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95章病毒实验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32 2020-11-17 17:24

   两人来到大棚里,李子安将合金工具箱放在了工作台上,然后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只合金罐子。

  董曦凑了过来。

  李子安又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了那截从黄波手上切下来的小指头,随后他又拿起小刀,开始剔除小指上的血肉。

  这事恶心,可他还是得做。

  董曦好奇地道:“你在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这手指上的血肉是黄波的,这指骨却是那具骸骨的。”

  “你的意思是,这小指头上的血肉是黄波的,指头里面的骨头却是当年黄波盗走的那具骸骨的?”

  李子安说道:“就是这个意思,之前在神庙之中你也看见了,黄波已经被你爆了头,他死定了吧,但就是这样一个被打爆了脑袋的人,他突然踹了你一脚,还爬起来跑了,你能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吗?”

  董曦摇了一下头,这事都给她留下心理阴影了,现在想起来也是心有余悸。

  “我相信黄波已经死了,可是那具骸骨却还活着,黄波死后,它控制了黄波的尸体。如果那具骸骨是有某种病毒生物构成的,我现在怀疑那种病毒生物也拥有智慧。”李子安给出了他的结论。

  董曦想了一下才说道:“如果被你说中了,那就意味着那种神秘的病毒生物很危险,对不对?”

  李子安说道:“对于个体来说,那种病毒生物的确很危险,可我没有发现它有传染性,所以我认为它的危险性远不如夜蝠病毒,所以你不用太担心它会威胁公共安全。”

  董曦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点明白了,你做实验吧,看看结果我们再讨论。”

  李子安用小刀将断指上的血肉剔除干净,将合金罐子打开,把指骨放在了盖子里,然后往盖子里倒入炉身血。

  刚才在帐篷里,他往炉身血里加入了几滴墨水,原本鲜红的鲜血被染成了黑红色,看上去并不像是血液。

  炉身血将盖子里的指骨淹没了一半。

  白森森的指骨,黑红色的炉身血,两者混在一起构成了一个诡异的画面。

  不过,并没有什么反应。

  李子安心里有些纳闷:“不可能没反应啊,难道是我判断错误?”

  如果这是他判断错误,那么黄波的尸体突然诈尸,踹了董曦一脚还跑了,这事又怎么解释?

  “我看你配药神神秘秘的样子,怎么会没用?”董曦说。

  李子安看了董曦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董曦忽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脸颊又微微红了一下:“我……其实什么都没有看见。”

  李子安感觉他真的比窦娥还冤,明明被看了,可人家还不承认。

  “你不是说你的实验能证明你说的观点吗?”董曦转移了话题。

  李子安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许……”

  “或许什么?”

  或许是往炉身血里面加了墨水的原因,可这事就不好说了。

  却就在李子安准备找个什么借口把东董曦支出去,然后他直接用纯净的炉身血在试一下的时候,合金罐子的盖子里,那一小节指骨突然颤动了起来。

  李子安和董曦的视线全都聚集在了那节指骨上。

  那节指骨就像是放在了振动筛上,得得的抖个不停,盖子里面的混了墨水的炉身血也被它带动,泛起了层层涟漪。随着它的抖动,一粒粒白色的粉末从指骨上掉落下去,沉入炉身血上。

  这就是实锤了。

  构成骸骨的真的是一种病毒生物。

  它们是一个个微小的个体,它们侵入人体,寄居在人的骨头上,控制人的神经甚至思维。即便是宿主死了,只要它们不死,它们就可以通过某种人类科学无法解释的能力,将宿主复活,或者干脆换一个宿主。

  炉身血是这种病毒生物的天敌,遇上就死。

  现在,掉下去的粉末就是这种病毒生物的尸体。

  指骨快速缩小,炉身血中的白色粉末越来越多。

  董曦动容地道:“大#师,你说的没错,这指骨真的是什么病毒生物构成的,你的药杀死了它们,你配的药是毒药吗?”

  “可以这么理解。”李子安说。

  董曦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样敷衍的解释显然不能让她满意。

  “秘药。”李子安又补了一句。

  “你就不能详细说说吗?”

  李子安说道:“方士的东西解释不了,要是能解释的话,我早就跟你说了。”

  董曦心里很郁闷,却也拿李子安没办法。当初,她在五十米外嘀嘀咕咕,李子安点根香就能知道她说了什么,这个又怎么解释?远的不说,就之前在神庙里发生的事,他中了三枪,自己就把弹头从身体里面逼出来了,这个又怎么解释?

