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27章秀儿的悲伤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928 2020-11-17 17:24

   菜上齐了,酒也开了,是一瓶58度的伏特加,这度数比华国的白酒还高一些,可口味却不是白酒的那种口味,一口下去嘴里就像是冰雪融化般的热辣刺痛感,喝得两个女人还有那个秦颂皱眉不已。

  这就对了,大/师要的就是效果。

  喝最烈的酒,相最尬的亲。

  几口开场酒后,李子安出动了。

  “秦先生,第一次见面,我很高兴认识你这个朋友,我敬你一杯,我/干了,你随意。”李子安端起酒杯,一仰脖子,一杯差不多五钱酒的伏特加酒就喝下去了。

  “李先生的酒量真好啊,如果是别的酒我肯定干了,可这酒……我/干不了啊,我就意思意思?”秦颂很尴尬很被动。

  人家是敬酒,一口干了,他要是不干的话,按照酒桌上的文化来说,他这就算是轻慢了,不想跟人家交朋友。

  李子安正要说话,余美琳就抢着说道:“秦颂你就喝一点意思意思好了。”

  “谢谢,谢谢。”秦颂连连道谢,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瘪嘴皱眉,一脸痛苦的表情。

  这酒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一口干一杯的。

  可李子安这边却是一口干一瓶都不会有问题,他不只是有肝脏解酒,还有大惰随身炉解酒,更有真气护身,是真正的千杯不醉。

  不过,余美琳出面保护秦颂,李子安就不好再灌秦颂酒了,他要是针对秦颂太明显的话,余美琳那么聪明的女人,难道还看不出来他想破坏这个相亲宴吗?

  沐春桃这边也是同样的情况,一桌四人中她是最想离开的人,可她却也得硬着头皮装作很上心的样子。不为别的,她得向余美琳展现出一个姿态。你看,你给我介绍对象,我就来了,我跟你老公是清清白白的。

  “秦先生在哪上班?”沐春桃自己就进入了相亲的状态。

  秦颂面带微笑:“葛兰素公司,我在亚洲总部营销部任主管。”

  余美琳笑着说道:“葛兰素公司可是世界有名的生物制药公司,你是营销部的主管,这可是一个肥差呀。”

  秦颂谦虚地道:“哪里哪里,就是一份工作而已,等条件成熟了,我会自己跳出公司自己创业。”

  沐春桃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心里暗暗地道:“你就直说你很优秀不就得了吗。”

  秦颂看见了沐春桃嘴角的那一丝笑意,心中暗喜,又说了一句:“听说沐小姐很喜欢户外运动,我也很喜欢户外运动,工作之余我也会去参加户外运动,上个月我和几个朋友才去甲米海滩攀岩,我们还计划去珠峰,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沐春桃笑着说道:“好啊,我早就想去攀登珠峰了。”

  李子安忽然感觉脚下被人踢了一脚,他顿时愣了一下,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因为这张方桌不大,一人坐一方,这一脚可能是余美琳踢的,也可能是沐春桃踢的。他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余美琳一眼,余美琳正在看沐春桃,脸上满是笑容。他又用眼角的余光瞄了沐春桃一眼,沐春桃正面带笑容的看着侃侃而谈秀个不停的秦颂。

  他的心里就纳闷了,不会是这个秀儿踢了他一脚吧?

  却就在这个时候,那只脚又伸过来了,这一次没了鞋子,穿着丝袜的脚贴在了他的小腿上,用脚趾夹了一下他的腿肚子。

  这下不用他去猜也知道是谁了。

  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的菇奈奈,这可是你的相亲宴啊,你当着我的老婆,你的相亲对象撩我,你的胆儿也太肥了吧?

  秦颂见沐春桃答应,感觉是越来越好了,也越来越自信了,他笑着说道:“沐小姐,方便的话留个电话吧,我们可以聊聊户外运动。”

  沐春桃面带微笑:“不急。”

  李子安心里暗暗地道:“你不急我急啊,你能不能把你的脚拿开啊,我都被你……”

  丝袜对于男人来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魔力。

  秦颂微微愣了一下,似乎没有预料到沐春桃会拒绝他的要电话的请求,一时间有点错愕的反应,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脸上依旧保持着风度翩翩的笑容:“嗯,是我太着急了,我今天真是有点失态了。”

  秀儿说话还是这么有技巧,你看我都被你迷得晕头转向了。

  如果他此刻突然下蹲,瞅一眼桌下的情况,他就会找到他失败的原因。

  无论你有多么优秀,大/师级帅逼/奸夫就坐在那里,不动如山,你怎么可能追求到大/师的女人?

