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32章农夫遇蛇当自断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569 2020-11-17 17:24

  潘人龙说道:“大*师,卜卦就不必了,我和我的父亲都是基*督*教的信徒,我们相信上帝会庇佑我们,如果我们有罪,我们就需要赎罪,赎罪的路上没有捷径可走,更不能绕开,所以我们不需要卜卦,大*师你就治病就好了。”

  李子安看着潘人龙,听他说的话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他总感觉这个人不对劲。别人找他排忧解难,最看重的就是他的卜卦,要断个吉凶祸福。这人车旅费就给一百万,就看个病,杜枝山都没这么豪,这事奇怪啊。

  潘国青说道:“人龙说得对,大*师你就给我治病吧,我不问因果,我们都有罪,我们需要赎罪才能回到我主的怀抱。”

  李子安略微琢磨了几秒钟,然后说道:“好吧,浴室在哪里,我给潘老先生配制药汤泡个澡。”

  潘人龙讶然道:“我爸现在这种情况能泡澡吗?”

  李子安说道:“我用的是秘制的拔毒膏,潘老先生邪毒入体,药汤能拔除他体内的毒素。”

  “好的,浴室在这里。”潘人龙快步走到屋子的一面侧墙下,拉开了一道门。

  李子安其实知道浴室就在那里,他只是故意这么一问,他将工具箱拿了起来,又对沐春桃说道:“春桃,你跟我来。”

  沐春桃点了一下头,跟着李子安进了浴室。

  李子安伸手将浴室的门关上了。

  门是合金门框,雾化玻璃,隔着门看不见外面,外面的人也看不见里面。

  李子安凑到了沐春桃的耳边,用很小的声音说了一句:“路费都给一百万,来了却不卜卦问吉凶祸福,这两人有点奇怪。”

  说话的时候,他拧开了浴缸上的放热水的水龙头。

  沐春桃也凑到了李子安的耳朵边上,压低声音说了一句:“我也觉得奇怪,我度娘了一下潘国青,长得有点不一样啊。”

  “呃?”李子安心中惊讶,他倒没想到这一层。

  沐春桃跟着把手机掏了出来,唤醒屏幕递到了李子安的面前。

  李子安看着屏幕上的内容,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潘国青,美国华侨,青龙集团董事长,那是一家外资公司,经营的范围也很广,进出口贸易、软件、投资等等。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度娘给出的潘国青的照片跟躺在床上的老人虽然很相似,但仔细去看的话还是有点区别,不是一个人。

  沐春桃在李子安耳边说道:“不过我也吃不准,或许是因为生病了的原因吧,也或许是度娘给的照片是几年前的,有变化。”

  李子安说道:“不,你的直觉是对的,床上的那个老头不是潘国青。”

  “不是潘国青的话为什么说是潘国青?”沐春桃一脸的困惑。

  李子安说道:“我也不知道,总之这事蹊跷,我得卜一卦,你帮我挡着人。”

  沐春桃点了一下头,看李子安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这是标准的望夫眼,她最喜欢看李子安卜卦了。

  李子安右掌作纸,左手食指作笔,闭上眼睛在右手掌心之中随意画画。

  精神专注。

  大惰随身炉苏醒,青烟袅袅。

  一分钟的时间到了,李子安的左手食指停止画画。

  卦象浮现出来,那是一个坑,坑底还有尖刺。

  卦辞显现:毒蛇伏草伺机动,猎坑有刺多凶险,饵上有毒鱼莫近,农夫遇蛇需自断。

  这是一个陷阱!

  卦辞的前三句一句比一句凶险,最后一句里的农夫遇蛇是个寓言故事,那个故事里农夫在冬天里遇见了一条冻僵的蛇,他怜悯蛇于是把蛇放进了自己的怀里温暖蛇,蛇获救了,却咬了农夫。那是一条毒蛇,农夫死了,他为他的善良付出了代价。

  如果单单看这个故事,那肯定是不能救的。

  可是卦辞之中却又有一句“需自断”,这就有点费思量了。

  “咳咳……”沐春桃忽然咳嗽了两声。

  李子安心中一紧,突然伸手摁住了一只兔子。

  沐春桃顿时愣住了,目瞪口呆的样子,好几秒钟后才说道:“你……干什么?”

  李子安什么都没说,眉头紧蹙。

  这完全不是抓兔子应该有的表情啊。

  沐春桃感觉到了那只手掌的热度,热量一丝丝的钻进她的身体里,她的脸也红了,下意识的往后退,也嗔了李子安一眼:“你也太……这里是别人的家里啊,咳咳……”

  “别动。”李子安的手臂打直了,仍然保持着姿势。

  沐春桃还真就不动了,压低了声音,紧张兮兮地道:“你、你干什么呀?”

