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55章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697 2020-11-17 17:24

   0755章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西西里岛对于李子安来说是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陌生是因为他从来没有来过,熟悉是因为一部电影。那部电影名叫《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那个时候他正值青春期,看了那部电影之后做了一个怪梦,打湿了内裤,所以印象深刻。

  

  

   以前在山里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来到真正的西西里岛,可是现在他就站在西西里岛的土地上,领略这片土地上的特有的风土人情。

  

  

   人生如梦。

  

  

   人这一辈子,指不准什么时候做一个梦,第二天早晨醒来就得换内裤。

  

  

   这里巴勒莫,往北是非洲的突尼斯,往南不远是马耳他。五人住的地方也是雷奥普斯安排的,是一座独立的小楼,就在地中海的海边上,远离市区。

  

  

   落日的余晖洒落在海面上,满眼都是金色的波浪涌动。海面上有不少帆船乘风破浪,还有人在冲浪,风景美如画。

  

  

   李子安站在楼顶天台上,看风景的同时也在观察四周的环境。

  

  

   这里偌大一片地方都是私产,房子也有好几处,雷奥普斯和他的人住在外围。雷奥普斯说这地方是光头党的财产,罗斯那边的兄弟犯了事的话,通常会被安排到这里来躲一段时间。这边的人犯了事,则会被安排到罗斯去躲一段时间。

  

  

   这说法估计是真的,因为电影里都是这样演的。

  

  

   李子安也不在乎这些,有地方住就行了。

  

  

   他将罗盘拿了出来,双手捧着,往罗盘之中注入了一丝真气。

  

  

   一线惨绿色的光芒射向了天空,指针运动了,然后指向了南边。

  

  

   李子安顿时皱了一下眉头,再往南就是地中海,再过去一点就是马耳他。

  

  

   难道最终的目的地不是意塔利,而是马耳他?

  

  

   马耳他被誉为地中海的心脏,同时也是南欧的中心,也是一个历史文化底蕴相当浓厚的地方。可不管是曾经的迦太基人,还是罗马帝国,亦或者是后来的圣约翰骑士团,不管是谁在那个岛屿上留下的一切,跟火种、禁地、外星文明什么的有一毛钱的关系?

  

  

   原以为到了意塔利就能找到罗盘指引的地方,却没想到还往南指。

  

  

   这就让人郁闷了。

  

  

   李子安眺望了一下南方,夕阳下金色的波浪层层叠叠的涌向天际,一眼看不到尽头。

  

  

   还得继续往南行。

  

  

   李子安将罗盘放回合金工具箱里。

  

  

   莎尔娜从一楼的房间里走出来,抬头看了一眼站在天台旁边的李子安,说了一句:“李,我要去海里游泳,你要一起去吗?”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比基尼泳装,身上的布料少的不能再少,前有高山竞比高,后有鸭儿浮水拨清波,身材好的没话说。

  

  

   李子安心里想去,因为他还从来没有正儿八经的在海里游过泳,前面的几次在海水里要么是为了逃命,要么是为了杀人,都不算是真正的游泳。

  

  

   而且,白色的泳衣打湿之后会变得透明,那会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不过,没等他点一下头,或者回一句好,董曦就从天台上的楼梯口走了过来。

  

  

   李子安跟着说道:“这么冷的天游什么泳,你也别去了,小心着凉。”

  

  

   莎尔娜给了李子安一个嫌弃的眼神,然后转身向海滩走去。她故意扭着腰,提着臀,走出了模特走T台的感觉。

  

  

   她的满月真的很性感,走猫步带电。

  

  

   “你要是想去的话就去吧,我又不会说你什么。”董曦看着莎尔娜的背影,最后落在了莎尔娜的浑*圆之月上,嘴角浮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她的臀很性感,老话说屁*股大的女人好生养,男人都喜欢屁*股大的女人,你是不是很喜欢?”

  

  

   李子安干咳了一声:“她的臀很性感吗?在我眼里,你的臀才是最性感的,我就喜欢你的。”

  

  

   董曦扬起粉拳给了李子安一下,本来是想以一个严肃的表情批评一下这个不要脸的,可是没能忍住,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来。

  

  

   “你看,我说对了吧?”李子安顺着竹竿往上爬。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不要脸,你明明在看莎尔娜的屁*股,却说喜欢我的,色狼,花心大萝卜。”

  

  

   李子安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与她并肩看夕阳。

  

  

   董曦嘴里说的是嫌弃的话,可是李子安搂她入怀,她也不推一下,很顺从的让李子安搂着,还刻意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不至于让他因为身高而感到尴尬。

  

  

   在身高方面她一直都比较细心,也很敏感,所以跟李子安做运动的时候,遇到特殊的运动姿势,她都会主动去拿《红楼梦》和《水浒传》,放在李子安的脚下。

  

  

   莎尔娜已经走到海边了,一个浪子向她涌去,她没有退缩,一个猛子就扎向了海浪。

  

  

   李子安说道:“不知道我们还能享受几天这样的日子,后面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什么预感?”

