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93章困境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04 2020-11-17 17:24

  一辆奔驰大G来到了东方疗养院门口,停在了大门一侧。

  “你在车里等我,可能有点久。”李子安说。

  莎尔娜说道:“没问题,多久我都等你。”

  李子安提着合金工具箱下了车,进了疗养院,快走到16号屋的时候,他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董曦,一身制服笔挺,飒爽英姿。

  董曦向李子安走来,脸上是一个凝重的表情。

  李子安问了一句:“抓到汉克了吗?”

  董曦摇了一下头:“不让抓。”

  “不让抓?”李子安心里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毕竟他在电话里说的是强^j^i^a^n,这是非常严重的罪行,就算汉克有外交豁免权,抓起来问询也是应该的吧,但是不抓就有点理解不了了。

  “你知道为什么吗?”董曦反问了一句。

  李子安还了她一下摇头。

  董曦看了李子安一眼:“你打电话来说汉克逃走了之后,警方就接到了汉克的报警,他说你和余美琳还有那个白雪陷害他,给他上演了一个仙人跳。我们很快就得到了消息,老总说你与汉克之间,他相信汉克的说法。”

  李子安:“……”

  董曦又说了一句:“我也相信汉克的说法,那是巨人公司的办公室,汉克就算再饥渴也不至于饥渴到那种程度。还有,你老婆和你当时也在那里,他怎么可能强^j^i^a^n那个白雪?”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我只是想给你们创造一个抓汉克的机会,哪怕最终不能定罪,抓起来让张博士研究一下他也是可以的。”

  “那会引发国际纠^纷,他的灯塔领事,代表的不只是他个人,还有灯塔,针对他的行动除非有严重罪行的确切证据,你有证据吗?”董曦又看了一眼。

  “没有。”李子安回答得很干脆。

  董曦一拳打了过来:“你倒干脆。”

  李子安没躲,挨了她一拳,不过她也没用力,就只是轻轻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

  “既然不是因为汉克的事把我叫过来,老总这是要跟我谈这次要背的黑锅的事情吗?”李子安转移了话题。

  “最主要的是上个黑锅的事,精武女王的骸骨和罗盘有消息了吗?”

  李子安略微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有,就这几天我一定把精武女王的骸骨和罗盘拿回来。”

  董曦顿时激动了:“你知道它们在什么地方?”

  李子安却摇了一下头:“不知道。”

  董曦的激动气息顿时消失了。

  李子安也没有多余的解释,心里想着的也是余美琳。

  完璧归赵,他能拿回来的只有精武骸骨和罗盘,女王肯定是回不来的,它都在余美琳的身上了。可就这事,他肯定是不能说的。余美琳也是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所以就连汉克逼上门了,她都隐忍着没有暴露身份。

  董曦直接将李子安带进了扫地僧的办公室里。

  李子安打了一个招呼:“高首长好。”

  高山从办公椅上起来,招呼了一句:“大^师坐,董曦你去把张博士叫过来。”

  董曦说道:“我给大^师和你泡杯茶再去。”

  高山说道:“让你去你就去,我给大^师泡茶。”

  “是。”董曦转身离开了。

  李子安说道:“高首长,还是我来泡茶吧,茶叶在哪?”

  高山露出了一个不高兴的表情:“我说是不是我泡的茶不能喝?”

  李子安笑了笑,不说客气话了,他走去坐在了沙发上,将合金工具箱放在了茶几旁边。

  高山泡了两杯茶来,给了李子安一杯茶,然后坐到了李子安的对面,开门见山地道:“那事有进展了吗?”

  他虽然没是什么事,可李子安也明白他问的是什么,当即回了一句:“高首长请放心,精武女王的骸骨和罗盘就这几天会回来。”

  “有下落了吗?”高山的反应跟董曦一样,一听这话就激动了起来。

  李子安下一秒钟就把他的激动劲儿给灭了:“没有。”

  高山讶然道:“那你为什么这么确定?”

  李子安笑了笑:“高首长,我是大^师,之前我卜过一卦,那一卦预示过完璧归赵,我推算出的日期不会错的,但你要我给你解释,我却不好解释,不是我不愿意跟你说,而是有些玄学上的东西,语言无法描述。”

  高山看着李子安不说话了,那眼神似乎是在琢磨李子安说的话是真是假。

  李子安端起茶杯喝茶,一喝就是一大口。

  高山忽然想起了什么,慌忙说道:“你慢点,那是开水!”

