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88章神秘的钥匙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10 2020-11-17 17:24

   康海川挖出来的那只瓷瓶有点大,有一尺多高,瓶底的直径也有十公分的样子,面上满是泥浆留下的痕迹,依稀可以辨认出是一只青绿色的瓶子,里面装满了泥沙,很沉。

  康海川用工具小心翼翼的挖出瓶子里的泥沙,那动作说是在蛋壳上雕花也不为过。

  李子安闲不住,也拿着小铲子在地上挖。他虽然不是考古专家,也没有半点考古的知识,但挖地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他在月牙村的主要工作就是种地。

  康馨拿着刷子凑了过来,挨得很近。李子安挖泥沙,她就用刷子在泥沙上扫来扫去,有时候动作大一点就会碰到李子安的手。

  李子安想往旁边挪一点,可是旁边就是一个土堆,没地可挪。

  “大叔,你这次来待多久?”康馨的声音小小的。

  “估计得待一段时间。”李子安说。

  “我昨天晚上做梦梦见了你,没想到你就来了。”康馨看着李子安笑。

  李子安下意识的想问她做了什么梦,可是感觉这里有坑,跟着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康海川看见他的闺女跟祸水安蹲在一起,两人的屁/股差点就挨上了,心中不满,咳嗽了一声:“嗯哼!”

  康馨却连头都没有回一下,依旧跟李子安嘀嘀咕咕的说着话。

  康海川说道:“小李,你还是别挖了,你不是专业人员,一不小心就把文物挖坏了,你过来帮我扶着这只瓶子,我一个人不好弄。”

  李子安将铲子放下,过去帮忙。

  康馨也想过去,却被康海川瞪了一眼,又蹲下去拿起李子安放下的铲子清理泥沙。

  李子安扶着瓶子之后,康海川的动作快了一些,瓶颈的泥沙很快就被清理干净了。

  泥沙下面是沙子,不用清理就能倒出来。

  李子安将瓶子倒悬,装在瓶子里的沙子水一般滑出来,落在地上。

  瓶子里好像装着什么东西,却没等李子安看清楚,它掉在沙堆里,又被后面倒下来的沙子给埋住了。他把瓶子放下,蹲了下去,用手刨开沙子,那东西曝露了出来。

  那东西看上去像是一把钥匙,七八寸长度,铜锈色,上面雕刻了花纹。因为泥沙封住了瓶口,而它又埋在沙粒之中,没有与空气接触,所以保存得很好,没有锈蚀的迹象,就连花纹都非常清晰。

  李子安将它拿了起来,入手沉甸甸的,看上去像是青铜材质,但肯定不是,因为它要比青铜的重量大得多。

  “大叔,这是什么东西?”康馨凑了过来,好奇地道。

  却不等李子安回答,康海川就从李子安的手中拿走了那东西,他掂了掂,看了看:“看样子是把钥匙,这么大一把钥匙,多半是开宫门和库门的钥匙。”

  李子安心中一动:“康叔叔,你们有发现什么宫门或者库门吗?”

  康海川说道:“大大小小的门倒是挖出来不少,但都毁坏了,木质的门无法保存,石门也大都碎了,趴在了地上,我没有发现有什么门有锁,更何况是这钥匙这么大,那锁肯定更大。”

  李子安伸手:“康叔叔,我再看看。”

  康海川将钥匙递给了李子安。

  李子安将钥匙抓在手中,悄悄往钥匙之中注入了一丝真气。

  这样有可能会损坏文物,可是指望考古专家研究出什么结果,那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他不是考古专家,他也不是科学家,他是大/师,扫地僧和董曦请他来帮忙,这差不多可以默认为他可以“乱来”一点点。

  一丝真气进入钥匙,没有什么信息反馈回来,就连那一丝真气也犹如泥牛入海,转眼就小时不见了,召之不回。

  “咦?”李子安的心中惊讶,又往钥匙之中注入了一丝真气。

  还是泥牛入海,那一丝真气依旧是有去无回,也没有任何信息反馈。

  “大叔,你在干什么?”康馨听见了李子安“咦”的那一声,心中好奇,又凑了过来。

  李子安说道:“康叔叔,这钥匙能借给我研究研究吗?”

