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31章恶魔的交易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41 2020-11-17 17:24

  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声音,李子安太熟悉了,那是莎尔娜的声音。

  董曦才走她就过来了,她有什么事吗?

  或许是她查到了什么重要的资料,或者获得了什么重要的情报,着急要跟他说,所以这么晚了还来叫门吧?

  李子安的心里这样想着,然后回了一句:“进来吧。”

  心里纯洁,老实厚道的人想事情总是往正能量的方向去想,大*师也不例外,因为他的心里就非常纯洁,为人也老实厚道。

  房门打开,莎尔娜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笑。

  她知道董曦出去了,可还是假意看了看,问了一句:“你媳妇呢?”

  李子安说道:“我媳妇接了个电话,去领事馆了,今晚估计不会回来。”

  你看,多老实。

  莎尔娜向李子安走去:“你今晚一个人睡,岂不是很孤独?”

  李子安笑了笑:“我习惯孤独。”

  莎尔娜轻轻呸了一声:“你说这话也不脸红,你身边哪天没有女人,你就是堪培拉高原上的蒲公英。”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堪培拉高原上的蒲公英……什么意思?”

  他以为她要说的是堪培拉高原上的雄鹰,结果变成了蒲公英,他书读的少,这个就真搞不懂了。

  莎尔娜冲李子安吹了一口气。

  李子安没动,她洒了香水,吹的气也很香。

  莎尔娜这才说出来:“堪培拉高原上的蒲公英,风一吹就会到处播种,来年的春天,绿幽幽的草原上到处都是蒲公英。”

  李子安:“……”

  不愧是三个硕士学位加身的女学霸,调侃人的话都说的这么清新文雅,还有艺术范儿。

  “反正,你答应过我的,你得让我研究你的另一面。”莎尔娜说。

  “我什么时候答应的?”李子安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今天晚上从那条小巷里出来的时候,你亲口答应的。”莎尔娜说。

  李子安正想否认,手机就响起了来电铃*声。

  他将手机掏了出来,看了一下号码,是之前接到的雷奥普斯打来的号码。

  他激活了人生管家,接通了电话。

  “我已经来了,就在广场上,你在哪?”雷奥普斯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李子安快步走到窗户边,将窗帘拉开了少许,透过窗帘的缝隙,他一眼就看见站在广场中间的雷奥普斯,身边还跟着四个光头青年,一个个除了脸上没有纹身,脖子上满是花花绿绿的纹身,那个“卍”字符号特别醒目。

  “喂?”雷奥普斯转眼就失去了耐心。

  他也想有耐心,可是身体不允许,就这两句话的时间,他已经挠了好几下脖子,指甲划破了皮肤,可是还是痒得要死。而且这种痒是递增的,越来越痒,每一秒钟都在考验他的承受力。这种痛苦比死还难受,如果拿不到解药的话,他真的想对着自己的脑袋开一枪。

  之前那几个跟李子安打过一个招呼的人往雷奥普斯和是个光头青年走去,后面两个还将手伸向了腰后,那是一个准备拔枪*的动作。

  李子安本想下去见面的,但看见那几个人的动静,跟着就打消了念头,他说了一句:“雷奥普斯,你现在带着你的人离开广场,绕到后面的那条街道上去,然后在那里等我。”

  “你个……”

  “嗯?”

  雷奥普斯跟着就把骂人的话吞了下去,说了一句:“我亲爱的朋友,你快点来,我快要死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李子安挂断了电话,视线却还在广场上的那几个光头党人身上。

  莎尔娜也走了过来,偏着脑袋与李子安脸贴着脸看着广场上的几个光头党人。

  雷奥普斯怒吼了一声,高高举起了手机,但是没有摔下去,他愤愤的骂了一句什么,但没有美晴曦杜春子的翻译,李子安听不懂。

  几个德意志的特工走了过来,走在最后面的两个已经抓住了枪*把。

  雷奥普斯往地上啐了一口,然后带着四个光头青年离开了广场,走在最后面的一个光头青年冲几个德意志特工竖起一下中指。

  那几个德意志的特工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目送几个光头党人离开。

  李子安放下了窗帘。

  莎尔娜这才将头抬起来,结束了与李子安脸贴着脸的姿势。

  李子安说道:“我得去后面见一见那几个家伙,你去把老孟和范才伟叫上来,我给他们安排一点活。”

  莎尔娜点了一下头,快步离开了。

  李子安将装钱的背包背在了背上,然后又从工具箱里拿起了那支vp9手枪,将它插在了裤腰上。随后,他又从合金工具箱里抓了一把特制的弹弓弹丸装进衣兜里。他这边搞定的时候,莎尔娜领着孟刚与范才伟走了进来。