  李子安将手缩了回去,飞快的打开工具箱,取出一把小刀,割开自己的手掌,猩红的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子安,你……”沐春桃惊呆了,忘了控制说话的声音。

  李子安竖指在唇:“嘘。”

  这时门外传来了潘人龙的声音:“大*师,好了吗?”

  李子安一把将沐春桃拉进了他的怀中,同时回了一句:“还要等一下,不着急。”

  沐春桃想从李子安的怀里挣脱出来看他的手,可是李子安的另一只手将她抱得紧紧的,然后还把那只流血的手伸到了她的嘴边,她的心中既紧张又害怕,完全理解不了李子安的行为。

  李子安凑到沐春桃的耳边低声说道:“外面那两人想害我们,那个病人是个毒饵,你已经开始咳嗽了,恐怕已经被感染了,我的血应该能解毒,你快喝。”

  “不是,这……”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沐春桃都懵了。

  李子安也顾不了那许多了,直接用血掌捂住了她的嘴,往她的嘴里灌血,一边在她耳边说道:“我刚卜了一卦,大凶之卦,相信我,多喝点。”

  他这么一说,沐春桃才反应过来,也不抗拒了,一口一口的喝李子安的血,还用上了舌头。

  觉得差不多了李子安才松开手,刚才那一刀割得很深,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流血了。

  沐春桃抓着那只给她喂过血的手,好心疼:“我拿纱布给你包扎一下。”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不用,很快就会好,先应付外面那两个人。”

  沐春桃点了一下头,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跟着又说了一句:“你说我中了毒,那么你肯定也中了毒,你给我喂血解毒,你怎么办?”

  李子安凑到她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我的血能解毒,我还会中毒吗?”

  “呃……”沐春桃想笑,却笑不出来,心里还是很紧张,她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浴缸里的水放满了。

  李子安却没有关水,他又说了一句:“春桃,不要害怕,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嗯。”沐春桃轻轻应了一声。

  “等一下出去的时候,你假装咳嗽,我也会咳嗽,治疗之后别客气,多要钱。”

  沐春桃讶然道:“明知道那两个人在害我们,为什么还要治好那个冒牌货?”

  李子安说道:“卦辞里一句农夫遇蛇当自断,这是要我自己做决定,我已经动了手术,如果我不治好他,人死了,没准我会惹上麻烦,我的口碑也会完蛋。另外,躺在床上的不过是一个傀儡,他以身作饵也是被逼的,他的死活一点都不重要。他要是死了,我们麻烦,他要是活着,以后还可能成为一个突破口,所以我得救他。”

  农夫遇蛇当自断,这就是他的自断。

  “我明白了。”沐春桃故意面向玻璃门,当即大声咳嗽了两下,“咳咳!”

  李子安伸手关了水龙头,然后从工具箱中取出了一块拔毒膏,然后放进了浴缸之中。

  拔毒膏遇水融化,一缸浴水顿时变成一缸“牛奶”。

  这之后李子安又伸手擦了擦沐春桃嘴角的血迹。

  沐春桃对着他笑,她看见了他眼睛里的近乎宠溺般的疼爱。

  擦干净了沐春桃嘴边的血迹,李子安才伸手打开浴水的门走出去。

  “大*师好了吗?”潘人龙往浴室里看了一眼,有些好奇的样子。

  李子安说道:“我的药要好几个步骤才能完成,所以才这么久,现在好了,我把你爸放浴缸里用药汤泡一泡就好了。”

  “原来是这样。”潘人龙移目看着李子安,那眼神带着点穿透的力量。

  李子安说道:“现在麻烦潘先生把你爸的衣服……咳咳!”

  潘人龙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兴奋的神光,不过转瞬即逝,给人的感觉他只是在聆听大*师的吩咐,没有别的心理活动。

  李子安捂了一下嘴:“昨天晚上空调开大了,有点着凉,希望潘先生不要介意。”

  “大*师不必客气,你说。”潘人龙说。

  李子安接着说道:“你把潘老先生的衣服脱了,然后放进浴缸里。”

  “行,我马上办。”潘人龙走到床边去脱冒牌潘国青的衣服。

  “我回避一下。”沐春桃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故意咳嗽了一声。

  正在给冒牌潘国青脱裤子的潘人龙又移目看了沐春桃一眼。

  “她也着凉了。”李子安说。

  潘人龙用异样的眼神看了李子安一眼,那眼神似乎是在说,人家不会是跟你一起睡的吧,空调也开大了。

  李子安故作尴尬的样子:“嗯嗯,咳咳。”

  潘人龙这才收回视线。

  “快把你爸放进浴缸里吧,水温要是凉了,会影响治疗的效果。”李子安说。

  潘人龙应了一声,抱起冒牌潘国青进了浴室,然后将之放进了浴缸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