  “这可不行,任何文物都要登记注册,妥善保存,你不是专业人员,文物不能借给你,再说了,我也没有资格做这样的决定。”康海川一口就拒绝了。

  康馨说道:“爸,这么多文物,大叔只是借去研究研究,又不是据为己有,你就当不知道行了。”

  康海川瞪了康馨一眼:“那不行,规矩就是规矩,你要是有这种态度,我送你回魔都。”

  康馨心里不满,却不敢顶嘴了。

  她了解她老爹,生活上的事她任性一点就任性一点,但牵扯到原则问题,她老爹可是从来不惯着她的。

  “康教授,给他吧,大/师在这里拥有特别权限,任何地方都可以去,他也可以研究任何文物。”这是董曦的声音。

  董曦走了过来,一身戎装,别有一番英姿飒爽的味道。

  康海川说道:“那我就没有意见了,小李你拿去研究吧。”

  “嗯,谢谢。”李子安说了一句客气话,他其实能理解康海川。

  这个社会缺的就是康海川这种有原则,守规矩的人,多的是中饱私囊,为自己捞好处的人。老康这种品德,值得尊敬。

  董曦走了过来:“你的帐篷已经搭建好了,就在康教授和康同学的帐篷旁边,这样也方便你们交流。我的帐篷也在那里,你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来找我。”

  康馨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发现康海川正看着自己,她跟着就藏起了那丝笑容,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带我去看看吧。”李子安说,他想接着研究这把神秘的钥匙。

  董曦点了一下头:“跟我来吧。”

  “我也去。”康馨说。

  康海川一把拉住了康馨:“你撵什么路,接着干活。”

  康馨:“……”

  大坑边架了一把架管搭建的梯子,董曦抓着梯子往上爬,李子安跟在她后面往上爬,快爬到头的时候,他心里总感觉好像漏掉了什么,他又回头看了一眼。

  居高临下,残破的寺庙进入了他的视线,那祭坛从垮塌的墙壁后面显露出来,偏西的阳光照射在大殿内部,一片铜锈的颜色。

  发现钥匙的地方就在寺庙的旁边,位于一座偏殿之中。

  在寺庙周围还有十几个考古点,几十个考古人员都在工作,场面井然有序。

  李子安还看见了那三个“师太”,还有那两个存在感极低的男生。

  那五人学的都是考古专业,这样的机会很难得,或许这辈子也就这一次,他们肯定不愿意离开。

  董曦爬上了坑,回头看着李子安,问了一句:“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就随便看看。”李子安也爬上了坑,“走吧。”

  只是一点虚无缥缈的感觉,他也不好跟董曦解释。

  董曦走前带路。

  李子安提着合金工具箱跟在后面,另一只手拿着那把钥匙,也就是这一路过来,他又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钥匙始终冷冰冰的,他的手掌竟没能把它捂热。似乎,他手掌上的温度也被它吸收了。

  这让他想起了大惰随身炉。

  他能把双掌放进开水里打汤底,靠的就是大惰随身炉的吸收热能的性能,可那是大惰随身炉,一把钥匙也有那样的性能,未免太高调了吧?

  毫无征兆的,一个女人又从他的脑海之中冒了出来。

  白衣胜雪,一纱遮面。

  如果姑师大月儿肯露面,肯跟他聊聊,那么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可是,她是一条神龙,神龙见首不见尾。

  心里想着事情,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几座帐篷前。

  一块平整的沙地上,五座帐篷排成了一朵梅花的形状。

  董曦指着中间那一座帐篷沙地:“那座帐篷就是你的帐篷,后面两座是康馨和康教授的帐篷,右下角的考古队的队长严昆的帐篷。”她又指了一下左侧的一只帐篷,“这是我的,夜里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就来这里找我。”

  李子安看了一眼,她的帐篷跟其它的几座不一样,是沙漠迷彩。

  等等……

  李子安把她刚说的话咀嚼了一下,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是又不好问。

  “我去看看。”李子安去了他的帐篷。

  帐篷比一般的户外帐篷大一点,里面铺了防潮油布,油布上放着一只睡袋,还有脸盆、热水瓶、新毛巾、水杯、牙膏牙刷什么的。

  “你看看还缺什么东西。”董曦说。

  李子安笑了笑:“不缺,谢谢。”

  董曦说道:“那你休息一下,待会儿就开饭了,这里是露天食堂,在营地东边,早晨7点,中午12点,晚上6点开饭。”

  “嗯嗯,我记住了。”李子安越发觉得董曦其实是个细心的女人。

  董曦忽然不说话了,只是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被她瞧得有点不自然了,问了一句:“你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有。”董曦言简意赅。

  “那你说呀。”

  “我看得出来,康教授的女儿喜欢你,你得注意一下作风问题,不要犯错误。”董曦说。

  李子安:“……”

  董曦又补了一句:“我答应过你老婆,我把你带到这里来,我就要把你毫发无损的带回去,我会盯着你。”

  李子安无言以对。

  她是不是对毫发无损有什么误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