  “嗯咳。”余美琳咳嗽了一声。

  那只脚终于退兵了。

  李子安暗暗松了一口气,心里琢磨着以后约饭,一定要选那种超大的大圆桌,姚民的脚也伸不过来的那种。

  “老公,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余美琳对李子安眨了一下眼睛,然后起身向包间门口走去。

  李子安说了一句:“你们聊,我出去一下。”

  他起身跟着余美琳离开了包间。

  余美琳也没走远,就在包间门口停下了脚步,李子安出来的时候她身上拉上了门。

  看得出来她是不想留在里面碍事,却又想听沐春桃跟秦颂聊什么。

  李子安也知道她不是真有什么话跟他说,出来也不说话,就站在她旁边,他也想听沐春桃跟那个秀儿聊些什么。

  可是包间里面没有说话的声音。

  余美琳小声说了一句:“老公,你觉得春桃跟秦颂能不能成?”

  李子安看着她。

  能成,我用手板心给你煎鱼吃。

  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估计能成吧,这个秦颂这么年轻就是跨国公司的高管,前途无量,这么优秀的男人,绝大多数女人都会喜欢这样的男人。”

  余美琳沉默了一下却说道:“可是沐春桃不是绝大多数女人。”

  “你的意思是没戏?”李子安很配合的问了一句。

  余美琳说道:“秦颂的确很优秀,可不是顶尖的那种优秀,跨国公司部门主管,说白了也是给人打工的。沐叔叔就春桃一个女儿,资产不下十个亿,她不缺钱,她本人也是魔都的名媛,圈子广,比秦颂更优秀的青年才俊不是没有,追求她的人也不少,我估计她看不上秦颂,不然也不会要不加,要电话也不给。她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跟秦颂聊的,不然她恐怕都走了。”

  李子安心中微微一凛,心里暗暗地道:“看样子她似乎早就猜到了结果,那为什么还安排这次相亲宴,难道是试探我跟春桃?”

  余美琳又说了一句:“看来,我得再物色一个更优秀的才行,这个秦颂不行。”

  李子安不动声色的点了一下头。

  他心里想说的话却是,你想怎么安排都行,但不要再叫上我。

  余美琳忽然移目瞅着李子安,眼神带着一点穿透感:“老公,你说沐春桃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你问我沐春桃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我特么太清楚了。

  首先得我这么帅的。

  其次还要我这么有能耐的。

  还要脾气性格也要我这样的。

  最最重要的是要跟我一模一样的。

  哈哈哈!

  可这尼玛是能说的吗?

  “嗯?”余美琳嗯了一声。

  李子安干咳了一声:“你可把我问住了,我最不擅长的就是揣摩你们女人的心思。你知道的,我这个人老实,不懂。你看我,我就擅长煮饭、伺候老太太,给人卜卦解忧什么的,哪有心思研究这些。”

  “人是会变的,六七岁的孩子跟十六七岁的孩子不会一样,没能力的人跟有能力的人不一样,六七岁的孩子会长大,没能力的人也会通过努力变得有能力,乃至这个世界也时时刻刻都在变化,我说的对吗,老公。”余美琳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也看着她。

  这鸡汤有毒。

  不过他还是很配合的回了一句:“嗯,你说得对,可这跟沐春桃相亲有什么关系?”

  “我这不是在问你春桃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吗,你是大/师,你要是不知道的话,那谁还能知道?”余美琳说。

  这一口鸡汤真有毒。

  李子安笑了笑:“大/师也不是万能的,不过你非要我说说看法的话,我就说说吧,沐春桃大概喜欢……”

  还是说不出来。

  余美琳咯咯笑了一声:“老公,她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吧?”

  李子安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就像是用胶水黏贴在脸上的图片笑容,假得一逼。

  余美琳自言自语:“这样的话就难办了,你这样的还真是不好找,比你帅的很难找,比你有本事的更难找,你这么帅这么有本事却又不骄纵,脾气还好的那就更更难找了,你说怎么办?”

  这话,明面上看是吹夫,可实际是试探。

  “或许,她喜欢女人。”李子安说。

  余美琳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李子安说道:“要不,你给她介绍一个女人试试?”

  余美琳:“……”

  这时包厢里传出了说话的声音。

  “请问秦先生现在的资产有多少?”沐春桃的声音。

  “呵呵,也不多,就两千万左右。”秦颂的声音,带着很明显的自豪感。

  “我吧,少说点十多亿吧。”

  秦颂没声音了。

  “请问秦先生现在多大?”

  “28岁。”

  “我23岁,你大我5岁,这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以秦先生这个年龄,你要是出来创业,等你成功了大概也差不多四十岁了吧,如果我想要一个成功的丈夫,那我岂不是要等十多年。”

  秦颂又没声音了。

  李子安能想象成秀儿此刻的尴尬表情。

  他觉得他很优秀,可在沐春桃的眼里,他就是一个高级打工仔,跟真正的成功人士根本就不搭边。以他的条件,他能轻松征服很多层次的女人,可沐春桃偏偏就不在他能征服的女人的范围之中。

  “我们不合适,就这样吧,我还有事,我先告辞了。”沐春桃说。

  余美琳叹了一口气。

  非要……

  兵戎相见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