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61章狱友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33 2020-11-17 17:24

   “你问这个干什么?”李子安的声音有点冷。

  方田说道:“你别紧张,我就是随便问问,你要是不想说的话那就算了。”

  “你叫什么名字?”李子安问。

  “方田。”

  李子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见一个家门,你犯了什么事?”

  方田只是看着李子安,没说。

  李子安压低了声音:“行,我先说,哥们我盗墓,被自己人出卖了,所以才来了这里。”

  “盗墓?”方田有点诧异的反应。

  李子安的眉宇间露出了一丝得色:“哥们我盗的可不是一般的墓。”

  他从来没盗过墓,但看过盗墓的和电视剧,在新地的时候也听康海川聊过不少考古的事,懂得点皮毛。忽悠行家肯定不行,但忽悠一个黄皮白心的香蕉人,那却是没有问题的。他扯这个也只是为了吸引方田的好奇心,并将之往卜卦的方向引诱。

  “我看你不像是盗墓的。”方田说。

  “那你觉得我是干什么的?”李子安问。

  方田说道:“模特、演员,或者……”

  “或者什么?”

  方田的嘴角带着一丝挑衅:“跪舔富婆的鸭子。”

  李子安忽然站了起来,左手一把抓住了方田的衣领,右手高高举了起来,就要给方田抽过去。

  却不等李子安一巴掌抽方田的脸上,方田突然起脚,一膝盖撞在了李子安的两腿末端的重点上。

  一声闷响。

  方田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惊诧的神光,他感觉撞的不是男人的那个,而是一种轮胎。

  你说它硬邦邦的,它又有点软,你说它软吧,它还贼有弹性!

  李子安一巴掌拍在了方田的脸上。

  这一巴掌相当克制,没有用真气,也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就纯粹是普通的抽耳光。

  “啊!打/人啦,打/死/人啦!”方田突然嚎叫了起来。

  李子安早就知道这老阴逼的动机,所以一点都不意外,但他却表现出了紧张和惊讶的样子,慌忙松开了方田的衣领。

  方田顺势倒在了地上,蜷缩成了一团,一双腿在地上蹬个不停,嘴里不断发出哀嚎声,甚至还把脸拿地上蹭。

  李子安肃然起敬。

  这货的演技当间谍真的是委屈了,他要是去当演员的话,也就没森腾、荒波、李道明什么事了。

  刚刚离开没多久的两个狱警又倒转回来了,牢房的铁栅门一打开,两个狱警就冲了上来,一个操起橡胶棍子就抽了李子安一棍子,打的还是头。

  李子安抱住了他的头,另一个狱警抓住了他的手反折到他的背上,然后伸脚一绊,顿时将他摔倒在了地上。

  咔嚓,手铐戴上。

  一个狱警将方田拉了起来。

  方田猫着腰,勉勉强强才能站立的样子,他的脸在地上蹭得很脏,嘴角还有点血迹,估计是自己咬破了嘴皮流了点血。

  “怎么回事?”一个狱警问。

  方田用忍痛的低沉声音说道:“警官、他、他打我。”

  “为什么打架?”另一个狱警问。

  “

  他非要睡上铺,我不让,他就打我。”方田说。

  李子安骂道:“我/草泥马,你说老子是鸭子,老子才打你的!”

  站在他身后的狱警一巴掌抽在了李子安的后脑上,然后又呵斥了一句:“起来,跟我走!”

  李子安站了起来,那个狱警推推攘攘的把他带了出去。

  “警官,我要去医务室,我受伤了。”方田说。

  “跟我来。”另一个狱警把方田也带了出去。

  一会儿功夫之后,李子安被带到了一间训诫室里,那个狱警把他拷在了一张桌子上,然后就出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训诫室的门打开,董曦走了进来。

  她还真是在这里。

  李子安笑了笑:“你怎么来了,你就不怕那个方田发现吗?”

  董曦在对面坐了下来:“这是我们的地盘,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外面的掌控之中,我想让他发现什么,他才能发现什么。他这会儿在医务室里,丘猛这会儿也在你和他的囚室里装针孔/摄/像头。”

  “那个家伙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狡猾,丘大哥去装针孔/摄/像头,你就不怕被他发现吗?”李子安说。

  董曦说道:“那只针孔/摄/像头在灯泡里,他发现不了,倒是你,你一进去就跟他打架,你让我很被动啊。你那么聪明的人,难道你看不出来他是故意挑衅你吗?在你之前,他已经用这种方式赶走了两个人。”

  李子安说道:“我知道他的动机,我是故意的。”

  “你故意的?”