  李子安开门见山地道:“我让他们去后面街道,我一个人去见他们,这片区的房子都不高,那条街道也不远,这小楼的天台上可以架设狙击步*枪,老孟你拿狙击步*枪上去。小范你站在窗户边,盯着广场的动静。军师,你干老本行,给我提供技术支援。”

  孟刚和范才伟同时点了一下头。

  莎尔娜说道:“广场上有德意志的特工,周边也有,你要去见雷奥普斯肯定会被发现,这或许会引来麻烦。”

  她的担心和董曦是一样的。

  女人都偏保守,而男人通常很激进。

  李子安说道:“我信不过那些政客,你也看见了,就派几个人来,还大摇大摆的在广场上溜达,做戏给我们看的成分更大一些。我们得为两手准备,如果那些政客靠不住,我们还有人可以用。就算被知道了那又怎么样,我就是要让雷奥普斯知道我是谁,我把买武器的钱还给他,然后再给他许诺一笔丰厚的佣金,雷奥普斯和他的人本来就是亡命之徒,只要钱给够了,他们什么都敢干。”

  莎尔娜不说什么了。

  “我从楼顶过去,你们各就各位吧。”李子安交代了最后一句,背着背包出了门。

  这个地方李子安早就用鹰眼侦查过,熟悉地形,不然也不会让雷奥普斯带着那几个光头青年去后面的街道。

  说是街道,其实仅比一般的巷子大一点而已,有几家商店,但是欧洲的商店可不是华国的商店。华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勤劳的民族,一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不是事,全年无休也是常态,可这里是欧洲,这个时间没有商店开门,周末和周日也不会开门。

  赚钱?

  高福利的社会,休息享乐的时间远比赚钱更重要。

  李子安纵身一跃,就从小楼的天台上跳到了隔壁楼房的天台上,然后爬上屋顶,猫着腰从一座座房屋的屋顶往后面的街道潜行。

  在他身后,孟刚已经爬上了屋顶的最高处,在上面组装好了那支G22狙击步*枪。

  二战时期德制装备是最好的装备,现在说这句话也不过为。德意志人的严谨和务实也体现在了他们的枪*上,这支枪*在一公里的距离的命中率也能达到百分之九十几,十分的牛逼。

  雷奥普斯和是个光头青年来到了那条街道上,昏黄的路灯下,街道上连个人影都没有。

  “混*蛋!”雷奥普斯愤怒的骂了一句,“那坨狗屎又骗了我!”

  他的话音刚落,一道人影突然从天而降,落在了他的身前。

  几个光头青年纷纷拔枪,枪*口一致对准了从天而降的青年。

  李子安来了。

  雷奥普斯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可他不认识眼前这个东方青年,但这东方青年的体型身材却又让他感到熟悉,似曾在哪里见过。

  “你特妈是谁?说话,不然干掉你!”一个光头怒斥道,穷凶极恶的样子。

  李子安淡淡地道:“我就是那个买枪*的人,我不是黑人,我是华国人,我叫李子安。”

  他说的是英语,美晴曦杜春子没有反应,不过手机虽然在他的衣兜里,但人生管家却是开着的,随时介入德语交谈。

  “李子安……”雷奥普斯念着李子安的名字,这个名字也给他带来了一点熟悉的感觉,可是他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或者看见过这个名字。

  另一个光头青年忽然想起了什么,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这家伙是华国黑锅公司的总裁,今天他和他的公司刚刚被灯塔制裁!”

  又一个光头青年也想起了什么,激动地道:“我也想起来了,他就是那个扬言要用核弹炸掉灯塔的人,灯塔那边的媒体都说他是恐*怖*分*子!”

  这些话都被美晴曦杜春子翻译过来,然后又通过蓝牙配对的微型接收器翻译给了李子安听。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些话李子安的心里居然有点小小的骄傲的感觉,他没想到他的名声这么响亮,几个素昧平生的德国青年居然也知道他,一个个还这么激动。

  千万不要是臭味相投,不然那就尴尬了。

  “我不管你是谁,给我解药!”雷奥普斯痒得厉害,他可没心情“追星”。

  李子安说道:“不着急,我会给你解药的,我这个人从来不白拿人东西,我拿了你的武器弹药,我就会付钱,这是五十万欧,你们先收下。”

  说完,他晃了一下肩膀,背在他背上的背包脱落,摔在了地上。半拉的拉链崩开,一沓沓崭新的欧元从背包之中滚落了出来。

  这个世上就没有不喜欢钱的人。

  看见一背包钱,雷奥普斯甚至是忘记了痒:“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子安笑了笑:“既然你们知道我是谁,相信你们也会相信我是一个不缺钱的人,不如我们谈一笔交易吧。”

  雷奥普斯莫名心惊肉跳。

  这个恶魔一样的家伙又要谈交易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