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68章血腥搏杀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99 2020-11-17 17:24

  刚才的蒙太奇手法能骗过老枪#了吗?

  不知道。

  可即便是骗过了,但是用不了多少时间老枪#就会明白过来,因为他不会愿意在那山坡上喂蚊子,他只要用通讯器再跟黄波通话,他就会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这三人都是亡命之徒,一个比一个奸诈。

  所以,李子安现在需要作出一个决定。

  是将黄波带走,交给刘军,还是只带着康馨和康海川逃走?

  李子安将黄波拖出来,心里的想法就是将黄波带走,然后将黄波带走交给刘军。当然,这事他也有点私心,那就是在将黄波交给刘军之前,他可以审问一下黄波,从黄波的嘴里挖出一点路途公司的秘密,还有黄波知道的符号的秘密。

  可是,打开门,看见惊魂未定可怜兮兮的康馨和康海川,李子安就有些犹豫了。

  什么秘密比人命更重要?

  康馨和康海川也是因为他才遭此劫难,他有责任将父女俩带离这里,送到安全的地方。如果他带上黄波,他几乎不可能保护好康馨和康海川,父女俩一个是大学生,一个是大学教授,让他们去面对持枪#的凶徒,这和让他们去送死有什么区别?

  “大叔……”康馨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下一秒钟两颗眼泪就夺眶而出,“我、我刚才以为你出事了……我……”

  李子安松开了抓着黄波的脚踝的手,安慰了一句:“别害怕,我现在就带你们离开这里,你们还能走吧?”

  “我能。”康馨站了起来,伸手去搀扶康海川。

  李子安也走了过去,伸手抓住了康海川的一条胳膊,帮他站起来。

  康海川也能走。

  李子安说道:“我打个报警电话,然后我们就离开这里,你们一定要躲在我的身后,不能把身体露出来,记住了吗?”

  “大叔,还有坏人吗?”康馨本来已经好了点,可是李子安这么一说,她又紧张了起来。

  李子安的了一下头:“外面还有一个枪#手,所以你们一定要跟紧我,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将身体露出来。”

  康馨和康海川对视了一眼,然后都点了点头。

  李子安掏出了手机,准备拨打刘军的电话,然后发现手机没有信号。

  他的心顿时一沉。

  是信号被屏蔽了,还是这个地方太偏僻,没有信号?

  如果是前者,事情就变得更复杂了。之前他给自己卜卦的卦辞又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螳螂捕蝉雀在后,老枪#不是那只雀,真正的雀还没有现身。

  “大叔,打不通吗?”康馨问。

  李子安顾不上跟她说话,他跟着蹲下去,伸手压在了黄波的胸膛上。

  真气出去,真气回来。

  他不是给黄波治病,只是想了解一下黄波的情况。

  回归的真气带回了黄波身体内的情况,李子安都有点懵逼了。

  黄波等于已经是一条死狗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的心脏跳得也很缓慢,随时都有可能停止跳动。最糟糕的却是他的肺,吸入了大量的毒烟之后,他的肺部正上演着一场炎症风暴,他的免疫系统正在跟肺部的毒烟分子斗争,杀得难解难分,这样的后果是他的肺里挤满了痰液和细胞的尸体,已经快失去作用了。

  李子安将手收了回来。

  黄波现在这种状况,就是他马上动手救治,黄波也是十有八九活不过来了。

  更何况,他压根儿就没打算救黄波。

  大锤肯定更糟糕,那货现在都还在毒烟弥漫的屋子里,吸入的毒烟比黄波还多。

  “大叔,他会死吗?”康馨问。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站了起来:“我们得离开这里了,跟紧我,身体不要超出我的肩膀。”

  康馨紧跟在李子安的身后,康海川紧跟在康馨的身后,三人排成了一条直线。

  三人没走几步,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打嗝的声音。

  李子安回头看了一眼,却见黄波的双脚蹬了两下,然后就不动了。

  黄波断气了。

  李子安心中一片骇然,这是他第一次用独身膏毒人,虽然假天香之中只有十分之一等份的毒身膏,却没有想到也如此厉害。

  他暗暗庆幸及时将康海川和康馨拖了出来,又及时的给他们用炉身血解毒,并用真气强化他们的心肺。如果再迟一点时间,父女俩也会很危险。

  另外,父女俩当时的位置也是一个原因。他们当时在墙角,毒烟并没有立刻扩散过去。还有父女俩是蜷缩在地上的,毒烟是从高处往低处扩散,黄波倒地的时候,毒烟其实都还没有扩散到他们的身边。

  这次是真杀人了,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的时候,李子安就把它摁了下去。

  救人要紧,现在可不是考虑后果的时候。

  嘟嘟嘟……

  身后的房间里又传来了通讯器的响声。

  又有人联系黄波。

  李子安加快了脚步:“跟上。”

  三人走进了客厅。

  窗户外面突然出现了两个个穿着潜水服的人,两人的手中还各拿着一只射鱼枪,正站在落地窗外窥探客厅里的情况。

  李子安看见了那两个人,那两个人也看见了李子安和跟在他后面的父女俩。

  “抓住他们!”一个穿着潜水服的人吼叫了一声,手中的射鱼枪也抬了起来。

  这个人用的是英语。

  李子安听懂了,却顾不上去思考窗外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他将手中的合金工具箱提了起来,同时移动脚步,挡在了康馨和康海川的身前。也就在那一瞬间,合金工具箱打开,前一秒钟还是一只银色的箱子,后一秒钟就变成了一面银色的防弹屏。

  哗啦!

