娜的声音:“你身后,窗户外面!”

   李子安慌忙转身,视线也移到了落地窗的方向。

   就在那一刹那间,一团黑影突然撞向了窗户。

   一线寒芒闪现。

   哗啦!

   落地窗上的钢化玻璃碎裂,那团黑影穿窗而入,脚尖在地上一点,整个人飞跃起来,右手之中一把细长的西洋剑刺向了李子安。

   刚才,就是这支西洋剑轰开了落地窗上的钢化玻璃。

   正常的情况下,就算是用大锤去砸那么厚的钢化玻璃,也很难将钢化玻璃打碎。可是他就只用了那细长的西洋剑,一剑就刺破了钢化玻璃!

   那人在空中打横,右手持剑,他的身体和细长的剑身成了一条直线,人和剑就像是一支飞射的标枪,转瞬间就到了李子安的胸前。

   人剑合一!

   这力量,这速度,无论是从什么角度去看,这个人都不是普通人,比之汉克只强不弱!

   他真的是什么“掘金者”吗?

   这个念头从脑海之中闪过的时候,西洋剑的剑尖就差那么几寸的距离就到李子安的胸前了。

   这个时候躲闪已经来之不及。

   可是李子安并没有想过要躲,他对直刺胸膛的西洋剑视若未睹,就在那一瞬间轰出右拳,狠狠的轰向了风衣男的脑袋。

   胸膛换脑袋。

   这是一命换一命。

   可是大|师作弊。

   他的身上穿了防弹的合金胸甲,那是汤媳妇给他量身定做的胸甲,穿上衬衣和外套,从外面看根本就看不出来,除非摸他的胸。可是,除了那几个有产权证的女人能摸到他的胸,谁又能摸到他的胸?

   所以,看似一个以命换命的公平的生意,其实一点都不公平。

   风衣男犹豫了那么一刹,他似乎察觉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他没有思考的时间,就那么几寸的距离,脑子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叮!

   西洋剑的剑尖扎在了李子安的胸膛上,外套和衬衣瞬间裂开,一团火星从李子安的胸膛上,西洋剑的剑尖与银色的胸甲接触的地方迸射起来。

   然后 ,扎了进去。

   合金胸甲竟然不能抵挡那细细的西洋剑!

   刺痛传来,真气自动聚集在剑尖所刺破的肌肉组织之中。

   砰!

   也就在西洋剑剑尖扎穿合金胸甲,刺进李子安胸膛的那一瞬间,李子安的右拳也狠狠的抽在了风衣男的脑袋上。

   风衣男一米九几的身高,身形匀称健壮,少说也有一百七八十斤的重量,但在李子安这一拳之下,整个人就像是枕头一样横飞了出去,撞翻了好几个人才停下来。

   宴会厅里一片尖叫的声音,有人奔逃,有人躲藏,一片混乱。

   李子安低头看了了一眼胸膛,一股猩红的炉身血从银色的胸甲中涌出来,但不是很多。他的那一拳很及时,对方根本就没有扎多深就被他一拳轰飞了。但如果他反击的速度再慢一点,或者力量再小一点,风衣男的西洋剑肯定会将他扎个对穿!

   那细细的西洋剑不是普通的剑。

   李子安的视线只是快速的扫了一眼伤口,然后就移到了风衣男的身上。

   风衣男横躺在地上。

   李子安那一拳的力量,就算是一块人头石也会打个四分五裂,更何况是人的脑袋?

   这就死了?

   李子安的心里忽然觉得不过如此,什么掘金者,就跟《西虹市首富》里面的沈腾似的,牛逼轰轰的出场,一跃而下,结果给人跪下了。

   难道不是吗?

   这个风衣男从顶楼天台上一跃而下,一剑刺破落地窗的钢化玻璃,再人剑合一刺中他,却被一拳打死。就这样的结果,又何必那么多事,直接从顶楼天台上跳下去,然后落地下摔死不更干脆吗?

   而且,风衣男还刻意避开孟刚守着的那一面,从另一边跳下来,显得很有智慧,可是有用吗?

   却就在这个时候,风衣男突然从地上直挺挺的站了起来。

   说起就起,没有曲腿,没有撑手,那动作就跟僵尸电影里面的僵尸直挺挺的从棺材里面站起来一样,很是瘆人。

   李子安这才发现,人家的脑袋好好的,根本就没有四分五裂,更没有脑浆奔涌,甚至连一块皮都没有破!

