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43章贱/人的下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69 2020-11-17 17:24

   该来的始终要来,一如花呗的账单。

  杜枝山看了一眼跟着杜林林进来的那个中年男子,讶然道:“魏医生,你……怎么来了?”

  被称作魏医生的中年男子说道:“杜老,真是抱歉,报告其实早就出来了,只是这段时间工作太忙,我给忘记了。今天突然想起,所以就赶着给你送过来了。”

  杜枝山看了杜林林一眼。

  杜林林没有避开杜枝山的视线,她直视着杜枝山的眼睛,这事她心怀坦荡,一点都不心虚。

  李子安松开了杜武的手。

  家里来了客人,杜武也控制住了他的情绪,他从地上站了起来,却不敢看李子安的眼睛。

  沈宝慧似乎嗅出了什么气味,莫名有点紧张了,试探地道:“老爷,什么报告?”

  杜枝山没有回答,甚至没有看她一眼,只是对那个魏医生说道:“魏医生,什么结果?”

  魏医生摇了一下头。

  杜枝山的腿颤了一下,差点倒地。

  他是何等聪明的人,其实早在这个魏医生摇头之前,仅仅是这个魏医生是杜林林带进来的,他就隐约猜出了结果。

  “老爷,什么报告,你说啊?”沈宝慧沉不住气了,也更紧张了。

  杜枝山说道:“把报告给我看看。”

  魏医生打开了他带来的公事包,从里面出去了一只文件袋,然后递向了杜枝山。

  却不等杜枝山伸手拿到那只文件袋,沈宝慧突然扑了上来,从魏医生的手里抢走了那只文件袋。

  杜枝山一直压抑着的怒火突然爆发,他怒吼道:“拿给我!”

  沈宝慧打了一个哆嗦,她被杜枝山的样子吓到了,可她却将文件袋抓得更紧了。

  “给我!”杜枝山举起了手,就要打~人了。

  沈宝慧哭了:“杜武,你、你快劝劝你爸,他、他被人骗了。”

  杜武愣了一下:“谁骗我爸?”

  沈宝慧哭道:“还能有谁,就是你姐和那姓李的奸夫!他们串通好了偏你爸,说你不是你爸的儿子,想要谋夺杜家的产业!”

  她的话音刚落,杜枝山的巴掌猛地抽了过去,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粉底飞扬。

  沈宝慧的脸上顿时多了五根指印。

  她被这一巴掌抽懵了,嘴角流血也不知道擦一下。

  杜武也被吓到了:“爸,你……你这是干什么?”

  杜枝山没有理他,一把从沈宝慧的手里抢走了那只文件袋。

  却不等他打开,沈宝慧突然发飙,又一把从他的手里抢过了那只文件袋,然后双手发力,几把就将那只文件袋连带里面的报告撕成了粉碎。

  杜枝山心头火起,又一巴掌抽了过去。

  杜武抢步上前抓住了杜枝山的手腕:“爸,你这是干什么啊?”

  杜枝山甩开杜武的手,怒道:“别叫我爸!”

  他虽然没有看见那份报告,可他心里已经确定杜武不是他的儿子了。

  如果杜武是他的儿子,沈宝慧大可以堂堂正正的让他看报告,就算魏医生被杜林林和李子安收买,她也可以让杜武和他再去做一个亲子鉴定,证明她的清白。可就她现在的反应,他连这一步都不需要去做了。

  杜武傻眼了,愣愣的看着杜枝山。

  杜枝山移目看着魏医生,语气冰冷:“魏医生,这事非同小可,我要一个确定的答案,是不是?”

  魏医生说道:“根据检测,你不是孩子生理学上的父亲。”

  杜枝山眼前一黑,往地上栽倒下去。

  “爸!”杜林林一声惊呼,抢步上去要扶住杜枝山。

  杜武就站在杜武的身边,不等杜林林赶到,他伸手扶住了杜枝山,同时凶巴巴地道:“我当你是姐姐,你究竟在搞什么?你非要这个家四分五裂,你才高兴吗?”

  杜林林还是伸手抓住了杜枝山的胳膊。

  “拿开你的手!”杜武情绪失控,一掌推向了杜林林。

  一道人影突然一晃,杜武的手还没有推到杜林林的身上,他整个人就飞了起来,飞出两三米远才砸落地上。

  出手的是李子安。

  李子安冷声说道:“我刚才就跟你说过了,你打我一拳,我们师徒就算恩断义绝了,你要是再出手,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其实,杜武要是再对他出手,他还是能忍一下的,刚才杜武打他第二拳的时候,他也只是抓住了杜武的手腕,没出手打。可是,杜武对他的媳妇出手,他就动了真怒了。

  他是天生的老婆奴、女儿奴,老婆和孩子就是他的命!

