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07章哥们你调皮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920 2020-11-17 17:24

   神僧交代的事都办妥了。

  阿山雅度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办妥了神僧交代的事也就等于完成了赎罪。他现在最希望看见的就是神僧的那张脸,可他的面前却只有他家黄脸婆的脸庞。

  “大哥,神僧怎么还不来,他不是说只要你完成了赎罪,他就会为你解毒吗?”爱园雅度很着急,就这点时间,她已经看了好几次门口了。

  “神僧是灯神转世,我们的女儿是他的灯,他不会骗我的。”阿山雅度说,他心里一直在强调这一点,给自己打气,可是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他的心里却没底,等的时间越长,他的心里越慌。

  叮铃铃,叮铃铃……

  办公桌上的电话机忽然想起了来电铃/声。

  阿山雅度慌忙拿起了电机机:“喂?”

  电话机里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阿山雅度施主,你完成你的赎罪了吗?”

  阿山雅度激动地道:“完成了,安能公司的人过来撤消了针对华投/公司的指控,之前被陷害的华投/公司的职员也都释放了,我还特意派人送去了华国使馆。”

  “很好,你总算是纠正了自己的错误。”神僧的声音。

  阿山雅度很着急:“神僧,我已经把你让我做的事都做完了,你什么时候……”

  神僧的声音:“有一个人会给你送过来,你拿到解药之后立刻服用。”

  “是是是。”阿山雅度连连点头。

  “好自为之吧,我能救你一次,但不代表我会救你第二次。”神僧的声音。

  电话挂断了。

  阿山雅度着急地道:“快去大门口看看有没有什么人送东西过来。”

  爱园雅度跟着往门口走去,却没等她走到门口,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她慌忙上前打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手里提着一只塑料箱子。

  爱园雅度微微愣了一下,试探地道:“你是……”

  那人说道:“有人让我把这只箱子送给尊敬的阿山雅度大法官,请问……”

  阿山雅度跟着说道:“我就是!”

  爱园雅度将那只塑料箱子拿了过去,还给了那人一点小费,打发走送东西的人,她将办公室的门关上,拿着那只塑料箱走到了办公桌前将之拆开。

  塑料箱里面有一层泡沫,放着保鲜的干冰,干冰里面放着一只玻璃管子,医院里采血用的那种,里面装了大半管鲜血。

  阿山雅度迫不及待的将那管鲜血拿了起来,拔掉瓶塞,一仰脖子全倒进了嘴里。

  叮铃铃,叮铃铃……

  办公桌上的电话机又响起了来电铃/声。

  阿山雅度抿了一下嘴唇,放下喝空的玻璃管子,然后拿起了电话机:“喂,我已经”没等他把话说完,电话机里就传出了克鲁多的声音:“阿山雅度先生,我要继续起/诉华投/公司,之前的撤消不算!”

  阿山雅度的情绪一下子就起来了:“你当这里是菜市场吗,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卖什么就卖什么?我告诉你,我不干了!”

  “你别忘了……”

  阿山雅度没等克鲁多将话说完就将电话机狠狠的砸在了办公桌上。

  冻库里,克鲁多还保持着打电话的姿势,愣了半响都没动一下。

  敢摔他电话?

  他其实刚刚醒来,第一件事不是吃那秃驴给他的药,而是给阿山雅度打电话。那秃驴跑了,带着他的钱跑了,怎么也得从华投/公司的身上捞回来才行。却没想到,一向言听计从的阿山雅度居然摔他电话,还说不干了。

  这是什么情况?

  “克鲁多先生,我们的人已经在搜寻那个秃驴了,你放心吧,我们一定能抓住他。”库伯说了一句安慰的话。

  “你给我闭嘴!”克鲁多的情绪失控了。

  库伯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阴狠的神光,但面上却不动声色,忍了下去。

  克鲁多抓起了放在桌上的一把小刀,割开了手掌,然后将鲜血滴到塑料袋里的黑色药丸子上。

  钱虽然被拐走了,但至少拿到了解药。

  “等我解了毒,我一定要将那个家伙找出来,我要杀了他!不,我要将他剁成碎肉,一块块的拿去喂狗!”克鲁多的表情狰狞,“你们这群废物,我要你们有什么用?我要雇请真正的杀手,你们都给我滚蛋!”

  库伯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但什么都没说。

  克鲁多抓起了淋上鲜血的药丸,一把全塞进了嘴里,然后吞了下去。

  奇痒钻心的痛苦感受并没有消失。

  克鲁多顿时僵住了,脸上的表情也复杂了到了极点。

  库伯试探地道:“克鲁多先生,解药有问题吗?”

