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88章丈2长坑宽六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515 2020-11-17 17:24

   第一次见面,管家钟福给李子安的印象中规中矩,杜林林给李子安的印象却过于严肃,她似乎不爱笑,脸上也没什么表情,给人一种喜行不露于色的感觉。

  入座,李子安开门见山地道:“不知道杜小姐是从哪里听说到排忧工作室的?”

  杜林林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在海镜岛有一个朋友,他跟一个叫文生的赌场老板熟识,他是从那个叫文生的人那里听说的。他说你很厉害,是个真正的大%师,所以我就冒昧的请你过来帮个忙。”

  “不知道杜小姐想请我什么样的忙?”李子安问。

  杜林林却只是看着李子安,没有言语。

  钟福亲自去为她泡了一杯茶来,然后又退到了旁边。

  杜林林却还是不说是帮什么忙,也不喝茶,只是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没有避开她的视线,也从她的眼神之中看出了她的心思,这是要试试他这个大%师的本事。

  李子安从放在身边的实木工具箱中取出了一个A4纸大小的素描本子,还有一支中性笔,放在一起从茶几上伸过来,放在了杜林林身前的茶几上。

  杜林林讶然道:“这是什么意思?”

  李子安说道:“既然杜小姐不肯直说,我就从卦象来解吧,请杜小姐拿上那支笔,闭着眼睛,在本子上随意画画,我让你停你就停。”

  “我还从没见过这样卜卦的,李先生你确定能从卦象中解出我请你来的目的吗?”杜林林明显不相信。

  李子安笑而不语。

  其实,无需去看杜林林的眼神,仅从“李先生”这个称呼上就能看出,她不怎么相信他。

  还真是架子大啊。

  不过来都来了,这个时候离开,那也是砸招牌的事。

  杜林林闭上了眼睛,提笔在素描本上随意画画。

  一分钟的时间到了,李子安说道:“好了。”

  杜林林停止画画,抬笔睁眼,她看到了自己画出来的图案,那是由一个由线条构成的类似鸟窝的图案。而即便是鸟窝,那也是她想像出来的,那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图案,只是一圈又一圈混乱的线条。

  “李先生,这能看出什么卦象?”

  李子安没有回答,伸手从她的面前拿走了素描本,随后他闭上了眼睛。

  大惰随身炉苏醒,青烟袅袅,炉身上的符号和图案散发着幽幽的绿光。

  一个隐藏在“鸟窝”之中的图案显现了出来,那是一个长方形的坑。

  卦辞在袅袅青烟中浮现:丈二长坑宽六尺,无字碑上刻木土,孝男孝女悲戚戚,故居堂前贴白联。

  杜林林看着李子安,眼眸中的困惑与质疑越来越浓了。

  这样的反应也正常,毕竟这么年轻还这么帅的大%师本来就给她一点不靠谱的感觉,而这年轻的小大%师还让她画画,说是能从这鸟窝一般的鬼画桃符中看出什么卦象,这就更不靠谱了。

  “李先生,你看出了什么卦象?”杜林林又问了一句。

  李子安并没有回应,依旧闭着眼睛。

  卦象和卦辞显现,他还得揣摩解析,等下要说什么话,心里也要有个腹稿。毕竟不是路边上摆摊的江湖术士,他走的是高端定私人制服务,国际路线,工作室的品牌,大%师的形象都要顾及到。

  杜林林不见李子安回答,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她的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如果李子安不能拿点让她信服的干货出来的话,她就端茶送客了。

  这时李子安睁开了眼睛,淡淡地道:“卦由心生,这段时间你一直都在焦心你父亲的病是不是?”

  杜林林微微愣了一下。

  李子安也不要她回答,接着说道:“你画了一个坑,你这一卦的卦辞是丈二长坑宽六尺,无字碑上刻木土,孝男孝女悲戚戚,故居堂前贴白联。”

  杜林林的瞳孔有一个很明显的放大的反应。

  这卦辞,入心了。

  李子安直接解卦:“丈二长坑宽六尺,这尺寸的坑是葬人的坑,无字碑上刻木土,木土合在一起就是一个杜字。孝男孝女悲戚戚,一个孝字显辈分,你出面约我,那肯定是与你有血亲关系的长辈,你让保密,牵扯到什么我就不多说了,但我断定是你父亲。故居堂前贴白联,挽联都是白色的,贴在故居堂前,你父亲的愿望是回他的老家办理后事,我说的对吗?”

  杜林林忽然站了起来,对着李子安深深的鞠了一躬,语气也变了,恭恭敬敬:“李先生果然是大%师!”

