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25章雕像中还有雕像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64 2020-11-17 17:24

  康海川身上发生的事的确没有科学道理,站在科学的角度去看,无论怎么看都不成立,甚至是荒诞可笑的。

  可是,所谓的科学只是人类的科学,在浩瀚的宇宙面前就如同灰尘一样渺小。连自身的起源都整不明白的人类,又怎么可能用自己的科学解释整个宇宙?

  尿出来的那具骸骨,还有黄波盗走的那一具骸骨,很有可能是外星人的骸骨,或者某个平行空间里的智慧生命,人类的科学根本就解释不了他们的存在。

  存在就是道理。

  质疑它,反对它都没有任何意义。

  这些都是李子安对这事的忽然之间的,灵光一闪般的理解。

  在这份理解的基础上,他又冒出了一个想法。

  他的炉身血能解百毒,而大惰随身炉与这里的一切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没准能压制康海川身体内的东西。

  自然界中有一种僵尸虫的存在,寄生在昆虫的身体之中,控制宿主的身体。如果那具骸骨之中的东西是一种类似僵尸虫的存在,或者病毒、病菌,那么他的炉身血就能解。

  老虫做茧化成蝶,鸡皮褪尽童颜生,一生所求皆不得,生死路口两茫茫。

  这是那人妖卦的卦辞,结合现在的情况来看,康海川已然在做茧了,就要化蝶。鸡皮也在褪了,童颜就要生了。现在,已经到了生死选择的时刻了。

  李子安用合金戒指上的尖刺划开左手的食指,然后捏开康海川的下颚,将流血的指头放进了康海川的唇间,并用真气增加出血量。

  一转眼,康海川的嘴里灌了满满一嘴的血。

  李子安捏住康海川的鼻子,康海川的嘴巴本能的张开呼吸,那一口血便灌了下去。

  “大叔,你给我爸喂血干什么?”康馨好奇地道,她看不明白。

  李子安说道:“你别管。”

  康馨闭上了嘴巴。

  大~师的行为要是那么好理解,那大~师就不是大~师了。

  一口炉身血下肚,几秒钟后康海川的眼皮就颤了颤,这是要苏醒的迹象。

  炉身血能解百毒,自然也包括止行膏。

  李子安继续往康海川的嘴里灌炉身血,一手也按着康海川的额头,往他的身体之中注入真气,帮助他的气血运行。

  第二口炉身血下肚,康海川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线绿芒,一闪即逝。

  李子安心中警觉顿生,死死压住康海川的脑袋。

  “嘻嘻嘻,俊俏的后生哟,又是你,原来你喜欢玩这种游戏,那我就好好陪你玩玩。”康海川的嘴里冒出了一句话,又变成了那细细的娘娘腔的声音。

  康馨紧张地道:“爸,你、你的声音怎么变了?”

  康海川的双手用力一挣,捆着他双手的鞋带嚓一声就断了。

  李子安慌忙跪在了康海川的胸膛上,一双手也压住了康海川的肩头,不让他动。

  嚓!

  康海川震断了捆着他双脚的鞋带,拼命挣扎。

  李子安就像是一块千斤之中的大石头一样压着他,他的腿能动,可是他的上本身却动弹不得。

  “啊!我要杀了你!”康海川发疯似的尖叫。

  “爸,你冷静一点,大叔在帮你。”康馨着急得很。

  李子安将真气灌入双臂和双膝,死死镇压着康海川,无论康海川怎么挣扎,他都不松开。

  “啊!啊!啊!”康海川嚎叫,痛苦得很的样子。

  这情况不对。

  李子安只是镇压着他,并没有攻击他,按理他应该不会很痛苦才对,可他表现出来的却是难以忍受的痛苦。

  李子安的心中一动:“果然是类似僵尸虫、病毒或者病菌之类的东西,我的炉身血正在发挥作用!”

  “大叔,我爸他怎么了,你能不能松开他啊,他看上去好痛苦。”康馨着急得快哭出来了。

  李子安说道:“我正在救他,如果你不想你的爸爸回来,我就松开他。”

  康馨又闭上了嘴巴。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康海川的皮肤上迅速的生出了一层鳞状的白色皮屑,越来越多,前面的掉落,新的又长出来。掉在地上的白色皮屑落地成灰,一粒粒,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研磨成了粉状的骨粉!

  这些白色的“骨粉”会不会就是那具失踪的骸骨?

  无从知道。

  这事科学解释不了,大~师也解释不了。

  地上掉落的“骨粉”越来越多,康海川的痛苦也越来越轻,他渐渐安静了下来,也不挣扎了。

  十多二十分钟后,康海川的皮肤上不再有白色的皮屑生长出来,但满身的皮肤上都是那种白色的皮屑,整个人就像是刚从面粉缸里钻出来的一样。

  “小李……你……压着我~干什么?”康海川的嘴里冒出了一句话,他的声音又回来了。

  李子安松开了康海川,他站了起来,退到了康馨的身边。

  康海川看样子是回来了,可是他还是得防着,不然又给康馨一拳打胸上,那就真应了康同学的预言了,上下前后都给他看齐备了。康同学的荤菜他没吃,俏荤菜端上来,就问你吃不吃?

