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52章叫爸爸也没用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803 2020-11-17 17:24

   潘人龙醒过来了。

  真气不是解药,却胜过解药。

  它是一种很神奇的能力,李子安自己都没搞清楚,只是从武侠里套用了一个“真气”的名字。

  潘人龙醒是醒来了,但是状态还是很糟糕,两只眼睛半睁半眯,眼神还迷糊。

  李子安开口说道:“潘先生,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这声音里满满都是关切和真诚,多么的贴心。

  潘人龙的两颗眼睛珠子转向了李子安这边,延迟了两秒钟才开口说话:“呃……爸爸……”

  李子安顿时愣住了。

  他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因为就他干的事情,潘人龙骂他也是理所应该的,却没想到这货一开口就叫爸爸。

  这一声爸爸叫得他猝不及防,忘记下面的词了。

  潘人龙的声音含混:“换一个,这个胸太小……”

  李子安:“……”

  敢情,这货是以为他在KTV里吗?

  不过他也反应过来了,止行膏不止能让人麻醉,还能让人产生幻觉。

  这也是止行膏的第一次在人身上进行试验,就潘人龙的反应来看,药效极好。如果他不用真气帮潘人龙苏醒,潘人龙恐怕还要昏迷一两个小时才会苏醒。而且,致幻的效用也很明显。

  李子安心中一动,他说道:“潘人龙,我是黄波,我让你带人过来,你把人带哪里去了?”

  潘人龙使劲摇晃了一下脑袋,他似乎是想让自己清醒,可是他的瞳孔却还是很散,无法聚拢,也没什么神光可言。

  李子安也接着说道:“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黄波。”

  “黄教授……”潘人龙的声音还是很含混。

  黄教授?

  李子安的心中有些困惑,黄波以前只是一个考古队的队长,认识他的马福全和康海川都没有提说过他是什么教授,潘人龙为什么叫他教授?

  这个称呼也给出了一个信息,那就是潘人龙真的认识黄波,两人是一伙的。

  难道黄波当年盗走了那具骸骨,然后投靠了灯塔,当了特务?

  一个称呼引出了好些个疑问。

  “告诉我,我们要从李子安的身上得到什么?”李子安试探地道。

  黄波又使劲摇晃了一下脑袋:“我……水……”

  李子安很想再拉开拉链,请他喝一壶海鲜味的热茶,可是刚才都浇他脸上了。

  “告诉我,我们要从李子安的身上得到什么东西?”

  “符号……天图……”

  李子安心中一震。

  符号,那不就是大惰随身炉上的那些神秘的符号吗?

  马福全就是因为那个符号而死。

  当追之人不可追,可他却去追了姑师大月儿,找到了黄波。他倒是找到了杀害马福全的真凶,可是黄波也有了新的目标,那就是他。

  天图,说的不就是大惰随身炉炉身上的那些奇怪而神秘的图案吗?大惰随身炉似乎是因为那些符号和图案而运行的,也就是说那些图案也极其重要,符号和图案蕴藏着惊人的秘密!

  “你们要那些符号和天图干什么?”

  “我不知道……”

  李子安并不死心:“符号和天图都到手了,我们要交给谁?”

  “再换一个,这个腿太短……”

  李子安无语了。

  尼玛逼啊,你个丑逼还这么挑?

  “你们为什么要那些符号和天图?”

  “时光……掩埋不了我们的足迹,迷路的人……终会找到重返故乡的路……青烟笼罩,归途漫漫。”潘人龙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句话。

  这句话耳熟,也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李子安忽然就回忆了,康馨翻译出了那个神秘来电,那个用佉卢语讲的电话,最后说的就是这句话。

  “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个腰太粗了,再换一个……”

  李子安一时没忍住,挥手就是一耳巴子抽在了潘人龙的脸上。

  尼玛逼的,你是欺负老子是个纯情的好男人,没去过KTV是吧?

  这一巴掌,潘人龙的脑袋被抽得猛地偏了一下,半边脸颊顿时肿了起来。

  李子安的手掌上湿漉漉的,那是他刚才浇潘人龙脸上的热茶,他跟着将手掌拿到潘人龙的衣服上擦了擦。

  冲动了,忘记了刚才热茶浇脸的事了。

  潘人龙挨了一巴掌,人也清醒了一些,他晃了晃脑袋,瞳孔不散了,也有了点神光。

  李子安说道:“潘先生,你醒啦,那我们得好好聊聊了。”

  潘人龙这才看清楚蹲在身边的人是谁,下一秒钟他突然伸手去掐李子安的脖子,可是这一动才发现手被皮带捆着,动不了。他跟着又抬膝去撞李子安的腰,随即又发现他的双腿也被捆着,动不了了。

  李子安呵斥道:“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我弄死你。”

  这当然是吓唬人的话,他现在可是有上千万私房钱的男人,都还没有花出去,他怎么可能干这种会枪毙脑袋的勾当?可是这样的话在这黑咕隆咚的树林里说出来,听的人还被捆着手脚,那就是另外一种感受了。

  潘人龙深吸了一口气:“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定金,我给你打了600百万定金,你就这样对我?”

