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33章可疑的身份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65 2020-11-17 17:24

  冒牌潘国青进入浴缸后没多久,浴缸里的水面上就浮起了一丝丝黑色的东西,看上去就像是浮在牛奶里的蚂蟥。

  “大%师,这些黑色的东西是什么?”潘人龙好奇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淡淡地道:“这些是潘老先体内的毒素,等一下还会更多。”

  “泡一下澡就能治好吗?”

  “应该差不多吧,但后期潘来先生还是要卧床静养一段时间。”李子安说。

  潘人龙肃然起敬的样子:“大%师果然名不虚传,大%师的手段真是神奇。”

  李子安谦虚了一句:“过奖了,过……咳咳!”

  潘人龙说道:“大%师,要不要我去给你拿点感冒药?”

  李子安笑了笑:“小小感冒,我不吃药也能好,更何况真要吃什么药的话,我自己有。”

  潘人龙歉然道:“大%师说的对,大%师能将我爸从鬼门关拉回来,医术超神,你这样的高人怎么需要感冒药。”

  “咳咳……”李子安又咳嗽了两声,这一次他捂住了嘴巴。

  潘人龙移目看着躺在浴缸中憋气的潘国青,不经意间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约莫半个小时后,浴缸里的水温凉了,李子安说道:“潘老先生,可以了,你起来吧。”

  冒牌潘国青双手撑着浴缸,慢慢的爬了起来。他快要爬起来的时候潘人龙才伸手去扶他,李子安看在眼里,却没有任何反应。

  “潘先生,麻烦你给潘老先生冲洗一下,完了回床上躺着,我再给潘老先生诊断一下。”李子安说,然后离开了浴室。

  潘人龙也没有关浴室的门,用莲蓬头给冒牌潘国青冲洗了一下身体,然后搀扶着冒牌潘国青回到房间里上了床。

  李子安走到床边,伸手压在了冒牌潘国青的胸膛上,真气透掌而出,兜一圈之后又回到他的身体之中,最后又回归大惰随身炉。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

  李子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从真气反馈的信息来看,拔毒膏只是祛除了大部分毒素,但冒牌潘国青的肺里还有相当数量的毒素,非常顽固。

  他心里暗暗揣摩,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心中暗暗地道:“这冒牌潘国青肺里的恐怕不是普通的毒素,而是繁殖力和传染力极强的病毒。”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移目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沐春桃,他的心里有些紧张和害怕了,他虽然给她喂了炉身血,但这病毒这么强悍,万一炉身血解不了毒怎么办?

  “大%师,我爸怎么样?”潘人龙问了一句。

  李子安收回了手,淡淡的说了一句:“潘老先生的病已经没有问题了,今天就这样吧,如果潘老先生明天状态更好,你就不用再来找我,如果他的情况不稳定,或者更糟糕,你打电话给我。”

  冒牌潘国青说了一句:“多谢大%师,等我好了,我约你喝茶。”

  “没问题,潘老先生你休息吧,我先告辞了。”李子安提着工具箱往门口走去。

  潘人龙并没有立刻跟出来,而是看着躺在床上的冒牌潘国青。

  沐春桃咳嗽了一声:“嗯咳!”

  特大声。

  潘人龙看了沐春桃一眼,似乎想起了什么,这才跟出来:“那个,不好意思,我是太担心我爸了,忘记了费用的事,大%师你看给多少钱合适?”

  这一次李子安也不问卫生间在哪了,他说了一句:“我不喜欢谈钱,通常都是我的助理处理钱的事。”

  沐春桃说道:“潘先生,你就意思意思好了,给个四季发财,就四百万吧。”

  潘人龙的瞳孔顿时有了一个很明显的扩大的反应。

  四季发财就四百万,你要是说个十面埋伏,那还不要一千万?

  “那个,杜会长那次不是给了两百万吗?”潘人龙说。

  李子安瞅着潘人龙,眼神渐冷。

  这是一条想咬死自己的毒蛇,而且精心设计了陷阱,真的是其心可诛,可是对方毫无破绽可寻。从就事论事的角度,他几刀捅死这个潘人龙都不过分,他的心里也有这样的冲动。可是他必须压制,必须冷静。

  首先,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恨,他跟这个潘人龙这才是第一次见面,以前都不认识,对方却要害死他,为什么?所以,这个潘人龙的背后很有可能还有别人,或者组织,潘人龙不过是一个站出来执行的人。

  其次,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他要是在这里杀了潘人龙或者冒牌潘国青,那等于是识破了对方的陷阱之后,又主动把脑袋放进了对方设置的铡刀下让对方砍头。不用对方动手,法官就能要他的命。

  沐春桃说道:“沐会长跟大%师以叔侄相称,那是什么关系,潘先生我说四百万那是很优惠的价格了,你这种身份的人应该不缺那点相金吧,如果传出去有损体面哟。”

  潘人龙哂笑了一下声:“倒是我欠考虑了,大%师给我账号吧,我给你打钱。”

  李子安藏起了眼神中的凶光,嘴角浮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温文尔雅的样子。

  然后,他捂着嘴咳嗽了一声。

  就一个意思。

  你看,我特么都中毒了,你还不给钱?

