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65章遍地是药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26 2020-11-17 17:24

   一辆奔驰大G进入了一个峡谷,泊油路也变成了硬土路,又开了几百米就连硬土路也没有了。

  峡谷里覆盖着茂密的森林,还有一条河流从峡谷之中蜿蜒流过,隔着车窗也能听见潺潺的水声,还有各种鸟雀和野兽的叫声。

  孟刚将车子停了下来:“老板,这里就是猎人峡谷,我以前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来这里打猎,这里有很多植物和动物,但我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地方。”

  “先下去看看再说。”李子安推开车门下了车。

  孟刚也下了车,站在李子安身旁,保持着几步的距离。

  现在,他已经进入了保镖的角色。

  李子安站在一块石头上,举目四望,四周是连绵起伏的山峰,山体和峡谷里覆盖着茂密的植被,林间又生长着许多草本植物和苔藓类植物,活脱脱一个活的植物博物馆。

  这样的原始森林,昆虫肯定不会少,来这个地方采药和抓虫子,那是来对了。

  “老板,你说你要采药,你要采什么药,我可以帮你,但我不太熟悉药材,你得给我讲讲。”孟刚说。

  李子安说道:“你帮我抓虫子吧,我来采药。”

  “抓虫子?”孟刚讶然道:“抓什么虫子?”

  李子安说道:“蜈蚣、蚂蚁、白蚁、百足草、蝴蝶、瓢虫、水蛭等等,你看见什么虫就给我抓什么虫。”

  孟刚一头雾水的样子:“你要这么多虫子干什么?”

  “炼药。”李子安说。

  孟刚点了一下头:“我去车里看看有没有袋子,我用来装虫子。”

  李子安说道:“不用去找袋子,我这里有罐子。”

  他打开合金工具箱,取出了一只合金罐子递给了孟刚。

  孟刚拿着罐子又问了一句:“是抓活的,还是死的?”

  李子安说道:“死的也行。”

  孟刚说道:“那我弄死装罐子里,活的会四处爬,或许还会在罐子里打架。”

  他拿着合金罐子去抓虫子去了。

  李子安盘腿坐在了石头上,闭上了眼睛。

  心眼开,大惰随身炉跃然脑海之中,青烟袅袅,武图、星图长亮。

  李子安将心中的杂念清除干净,心眼观命星,观星的意识由弱渐强。

  这个过程就像是给火箭注射燃料,燃料注射满了,火箭就可以发射升空了。

  其实也就是两三秒钟的时间而已。

  轰!

  命星释放出一片绿光,裹带着观星意识发射升空。

  虽然是大白天,可是星空天空依旧暗蓝打底,干净如洗,一颗颗星辰散布在暗蓝的天幕之中,星光璀璨。

  白天、黑夜,那不过是地球上的时间变化,无边星海哪里存在什么纽约时间,北都时间,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昼夜交替。

  这次李子安不观星,所有的精力都留待后面,上来之后就静待返航。

  两三秒钟时间后,观星意识如流星一般向地面坠落下去。

  先是看见蓝色的星球,然后是大海和陆地,随即又是大洋洲和澳洲,接下来又是西澳、珀斯,但这些转瞬间就过去了,观星意识向这个峡谷俯冲了下来,这个峡谷之中的一切便进入了视线。

  准确的说其实不是视线,因为观星意识没有眼睛,也不可能看见什么,而是大惰随身炉把这个东西发射升空,回来的时候所过之处的一切都会通过大惰随身炉呈现在脑海之中。

  这事非要一个解释的话,也只有一个假设性的解释。

  那就是发射升空的观星意识差不多是一颗虚拟的间谍卫星,升空之后拍太空星辰,回归的过程中拍大地,它拍到了什么,大惰随身炉就会将什么呈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距离地面越来越近,李子安甚至看到了住在岩石上的自己,还有在草丛里抓虫子的孟刚。

  那么生猛的汉子扑蝴蝶,那画面真的有点诡异。

  李子安锁定了河边的一片森林,观星意识一头撞向了林间的一块草地。

  轰!

  观星意识爆碎,犹如荧光粉一般向四面八方飞射而去,所过之处的景象全都呈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突然,脑海之中闪过了一个有一个的信息,刺藜头、鬼针草、地黄、铧头草……

  这是药材,每一样药材出现,他的脑海之中也会浮现出相关的信息,比如那鬼针草可疏肝热,从西药的角度去理解的话就是降低转氨酶的天然植物药。

  这其实还是大惰随身炉这个“方士副脑”在发挥作用,李子安无需去记忆什么药材,只要看见了某一样药材,大惰随身炉这个方士副脑就会自动识别,给出相关的信息,他本人也就等于是一台人形药材识别机。

  两三秒钟后,观星意识的碎片消耗殆尽,大惰随身炉不再给出什么信息,李子安的脑海之中也不再有什么影像呈现出来。

  鹰眼结束。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然后提着合金工具箱往河边的那片森林走去。

  “老板,你要去哪里?”孟刚从草地上站了起来,好奇的问了一句,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军刀,军刀的刀尖上还扎着一只蝎子,那蝎子还没有死透,还在动。

  李子安抬手指了一下河边的那片森林:“我去那里采药。”

  “我可以去吗?”