  射鱼枪#射出的鱼箭撞破玻璃,一头扎在了防弹屏上。

  砰!

  一声闷响,鱼箭的箭头下迸射出了一团火星,差不多三尺长的鱼箭也被弹开,掉在了地上。

  几乎就在同一瞬间,另一只鱼箭也穿空而来,直奔躲在李子安深厚的康海川而去。

  这个时候,康海川还没能来得及调整位置,躲到康馨的身后,还有半边身子露在防弹屏外。

  那个穿潜水服的杀手,射的就是康海川露出来的那半边身子。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子安的右手将防弹屏往左边一扔,挡在了康海川的身前。

  砰!

  又是一团火星迸射出来,第二支鱼箭也弹开掉在了地上。

  李子安的左手在防弹屏即将坠地的时候抓住了提手,又将它提了起来,挡在了身前。

  两个穿潜水服的杀手从窗户里跳了进来,两人的手中都握着一把锋利的军刀。

  李子安这才看清楚,两人都是身材高大的白人,两人的眼睛都是蓝色的眼睛,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背满是绒毛。

  “你们趴下!”李子安吼了一声。

  康馨和康海川跟着就趴了下去,父女俩现在已经是六神无主了,李子安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

  就在康馨和康海川趴下的时候,李子安冲了上去。

  一个白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容,右手反抓刀柄,刀尖下垂,猫着腰,半弓步,提前摆好了架势。

  另一个白人绕步侧面,也是一手反抓刀柄,猫着腰,随时准备从侧面袭击李子安。

  这配合,这动作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这两人要么是职业杀手,要么就是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

  李子安提着防弹屏猛冲了几步,突然一个急停,右臂甩出了一个弧线,右手握拳,隔空一拳轰了出去。

  面对着李子安冷笑的那个白人杀手顿时有点懵逼的反应。

  这是什么鬼?

  他以为他在打街霸,释放波动拳?

  却就在这个念头从脑海里冒出来的时候,一股翻江倒海的疼痛突然从小腹之中向身体各处蔓延。巨大的冲击力下,他被掀翻在地,贴着地面往破开的窗户滑去去。这一滑,地上的碎玻璃划破了潜水服,割开了他的皮肉,有的甚至深深的扎进了他的背和臀部,地上留下了一道就像是用拖布拖出来的鲜红血迹。

  咚!

  白人杀手的脑袋撞在了安装在地面的铝合金窗槽上,他的脑袋被拖起来,从一块三角形的碎玻璃上滑了过去,直到他的肩膀撞在铝合金窗条上,不再滑动,他才停下来。

  可是停不停下来已经无所谓了。

  那块玻璃划破了他的头,也划开了他的脖子,猩红的鲜血带着滋滋的声音,喷泉也似的往外喷,真的是一米多高。

  另一个白人杀手傻#逼了。

  就在两三秒钟前,他还琢磨着一旦李子安与他的同伴进入缠斗状态,他就从侧面袭击李子安。他甚至连用刀扎李子安身上的什么部位都想好了,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就连他也不相信只有在游戏中存在的“波动拳”,竟然是真的!

  “啊——”康馨尖叫了一声。

  象牙塔里的她,哪里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

  李子安的视线落在了第二个白人杀手的身上。

  第二个白人杀手忽然将手中的军刀扔向了李子安。

  李子安的左臂一挥,防弹屏挡在了身前。

  军刀撞在了防弹屏上,弹飞之后又掉在了地上。

  就在李子安用防弹屏挡飞刀的时候,第二个白人杀手转身就往破开的窗户跑去。

  他又没有喝醉,会傻得留下来跟一个会打波动拳的人搏命。

  李子安没有追,探手从地上捡起一支掉在地上的鱼箭,做了一个投标枪#的动作,然后将手中的标枪照着白人杀手的后背投了出去。

  标枪之中灌入了真气,在空中飞出了一道漂亮的直线,扑哧一声扎进了第二个白人杀手的肩膀。

  毕竟不是专业的标枪运动员,指哪投哪,他想扎的是后背,但标枪扎的却是肩膀。

  “啊!”第二个白人杀手惨叫了一声,带着贯穿肩膀的标枪#从窗户里飞了出去,然后就趴在地上不动了。

  他或许没死。

  不过李子安也顾不上去看一个重伤的杀手死没死了,他倒转回来,伸手将康海川拉了起来:“跟着我,千万记住,不要把身体露出我的肩膀。”

  康馨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惊魂未定的点了点头。

  李子安往门口走去,行走之间从防弹屏里面抽出了一根檀香,用打火机点燃。

  他有一种预感。

  那只雀已经来了,就在附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