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77章士为知己者骂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06 2020-11-17 17:24

   十几个保安跟着魏大壮来到了李子安的身后。

  不用李子安说句话,马川就吩咐下去了:“都听好了,谁要是敢动安爷一指头,你们就揍谁。谁要是敢骂安爷一句,你们就拿手机拍下来,回头整死那孙子。”

  他这一句话,十几个保安的手机都上了手。

  葛军冷眼瞅着李子安:“怎么,在云地你仗着矿上的矿工人多,这里又仗着你的狗多,你想打^人吗,你动一个试试!”

  马川张嘴,正要骂人,忽然想起李子安刚才跟他说的“咳嗽为号”,他跟着又把嘴巴闭上了。

  安爷都还没咳嗽呢,不能贪功冒进。

  李子安笑了笑:“表姐,我那天说跟你单挑,你一直没回我话,这个邀请现在也作数,要不我们比划一下?”

  葛军冷笑:“我是文明人,不跟山里来的粗人一般见识。”

  葛春兰说道:“美琳,你看,阿军再怎么说也是你的表哥,你男人是怎么能跟阿军这样说话?还叫表姐,多难听啊,别人听见了,肯定会以为我们余家没家教,他是你男人,你得说说他呀。”

  葛军补了一刀:“就是,没家教的东西。”

  余美琳皱起了眉头。

  余家兴冷笑着看着李子安。

  你刚才不是很威风吗?

  我姐一来你就焉气了吧!

  李子安只是轻轻咳嗽了一声。

  马川早就按捺不在了,听到李子安的咳嗽声,下一秒钟就抬手指着葛军骂道:“你个逼样还文明人,你文明个锤子!你看你,你是男人吗?打扮得不男不女的,还抹粉,喷香水,你是在勾引男人吗?你是卖菊花的吗,老子满足你,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男人!”

  这么多字的一句话,马川从开口到闭嘴,居然只用了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如果他小时后家境好点,培养一下,兴许他就不是当保安的命了,RAP界说不一定会出现一个“马玮柏”、“马杰伦”谁谁的。

  葛军目瞪口呆,脑瓜子里嗡嗡直响。

  他以为李子安会还嘴,却没想到骂他的人是一个保安。

  一个保安居然也敢骂他?

  这比李子安骂他更丢人!

  葛军看着马川,那眼神想杀人。

  不需要葛军招呼,两个保镖跟着就走向了马川。

  魏大壮呵斥了一声:“你们敢动一下试试!”

  “玛逼的,在这里还敢打^人不成?”

  “你们动一个试试!”

  “你娃敢动,脚杆打断!”

  十几个保安你一言我一句,还有人将橡胶棒子高高举起,气势汹汹的样子。

  两个保镖又不敢动了,又有一个保镖回头看了葛军一眼。

  两个保镖其实也很郁闷,有李子安的场合,他们总是会莫名其妙的陷入被动的境地。打吧,双拳难敌十几双手。不打吧,毕竟拿了葛军的工资,总不能看着老板被一个小保安侮辱吧?

  葛军的嘴里像塞了一口屎。

  马川就是那坨屎。

  偏偏,马川还在继续恶心他:“你个傻^逼菊花男,你瞪我^干什么,你想打我就来啊,老子跟你单挑!”

  葛军的嘴唇动了动,可终究是放不下身段却跟一个保安吵架。

  这坨屎他吞不下去,吐出来却又会被人发现他吃到了屎,就是这么的被动和难受。

  葛春兰气冲冲地道:“美琳,这样的人你也留在公司?开除他,一定要开除他!”

  余美琳淡淡地道:“二婶,我的公司,什么人该留下,什么人该走,我心里有数,用不着你操心。”

  葛春兰说道:“这些人都是余家的人,你用这样的方士逼他们走,你这是要跟余家决裂是不是?”

  余美琳沉默了。

  与余家决裂?

  她没有想过,可就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来说,决裂跟不决裂有区别吗?就连她的父亲为了利益,也要她往绝境里逼,她除了李子安帮她,谁帮她?

  葛春兰向余家兴递了一个眼色。

  余家兴心领神会,她对余美琳说道:“姐,这些人都是余家的亲戚,你怎么能让他们干那么重的活?这事关系到我们余家的脸面,爸要是知道了也会不高兴的。”

  余美琳微微皱起了眉头。

  她也看出来了,葛春兰和葛军将余家兴带到这里来,是因为余家兴的后面站着余泰山,而余泰山能管着她。如果余家兴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她这个姐姐也不敢把他怎么样。而一点她对余家兴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余泰山和高胜美肯定会找她算账。

  这两个姓葛的下得一手好棋。

  余家兴忽然抬手指着李子安说道:“姐,我不喜欢这个人,我要你跟他离婚,把他赶出余家。”

  余美琳冷声说道:“你说什么?”

  余家兴硬着脖子说道:“你要是还在乎我这个弟弟,你就跟他离婚,把他赶出余家!不然,有他没我!”

  余美琳忽然抬起了手,照着余家兴的脸抽了过去。

  李子安忽然上前抓住了余美琳的手腕。

  余家兴受了刺^激,叫嚣道:“你敢打我?你打!你打!”