  “爸,你感觉怎么样,你没事吧?”康馨着急地道。

  “我……这是……”康海川明显还有点迷糊,他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的白灰掉落,露出来的皮肤恢复了正常,偏黄且还有点老年斑。

  李子安松了一口气,他说了一句:“康教授,你跳一跳,抖一抖。”

  康海川摸了一下身上的白灰,脸上满是困惑的神色:“这是什么?”

  “骨灰。”李子安说。

  “啊?”一听说是骨灰,康海川心中恶心,慌忙抖灰。

  粘在他身上的,还有装在衣服、裤子里的白灰纷纷掉落。

  李子安发现,康海川的裤子和衣服也恢复到了正常的尺寸,又合身了。

  康海川抖衣服,抖裤子,白灰飞扬,散落在地上的白灰好大一片。

  “小李,我身上怎么会有骨灰?”抖完了灰,康海川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如果我说是那具骸骨跑进了你的身体,你会相信吗?”

  康海川顿时愣住了。

  这样的事,任谁都很难相信。

  “爸,你还记得你打了我一拳吗?”康馨说。

  康馨讶然道:“我打过你吗?”

  康馨说道:“你打得好狠,是大叔给我治的伤,刚才大~师给你喂他的血,看样子他也治好了你。”

  康海川一脸迷茫的神色:“难道……那骸骨真的跑进我的身体里去啦?”

  李子安说道:“很难解释,可我相信那是真的,那骨头里蕴藏着一种神秘的能量,把你变成了另一个人,我的理解是一种病菌或者病毒,我给你解了毒,你又回来了。”

  康海川低头看着地上的白灰,眼神中充满了惊奇与困惑。

  至此,人妖之卦的卦辞全部应验。

  一生所求皆不得,康海川这辈子都在寻找骸骨,想要解开当年的迷,可是到最后他什么也没有得到。

  轰!

  突然的巨大响动将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那是天香的雕塑,之前康海川狠狠的撞了它一下,现在它崩塌了。

  一块块铜锈色的石料掉落下来,但不是完全崩塌,铜锈色的石块下面隐藏着白色的雕塑,它显露了出来。

  那是一个女人的雕像,宛如白玉。

  一眼看见,李子安顿时惊愣当场。

  那雕像雕琢出来的样子,是姑师大月儿的样子,一模一样,手拿长剑,头戴斗笠,看不见脸庞。

  李子安忽然就笑了:“你还真是要将神秘进行到底啊,就连你的雕像也不露脸,你露个脸会死啊?”

  “大叔,你在说什么?”康馨好奇地道。

  李子安苦笑着摇了一下头:“没什么。”

  他走到了姑师大月儿的雕像前,这雕像与姑师大月儿的真人等高,雕刻得栩栩如生,通体晶莹剔透,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活着的姑师大月儿被冰冻在了这里一样。

  他伸手摸了摸,触手润滑,一点都不冰凉。

  他对玉石没有研究,可他觉得即便是冰种纯色的翡翠,也不及这雕像的材料。

  他的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新的困惑。

  “姑师大月儿看样子就是二十来岁的女人,可这雕像恐怕在这里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了吧,如果这是按照她本尊的样子雕琢出来的,她岂不是几千岁了?”这个猜想,李子安自己都不敢相信。

  这些事情,这所有的困惑,姑师大月儿肯定有答案,可是她是个比风还难掩琢磨的女子,这次就远远的露个面,在沙地上画了个符号,就又消失不见了。

  康海川也凑了过来,伸手摸了摸姑师大月儿的雕像,激动地道:“这雕像的材质好奇怪啊,是玉石吗,不像……我从来没见过,虽然那具骸骨没了,但这座雕像也是重大的发现啊,这次真是不虚此行。”

  “大叔,我也要看,你抱我过去。”康馨说。

  康海川回头瞪了康馨一眼:“你没脚啊,你都是成年的女人了,你让小李抱你,成何体统?”

  康老头真的回来了。

  康馨给了康海川一个白眼:“你犯病的时候把我打伤了,我走不动,你不让大叔抱我,你来抱我过去呀。”

  “我一把老骨头,我抱不动你。”康海川说。

  “大叔,你快来呀。”康馨催促道。

  这一次康海川没有出声,又去看姑师大月儿的雕像去了。

  这个样子,算是默许李子安去抱他闺女了。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走了过去。

  康馨早早的就张开了双臂,等着大叔抱她。

  李子安却绕到了她的身后,双手圈住她的腰,将她抱了起来。

  前面很危险,后面要好点。

  “大叔,你身上藏着什么东西,磕着我了。”董曦好奇地道。

  李子安不解释。

  大~师之大,不为外人道也。

  他将康馨放在了姑师大月儿的雕塑前。

  他刚刚将康馨放在雕像前,身后忽然传来了脚步声,那人已经上了平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