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92章女王的心思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16 2020-11-17 17:24

   没等到晚饭做好,余美琳就回来了。

  “妈妈!”李小美迈着一双小短腿迎了上去,一把抱住了余美琳的腿,“妈妈,有没有给幺幺带礼物呀?”

  余美琳蹲了下来,笑着说道:“妈妈没时间去逛商店,这次没给幺幺买礼物,妈妈下次给你买好不好?”

  李小美顿时撅起了小嘴,身上的高兴气儿一下子就没了。

  “爸爸呢?”余美琳问。

  李小美把脸扭到了一边:“不告诉你。”

  余美琳叹了一口气,但也没说什么,她的神色也显得很疲惫。

  昆丽说了一句:“他在厨房里。”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放下公事包往厨房走去。

  昆丽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李小美又闷闷不乐的回到了放着一堆玩具的地毯上,抓起一个芭比娃娃,捡起娃娃的一条腿,然后装在了本应该是手臂的位置上。

  李子安正在厨房里炒菜,气灶上还有一锅正在煲着的大利凤手汤。

  余美琳取了一条围裙系在腰上,进了厨房的门,说了一句:“子安,我回来了。”

  李子安移目看了她一眼,说道:“你休息一下吧,不用帮忙,晚饭快做好了。”

  “辛苦你了。”余美琳说。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用得着这么客气吗?”

  “回来的时候,我请了沐叔叔来我们家吃饭,我让他把春桃也叫上,你多炒两个菜吧。”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莫名心虚。

  余美琳邀请沐春桃来家吃饭,那不是象棋中的两王对面吗?

  不过他面上却还是稳住了,淡淡的问了一句:“怎么想起请沐叔叔和春桃来我们家吃饭了?”

  余美琳说道:“我和沐叔叔签了一份很大的合同,以后也将长期合作,请他和春桃来我们家吃饭也是应该的,毕竟除了生意上的合作关系,我们两家也是邻居,我和春桃也是很好的朋友。”

  “行,那我多炒几个菜。”李子安说。

  他心里清楚,在她的眼里生意才是最重要的。刚才他还有点担心沐春桃来了,场面尴尬,甚至会闹出什么不愉快,可听她这么一说,他就不担心了。她需要沐龙的订单,又怎么可能当着沐龙的面刁难沐春桃?

  “还需要什么菜,我来洗菜。”余美琳问。

  李子安说道:“你把香菜的根摘了洗一下,高压锅里压着一块牛肉,等下要凉拌。”

  余美琳应了一声,她取来香菜,然后站在洗碗池边摘香菜菜根。

  除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去想,她安安静静摘菜的样子还真给人一点贤妻良母的错觉。

  “我听春桃说,你的工作室今天接了一单生意,怎么样了?”余美琳没看李子安,问了一句。

  李子安一点都不好奇她会问,他说道:“还行,是一个叫杜枝山的人,他脑中风了,快死了,我给治好了。”

  “脑中风都快死了你也能治好?”余美琳稳不住了,抬头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却没看她,翻动锅铲炒着一份木耳肉片,一边说道:“运气好而已,扎了一针,把堵住的血管扎通了。”

  治疗杜枝山的过程远比他说的复杂,可是他懒得跟余美琳解释,他都不想跟她说话。

  余美琳忽然想起了什么,讶然道:“你说的杜枝山不会是浙地商会的副会长吧?”

  “是他,怎么了?”

  余美琳笑了一下:“你的工作室还真的走的是高端路线啊,杜枝山可是商界的名人,他是宏海集团的董事长,我与他见过两次面,但不熟。我还听说,他跟马会长的私交不错,人脉很广。”

  “哪个马会长?”

  “马化云,那可是商界的王者。”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眼神里透露着敬意。

  李子安斜眼过来,正好看见她此刻的眼神。他的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对标普通人,甚至是绝大多数的精英层里的人,她无疑都是成功的,拥有绝大多数人羡慕的一切,可她显然不满足,她还想获得更大的成功。他不是不知道她提到的那个马会长是谁,看她那崇拜的眼神,她的目标显然是想达到那个马会长那样的境界。

  真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啊,她就不觉得累吗?