  李子安在余美琳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你这一巴掌下去,高兴的是葛春兰和葛军,恶人还是留给我来当吧。”

  “难道我就看着他们恶心你吗,你受了委屈,我还要忍着?”余美琳是真生气了。

  李子安淡淡地道:“这点还算不上什么委屈,听我的,你就看着就好了,要不你回办公室也行,沐叔叔还在办公室吧?”

  余美琳轻轻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走到了余美琳身前,隔开了她和余家兴。

  “你给我让开,我倒要看看她敢不敢打我!”余家兴怒视着李子安。

  他一点都不怕李子安。

  李子安只是笑了笑:“他们把你带到这里来,是把你当枪使,你看不出来吗?”

  葛春兰说道:“你是在说我们家兴没脑子吗,你这人真坏啊,绕着弯骂人。”

  十六七岁的人本来就叛逆,容不得人说自己什么,更何况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余家兴,葛春兰这边一挑唆,他的情绪瞬间就爆炸了。

  “我爸都不敢这样说我,你敢这样说我,你一个赘婿你算什么东西!”话音落下,余家兴忽然挥手一巴掌抽向了李子安的脸。

  啪!

  这一巴掌响亮。

  但挨打的却不是李子安,而是余家兴。

  他的手被李子安抓住了,而李子安的巴掌却抽在了他的脸上,他的半边脸上顿时冒起了五根指痕。

  这一巴掌把他打懵了。

  李子安淡淡地道:“我不让你姐打你,并不是说不能打你,你爸妈没教好你,我替他们教一下你,我是你姐夫,你不知道什么是尊重吗?”

  “你、你敢打我!”

  余家兴气疯了,他想要挣脱李子安的手,可是挣不开,他恼羞成怒的用脚去踢李子安。

  李子安将手往前一推,余家兴顿时失去平衡,摔倒在了地上。

  葛军慌忙上前去扶余家兴,一边关切的询问余家兴有没有摔着,嘴角却藏着一丝阴笑。

  葛春兰的嘴角也难掩笑意:“姓李的,你还真是大胆啊,家兴是大哥的宝贝儿子,从小到大他连重话都舍不得说一句,你今天不仅骂了他,打了他一巴掌,还把推地上,我看你怎么向他交代!”

  李子安笑了笑:“我交代什么?别说是在这里打了,就是当着他的面,我也敢打。我打就打了,要不你们报警抓我吧,看法官能判我几年?”

  葛春兰的幸灾乐祸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她想看到李子安紧张、懊悔、不知所措,然后可怜兮兮的向余家兴道歉,可是这些她都没有看见,她看到的只是一副嚣张的嘴脸。

  李子安接着说道:“你们来这里不就是想让你们家的亲戚留在新星公司吗,公司给他们安排了新的工作岗位,又没有开除他们,如果你觉得他们受委屈了,干不了那样的活,你可以把他们带到你们家的公司去,好好照顾他们。”

  葛春兰恼羞成怒:“你个小赤佬,这里轮不到你做主!这是余家的公司,它姓余,不姓李!”

  李子安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马川一秒钟赶到战场:“你个老女人,你骂谁呢?你以为你的脸有屁^股那么大吗,谁都要给你面子?你家的亲戚,你带回你家的公司养啊,一个个好吃懒做就跟蛀虫一样,余总凭什么给你们养着?”

  “你、你……”葛春兰指着马川,气得说不出话来。

  葛军刚才的那种吃到屎的感受,她也体会到了。她也看出来了,这个保安完全是李子安指使的,刚才李子安咳嗽了一声他就骂葛军,现在李子安咳嗽一声,他又开始开始骂她。她是什么身份的人,怎么放得下身段跟一个保安对骂?

  马川还要骂,却看见李子安轻轻摇了一下头,跟着就闭上了嘴巴。

  李子安说道:“就这么个意思,你们家的这些亲戚要想留在新星公司,那就得去仓库干活,干得多拿得多,不干活就没工资,要是有旷工和消极怠工的,一律按公司的规章制度处理,该开除的开除,谁都别想在这里养老。”

  “你以为你是谁啊?”

  “你不过是个上门的赘婿!”

  “这是余家的公司,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你个小赤佬,你的心比煤球还黑啊!”

  一片叫骂的声音。

  这一次李子安没咳嗽。

  马川也没有咬人。

  他就算是骂架界的九段高手,可一张嘴也骂不赢几十张嘴。

  葛春兰冷声说道:“美琳,你说句话,你真的不念半点亲戚情分,要把我们家的人调到仓库去干活?”

  余美琳开口说了一句:“子安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是的,他们要想留在新星公司,那就得去仓库干活,计件制。”

  “好!好你个余美琳!”葛春兰愤愤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走。

  葛军拉着余家兴跟着葛春兰走。

  余家兴回头嚷了一句:“余美琳,你等着,我回去就告诉我爸!”

  余美琳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如果世上的高冷是一座山的话,那么此刻的她就在那山的山巅上,金鸡独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