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10章终究还是要帮忙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61 2020-11-17 17:24

  老杜那么保守的人,怎么可能答应这样的事情?

   李子安摇了摇头“我不信。”

   杜林林说道“这是真的,我不结婚却要生孩子,我肯定要跟我爸说,你要是不信的话,你可以给我爸打电话去问他。”

   说着,她就从伸手去西服兜里去掏手机。

   那系在腰间的西服本来就没遮严实,她这一掏,更不严实了。

   窗外明月高悬。

   草地上的骆驼睡得很安详,嘴角还挂着一丝口涎,许是在做着与吃有关的梦。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骆驼,何处挂驼铃。

   淡定,淡定,淡定。

   杜林林将手机放到了李子安的手中,还特意打开了联系人页,那屏幕上显示的正是杜枝山的号码,甚至还有杜枝山的头像。

   李子安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心里却暗骂了一句,你个糟老头子。

   “你打呀,你亲口问问我爸。”杜林林催促道。

   李子安摇头,苦笑“我不打。”

   这样的事情想想都尴尬,更别说跟杜枝山聊这事了。

   杜林林说道“你知道我爸为什么答应吗?”

   李子安又摇了摇头。

   “我爸是个传统、保守而又迷信的人,他相信你是神仙转世,你的基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基因,如果你的血脉融入杜家的血脉,那将是杜家的荣耀,我和你生的孩子肯定能光耀杜家的门楣,光宗耀祖。”

   李子安哑然失笑“神仙转世,这世上哪有神仙,亏你还是大学生,你也相信吗?”

   杜林林说道“我不相信,但我相信你的基因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基因。”

   李子安莫名其妙的想起了李小美。

   如果他的基因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基因,那为什么李小美数学成绩为什么那么差呢?

   却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又闪过了一个念头。

   余美琳醉驾的时候,他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村青年,那个时候他除了帅就一无是处。可是现在,大惰随身炉傍身,他已然是大%师,一身通天的本事,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他的修炼,还有大惰随身炉无时无刻不在改变他,他的基因还能是从前的除了帅就一无是处的基因吗?

   如果他现在跟余美琳再生个孩子,多半会是一个奇迹一般的孩子。

   如果他跟沐春桃生个孩子的话,那也会是一个奇迹一般的孩子。

   可是,哪怕他现在的基因因为打上了大惰随身炉的烙印,变得多么优秀,多么奇迹,管家婆和桃子的肚子都没有半点动静,他现在没有找到原因,他又怎么能帮上这样的忙?

   “子安哥,我知道你爱美琳姐和小美,你也爱春桃,我不会影响你的,你给我一个孩子我就满足了,我不会缠着你,也不会要求你陪孩子成长,你甚至可以不爱我,这些都没有关系,我就这一个愿望,你能帮我实现吗?”杜林林的眼眸之中充满了渴望,楚楚可怜的样子。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我……”

   那事说出来真的有点丢人。

   杜林林的神色一黯,又伸手进了西服的另一只衣兜,然后掏出了一张折叠得很工整的纸来,打开,赫然是李子安签的那张协议书。李子安真没想到这个时候她会把那张协议书拿出来,傻眼了。

   “这是你签过字的协议书,这协议书上说,无论我向你要什么,你都会给我,白纸黑字,你想耍赖吗?”

   李子安“……”

   杜林林的浩眸里又泛起了一层水雾“该说的我都说了,要是你宁愿我这么煎熬着,这么痛苦着,我也不要什么了,你就把这协议书撕了吧。”

   话音落下,两颗眼泪又滚落了出来。

   这样的情,这样的意,就算是石头做的心也挺不住,要被融化。

   李子安连纸巾也不要了,直接用手背去擦她眼角的泪痕,他的动作很温柔,声音也很温柔“林林……”

   心中有千言万语,可说出口的却只是一个亲昵的称呼。

   “嗯。”杜林林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很期待,又很紧张。

   “我……”李子安欲言又止。

   杜林林恨不得伸手进他的嘴里,把那些没说出来的话掏出来。

   李子安犹豫了好几秒钟才说出来“我的心也是肉长的,听你说了这么多,我对你也有了感觉,我想我其实也挺喜欢你的。”

   君子坦荡荡,喜欢就喜欢,哪怕是刚刚才发现,还不是那么确定,那也不藏着掖着。

   杜林林一声嘤咛,一头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眼泪又夺眶而出,不过这一次却是激动和喜悦的泪水。

   李子安轻轻的搂着她“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虽然你的这个愿望让我很被动,但是我还是愿意帮你,谁让我是你哥呢,而且我还在这个协议书上签了字。”

   杜林林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我就知道你会心疼我,不会拒绝我,我们现在就……”

   她有点迫不及待了。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哎!”