  “然后呢?”余美琳又问了一句。

  “我治好了他,他还很虚弱,没跟我说话。事实上约我的人是他的女儿杜林林,她给了我两百万,还想留我在她家吃饭,我说我有事就拒绝了。”李子安说。

  余美琳笑了:“你还真是会赚钱,这就又赚了两百万。”

  李子安没说什么,心里却暗暗地道:“你还欠我两百万呢。”

  “我估计杜枝山好些之后肯定会约你吃饭,他那种级别的人物很讲究。”

  李子安淡淡的回了一句:“也许吧。”

  余美琳用眼角的余光瞅了李子安一眼,说了一句:“他约你的时候,你带上我,我们一起去。”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他是跟沐春桃去的杜家,他想带的也是沐春桃,却没行到余美琳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怎么,不方便吗?”余美琳的语气里有点了伤感的味道。

  仔细去品的话,或许还能品出一点酸味来。

  李子安笑了笑:“你说什么呢,我有什么不方便,下次杜会长或者杜林林约我的时候,我就带你一起去,家庭与家庭见面也挺好的。”

  他知道,她其实是想认识杜枝山。

  他救了杜枝山的命,她是他的老婆,以前她不好结交,现在就好结交了。这次的事,他等于是把友谊的桥梁架到杜家客厅里的贵宾的座位前了。

  只是这些话就没必要说出来了。

  他和余美琳虽然没有夫妻感情,可再怎么说也是生育了一个女儿的事实夫妻,谁也没有必要去诋毁谁,伤害谁,谁有难处也还是要一起面对,一起解决问题。

  除非离婚,可是余美琳不跟他离啊。

  “嗯,马会长约你的时候,你提前告诉我一下,我得准备一点像样的礼物。”余美琳说。

  李子安点了点头。

  “香菜洗好了,还要洗什么菜?”余美琳问。

  李子安说道:“你看我放在盘子里的龙利鱼解冻好了没有,好了就拿水清洗一下,我准备拿来清蒸。”

  “我看看。”余美琳伸手用手指按了按龙利鱼鱼块,又说了一句,“解冻好了,我洗一下。”

  李子安也把炒好的木耳肉片装盘,移步菜板前拍黄瓜。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

  “估计是沐叔叔和春桃过来了,我去看看。”余美琳又把盘子放了下来,解下围裙出了厨房。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想像了一下余美琳和沐春桃见面时的画面,可想像不出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画面。然后,他的脑子里就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了在车里跟沐春桃互啃的画面,还有沐春桃进树林前的那回眸一瞥,那眼神儿真的会勾走人的魂。

  如果不是昆丽出现,他都追进树林摘桃子吃了吧?

  青山绿地,大江滔滔,在那松软的开满野花的草地上吃桃子,人生岂不美哉!

  一根黄瓜突然从菜板上掉落了下去,啪嗒一下摔成了两截。

  “哎!”李子安叹了一口气,继续拍黄瓜。

  沐龙的声音传来:“我拿了一瓶酒过来,待会儿我们喝点。”

  余美琳的声音:“沐叔叔你还客气什么呀,空手过来就行了。”

  “就一瓶酒而已,算不上客气,对了,小李呢?”沐龙的声音。

  “他在厨房炒菜。”余美琳说。

  “哎哟,还真是贤惠……”

  李子安听了这话,拍黄瓜的刀差点拍在手背上。

  什么叫贤惠啊?

  “哎哟,我说错了,不是贤惠,是能干,小李是出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这样的好男人可没多少了,美琳你好福气呀。”沐龙笑着说。

  “沐叔叔你别夸他了,他会骄傲的。”余美琳的声音。

  李子安嘀咕了一句:“老沐啊,你还是不要夸我了,出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那也是形容女人的语句好不好?”

  等等……

  怎么没听见沐春桃的声音?

  李子安刚想到这里的时候,余美琳就开口问了:“对了,春桃怎么没来?”

  沐龙说道:“她在化妆,马上过来。”

  李子安:“……”

  我说沐春桃同志,就隔壁吃个饭而已,你化什么妆啊?

  算了,余美琳和沐春桃这俩女人的事他都管不了,他唯一能掌控的就是眼前的菜刀和锅铲。

  燃烧吧,灶火!

  粉碎吧,黄瓜!

  计划要炒的菜炒好,李子安把菜盘装托盘里端了出去。

  沐龙正和余美琳在客厅里聊天,没看见昆丽,估计是离开了,但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一点都不知道。

  汤晴也在他下午回来之后没多久就走了,这晚餐倒成了两家人的晚餐,吃饭的都是两个家庭的家里人。

  沐龙站了起来:“小李,别忙活啦,菜太多吃不完。”

  李子安笑了笑:“就只是一些家常菜,也不知道合不合沐叔叔的胃口。”

  沐龙笑着说道:“你可别谦虚啊,我可听春桃说过,你煲的汤可是一绝啊,不仅好喝,还能治病。”

  余美琳的神色微微有了一点变化,但也只是转瞬即逝的变化。

  李子安也没留意到,客气的回了一句:“今晚我煲了一锅大利凤手汤,到时候沐叔叔你尝尝,一定要给个意见。”

  “你看你,又客气了不是。”沐龙假装不高兴的样子。

  但这演技在大~师的眼里,上不了台面。

  叮咚、叮咚。

  门铃又响了。

  “可能是春桃过来了,我去开门。”余美琳起身往门口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李子安的心里有点慌。

  两王即将对面。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可他无处可逃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