  克鲁多突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两只眼睛怒睁着。

  库伯走了过去,看了看,然后蹲了下去,伸手在克鲁多的鼻孔前探了一下,然后他的手颤了一下。

  克鲁多已经没气了。

  十几个枪/手凑了过来,有人问道:“库伯先生,克鲁多先生怎么了?”

  库伯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克鲁多先生已经下地狱了,我现在是安能公司的总裁。”

  十几个枪/手面面相觑,刚刚克鲁多还在气急败坏的骂人,怎么转眼就死了?

  库伯说道:“把克鲁多先生抬去做香肠的车间吧,他生前喜欢吃香肠,死后肯定也喜欢变成香肠。”

  克鲁多被拖走了。

  他虽然是死了,可在死之前的那一刹那间弄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那秃驴给他的解药有毒。

  至少是明明白白的死了。

  夜幕降下,丰田越野车在一座山脚下停了下来。

  开了大半天的车,车需要休息一下,人也需要休息一下,吃点东西,放掉体内的废水什么的。

  路边是一片树林,范才伟和孟刚下车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放水。

  李子安也走了过去,他也有点急。

  莎尔娜不好意思跟着去,站在车子旁边等着。

  三个男人排成一排,各自放水。

  范才伟和孟刚的也就一米多远而已,流量也一般。唯有最后过来强行插队的大/师一枝独秀,水箭飞出了七八米的距离,撞在了一棵树的树干上还溅起了一团水花,打得那树干哔哔叭叭的响。

  范才伟和孟刚的视线不约而同的聚集到了大/师的身上,脸上都是一副奇怪的表情,那表情里蕴含着震惊、困惑、羡慕、嫉妒、崇拜,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感受,就如同是喷泉一般喷涌了出来。

  李子安尴尬地道:“你们看什么?”

  孟刚慌忙移开了视线。

  范才伟说了一句:“老板,我刚刚想起一件事。”

  “什么事?”放水的时候谈事,李子安的感觉怪怪的。

  范才伟说道:“我们给的虽然是假解药,但是那个克鲁多还活着,他会不会再去起/诉华投/公司?”

  “呵呵,克鲁多现在估计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吧,我给他的药丸子里加了剧毒的膏药,他吃一颗就会死,但我估计他会把十几颗都吃下去。”李子安说。

  范才伟冲李子安竖起了大拇指:“老板厉害。”

  李子安淡然一笑。

  他其实早就看出来了,那个库伯对克鲁多心存不满,有取而代之的心思。一个国际诈骗公司,能在一起干这种无本买卖的,能是什么好人?他毒死克鲁多,等于是给了库伯一个机会。克鲁多死后,库伯要做的事情不是针对华投/公司,而是巩固他自己在安能公司的地位。

  再说了,克鲁多就是他的前车之鉴,他真要打什么歪主意的话,恐怕得摸摸自己的脑门发热不发热。

  孟刚拉上拉链撤了,随后范才伟也撤了,李子安却还在对着那棵树浇水。

  孟刚和范才伟回头看了一眼,各自一声叹息。

  这辈子恐怕都没法拥有大/师那样的硬件,也就只能看看,羡慕一下了。

  李子安放完水回来,还没走上露面,莎尔娜就迎面走了过来。

  “李,你帮我看着人,我也方便一下。”莎尔娜说。

  李子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站在路边的孟刚和范才伟,那两货跟着就移开了视线,一副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他的心里很尴尬,但还是点了一下头,站在原地等莎尔娜过去。

  莎尔娜走了过去,又说了一句:“你跟我来呀,万一遇见了蛇什么的,你也好帮我赶一下。”

  李子安:“……”

  这哥们事真多。

  李子安还是跟着去了,这树林里没准真有什么蛇,万一咬她一口,她再让他给她把毒吸出来,那就傻/逼了。

  那种事情经常出现在一些不三不四的里,现实生活里肯定没那么巧,但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几率也要防范。

  莎尔娜走到了一棵树后。

  李子安就站在树这边。

  嘘嘘……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他怎么老是遇上这样的事情?

  这都是命。

  “哎呀,蛇!”莎尔娜忽然惊呼了一声。

  李子安拔腿就冲了过去。

  “哈哈,骗你的。”

  李子安:“……”

  他顺手折下一根树枝,挥手就抽了过去。

  哥们你调皮?

  打你个调皮!

  路边,范才伟回头看向那片树林,他想看些精彩的,可是只有树木和荒草。

  孟刚伸手抓住了范才伟的脖子,将他的脑袋纠正了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