   杜林林微微愣了一下“子安哥,你什么叹气?”

   李子安直视着她的眼睛,语气严肃而又真诚“我那个不行。”

   杜林林顿时一个白眼过来,还脸红红的啐了一口“我信你个鬼,你自己是个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吗?”

   她干脆又往前靠了一点,在他的身上写了一个汉字,拤。

   李子安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表情。

   杜林林的脸颊更红了,就像是三月里的桃花瓣儿,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嫩,鲜嫩欲滴。

   李子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慌忙说道“林林,真的,我没有骗你,我那个真的不行,你给我一些时间,等我行了的时候,我就帮你实现愿望。”

   杜林林脸红红地道“你就不要骗我了好不好?春桃可把你吹上了天了,我听了都感到难为情。”

   “我晕……春桃跟你聊这些?”李子安的脑门好像中了一拳。

   杜林林凑到李子安的耳边说道“那天春桃跟你视频之后,我们俩喝了一点酒,聊着聊着就聊到那个地方去了。”

   李子安“……”

   桃子你个败家娘们,回来收拾你!

   现在看来,杜林林虽然早有预谋,但是真正让她动了心思的,极有可能就是桃子的酒后吐真言。桃子把他吹得那么厉害,人家本来就有那心思,她这一吹就把人家的心思吹成熟了,然后桃子又暴露了他在澳大利亚的位置,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不就带着账单来收账了。

   “子安哥,我好想你……”杜林林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喘喘的。

   李子安的意志和立场都有点不稳了,他有些紧张地道“你先别冲动,你听我说,我说的我那个不行,不是那个不行,是那个不行。”

   杜林林一脸懵逼地看着李子安。

   “那个,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杜林林摇了摇头。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这么跟你说吧,你看过战争电影吧,那些电影里面打的炮弹子弹,看上去很厉害,可都是假的,打不死人的。”

   “你的意思是说……蝌蚪有问题?”杜林林总算是弄明白了他说的意思。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就是,蝌蚪有问题,没有一只能变成青蛙。不然,我们家肯定不会只养一只青蛙。”

   “我不信,你是真正的大%师,我爸一只脚都踏进鬼门关了,你都能拉回来,你要是真有问题,你自己早就解决了,你就是想找个借口忽悠我对不对?”

   “真没有,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明天跟你去医院,取点样化验一下,让科学说话怎么样?”

   “我自己取样,我自己化验。”

   李子安“……”

   跟女人讲道理,有时候真的是自寻烦恼。

   “我跟她们的情况不一样,我自幼习武,我身体素质好,我有预感,我一定能抓到青蛙。”

   “我说的是真的,你冷静……唔!”

   就你逼话多。

   这个时候你解释个锤子。

   这个事,白纸黑字是个原因。

   山高皇帝远似乎也是一个原因。

   情感好像也是一个原因。

   那孽畜肯定也是一个原因。

   这许多的原因加起来就成了事,不管半推半就也好,还是象征性的挣扎也好,总之是成了。

   一股夜风从落地窗外吹进来,掉在地上的刺绣玫瑰轻轻的颤了颤,却没有被风刮起来。

   倒是有一张纸被夜风卷了起来,飘飘的飞向了窗外。

   那张纸上有大%师和杜女侠的签名。

   它在空中飘啊飘啊,乘着风飞过后院,飞进了一片树林里。

   树林里有一条小溪,流水潺潺。

   皓月当空,皎洁的月光洒落在林间,夜露深重,草尖挂着露珠,颗颗晶莹剔透。小溪里的水波被渲染成了银色,映着点点繁星,美不胜收。

   那张纸坠落在了小溪中,瞬间就被打湿了。

   那张纸随着溪流往下漂,在树林的深处停留了下来。

   这里地势低洼,小小的溪流在这里汇聚成了一个小水潭,它就在这小水潭的回旋窝里慢慢的旋转,一圈又一圈。

   泉水叮咚。

   那张纸旋转着,旋转着,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

   最终,那张纸在回旋涡里分崩离析,在力与水流的作用下回归到了类似纸浆的状态,消失在了回旋窝里。

   突然,一条肥大的鲤鱼从小水潭里蹦跳了起来,它破坏了水流的结构,小水潭里的回旋涡变小了,差那么一点儿就消失了。

   那肥肥的鲤鱼跳出水潭,掉进了小水潭上面的小溪里,然后往上游。

   鱼跃龙门。

   这是个好兆头。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