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08章大%师也有帮不了的忙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16 2020-11-17 17:24

  你有没有遇见这样的情况?

  同桌的女孩子打了你一小拳拳,你举起了拳头要打回去,她却挺起了刚刚发育的胸膛叫嚣,你打呀,你打呀!

  傻#逼才会去打。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免费阅读。

  你一打她就哭了,然后你会站在班主任的办公桌前成为被告,接受正义的审判。

  大#师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他要制服杜林林那是轻而易举,用机关戒指的合金尖刺扎,或者将她从身上掀开,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一拳打她脑袋上……

  可是他不能那么干。

  杜家跟他的关系很好,他跟杜林林的关系也很好,说是知己也不为过。管家婆那边要买设备,人家跑前忙后还不赚一分钱,他这边想给桃子买海边的房子,人家差不多白送了一座,就冲着这交情,他能下手吗?

  可是,杜林林却不存在这些,借着酒劲,她放得开。

  夺命剪刀腿又加了一点点力,绞紧的同时又奶凶奶凶的说了一句:“我听不清楚,你再说一遍!”

  “哦滴姑奈奈呜噜呜噜!”

  “你……”杜林林的声音有点颤,“你想让我放开你,是吗?”

  “嗯嗯!”李子安慌忙点头。

  “哎呀,你别点头呀。”

  李子安的脖子硬了,不但脖子硬,全身都硬,就像是一根木头。

  “不行,我好不容易才抓住你,我不放,我一放你就跑了。”杜林林说。

  李子安无语了。

  他以为她就要放开他了,却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句话。

  有些时候真不能相信女人,谁信谁傻#逼。

  “你怎么不说话了,你说话呀。”杜林林说。

  “泥嘟的哇的腿呜噜,哇迪蒙啄话?”

  “听不清楚,你再说一次。”

  李子安:“……”

  他总算是明白她之前说的酒壮怂人胆是怎么意思了。

  不能打她,但也不能一直这样吧?

  忽然,他的脑海中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挖给泥怼后一系积灰,不难哼!”

  “不然你会怎么样?”杜林林居然听懂了。

  可她还是不放人。

  李子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肺部集聚了大量的空气,一转眼他的胸膛都鼓了几分起来。

  “你要干什么?”杜林林莫名紧张了起来。

  李子安突然张嘴:“呼——”

  杜林林没坚持过几秒钟就坚持不下去了,撤了夺命剪刀腿,翻身逃开了,脸红红的抓住那件小西服缠在了腰间,似乎是不想让李子安发现什么。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免费阅读。

  李子安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过身去,背对着杜林林,他似乎也不想让她发现什么。

  其实,两人的举动都是多余的,因为不管是什么,两人都看见了。

  真没必要,两人都穿着衣服,这么正规,这个时候就算是澳大利亚的警方来查房,也不会有什么证据,更不会把两人怎么样。

  房间里的气氛在沉默中滑向尴尬。

  李子安想开口说句话,可是话到嘴边又没了声音,此情此景,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不紧张,才能不尴尬。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李子安暗暗紧张,他生怕杜林林此刻走过来,从后抱住他什么的,他这个时候差不多就是一只火药桶,稍微一点火星都有可能爆炸,化作一团灿烂的烟火。

  他真的是太难了。

  在澳洲这段时间里,他不断遭遇一些事情,管家婆和桃子却又远在万里之外。

  他固然是个思想品德高尚的人,纯洁的人,也能管住自己,可也架不住被这样祸祸啊。

  他好比是一个大户人家,与人为善,四里八乡美名扬。他养着一条大狗,平日里就趴在窝里睡觉,那狗随他,也很有修养,从不吠谁,也不咬人,可人要是在它面前嘚瑟,不断挑衅,你来咬我啊,你来咬我啊,它肯定还是要扑出来咬人的。

  狗毕竟是狗,主人的品德再高尚,但也改变不了狗的狗性。

  还好,杜林林并没有过来,而是走到了靠墙的电脑桌旁边。

  然后,李子安听到了拧开瓶盖的声音,接着又听到了喝酒的声音。他顿时着急了,慌忙转身过去。

  杜林林正仰着脖子往嘴里灌酒。

  李子安也顾不了那孽畜了,慌忙上去抢走了她手中的酒瓶子:“你怎么又喝上了?”

  你要是再来一个酒壮怂人胆,去大户人家惹事,大户人家的狗就该咬你了。

  杜林林忽然转身,扑倒在床上,毫无征兆的就哭了起来:“嘤嘤嘤……”

  李子安傻眼了,刚才拿夺命剪刀腿锁他的时候,她那么劲爆,刚才往嘴里灌酒的样子也是那么的豪爽,好端端的,怎么说哭就哭了呢?

  “呜呜呜……”杜林林又换了一个声音哭。

  李子安放下酒瓶走了过去,伸手拍了拍到了两点肩:“跟哥说,你遇上什么事了?”

