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72章要不我们相互枪毙人质吧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667 2020-11-17 17:24

  八辆雪佛兰萨博班从巴勒莫方向驶来,车速很快。

   丁仕常坐在中间第三辆车上,他的身边坐着一个穿着风衣的男子,戴着黑色的兜帽,帽檐拉得很低,看不见他的脸庞。

   他就是国王。

   没人看过他的脸庞,因为看过他脸庞的人都死了。

   也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因为就连他自己都快淡忘了。

   这么多年,他就失败过一次,也就是几天前在慕尼黑凯撒酒店刺杀李子安的那一次。

   他将之视之为耻辱。

   所以,他接了丁仕常的电话,也去了罗马大道51号。他要用李子安的鲜血洗掉他的耻辱,可是……

   李子安居然要换交换人质的地方。

   再忍忍,再忍忍。

   “国王,恶棍议员在李子安的手上,待会儿在草帽小镇见了面,我们该怎么做?”丁仕常打破了车里的沉默。

   国王双手按在西洋剑的剑柄上,什么都没有说,甚至没有抬头看丁仕常一眼,他的头始终保持着四十五度低垂的姿势,很冷酷的样子。

   丁仕常又耐着性子说了一句:“国王,李子安是一个阴险狡猾的对手,我敢肯定他已经对恶棍议员下毒了,西罗就是一个例子,他的毒只有他自己能解,无人能解,所以就算把恶棍议员交换回来,我估计……”

   他没把话说完。

   国王却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丁仕常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他还是把没有说完的话说了出来:“我担心恶棍议员会变成下一个西罗,我很清楚西罗的情况,他浑身溃烂,奇痒无比,一般人是承受不了那种痛苦的,为了拿到解药,西罗背叛了公司,也背叛了他的舅舅和我,我担心恶棍议员会和他一样。”

   国王终于动了一下,但也只是翘起了右手的食指,轻轻的在剑柄上敲了一下,然后就又没有动静了。

   丁仕常耸了一下肩:“好吧,那我按照我的方式来。”

   国王终于开口说话了:“李子安是我的。”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给人一种在阴暗角落里嚼骨头的感觉。

   “他是你的。”丁仕常说。

   不用国王开口,他也不会去争。

   国王又沉默了。

   嘀嘀嘀,嘀嘀……

   通讯器忽然响起了请求通话的声音。

   丁仕常拿起了通讯器,按了一下接通建,言简意赅:“说。”

   “主管,前面路边停着几辆车,路上站着一个人,是……李子安。”说话的特工这个时候才确定站在路上的人的身份。

   不等丁仕常下令,前面的车就骤然减速,然后整个车队都停了下来。

   丁仕常偏头看了一眼窗外,可是前面的车子挡住了他的视线,他也不敢贸然开窗。李子安说在草帽小镇交换人质,却出现在了这里,这附近极有可能埋伏着李子安的人,他担心他要是从窗户里探出头去的话,一颗子弹就直奔他的脑门来了。

   国王什么都没说,伸手打开了车门,然后下了车。

   丁仕常跟着说道:“所有人下车,注意山林里,小心对方的埋伏。”

   八辆车里的人都下了车,每 一辆都是五个人,八辆车连带丁仕常和国王在内总共是四十人,差不多超出了雷奥普斯的人一倍。这些人中,只有十几个是cia的特工,都是丁仕常的手下,更多的是路途公司的佣兵。

   丁仕常犹豫了一下也下了车。

   他是很不情愿下车的,他有一个很强烈的预感,那就是这片山里有狙击手正瞄着这边,他一下车的话,他就成了狙击手想要干掉的目标。可是国王已经下车了,李子安也在前面,他不能一直待在车里,那样就太怂了,距离成为圆桌议员的小目标也就更遥远了。

   “把那小子给我带上来。”丁仕常下车之后下了一个命令。

   一个佣兵打开了第四辆车的尾箱门,将蜷缩在里面的杜武拽了出来,然后推着杜武往这边走来。

   杜武瘦了一圈,身上的衣服满是血污,头发也很油腻,眼神呆滞,整个的状态看上去糟糕透顶。

   国王提着西洋剑往前走去,他已经看见站在路中间的李子安了。上次与李子安交手,李子安是空手,这次李子安的手中提着一只黑色的箱子。不过他一点都不放在心上,以他的西洋剑的锋利,他自信能一剑刺穿那只箱子。

   然后,他的视线落在了李子安的腿上。

   李子安的两条腿的外侧都捆着一支枪,颜色很鲜艳,虽然是手枪/的形状,但比普通的手枪/的体积要大得多。

   国王的眼皮微微跳了一下。

   那是什么枪?