  

  

   “说不准。”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出来,“不管是你还是莎尔娜,我都未卜先知到你们中弹,都被我们避开了。我担心这样的厄运会以另外一种方式出现,无法避免。”

  

  

   董曦说道:“如果这是上天注定的,你担心也没用,不如不去想。我*干这一行中枪是早晚的事,我心里早有准备,你不用为我担心。”

  

  

   “或许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董曦将脸颊贴在了李子安的脸颊上。

  

  

   “我改变了上天注定的事情,有些恶运就会报应到我的身上。我刚刚在想,在慕尼黑凯撒酒店里,我本来不会受那么多伤,但是因为那些厄运报应到了我的身上,所以我当时运气特别差,拿那个家伙没办法。”李子安说。

  

  

   如果将天意形容成一辆行驶中的列车,不管轨道怎么变化,它最终都是要到终点站。

  

  

   未卜先知不可能改变列车的轨迹,它改变的只是列车里的座位上的乘客。他把本该坐在某个位置上的人叫走了,他就得坐下去。

  

  

   这个比喻或许有点不恰当,可就是那么个道理。

  

  

   “那你以后就不要再用这个能力了,你这么一说,我就感觉跟借钱似的,你借的越多利息越高,总有一天有还不起的时候。”董曦的心中充满了担忧。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

  

  

   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会去借高*利*贷?

  

  

   “我只要你平平安安,其它的我什么都不要,我妈还盼着抱外孙呢。”董曦将话题我那个轻松的方向引。

  

  

   李子安笑了。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西罗打来的电话,他单手划开了接听键,一只手还搂着董曦的腰。

  

  

   电话要接,美人的腰也要搂。

  

  

   董曦却不好意思了,她主动走开了一点。

  

  

   手机里传出了西罗的声音:“我已经到了巴勒莫机场,你在哪?”

  

  

   李子安说道:“我就在巴勒莫郊区,你先到……”

  

  

   雷奥普斯说过一个地名,但是他给忘记了。

  

  

   董曦小声地道:“星月湾。”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然后说道:“你先从机场出来,然后找一个人少的地方待着,我来接你。”

  

  

   “你快点来,我快受不了了。”西罗的声音微颤。

  

  

   李子安说道:“你是一个人吗?”

  

  

   西罗略微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对,我是一个人,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在希腊的确有人跟踪我,但是我摆脱了跟踪,我化了妆,没人认得出我。你到了机场附近,你给我打个电话,我出来见你。”

  

  

   “好。”李子安挂断了电话。

  

  

   董曦说道:“我以为你要告诉他我们的地址,我还真担心他屁*股后面有尾巴。”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虽然不是干这行的,但那小子毕竟不是我们的人,我得防着一点。再说了,我媳妇是干什么的,我跟着我媳妇学也能学会一点。”

  

  

   董曦伸手在李子安的腰上掐了一下,不过没使劲。

  

  

   李子安说道:“我们一起去目标太大了,你们先留在这里,我带小范去接西罗。”

  

  

   董曦说道:“雷奥普斯和他的人在外面,你让他带点人跟着你一起去。”

  

  

   李子安却摇了一下头:“雷奥普斯的人也留在这里,万一这边发生点什么情况,也有炮灰抵着,我带小范一个人就够了。”

  

  

   “那好吧,注意安全。”董曦叮嘱了一句。

  

  

   李子安拿上了合金工具箱下了楼。

  

  

   孟刚和范才伟都在一楼的客厅里坐着,孟刚在装弹夹,范才伟在看着一份巴勒莫市区和周边的交通地图。孟刚是战斗人员,装弹夹是他的本职工作。范才伟是司机,看交通地图也是他的本职工作。

  

  

   李子安下楼,两个男人都移目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开门见山地道:“小范,你开上雷奥普斯留下的车,西罗来了,我们去机场接他。”

  

  

   “好叻。”范才伟跟着就起了身,抓起放在茶几上的车钥匙就往门口走,准备去取车了。

  

  

   孟刚说道:“要我一起去吗?”

  

  

   李子安说道:“你留下,守着家就行。”

  

  

   孟刚也不多话,只是点了一下头。

  

  

   几分钟后,李子安坐上范才伟驾驶的一辆菲亚特牌子的轿车上了路,直奔巴勒莫机场而去。

  

  

   莎尔娜从海水里回到了沙滩上,白色的泳衣打湿之后果然很通透,给人一种水粉画一般的感觉,很是美妙,富有艺术气息。

  

  

   可惜,那不要脸的已经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