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09章我很大很大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40 2020-11-17 17:24

  这声音是姑师大月儿的声音,可还是吓了李子安一跳。

  他慌忙转身,然后看见了站在他身后的女人。

  白衣胜雪,头戴兜里,兜里上垂挂在一层白纱,白纱后面的脸庞上还蒙着一条白色的面巾。隔着白纱,他只能看见一双蓝色的眼睛,宛如两颗在发光的蓝宝石。她的手中拿着一把剑,剑在鞘中却也给人一种很强烈的震慑的感觉。

  姑师大月儿来了,在2点41分的时候。

  她对丑时见面这个概念,一定有什么误解。

  刚听到姑师大月儿的声音的时候,李子安很紧张,可是看见她人的时候,他反而不紧张了。

  “那个,我一直想见你,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聊聊,这次你别嗖一下就走了,跟我聊聊吧。”李子安的声音很温柔,生怕语气不对,这女神龙又嗖一下飞走了。

  姑师大月儿什么都没说,从李子安的身边走了过去。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提着合金工具箱跟了上去,一边说道:“你要去哪里?”

  姑师大月儿什么都没说,迈过沙丘的顶部,继续走,然后在稍微下一点的地方坐了下来。

  李子安松了一口气,跟着也走下去,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他心里也挺激动的,以前跟她见面,时间最长的一次也就一分钟的样子,而这一次她居然坐下来了,这是要跟他促膝长谈啊!

  不过这事不能着急。

  先找个什么话题活跃一下气氛呢?

  李子安想了想,起了个头:“那个,你贵庚?”

  姑师大月儿还是不说话,她的下颚微仰,看着西边的星空,那里繁星如尘。

  李子安觉得他说话太过文艺了,跟着又换了一种说法:“那个,你今年多大了?”

  姑师大月儿移目过来看着李子安。

  虽然隔着一层纱巾,她的眼睛其实看不怎么清楚,可李子安却还是有一点被洞穿了心灵的感觉。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不好意思,我忘记了,女人不喜欢谈年龄,那我们就聊聊这座神庙吧。”

  “我的年龄很大很大。”姑师大月儿终于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清脆悦耳。

  李子安眨巴了一下眼睛,脑子里多了一个起码拳头大的问号。

  很大很大,那是多大?

  他等着姑师大月儿接着往下说,可她却又闭上了嘴巴,又去看那片星空,仿佛那片遥远而神秘的星空里藏着什么对她而言很重要的东西。

  “那个,很大很大是多大?”

  “很大很大。”

  李子安的心里有些郁闷了,但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我们还是聊聊那座神庙吧,我在神庙的祭坛上看见了你的雕像,然后它不见了,是你拿走了吗?”

  姑师大月儿点了一下头。

  “那个黄脸的男子也是你杀的?”

  姑师大月儿又点了一下头。

  这案子破了。

  “可是,那是一座3800年前的神庙,怎么会有你的雕像,而且那雕像之前是一炷香的样子,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这才是李子安最想知道的。

  姑师大月儿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何以觉得那是我的雕像?”

  李子安说道:“那雕像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一模一样。”

  “你看过我的样子吗?”姑师大月儿反问。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雕像戴着斗笠,蒙着面纱,的确跟姑师大月儿一模一样,可是他看不见那雕像的脸庞,眼前这个真人也是一样的,他能看见斗笠、纱巾和纱巾后面的眼睛,可是看不见她的脸庞。就连脸庞都没有看见过,怎么能确定是她?

  “那不过是一座雕像而已,你没有必要弄清楚它是谁,又是谁雕刻的。”姑师大月儿探手抓起了一把沙,沙粒从她的指缝中滑落,又被夜风吹起,飞向了别的地方。

  然后她又说了一句,“就像是这沙,每一粒都由它的来处,有它存在的意义,这里有无数的沙粒,你有必要每一粒的来历都弄清楚吗?”

  莫名的,李子安的心中涌起了一团肃然起敬的感受。

  他忽然觉得,跟姑师大月儿相比,她才是大%师,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有禅意。

  “时间是一条河,河里有太多的沙粒,怎么淘也淘不干净,你不是淘沙的人,我也不是。”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点头:“对对对。”

  对个锤子,他心里想要的是答案,不是这种洗%脑的话,可是这女神龙得罪不起,他只能耐着性子来附和。

  “那么我们是什么?”李子安问。

  “我们是沙子里面的金子。”

  李子安的感觉怪怪的。

  姑师大月儿又移目看着李子安,又说了一句话:“他们是淘金者。”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你这么一说我有点明白了,可是谁是淘金者?黄波?路途公司?”

