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05章女侠与醉拳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85 2020-11-17 17:24

  几杯烈性啤酒喝完了,杜林林也到位了,不只脸上红扑扑的,就连脖子也有点泛红。

  李子安看了一下腕表,这个时候已经下午五点了,他说道:“我们去找酒店吧,然后我给你解酒。”

  杜林林摇了摇头:“我没醉,我还能喝,我才不要解酒。”

  这时露台上喝酒的人已经多了,几个白人小子看着这边,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李子安也不好在这里给杜林林强行解酒,他只得起身将合金工具箱放在杜林林的行李箱上,然后将杜林林搀扶了起来。

  “老……哥翁,我们去哪里呀,嘿嘿……”杜林林的吐词都不清楚了。

  “我们去酒店。”

  “去酒店开房……嗯呐,你坏得很。”杜林林咯咯笑出了声来。

  李子安也懒得解释了,她现在这状态跟她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他一手搂着她的腰,用肩头撑着她,一手拉着行李箱往外走。

  几个白人小子交换了一下眼神,跟了上来。

  李子安假装没有看见,出了甜水酒吧继续往停车场外的马路走去。

  几个白人小子一路尾随。

  李子安扶着杜林林走出停车场,来到了马路边。他想打一辆出租车,路上却连一辆出租车都没有。好在这个地方就在小镇旁边,只要顺着马路走一段就能进入集镇,住小镇的酒店或者民宿也不错。

  他又扶着杜林林往集镇走去。

  几个白人小子又跟了上来。

  这是准备要抢了。

  华人在国外是最受欢迎的抢劫目标,因为华人不爱惹事,再加上英语能力差,就算是被抢了也不会报警。再就是,华人出国就是买买买,给人一种华人很有钱的印象,差不多就是移动的ATM机,这样的目标谁不爱?

  走了二三十米远,甜水酒吧被树林挡住了,看不见了。

  这路段两边都是茂密的树林,路上也没车,很安静。

  李子安料定那几个白人小子会在这里动手,便松开了手中的行李箱拉杆,对杜林林说道:“那几个白人小子想打劫,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解决了再去找酒店。”

  杜林林打了一个酒咯:“打劫……你劫财还是劫色啊?”

  李子安当场就无语了。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白人小子冲了上来。

  李子安慌忙松开杜林林,挡在了她的身前,呵斥道:“滚开!”

  “法克由莽肯!”一个光头白人小子骂了一句,突然加速扑向了李子安。

  他大概是想加速冲刺,然后跳起来一脚踹倒李子安。

  李子安连动都没动一下,这样的渣渣也敢在他面前动武?

  却就在这个时候,李子安的身体突然冲出一个人来,一步起跳,跃起差不多一米七八的高度,大长腿一甩,一记鞭腿抽在了那个光头白人小子的头上。

  嘭!

  一声闷响,那光头白人小子连叫都没有来得及叫一声,就被抽倒在了地上。

  杜林林双脚落地,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

  李子安慌忙上前去扶,可杜林林却又揉身向前,一拳轰在了另一个戴耳钉的白人小子的心口上。

  那个戴耳钉的白人青年惨叫了一声,捂着心口踉跄退后,瞬间失去了战斗力。杜林林的腰往后仰,摇摇晃晃却就是不倒,左手是一个抱着酒坛子的动作,右手是一个举着酒杯的动作。

  李子安这才看明白,杜女侠这是在打醉拳。

  刚才他还担心那几个白人小子会伤害到杜林林,现在才发现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人家杜女侠生在武林世家,自幼习武,如果连几个小混混都搞不定,那二十多年的武岂不是白练了?

  “一起上!”一个白人小子吼了一声。

  几个白人小子一涌而上。

  李子安也加入了战圈。

  砰砰砰……

  仅仅十几秒钟时间,几个白人小子就全都躺在了地上,一个个鼻青脸肿。

  其实,就算李子安不加入,杜林林也能搞定,时间也不会多多少,可让一个女人,而且是喝醉的女人打架,他一个男人在旁边看着,那真不合适。

  李子安冷声说道:“滚吧,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

  几个白人小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杜林林看见那几个白人小子爬起来,娇喝了一声,又从李子安的起跳,飞腿蹿向了一个白人小子。

  李子安慌忙一把将她的腰抱住,她的身体在他的怀抱里就像是一棵被劲风吹弯了的禾苗,上身和双腿都快对折在一起了。

  她人一点都不壮,可这力量却相当大,不愧是自幼习武的侠女。

  不过,侠女的包臀裙滑了上去,一双略带点肌肉线条的大长腿毫无遮掩的曝露在了空气之中。

  李子安慌忙扭腰旋步,卸掉冲击力的同时转了一个身。

  那几个白人小子哪里还敢欣赏什么大长腿,趁着李子安抱住杜林林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还跑得快,有两个鞋子都跑掉了,也不敢回头来捡,转眼就跑远了。