  就这几句话的时间,盖子里面的指骨已经分解完了,盖子之中也多了一小堆白色的粉末。

  李子安用小刀的刀背敲击盖子,盖子里面的白色粉末再次颤动了起来,随后一粒粒聚集起来,变成了一颗鸽卵大小的小球。

  李子安伸手将白色的小球拿了起来,入手沉甸甸的,远比同等体积的骨头要重得多。

  董曦伸手来拿:“给我看看。”

  李子安说道:“这种白色的粉末有毒,你要看的话就先戴上的乳胶手套。”

  他把骨粉球放在了工作台上,然后把戴在手上的乳胶手套脱了下来,递给了董曦。他在手指上划开的口子已经愈合了,只剩下了一点浅浅的红痕,根本就看不出来那是一条伤口。

  董曦刚把乳胶手套戴上,骨粉球就散开了。

  李子安又拿小刀在工作台上敲了敲,白色的粉末又聚集了起来,变成了一颗小球。

  董曦拿着骨粉球看了看,没瞧出什么名堂,又拿起工作台上的一只放大镜凑到灯光下去看。

  李子安也想看看被放大的骨粉球,他也凑到了董曦的身边,仰着头去看她举在灯光下的骨粉球。

  那骨粉球是一粒粒骨粉粘在一起构成的,理应该有缝隙,可在放大镜下却看不见一丝缝隙。它光滑细腻,就像是一颗真的煮熟了的鸽子蛋。

  不过,没有持续到一分钟时间,骨粉球的结构就不稳定了,光滑的表面上出现了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裂痕。

  “它要裂了。”李子安说。

  他的呼吸喷到了董曦的脖颈上,痒痒和潮湿的感觉瞬间蔓延开去,董曦慌忙躲开了一点,还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

  她把骨粉球放在了工作台上,骨粉球就散了。

  李子安看着一堆白色的骨粉,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玩意究竟是靠什么撑着,埋在沙子里几千年都不死?

  而且,即便是化成灰了,敲几下还能凝聚在一起。

  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董曦看的却是李子安,她看的是他系在腰间的外套,他倒是很聪明,将外套反系在了腰间,挡住了他的浮萍。

  可是,他忘记了他的外套被子弹打了很多个破洞,他系在腰间的等于是一条网眼超短裙。

  董曦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东西,脸颊上悄然浮现出了一抹红晕。

  有些东西只要看一眼,就有可能一辈子都忘不掉。

  这时李子安结束了他的思考,叹了一口气:“刚才我应该留下一节指骨,那就等于是有一个活着的标本,可以进行一些别的研究。”

  “那你为什么没留下?”

  李子安说道:“我心里想着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没想到这一层,现在才想到。”

  “那个黄波会复活吗?”董曦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黄波奔跑的样子,血和脑浆洒了一地,可他却跑得比马还快。

  李子安想了一下才说道:“我也不知道,如果这种病毒生物能修复他的尸体的话,或许会活过来,但他的脑子坏了,就算活过来,估计也不是原来那个黄波了吧。还有一种可能,这种生物病毒会重新找一个宿主。”

  “你的意思是说,下一次他再回来的时候,可能是任何人的样子?”

  “嗯,有这种可能。”

  “那他有没有可能变成你的样子?”董曦很担心这一点。

  李子安笑了:“我百毒不侵,我能杀死这种病毒生物,它们躲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来找我。另外,它们不会变成任何人,是侵入人的身体,控制宿主。倒是你要小心一点,万一它们回来找你,从你的鼻孔里钻进你的身体,你就不是你了。”

  董曦瞪着李子安,她又想请他看她的手枪#了。

  李子安见好就收:“今天的实验就到这里吧,我回去休息了,明天一早还要去神庙回收我的暗器。”

  “你有带换穿的衣服吗?”董曦问。

  “只多带了一套。”

  “待会儿我给拿一套作训服过来。”董曦说。

  李子安报以微笑:“谢谢。”

  董曦的视线微微呆了一下。

  帅逼安的微笑有糖,会让人忍不住想去啃一口。

  她其实也能理解某些女人想撩李子安的原因及**,这货帅得一骑绝尘,活脱脱一匹绝世名驹,赤兔的卢那种级别的,谁不想爬上去骑一下,体验一把飚车的感觉?

  那些骨粉被董曦收了起来,李子安只拿走了他的东西,这骨粉他也有,再拿也没用。

  回到帐篷里,李子安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满是黄波的脑袋被打爆的画面。他又爬了起来,研究那把钥匙。

  然而,还是没什么卵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