  姑师大月儿却又偏过螓首,仰望那片星空。

  李子安等了半响也不见她开口,他忍着心中的郁闷又问了一句:“你的意思是我们是一伙的,有人想杀我们,对吗?”

  姑师大月儿依旧沉默着。

  李子安的嘴巴保持着说话的口型,却没有声音出来。

  讲真,他真的好想扑上去掐住姑师大月儿的脖子,或者抓住她的脚将她倒提起来,然后将她脑子里面的东西全都抖落出来。

  事实却是,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张嘴的姿势就像是一个等着嗷嗷待哺的孩子。

  “你说的那些人和组织,不过只是泥沙而已。”姑师大月儿又开口了。

  “那你说的淘金者是谁?”

  “我也不知道。”

  李子安:“……”

  弄了半天,他这个金子才是在跟泥沙斗。

  按她这说法,黄波只是一粒泥沙,却请他吃了三颗花生米,要是遇上真正的“淘金者”,那岂不是要请他吃东风快递,那还得了?

  姑师大月儿说道:“我跟你说过,你太弱了,你得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假如有一天淘金者来了,你根本就保护不了你自己。”

  “你刚才说你不知道谁是淘金者,那你又怎么确定他们要来?”

  “你不知道冥殿石梯上有机关,却也能通过卜卦避开那些机关吗?”姑师大月儿反问。李子安讶然道:“你也会卜卦?”

  姑师大月儿没有回答。

  “你说的淘金者从哪里来?”李子安又问。

  “我也不知道。”

  李子安:“……”

  “你觉得我什么都知道,可是我和你一样,我的眼前也有一片迷雾,我也在迷雾之中寻找答案。是那个符号让我遇见了你,在那之前,我很孤独,但是现在我不再孤独了,我有了你。”姑师大月儿说。

  “我就知道我们是一伙的。”李子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我在找天香,你知道它在哪里吗?”

  如果她不这么说,他还要绕一个圈子再提出来,既然她都这么说了,他就直奔主题了。

  姑师大月儿偏过脸庞来看着李子安,却一字不说。

  李子安暗自后悔他有点心急了,他跟着换了一个话题:“我在冥殿之中看见四道石屏,那什么用佉卢文写了一些东西,你看过那些石屏吗?”

  “看过。”

  “精武女王弃身于此,携子民魂归天国。它日炉人焚香之时,天门开启,孤当重返故里,诛邪魅于剑下,还天地以太平。青烟笼罩,归途漫漫。”李子安将那段内容背了出来,“这就是那段话的内容,我不太懂它的意思,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姑师大月儿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这里其实是一个小小的王国,它叫天下国,这城叫顺天城,那棺椁中的女王就是天下国的最后一个女王,精武女王。那孩子不错,我是看着她长大的。”

  咣当!

  李子安的脑子里好像敲了一下响锣,他看着姑师大月儿,背皮上一片凉飕飕的感觉。

  刚才,她说她很大很大的时候,他估摸她大不了三四十岁,毕竟女人只要保养得好,三四十岁也可以拥有二十多岁的女人的皮肤和样貌。身材就更不用说了,她武功这么高,身材肯定不会走样。

  却不料,她说她是看着精武女王长大的人!

  要知道精武女王是3800年前的人啊!

  姑师大月儿接着说道:“你说的翻译内容有点出入,但大致的意思是对的,不过这段话的意思很难理解吗,你来问我是什么意思。”

  李子安的脑子里却还嗡嗡直响。

  他正在跟一个3800多年前的女人在一起聊天,这感觉贼特么诡异!

  “好吧,我就说说吧。”姑师大月儿的声音轻轻的,“天下国的人认为天上有天国,他们死后会去天国与祖先相聚。天下国里流传着一个传说,在那个传说里,炉人焚香之时,天国的大门就会打开,那些死去的人都会回来,重新开始。”

  “炉人是谁?”李子安总算是缓过气来了,他其实更想问她是不是真有三四千岁,可是话到嘴边就换成了这个。

  问一个女人年龄终究是不礼貌的事情,更何况人家已经这家这年龄,他得管人家叫祖先。

  姑师大月儿看着李子安:“你问我炉人是谁,好比我在问我自己我是谁。”

  李子安顿时愣住了。

  这话虽然有点绕,可是他还是听明白了。

  她这意思是说,他就是那个炉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