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17章正人君子

赘婿出山 李闲鱼 7000 2020-11-17 17:24

  搞定风间美姬,这从来不是大/师的选项。

  可是他却也不能放弃这个选项,不能失败的事情最好有几个备用的选项,这跟鸡蛋不能全放在一只篮子里是一个道理。

  如果真的需要他去“搞定”风间美姬,他还是会去的。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我不入坑,谁入坑?

  一个人是不是英雄,最基本的衡量的标准就是有没有牺牲的精神。

  浴室里的水声停止了,然后传出了风间美姬的声音:“大/师,水已经凉了,我可以出来了吗?”

  李子安收起了乱糟糟的思绪,回了一句:“你用莲蓬头清洗一下就可以了。”

  “浴缸里好多黑黑的油油的东西是什么?”风间美姬好奇地道。

  李子安说道:“你说的那些黑黑的油油的东西,就是从你的身体里排出来的毒素。”

  “怎么会有这么多啊?”风间美姬的声音里充满了惊讶的感觉。

  李子安耐心的解释了一下:“第一次通常都会很多,下一次就会变少,往后会越来越少。”

  “哦,那我冲洗一下,出来再跟你聊。”风间美姬说。

  哗啦。

  水声。

  听声音,风间美姬应该是从浴缸里爬起来了。

  啪嗒!

  “哎哟!”

  浴室里紧接着又传出了人体摔倒和痛呼的声音。

  李子安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不用进去看,仅仅是听声音他也知道是风间美姬摔倒了。

  “美姬小姐你没事吧?”李子安关切地道,心里也有点紧张了。

  磨镜姑娘非常重要,如果她摔断了手,或者摔坏了脑子,那80亿的生意可就多半要黄了。

  浴室里没有风间美姬的声音。

  “我、我进来了!”李子安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上前两步,一手抓住了雾化玻璃门的把手。

  “痛……”风间美姬的声音。

  她不发生还好,她一发声李子安就更担忧和紧张了。

  “对不起,我进来了。”李子安旋开了门锁,推开门走了进去。

  人身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什么君子非礼勿视,什么男女有别,这些都是次要的。

  浴室里没有热气氤氲,瓷砖上的花纹清晰可见。

  风间美姬趴在地下,一只腿还挂在浴缸的沿口上,一条腿屈着压在瓷砖上。

  瓷砖上残留着不少积水,还有黑黑的油油的东西。

  那些都是从风间美姬身体里面排出来的毒素和杂质。

  这个情况,显然是风间美姬动作过大,把浴缸里的水溅出来了,她溅出来的那些水里有从她身体之中拔/出/来的黑黑的油油的东西也就洒在了地砖上。她从浴缸里出来肯定是一条腿先出来,然后另一条腿跟上,结果她前脚刚出去就被地上的黑黑的油油的东西滑倒了,结果就摔了一个底盘朝天。

  满月照人寰。

  白玉骆驼趾。

  门缝里瞧人。

  人面桃花红。

  这是天朝诗人李黑的新作吗?

  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莫名其妙的就从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冒了出来,然后瞬间又被正义感和责任感打压了下去。

  大/师是什么品德的人,会在这个时候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吗?

  “美姬小姐,你没事吧?”李子安蹲了下去,身上去扶风间美姬。

  他的手刚刚碰到风间美姬的胳膊,风间美姬就叫唤了出来。

  “哎哟、哎哟……疼、疼,亚美爹、亚美爹!”

  李子安慌忙松手:“你可能是扭到腰了,肩膀也受了点伤,我先把你的腿放下来,然后给你治疗。”他跟着往后移了一点,然后小心翼翼的将风间美姬的那只挂在浴缸边沿的jiojio抬起来。

  门缝里看人。

  粉嘟嘟小脸还是红。

  可那小桃花脸儿的人却始终没有从门缝里走出来。

  那小桃花脸儿的人只有89块钱,也许是兜里的钱太少了原因,羞于见人,不敢出门。

  李子安全程都目不斜视,看哪都是直视,正规得很。

  他将风间美姬的jiojio拿下来之后,跟着又移到了之前的位置上,然后探出右手压在了风间美姬的腰上,往她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股真气。

  “何か熱いものが私の体に潜り込んできた?”风间美姬又说东瀛话了,这是一个异常情况下的应激反应。

  李子安又听懂了。

  她说的是什么东西热热的钻进我的身体里去了。

  “那是我的真气。”李子安一本正经的解释了一句。

  “気持ちがいいです。”

  李子安又听懂了,她说的是她舒服多了。

  真气出,真气回,带回了风间美姬身体内部的信息。

  她的确是扭伤了腰,但不是腰椎,而是腰肌。

  她的肩头也受了伤,但没有伤到骨头和韧带。

  这样的伤对于他这样的大/师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他的双手各拿捏了一个手枪/指,然后压在了风间美姬的腰上。

  真气聚集手枪/指上,两只手枪/指顿时震动了起来。

  哆哆哆!

  “嗯嗯嗯。”

  哆哆哆!