  李子安淡然一笑,端起面前的茶杯,浅浅的呷了一口茶汤。

  “大%师,请大%师出手为我父亲消灾渡劫。”杜林林又对李子安深深的鞠了一躬。

  李子安放下茶杯,淡淡的说了一句:“以你家的家境人缘,想必杜先生已经看过了国内最好的医生,如果那些医生有法子,你也不会来找我。而从卦象上看,都挖坑了你才来求我,是不是有点迟了?”

  杜林林一时着急,扑通一下跪在了李子安的面前,眼泪花花地道:“大%师,不管怎么样,请你看看家父,哪怕是试一试也好,求求你了。”

  杜林林跪了,那钟福也不敢站着,也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请大%师出手试试吧。”

  李子安老神在在的坐着,刚才你跟我摆架子,质疑我,这一跪我就受了。

  大%师,面子自然是越大越好。

  李子安斜眼瞅了一眼沐春桃。

  沐春桃心领神会,跟着说道:“大%师,我看杜小姐也是诚心求你,你就给看看吧。”

  李子安这才起身走到杜林林的身前,伸手将她扶了起来。他抓的是胳膊,也就是一扶,他抓到了硬邦邦的肱二头肌,心中暗暗惊讶。沐春桃虽然微信名叫金刚萝莉,可身上也没有这么夸张的肌肉,而这个杜林林的肌肉才是货真价实的力量型肌肉,比起沐春桃,她更符合“金刚萝莉”的特征。

  他忽然想起了之前看过的杜枝山的资料,那资料上说杜枝山是华夏武术协会的副会长,那肯定是会武功的,这个杜林林是杜枝山的女儿,从小习武,练出了一身肌肉也就不足为奇了。

  “大%师,你答应啦?”杜林林的语气恭敬,也显得小心翼翼,生怕什么地方又得罪了大%师。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带我去看看令尊吧。”

  这算是把死马当活马来医了,他心里也没有半点把握,但人家都跪下来求了,不看看也说不过去。

  关键是,不做点什么的话,怎么收钱?

  私房钱都被余美琳拿去发工资了,又给了汤晴五万,再除去之前给沐春桃买化妆品的几万,他曾经引以为傲的七位数的私房钱其实已经没剩下多少了。

  “大%师请跟我来。”杜林林转身带路,一边吩咐钟福,“钟叔,你去把医院的检查报告拿过来给大%师瞧瞧。”

  钟福应了一声:“是,小姐。”

  李子安说道:“不用,我不看医院的报告,我亲自给杜先生诊断一下。”

  他的医术跟医生的医术是两回事,另外他也看不到医院的检查报告,再说了要是医院能治好杜枝山的话,他这个大%师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钟福看了杜林林一眼,检查报告拿还是不拿,他得听杜林林的。

  杜林林说道:“那就不拿吧,一切都听大%师的。”

  穿过客厅,也没有上楼,李子安跟着杜林林来到了一楼的一个房间里。

  房间很宽敞,放置了好些医疗设备,氧气、心脏监控什么的一样不缺,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守在病床边。

  躺在床上的人就是杜枝山,资料上说他五十多岁,可看上去却像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两鬓斑白,要比实际年龄老得多。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印堂发黑,嘴唇乌紫,一看就是将死之人的面相。

  守在病床边的护士站了起来,看着跟着杜林林进门的李子安和沐春桃,有点困惑的样子。

  杜林林说道:“你出去吧,在外面等着。”

  那护士也没问什么,点了一下头就出门了。

  李子安来到了病床边,看了看杜枝山的气色,然后伸手抓住了杜枝山的手腕。

  来之前,他还担心杜枝山是得了癌症什么的,癌症病人尤其是晚期的癌症病人往往骨瘦如柴,化疗也会让病人的头发掉光,但杜枝山的身上并没有这些特征,他的心中又多了一丝希望。

  既然要出手,他当然希望把人治好。

  这样收钱也收得心安理得,将来要是有什么需要杜枝山和杜林林帮忙的地方,开口也会理直气壮。

  “大%师这是在给我爸把脉吗?”杜林林问了一句。

  李子安没回答,真气出,真气回,他在用他自己的方士诊断杜枝山的情况。

  沐春桃压低了声音:“我家大%师这不是在诊脉,是用秘法在诊断杜先生的病情,还有吉凶祸福,不要吵着他,你们看着就好。”

  杜林林心中一片惊讶和好奇,可也不敢再出声说话了。她还看了钟福一眼,什么都没说,那钟福却领会了她的意思,放轻脚步离开了房间。

  李子安的真气出去的时候很流畅,回来的时候却有些凝滞。他发现杜枝山的血液流速也很缓慢,有些地方甚至不怎么流动。再根据回流真气的回馈,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

  他跟着又将手伸进了被窝里,钻进了杜枝山的衣服里,将手掌放在了杜枝山的心脏位置。

  真气出去,真气回来。

  回来的不只是真气,还有杜枝山身体里的信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