  潘人龙拿到账号,当即用手机上的银行APP转了钱。

  李子安的手机很快就响起了短信铃%声,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四百万到账,对方的账号是青龙集团的对公账号。

  “潘先生,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李子安说。

  “我送送两位。”潘人龙说。

  李子安说道:“不用了,你回去陪陪潘老先生吧。”

  “那我就不送了,两位慢走。”潘人龙客气了一句。

  李子安和沐春桃下了楼,那个印度人站在客厅里对着两人微微鞠躬,李子安向他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带着沐春桃离开了123号。

  大街上人来人往,各人有个人的命运,有些交集,有些不交集,可都发生在同一片天空下。

  印度人关上了门。

  李子安回头看了一眼,停下了脚步:“春桃,你感觉怎么样?”

  沐春桃说道:“之前还感觉喉咙痒,肺里也有点堵,你给我喂了血之后,我感觉好多了。”

  “那你再忍忍。”

  沐春桃讶然道:“忍什么?”

  李子安却没有解释,他打开工具箱,从里面取出了一根檀香,然后用打火机点燃,对着升腾起来的青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轰!大惰随身炉一震,随之而来的便是焚香状态。

  “你在干什么?”沐春桃好奇的看着李子安。

  她是用正常的声音在跟李子安说话,可是她的声音对于焚香状态下的李子安来说,那就像是拿着一只扩音器贴着李子安的耳朵在说话。

  各种声音潮水一般涌进了李子安的耳朵,哪怕是身边路人慢吞吞走过的声音,对于李子安来说也像是有人在身边擂鼓一样。

  李子安捂住了半边耳朵,将另一只耳朵对着123号的方向,并刻意像墙体靠拢。

  专注精神。

  意念有所指,听力有所致。

  身边乱七八糟的环境音被意识忽略掉了,剩下的便是细微的声音,然后他再从细微的声音里筛选出了他想要听见的声音。

  “少爷,你快给我打一针吧,我现在好害怕。”这是那个冒牌潘国青的声音。

  “你着什么急,我要看看他的治疗究竟能不能消灭夜蝠病毒。”这是潘人龙的声音。

  “少爷,我可是你和老爷的忠仆啊,我要是死了,谁还替老爷和你做事?”

  “你放心,我有解药,你不会死的,之前你的表现就很优秀,现在再坚持两个小时。”潘人龙的声音。

  “为什么还要坚持两个小时?”

  “如果你的情况开始恶化,这就说明他的治疗根本就不管用,那么他和那个女人就死定了。”潘人龙的声音冷冰冰的。

  “万一……”

  “你别忘了,你的命是我潘家的,我说的话就等于是我父亲说的话,你是要质疑我的决定吗?”潘人龙的声音里带着震慑和怒意。

  “小的不敢,我……我再熬两个小时。”

  “你老老实实在床上躺着,我还得去一趟领事馆,然后再回来给你打%针。”

  李子安又听到了脚步声和关门的声音,听到下楼的脚步声时李子安将手中的檀香掐灭了,拉着沐春桃就走。

  “我们现在去哪?”沐春桃问。

  “我们去找一家酒店,然后开个房间。”李子安说。

  “啊?”沐春桃的脸刷一下红了,“真有这么急吗?”

  李子安说道:“比你想象中的还急。”

  沐春桃笑着说道:“看来我早晨真不该招惹你,看把你急得,前面有卖水果的,我去给你买几个桃子,你要吃几个呀?”

  李子安哪有心思跟她撩骚,没到她说的那个买水果的地方便发现了一家雅诗酒店,他拉着她就走了进去。

  “我还没买桃子呢。”沐春桃说。

  “先办事,然后再出来买。”李子安说。

  沐春桃心软了:“好吧,看你这么着急,一定很难受,今天我就不给你洗桃子吃了。”

  李子安去前台开了房,拿了门卡之后带着沐春桃进了电梯,电梯上行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刚才你不是问我点香干什么吗?”

  “对呀,你都没告诉我,你点香干什么?”沐春桃心里本来一直都很好奇这事,结果大%师突然掐灭了檀香,拉着她就来开房来了,她都把这事给忘记了。

  “到了房间我告诉你。”李子安说。

  沐春桃嘟起了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