  他不说还好,他这一提醒,李子安干脆一仰脖子,将杯子里的滚烫的茶汤都喝下了肚子。

  那些在酒桌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所装的逼,放大^师这里简直是弱爆了。

  开水茶汤一饮而尽,那才是真牛逼。

  高山看得目瞪口呆,他担心李子安马上就会惨叫,甚至会倒在地上打滚哀嚎,可他看到的却是李子安慢吞吞的放下茶杯,脸上不但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还带着一丝笑容。

  “不好意思,我有点渴,所以喝得有点快。”李子安笑着说。

  高山却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我去添点水。”李子安拿起茶杯往饮水机走去。

  他装这个喝开水的逼虽然是临时起意,但是也是恰到好处的突出了他刚刚讲的“玄学”的概念。

  你看,我开水都能喝,这就是大^师的玄学,你亲眼看见的,我解释不清楚,但它是存在的。

  李子安站在饮水机旁边接开水。

  高山端起了茶杯,犹豫了一下还是喝了一口滚烫的茶汤,结果喝进嘴里的下一秒钟就吐了出来,大口吸气给口腔降温。

  李子安假装没看见,接好水之后回到了刚才的座位上。

  高山的嘴唇有点红,但他自己看不见。

  李子安继续装看不见,放下茶杯问起了正事:“高首长,董曦说有一个新的黑锅要我背,是什么黑锅?”

  高山说道:“这事不急,还在研究阶段,先把精武女王的骸骨和罗盘的事情搞定之后再说吧。”

  李子安心中一片好奇和困惑。

  以前背黑锅,是什么黑锅都会很爽快的告诉他,这一次却遮遮掩掩,真的是有点不正常。

  他想起了余美琳跟他说的话,她不想让他去背黑锅。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也有了一个预感,那就是这次的黑锅非同寻常,或许真的很危险。

  他的心里暗暗地道:“他不说我也不问,等他说出来的时候,如果真的很危险,我也要有个拒绝的选项,不能跟个傻^逼似的,他说什么我都答应。”

  咚咚。

  有人敲门。

  高山说道:“进来吧。”

  办公室的门打开,董曦领着张博士走了进来。

  两人走过来也不入座,就站在高山的旁边。

  李子安刻意观察了一下张博士。

  张博士看上去跟平常没什么区别,给人一个木讷的印象,但眼神却非常特别,是那种时刻都在思考问题,偶尔闪烁一下的眼神。

  高山说道:“董曦,你给大^师说一下情况吧。”

  董曦嗯了一声,开口说道:“大^师,昨晚张博士失踪,再到他回来这里,一个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不记得。他说他有意识的时候,人已经在疗养院大门口了。”

  李子安听在耳朵里,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这个症状和白雪是一样的,被控制了大脑,在被控制期间大脑不会有任何记忆。

  不是余美琳,也不是汉克,那么最可疑的人就是姑师大月儿。

  董曦接着说道:“我们怀疑是汉克,可是他昨晚就没有离开过灯塔领事馆,我们把你请过来,就是想请你用你的手段调查一下,找出罪犯。”

  李子安沉默不语。

  他知道是谁干的,可是他不能说。

  这事,即便是只牵扯到姑师大月儿都没法说,更别说还牵扯到了余美琳。

  这是他的困境,走不出去。

  董曦说完了,她看着李子安。

  高山也看着李子安,也留意着他的神情变化。

  大^师始终都很稳定。

  唯有多少人张博士跟一个道具似的站在旁边,继续思考他的问题,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这事蹊跷,张博士我给你卜一卦吧。”李子安起身向张博士走去。

  张博士却好像没有听见李子安说了什么,还愣在那里思考着什么。

  “张博士,大^师要给你卜卦。”董曦提醒了一句。

  张博士这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站在身前的李子安,脸上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不好意思,我刚才在想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你想起了什么吗?”李子安问。

  张博士摇了一下头:“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但是这不科学,不管我做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我的大脑是应该有记忆的,但是没有。现在的科技,没有什么药物或者仪器能做到这种程度。”

  李子安说道:“我给你卜一卦,或许会有线索,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我知道。”张博士抬起了右手,食指早早的就伸了出来。

  李子安也将右掌伸了过去,虽然张博士知道该怎么做,但他还是提醒了一句:“闭上眼睛,在我的掌心之中随意画画,我说好就停下。”

  张博士点了一下头,然后用食指在李子安的掌心之中写写画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