  “大/师、你在、在干什么?”风间美姬总算是开始说汉语了。

  李子安说道:“这就是神之一手,你不用担心,我用神之一手给你治疗一下就没事了,顺便也给你疏通一下手臂、手腕和手掌的经脉,这样你的双手会变得更灵敏。”

  “可是……”风间美姬欲言又止,白皙的脸上不仅有羞涩的红晕,还有被拔毒膏拔/出/来的黑黑的油油的毒素和杂质,她的身上也是,看上去就像是和田玉里的青花玉,有着黑白分明,水墨山水的美感。

  她虽然没有把话说完,可是李子安还是懂她的意思。

  李子安伸手将放在浴缸旁边的浴巾拿了过来,盖在了她的身上,然后继续用手枪/指按摩治疗她的腰肌。

  一团白云遮满月。

  风间美姬的感觉这才好了一些,可还是架不住尴尬,她咬着樱唇忍受着手枪/指带来的奇怪感受,还有内心的羞耻。

  “卢比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的心里回荡着这样一句话,一边又一遍,有时候还会加一个轻轻的或者重重的鼻音,嗯和呀随机。

  几分钟后,李子安的手移到了风间美姬的右臂上,手枪/指顺着肩而下,经大臂、手肘、小臂、手背最后是每一根手指。

  真气疏通经脉和穴位,就跟武侠之中描写的用内功打通任督二脉什么的有些相似。

  里肯定是假的,可是他这个却是真的,而且他疏通的是每一根经脉,每一个穴位。人的手为什么那么灵活,就是经络在发挥作用。

  人的身体在孩提时代是最灵活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越来越笨拙,到了七老八十的时候别说是奔跑和翻滚了,就连上个楼梯都困难。这就是经络随着年龄增长堵塞越来越严重,越来越老化的原因。一旦疏通了堵塞的经脉,增强经络的活力,人的身体是真的能变得更灵活,理论上甚至能恢复到孩子时代的灵活。

  李子安干的就是这个事。

  “大/师。”犹豫了一下,风间美姬还是开口打破了浴室里的让人尴尬的沉默。

  “嗯,你说。”李子安回了一句,手枪/指不停。

  他现在已经在另一只手臂的肱二头肌了。

  她的手臂紧紧的压在地砖上,他有点不好操作,但他又不方便让她把手举起来,就凑合着弄吧。

  有些结构是固定的,比如雪山,你要是改变了雪坡的结构,那就雪崩了。

  “我现在一点都不疼了,那热热的感觉让我很舒服,但是这样真的能让我的手变得更灵敏吗?”风间美姬始终有点不相信。

  李子安说道:“我是古典方士,我从小修炼,我的真气是一种很神奇的能量,它能疏通你的经脉和穴位,让你的手臂恢复到更年轻的状态。你的手臂变得更年轻了,自然就更灵活了。”

  “我才二十五岁,难道我老了吗?”

  二十五岁,恰似三月樱桃熟的年龄,也是一个人最成熟,最美丽的年龄。往前,欠缺点成熟,往后就熟过头了,现在是刚刚好。

  风间美姬咀嚼着李子安的话,她觉得李子安说的好有道理,可是她又不懂。

  李子安还是将她的胳膊抬了一点起来,肱二头肌贴着地砖,他真的不好处理。

  风间美姬偏头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目不斜视,只看肱二头肌。

  专注的男人有着独特的吸引力。

  风间美姬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可为什么笑,她自己都不知道。那感觉就像是在海边看日出,太阳终于从地平线下升起来,整个天地披上如火的朝霞,美丽的景色进入视野,整个人的心情都会很愉悦,赏心悦目,就是那种感觉。

  李子安接着舒筋活穴。

  风间美姬是什么感受他不清楚,可他自己是什么感受他很清楚。

  他就像是暴雨季节的水库的水坝,压力一直都在增加,指不准什么时候就决堤了。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这话真的很哲理。

  终于搞定了。

  李子安收了手枪/指,然后伸手想将风间美姬扶起来。

  风间美姬慌忙说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

  李子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尴尬地道:“不好意思,我洗个手就出去。”

  他站起来在洗手池里洗掉了手上沾上的污渍,然后走了出去,出门的时候还带上了门。

  浴室里很快就传出了莲蓬头放水的声音。

  那是风间美姬在沐浴的声音,她能爬起来,还能沐浴,那就说明她刚才手的伤都不碍事了。

  可李子安却有一个奇怪的想法,那就是这一波霉运会传染人,早晨是董曦,现在又是风间美姬。

  “大/师,你的医术还在很是高明,我现在一点都不疼,还很舒服,只是我不太确定我的手有没有变得更灵活。”风间美姬的声音从浴室里传了出来。

  李子安说道:“效果会慢慢体现出来,不要着急,多泡几次澡,我多给你疏通几次就能体现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真是期待呢。”风间美姬很开心。

  李子安说道:“美姬小姐,我还有事我先告辞了。”

  “你要走了吗?”风间美姬的声音里满是失落的感觉。

  李子安说道:“嗯,那事对我来说很重要,明天见。”

  “明天见。”

  李子安提着他的合金工具箱走了。

  浴室里,风间美姬淋着热水,直盯盯的看着雾化玻璃门,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想拉开那门,让李子安留下的冲动。

  可是留他下来干什么?

  这个问题她又找不出答案。

  关门的声音传来。

  风间美姬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卢比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呢喃低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