  谁动他老婆孩子就等于是要他的命!

  “武儿!”沈宝慧一声悲呼,扑向了杜武。

  杜武撑了起来,一张嘴就喷出一口血来。

  “报警!报警!打~死~人了!”沈宝慧尖叫道。

  钟福和初八也来到了客厅里,可是没人报警。这下面吵了这么久,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是知道的。钟福是杜家的忠仆,初八是杜枝山养大的弃婴,怎么可能听一个给杜枝山戴绿帽子的女人的话?

  “爸!爸你醒醒啊!”杜林林着急了,“老公,你快来看看!”

  李子安跟着来到了杜枝山的身边,伸手掐住了杜枝山的人中穴,并往杜枝山的身体之中注入真气,护住杜枝山的心脉。

  那个魏医生也来了,伸手抓住了杜枝山的手腕,为杜枝山把脉。

  他刚刚抓住杜枝山的手腕的时候,杜枝山的脉象紊乱,可一眨眼就正常了,还特别稳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就在那个时候杜枝山睁开了眼睛。

  “爸,你没事吧?”杜林林关切地道,浩眸里泪花闪闪。

  杜枝山阴沉着一张脸不说话,他醒倒是醒了,可是心里的伤却不是谁能治好的。

  李子安松开了手。

  这种事情,他只做他应该做的。

  杜武也爬了起来,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脸上的神色有点吓人:“爸,你背着我去做亲子鉴定,是不是?”

  他总算是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有点后知后觉,但人不傻。

  杜枝山看着杜武,眼神复杂。

  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他将之视为杜家的接班人,传宗接代的“香火”,这个时候却变得陌生了,不认识了。更让他气得吐血的是,他居然不知道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

  “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这个姓李的搞大了我姐的肚子,他想赶我走,这样一来他的儿子就成了杜家的继承人!”杜武抬手指着李子安,恨恨地道:“我真是瞎了眼拜你为师,你是一个卑鄙小人!”

  李子安淡淡地道:“杜家这点家产我还看不上,你觉得我是利用林林谋夺豪门家产,但我要告诉你,我就是豪门!倒是你让我看清楚了你,你说你是杜叔叔的儿子,你敢再做一次亲子鉴定吗?魏医生就在这里,他可以现场取样。”

  杜武怒道:“做就做!”

  沈宝慧忽然嚎啕大哭了起来:“老爷啊,我十月怀胎为你生下儿子,我容易吗我?你这样不相信我,我、我死给你看!”

  说完,她往客厅的一根柱子冲了上去。

  杜武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沈宝慧:“妈!你这是干什么啊?再做一次就行了,我再做一次,他们的阴谋就不攻自破了!”

  沈宝慧忽然挥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杜武的脸上:“做什么啊做,这样侮辱人格的事你也答应?妈是清白的,你也是你爸的儿子,你去把那个姓李的赶走!还有杜林林,这个家里有她没我!”

  这边几个人都冷眼看着她。

  沈宝慧忽然又干嚎了一声:“我不活了啊,我用死来证明我的清白!”

  她往柱头挣扎。

  杜武死死的抱着她,然后他也哭了:“你们走啊!你们非要逼死我妈吗?你们走啊,走啊!”

  杜林林正要说句什么,李子安抓住了她的手,她看了李子安一眼,跟着又把嘴巴闭上了。

  她想起了李子安来时跟她说的话。

  这样的事情,最终还是得她爸杜枝山来解决。

  杜枝山总算是缓过气来了,他冷声说道:“沈宝慧,你别演戏了,我要听你说一句实话,杜武是不是我的儿子。”

  沈宝慧连一秒钟考虑的时间都没有,大声说道:“是!杜武就是你的儿子!”

  杜枝山说道:“你先听我把说完。”

  沈宝慧微微愣了一下。

  杜枝山接着说道:“这段时间你也从杜家捞了不少钱,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是看在杜武是我儿子的份上,又想着你在外面一个人住了那么久也不容易,就当作是补偿你,所以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今天,我要一句实话,如果你确定杜武是我的儿子,我就让魏医生现场取样再做一次鉴定,如果不是,我就让我的律师起~诉你,你从杜家拿走的钱你要一分不少的退回来,还要承担法律责任!”

  沈宝慧一下子就懵了:“我……我……”

  杜枝山的眼眶里泛起了泪花,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那我再给你一个选择,如果你现在跟我说实话,我不追究你任何责任,那些钱你也可以留着。”

  “我……我……”沈宝慧还是我不出来。

  其实,就她这样的反应,她肚子里藏着什么秘密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两颗老泪从杜枝山的眼角滚落了下来。

  答案一再被确定,他心里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