  “跟我来,你在那里抓虫子,我顺便教你辨认草药。”李子安说。

  孟刚跟着去了。

  峡谷里的河只是一条小河,好多石头露在水面上,两人踩着石头跳过了河,进入那片森林。

  一进森林,李子安就像是进了自家的自留地一样,哪里有什么药材,直接就走去采了。

  他从未来过这里,但刚才鹰眼侦查之后,这片森林的相当大一片面积他都了如指掌,什么地方有什么药材他也都一清二楚。

  说好的采药,鹰眼侦查之后就变成捡药了。

  孟刚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跟着李子安走了一段路,见李子安一路“捡药”,他最终还是没忍住心中的好奇,问了一句:“老板,你好像很熟悉这里,也熟悉这里的药材,你确定你是第一次来吗?”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那棵树后面还有一丛石斛,我去采了。”李子安往一棵树走去。

  孟刚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等着,脑子里一团雾水。

  李子安很快就从那棵树后面走了出来,将一把石斛放进了装药材的大帆布袋子里。

  孟刚讶然道:“老板,你怎么知道那棵树后面有那什么石……”

  李子安笑了笑:“我是大~师,我自有我的手段知道哪里有药材,但我跟你解释不清楚。”

  孟刚还是一头雾水,懵懵懂懂。

  一个小时后,李子安又动用了一次鹰眼绝学,侦查新的领域,然后继续采药。

  偌大一只帆布袋子装满之后,两人回到了奔驰大G旁边。

  李子安开始清点战利品。

  早晨,他整理秘方整理出了上百种药材,虫子也有上百种,这一次采药采到了七十多种,而孟刚抓到了五十多种虫子。

  清单上的东西虽然没有凑齐,但是炼制化身膏的材料却是凑齐了。

  李子安将相关的材料整理了出来,单独装在一起,其中就有孟刚抓到的蝎子、蜈蚣和百足虫。

  孟刚从后备箱里拿来了两瓶水,还有两包饼干,给了李子安一瓶水,一包饼干。

  李子安刚刚将炼制化身膏的材料装好,接过孟刚递来的水和饼干,心里想起了一事,笑着问了一句:“对了,在酒店的时候你说去跟依芙娜表白,怎么样了?”

  孟刚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表情,也不说话,仰着脖子往嘴里灌矿泉水。

  李子安瞧见了他脸颊有点泛红,乐了:“你还害羞啊?”

  “没有,我没有。”孟刚转过了身去,似乎是知道李子安看见他脸红了。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不愿意说就算了。”

  孟刚犹豫了一下才转过身来,咧嘴一笑:“我跟你说,你可不许跟别人说。”

  李子安摊了一下手:“在这里我就认识你,我跟那林松都不熟,我跟谁说去?”

  “依芙娜她……吻了我。”孟刚的声音很小,他的脸更红了。

  “这是好事啊,有什么尴尬的,你们本来也应该在一起。”

  “贝蒂她……”孟刚欲言又止。

  “她反对你跟她妈妈在一起吗?”

  “不是,她叫了我一声爸爸。”孟刚很激动的握了一下拳头,沧桑的脸上满是激动的笑容。

  李子安也笑了:“这样就好了嘛,女人有了依靠的丈夫,孩子有了疼爱她的父亲,兄弟在泉下也可以安心了。”

  孟刚看着李子安,墨迹了半响才说出来:“谢谢你。”

  李子安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之间不用客气。”

  孟刚点了一下头,他也不是那种会客气的人。

  李子安说道:“这边的事情了结之后,你跟我去华国吧,把依芙娜和贝蒂都带上,那边环境安定,依芙娜可以在那边工作,孩子还可以在那边读书。”

  孟刚说道:“华国的绿卡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拿到的绿卡,我们都没有,去了也待不长,贝蒂更没法在那边读书。”

  李子安看着他,面带微笑:“那你想跟我去华国吗?”

  “想啊,你是我命中的贵人,我当然想跟着你去华国。”孟刚说。

  李子安笑着说道:“那就行,我有路子,你现在是黑锅公司的一员了,绿卡什么的,包在我身上。”

  这事,也就是跟董曦打个招呼的事。

  灯塔的黑水公司、路途公司都是世界级的公司了,本土出一个黑锅公司,怎么也要扶持一下吧,孟刚这样的优秀人才要绿卡,这算事吗?

  吃了饼干,孟刚驾驶奔驰大G回珀斯。

  接下来就要准备与那个搞事的参议员见面的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