  “他故意来挑衅我,我要是不蹦跶一下,他就会怀疑我。待会儿狱警送我回囚室的时候,我就表现得乖一点,连声认错什么的,我回去之后他还有什么招?这监狱又不是他的,他想一个人住就一个人住?”李子安说。

  “这个是小事,我来是想问问你,你已经解除过这个人了,你有什么法子吗?”董曦看着李子安的眼睛。

  李子安想了一下,问了一句:“这监狱能买到东西吗?”

  董曦说道:“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意,监狱虽然是个很特殊的地方,但只要有钱也能买到一些东西,日用品和香烟什么的。”

  “给我一百块钱,还有我要我的膏药。”李子安说。

  董曦好奇地道:“你想干什么?”

  李子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想要凑到董曦的耳边去说话,可是手铐又把他拉了回来。

  “你给我解开吧,这里就我们两个人,这样跟你说话,感觉好别扭。”李子安说。

  董曦起身过来,用钥匙打开了李子安的手铐。

  李子安站了起来,又往董曦的耳朵边凑去。

  董曦嫌弃的把头往后仰了一点:“这里又没别人,你说什么悄悄话?”

  “万一这里有监听器……”

  “那也是我们的监听器。”

  李子安尴尬的耸了一下肩,又坐了下去。他其实还不想跟董曦说悄悄话,因为这女人太高了,他一米八五的个儿也需要踮脚才能凑到她的耳朵边上。

  “你倒是说呀,你要那些东西,你的计划是什么?”董曦催促道。

  李子安说道:“把头低下来,有些话只能说给你听。

  ”

  董曦瞪了李子安一眼,但还是俯下身去,把耳朵凑了过去。

  这样的感觉就好多了。

  李子安都到了董曦的耳边,压低了声音:“我要带他越狱。”

  “啊?”董曦顿时呆住了。

  李子安接着说道:“然后,你让人……”

  董曦的耳根红了,不是帅逼安说了什么少女不宜的话,而是被他呼出来的热气给痒的。

  两个小时后,李子安又被送到了那间牢房里。

  狱警将李子安推进门的时候,李子安客客气气地道:“警官,我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一定改过自新,好好做人。”

  “行了行了,你给我老实一点,别添乱就行。”狱警又补了一句,“我警告你们,监狱里不允许打架,如果你们再犯,全都拉去关禁闭!”

  狱警关上铁栅门走了。

  方田从上铺撑起来看着李子安,眼神闪烁。

  他似乎在想李子安为什么又回来了,他演得那么卖力,装得那么惨,怎么也得关几天禁闭吧?

  李子安也看着方田,骂了一句:“我/草你妹,你以为你那样就能陷害老子,没用的,这梁子算是结下了,老子早晚弄你!”

  方田从上铺跳了下来,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他的脸已经洗干净了,身上也并没有什么伤痕。

  李子安握着拳头就迎了上去。

  方田说道:“那狱警还没走远,我一叫他就回来。”

  李子安冷哼了一声,松开了拳头。

  他也就只是装装样子,不会真的动手。

  “你真的是盗墓的?”方田说。

  李子安冷眼看着他。

  方田向李子安伸出了一只手:“不打不相识,我向你道歉。”

  李子安并没有伸手,他得假装他还很生气。他这样的暴脾气,哪有一句话就能消气的。

  方田探手从枕头下摸了一支烟出来,还有一只火柴插板和一根火柴。他将火柴在插板上划了一下,点燃火柴之后又把香烟点燃,他吸了一口,然后将烟递到了李子安的面前。

  “你哪来的烟?”李子安问了一句。

  方田说道:“只要有钱就能买到,这里有人有路子,回头我介绍你认识一下,以后想抽烟就去找他买。”

  李子安接过烟抽了起来。

  烟是芙蓉王,跟大重九比差远了,而且没檀香。

  “给我留两口。”方田说。

  李子安将烟递给了他,说了一句:“你刚才问我是不是盗墓的,我就跟你聊聊。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如有八分险,不出阴阳八卦形,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方田摇了摇头。

  李子安淡淡地道:“这是干我们这一行的秘诀,寻龙,寻什么龙,我告诉你,寻的是龙脉,但凡有龙脉的地方必然葬着帝王将相,公主皇子什么的,寻常老百姓哪有资格葬什么龙脉。”

  方田还是不动声色的看着李子安,可是他的眼神已经有点不一样了。

  这光头帅逼真的是个盗墓贼吗?

  可是,他为什么说这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