  李子安却看见了。

  白色的,还绣了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

  君子非礼勿视。

  李子安松开了她的腰,准备再帮她把裙摆拉下来,哪里知道他这边一说那松,她的双手突然搭过来,圈住了他的脖子。

  马虎大意了,他的注意力都在她的一双腿上,没有留意到她的手,结果就被圈了个结实。他慌忙伸手去抓住她的一双手肘,同时低头,准备将头从她的“臂锁”中间钻出来。

  哪知,他这边刚刚抓住她的一双手肘,她的一双还没有落地的大长腿,突然借助手上的借力,一抬一送,眨眼又到了他的腰上了。

  怦然相撞。

  大#师的身上多了个热乎乎的挂件,而他也没辙了。

  这样的动作,哪怕是瑜伽大#师沐春桃也做不出来,因为这里面有柔术,还有擒拿格斗,或许还有一点咏春拳的道道,看似一个推躲,一个锁拿,简简单单,但其中的讲究可多了去了。

  李子安也不躲了,挂件都上身了,想躲也躲不掉,他苦笑了一下:“林林,那几个小子都逃了,你下来吧。”

  “老哥翁。”

  “嗯?”李子安听不太清楚,但还是应了一声。

  “你、你劫财还是劫色?”

  李子安:“……”

  杜林林摇晃,使劲摇晃:“你、你说!”

  李子安的嘴巴张开,皱着眉头,好几秒钟之后才说出一句话来:“抢劫的人都走了,你快下来,我们得去酒店了,不然晚上睡马路。”

  “嗯呐,去酒店,我、我要去酒店睡觉觉!”酒喝多了,杜林林的心智好像回到了少女时代,莫名其妙的开心,声音也嗲嗲的,满满都是撒娇的味道。

  李子安哭笑不得:“那你倒是下来呀,你这样我们怎么去酒店?”

  “我、我不下来,你、你打劫,你说劫色的,你都没劫,我才不下来。”

  “我哪有说啊?”

  “你、你刚才说劫色的!”

  “我……”李子安觉得他是跳进太平洋都洗不清了。

  “老、老哥翁,你是劫色还是去酒店?”

  “我是你老哥啊,你这样被人看见了多不好意思,听话,快下来。”李子安央求道。

  “我不。”

  李子安:“……”

  杜林林得寸进尺的将下巴放在了他的肩头上。

  李子安心中气恼,也不管合适不合适了,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满月上。

  啪一声脆响。

  “嗯呀。”杜林林叫了一声。

  李子安的手掌本来已经举了起来,准备拍第二下的,可是听了这个声音整个人都不好了,只得放下去。

  就在这时,一只考拉突然从路边的草丛里蹿出来,看了李子安和杜林林一眼,又往马路对面跑去。

  它的肚子下挂着一只小考拉。

  那只小考拉冲两个人类吐出了舌头,似乎在嘲笑有人在学它的样子。

  两只考拉钻进了马路对面的树林里,然后爬上了一棵桉树。

  李子安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大概也只能这样子了,他走到行李箱前,拉着行李箱继续往集镇走去。

  这真的不妥。

  如果是金属的,此刻恐怕已经叮叮当当响个不停,火星四溅了。

  “要不,你到我的背上去吧,这样我走不了。”李子安说。

  “呼噜……呼噜……”杜林林居然趴在他的肩头上睡着了。

  她是真的喝醉了,不然不会这么失态。

  李子安又硬着头皮走了几步,实在没法往下走。

  木秀于林风必催之。

  这句话放在他的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更何况这风还是暖的。

  李子安瞅见了林间的一块草地,离开路面,提着行李箱和合金工具箱钻进了树林。来到那块草地上的时候,他小心翼翼的蹲了下去,然后侧躺下去。

  杜林林还呼呼的睡着,没有醒来的迹象。

  李子安埋下头,硬从她的臂弯之中将脑袋挤了出来,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腿从他的身上拉开。

  终于自由了!

  李子安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低头看了一眼,心中惭愧,还暗骂了一句孽畜。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你个孽畜想干什么?

  李子安取来合金工具箱,打开并从里面取出小刀,划开手指头,然后捏开杜林林的下颚,往她的小嘴里滴了几滴炉身血。

  炉身血解百毒,解酒精就更不在话下。

  几滴炉身血入喉,杜林林脸上的酒红快速消退。

  李子安收好小刀,将右手放在了她的心脏下方,往她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点真气。

  十几秒钟之后,杜林林一声嘤咛,睁开了眼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