  李子安笑着说道:“那是相金,你给我600万是让我给你看相,我已经看了,你今晚有血光之灾。”

  潘人龙再能忍也架不住这样的调侃,他又挣扎了一下,脚上的裤子有点松动的迹象。

  李子安一拳头轰再了潘人龙的小腹上。

  砰!

  潘人龙的身子顿时蜷缩成了一只虾米。

  李子安说道:“如果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如果你不配合,或者骗我,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潘人龙咬着牙齿说道:“我是美领馆的武官,你敢绑架我,你不就不怕闹出国际纠~纷?美领馆一施压,当判你十年也会判你二十年,唯海路那么多监控摄像头,很容易查出我们三人是一起上车离开的,你要是杀了我,哪怕你毁尸灭迹,美领馆找不见我,你一样被抓,你跑不掉了!”

  李子安笑了笑:“这么说,只允许你们陷害我,我不能反抗咯?”

  潘人龙冷笑了一声:“在对我下手之前,你就没有想过后果吗?我是美领馆的武官,我有外交豁免权!我身后是美国!”李子安又没忍住,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潘人龙的脑袋又偏了一下,另一边脸庞也肿了起来。

  这一次手上虽然没有沾多少茶汤,但李子安还是嫌弃的在潘人龙的衣服上擦了擦。

  早知道就不浇这货的脸庞了,给这货浇嘴里,不然这个时候也不会碍手碍脚了。

  可是实在忍不住想抽人啊,这是华国,这货居然还这么嚣张。如果这货是个真正的美国人也就罢了,偏偏这货的身上还披着一张华人的皮,黄皮白心,活脱脱一香蕉人,这就让他恶心了。当这货叫嚣他身后是美国的时候,他的心里都有一种想将这货回炉重造的冲动了。

  潘人龙很快就缓过了气来:“我受过训练,你有什么招就冲我来吧,我什么不会说,但你记住,你这次是真的完了。你不敢杀我,可我一定会弄死你!”

  李子安抬手指了一下撞变形了的凯迪拉克:“看见那辆车了吗?”

  潘人龙移目看去,一眼就看见了那辆被树拦下来的凯迪拉克轿车。他的眼神有些困惑,他不明白李子安为什么让他那辆车。

  李子安接着说道:“餐厅里有监控,一查就能查到是你请我来给道森排忧解难,你说的,那条街上也有很多监控,我是上了你的车被你带走的。我来给你描述一下接下来发生的事吧,你喝酒了,你把车开翻了,翻车的过程中,你的颈椎扭断了,你死了,你爸徐成也死了,我身受重伤,我拨打了急救电话,顺便帮你叫一下交警来给你收尸,你觉得这个剧本好不好?”

  潘人龙顿时懵逼了,眼神之中也闪过了一丝畏惧。

  李子安创作的这个剧本天衣无缝。

  如果警察去查监控录像,会在餐厅的监控录像里还原一个父子俩跪舔大~师,请大~师出马为朋友解难的剧情来,然后回从街道上的监控看到李子安上了他的车。这些其实都没毛病,问题出就出在他喝了酒。

  你喝醉了酒,你把车子开翻撞死了你自己,你能怪谁?

  这事,保险公司都不带赔的。

  李子安笑了笑:“你说你是领事馆的武官,你的背后是美国爸爸,多牛逼啊,我就说一件事,你上次用来害我的夜蝠病毒,那应该算是生化武器吧,我保留了样本,还有录音,我要是把这事捅出去,不知道你的美国爸爸会不会保你?”

  潘人龙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他很清楚流程,如果这事败露,美国不但不会保他,还会立刻跟他撇清关系,顺便派一个特工送他上路。

  他哪里知道,李子安根本就没有什么病毒样本,更没有什么录音,用耳朵偷听到的秘密来电,怎么录音?可李子安却说出了病毒的名字,甚至连徐成的身份也说出来了,站在他的角度,那不就是有病毒样本和录音吗?

  李子安呵呵笑了一声:“你以为你爸爸的大腿够粗,毛也多,我就怕你吗?我告诉你,你的小命现在就捏在我的手中,我稍微抓紧一点,你就完蛋了。我告诉你,我能救人,我就能杀人,而且杀得你明明白白,要不要试试?”

  潘人龙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他忽然觉得,这让人嫉妒的面孔下藏着的不是什么大~师,而是一个恶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