   风衣男看着李子安,他的头上罩着黑色的兜帽,室内的光线本来就很微弱,那兜帽又遮住了半边脸,他根本就看不清楚风衣男的脸庞,但风衣男的一双眼睛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双眼睛绿幽幽的,就像是夜晚里的猫的眼睛。

   这不是正常人应该有的眼睛。

   难道这个风衣男的身上也有火种?

   这个念头突然从李子安的心里冒了起来,他的神经也就在这一刹那间绷紧了,手也伸进了衣兜,抓住了好几颗特制的弹弓丸子,拿出来之后又在胸口上蘸了一些炉身血。

   他已经拿定主意了,风衣男再扑上来的时候,他就捏爆弹弓丸子,裹在毒烟里跟风衣男打。他就不信这风衣男的身体之中有抗体,能抵御住特制的弹弓丸子的毒烟。另外,他的炉身血对火种也有致命的杀伤力,只要杀死风衣男身上的火种,风衣男就会变成菜板上的鱼,他想剁头就剁头,想剔甲就剔甲!

   砰砰砰!

   宴会厅里突然响起了枪声。

   开枪|的是一个德意志的特工,他刚才被风衣男撞倒在地,七荤八素,这个时候刚刚缓过气来。他缓过气来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拔枪|射击,一点机会都不给风衣男留。

   枪|口距离风衣男只有几步的距离,枪声响起的那一刹那,子弹其实已经飞出去了。

   但是,没有一颗子弹击中了目标。

   那个德意志特工开枪|的|同一瞬间,风衣男就躲开了,他的脚下好像装有火箭加速器,就那么往前一倾,一晃就躲开了。

   三颗子弹击中了对面的落地窗的钢化玻璃,又是哗啦一声响,那堵钢化玻璃也碎了。

   第一块玻璃碎片掉落在地上的时候,向风衣男开枪|的特工的嘴巴里突然冒出了一截细长的剑尖。就这么一两秒钟的时间,那个风衣男就移动到了他的身后,用细长的西洋剑给他开了瓢!

   那个开枪|的特工看着从嘴巴里刺出来的剑尖,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想回头去看,可是脖子却不听使唤。

   风衣男的右手一抽,西洋剑从那个特工的后脑勺上抽了出来,剑尖上还在滴血。

   李子安也有些懵了,这个风衣男的速度太快了,他甚至觉得跟姑师大月儿有得一拼。姑师大月儿的速度也快得鬼似的,好几次都是一晃就不见了。眼前这个风衣男虽然还没有达到一晃就看不见的程度,可这速度也让人防不胜防!

   “趴下!”马克的吼声。

   宴会厅里的宾客和服务人员纷纷趴下。

   砰砰砰!

   宴会厅里几个特工毫不犹豫的向风衣男开枪|射击。

   没人能快得过子弹,可是风衣男好像是个例外,他的身体左右晃动,那些子弹就像是被导演安排过似的,嗖嗖的从他的身边飞过,打碎了酒瓶,打碎了盘子,可就是连他的一根毛都没有打中。

   风衣男突然向李子安扑来。

   “我|草!别过来啊!”李子安吼了一句。

   德意志的特工向风衣男开枪,风衣男向他冲来,子弹可是分不清楚谁是友军,谁是敌军的。

   可是,风衣男怎么会听招呼?

   李子安的话音刚落,风衣男就突进到了李子安的身前,右手一抖,一剑刺向了李子安的小腹。

   他知道李子安的胸膛上有胸甲,扎进去也会给李子安反击的机会,但肚子上没有护甲,他一剑就能扎个对穿!

   李子安双脚在地上一蹬,身体炮弹一般往后冲射。

   风衣男的右脚脚尖在地上一点,人剑合一,又追了上来。

   这画面,真的有点《卧虎藏龙》,周润发的脚在湖面上一点,嗖一下飞起来,人剑合一去刺杨紫琼的画面感。

   牛顿管不了这事。

   砰!

   一声枪响。

   一颗子弹从马克的枪|口之中飞出,枪声响起之前的那一刹那间就扎在了风衣男的后背上。

   子弹虽小,却有好几百斤的冲击力,可如此恐怖的冲击力却没能撞飞风衣男,反而给他助了一把力,他的速度骤然增加,西洋剑的剑尖眼见就要刺中李子安的小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