   “跟着我来。”丁仕常交代了一句,掏出手枪,跟着国王往前走去。

   一大群cia特工和路途公司的佣兵拥簇着丁仕常前行,杜武也被带到了前面。

   杜武的身上有伤,被一个佣兵推着走,走得踉踉跄跄。他的眼睛里早已经没有从前的自信和勇武,显得很空洞,直到看见站在对面的李子安,他的眼神之中才燃起了希望的火花,激动的张开嘴巴叫了一声:“师父!”

   一声师父出口,两颗眼泪便夺眶而出。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有些心疼,他开口说了一句:“杜武,不要害怕,师父带你回家。”

   “嗯!”杜武咬着嘴唇硬了一声,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流。

   国王在距离李子安大约七八米距离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兜帽的帽檐拉得很低,风衣的纽扣也扣得严严实实的。这不是为了装酷,而是为了防弹。就他身上的风衣,孟刚用狙击步/枪都没打伤他,这也是他能在凯撒酒店宴会厅从容离开的原因。

   丁仕常在国王的身后停下了脚步,半个身子都躲在国王那伟岸的身影里,如果不是考虑到不露脸会显得很怂的话,他会将整个身子都躲在国王的身后。

   一个佣兵将杜武推了上来,一手扣这杜武的肩膀,一手拿枪/指着杜武的脑袋。

   李子安招了一下手。

   西罗将杰纳罗也押了上来,站在了李子安的身边,他也用手枪/指着杰纳罗的头。

   杰纳罗的神色狰狞,咬牙切齿地道:“西罗,你死定了!”

   西罗没说话,却用枪柄砸了一下杰纳罗的脑袋。

   杰纳罗恨恨的看了西罗一眼,似乎要记住西罗现在的样子,它日再百倍奉还!

   西罗的嘴角浮出了 一丝阴冷的笑意。

   报仇?

   你都不知道你还能活多久,又会有多么痛苦!

   “你先放人!”丁仕常喊话道。

   李子安说道:“一起放,我让杰纳罗往你们那边走,你让我徒弟往我们这边走。”

   “罗盘呢?”丁仕常又隔空喊话。

   李子安右手将合金工具箱举了起来,然后用左手拍了一下:“在我的箱子里面,但我不会给你。”

   “那不行!”丁仕常一口就拒绝了。

   李子安移目看了杰纳罗一眼,淡淡地道:“杰纳罗先生,看样子丁仕常不想交换人质,我觉得他是想害死你,然后取代你,你看接下来我该怎么处理,是相互枪毙人质,还是你说句话?”

   杰纳罗本来还勉强能稳住,结果被李子安这么一说,他的情绪瞬间就爆发了:“丁仕常!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立刻换我回去!不然我杀了你!”

   丁仕常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恨意,可是杰纳罗在路途公司的地位比他高,官大一级压死人,而且这么多路途公司的佣兵在这里,如果杰纳罗真的因为他不交换人质被/干掉的话,他也交不了差。可是就这么妥协的话,他又不甘心。

   却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惜字如金的国王又说了一句话:“换人回来,我会将罗盘拿回来。”

   国王也发话了,丁仕常的心里也不犹豫了,他挥了一下手:“放人。”

   那个佣兵推了杜武一下,呵斥道:“过去!”

   杜武踉踉跄跄的往李子安走去。

   西罗这边也推了杰纳罗一下:“过去!”

   杰纳罗回头看了西罗一眼,冷笑了一声:“西罗,我们会再见面的,不会太久。”

   西罗没有任何反应。

   杰纳罗冷哼了一声,快步往对面走去。

   李子安冷声说道:“你走慢点,不然我们相互枪毙人质,你要是耍什么花样的话,我们也相互枪毙人质。”

   杰纳罗又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对杰纳罗露出了微笑,那笑容给人一种亲切而又友好的感觉。

   两个人字相向而行,很快就找到了平行的位置。

   杰纳罗看见踉踉跄跄的杜武,有那么一刹想绕到杜武的身后,可忽然看见杜武拳头上的老茧,还有从衣服的破洞里露出来的结实的肌肉,又很不甘心的打消了念头。

   两个人自擦肩而过。

   李子安说道:“西罗,你带杜武离开,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西罗点了一下头,提前迎了上去,搀扶住了杜武。

   “师父。”杜武叫了一声,心里有千言万语,可是话到嘴边又哽咽了。

   李子安说道:“回去再说,你先跟西罗走。”

   杜武点了一下头,跟着西罗离开。

   李子安也往后退。

   “你走不了。”国王说,冷冰冰的声音拥有诡异的穿透力。

   李子安在一辆越野车旁边停下了脚步:“那我就不走了。”

   丁仕常抬了一下手。

   三十几个枪/手哗啦一下举起了手中的枪,黑深深的枪/口一致对准了李子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