  “呜呜呜……”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坐在了床沿上:“是不是被哪个臭小子欺负啦,跟哥说,哥揍他给你出气。”

  “不是。”杜林林终于说话了。

  “那是什么事?”

  杜林林止住哭声,然后爬了起来,坐在了被子上。

  李子安往旁边挪了一点,不敢靠她太近,她的味道,她的风景都是药,那药性他的炉身血还解不了。

  那孽畜和好不容易才消停了一点,他可不想再来一次。

  那滋味一点都不好受。

  杜林林泪眼朦朦的看着李子安:“子安哥,我……”

  “有什么事你说呀,哥给你做主。”

  “真的?”

  李子安笑了一下:“你哥我是大#师啊,专门为人排忧解难的,你有什么事尽管说,我一定帮你解决了。”

  他正愁不好还她赠海边小楼的人情,他的心里已经决定了,不管是什么事一定给她办好,把她的人情还了。

  杜林林眼神脉脉的看着李子安,嘴唇颤了颤:“我……”

  李子安有些着急,催促道:“什么事你倒是说呀,你可是习武之人,你平时都很爽快,今儿怎么这么墨迹?”

  “我是女人呀,有些事爽快不了。”

  “那你说呀,告诉哥是什么事?”

  “我跟你说了,你就帮我,对吗?”

  “必须啊,我是你哥啊,你快说呀。”李子安都快急死了。

  “你发誓,你会帮我。”杜林林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渴望。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举起了右手:“好吧,我发誓,我一定帮你解决问题,好了,你说吧。”

  杜林林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出来:“我要一个儿子。”

  “啊?”李子安顿时惊愣当场,傻#逼了。

  治病救人,卜卦看相,甚至是打#人背黑锅之类的忙,他都可以帮,也一定能帮到她,可是她要一个儿子这种忙,他怎么帮?

  杜林林的浩眸里顿时泛起了一层泪花:“你口口声声说是我哥,无论我遇上什么事都会帮我,我说出来了,你却是这样的反应,你就知道骗我,欺负我。”

  李子安哭笑不得:“别的忙我肯定帮,不会有半点犹豫,可是这事……”

  “那你还发誓了。”

  “我……”李子安语塞。

  “你们男人发誓都是这样么?”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林林,别的事我都可以帮你,但是这事……我真的无能为力。”

  杜林林的嘴角一瘪,两颗眼泪从眼眶之中滚落下来,顺着脸庞往下淌。

  她本就是古典型美女,那脸那身材就跟强化版的林黛玉似的,这一哭,那真的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李子安头疼了:“你怎么会找我帮这样的忙?”

  杜林林垂下了螓首,抓着围在腰间的西服的一颗纽扣拧来拧去,也不说话,眼泪一颗接着一颗往下滴。

  李子安的情绪也被感染了,想伸手将她搂入怀里,安慰她,鼓励她,可是他的手怎么也抬不起来。如果她是余美琳,或者是沐春桃,他早就搂入怀里温柔呵护了,可她是杜林林,他不能乱搂。

  不过他还是伸手到床头柜上,从纸包里抽出了两张餐巾纸,递向了杜林林,温柔地道:“别哭了,擦擦眼泪吧。”

  杜林林却不伸手接,还是垂着螓首拧那颗纽扣。

  李子安担心她会把那颗纽扣拧下来,特意去看了一眼,结果就看见了一朵刺绣的含苞玫瑰。

  玫瑰献给骆驼。

  骆驼伸出脚趾接住了玫瑰。

  兴许是刚刚下过一场小雨,玫瑰浸润,骆驼的脚趾也很湿润,特别有诗情画意。

  李子安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发了三秒钟的呆之后才收回视线。杜林林还是不伸手接纸,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拿着纸为她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和脸颊上的泪痕,擦了左边又擦右边。

  “好了,别哭了,你告诉哥,为什么突然想要个孩子?”李子安的声音好温柔。

  杜林林的声音轻轻的:“又有人跟我爸提亲,对方是一个大领导家的儿子,在国外留过学,目前也一个商业部门上班,很有前途。我爸见过那人,他很中意,所以来跟我说,让我去跟那人见面。”

  “杜叔叔上次不是说不管你嫁不嫁吗?”

  “你们男人说的话靠得住吗?”

  李子安:“……”

  虽然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但考虑到他刚才发誓帮人家,结果却反悔这事,还真是靠不住。

  大#师这样的人品都这样,更别说是一般的男人了。

  “我爸的确说过不管我的婚事,只要我不嫁人就可以留在家里,帮他打理公司,可是……”

  “可是什么?”

  杜林林沉默了几秒钟才说出来:“那个女人回来了。”

  ps:诸位江山父老,且容我多赚几毛钱再推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