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27章惊人的消息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533 2020-11-17 17:24

  那一排胡杨树被甩在了身后,那辆被烧毁的皮卡车也进入了视线,好好的一辆丰田皮卡车被烧得只剩下一个黑乎乎的架子了。

  李子安这才想起这车是他借刘军的,刘军的车肯定是组织的车,所以他等于是变相的借了组织的车,最好还是说清楚,不然真让赔偿,这车可得大几十万。他加快了脚步,追上了董曦。

  “那个,同志,我向你报告个情况。”李子安说,他不称董小姐或者董组长,那也是考虑了董曦之前说她只是一个兵的情况。

  “你是想说这辆车吧?”董曦看了他一眼,自然也看到了趴在他背上的脸红红的康馨。

  康馨避开了董曦的视线,她有点不好意思。

  李子安说道:“对,就是这辆车,我知道是谁烧的,是几个小青年烧的,他们开了四辆车,都是蜀a的牌照,一辆是……”

  董曦打断了李子安的话:“我知道你说的那伙人,他们遇到了沙尘暴被困住了,当地的消防队已经将他们救出去了,目前都在医院,当地警方会跟进烧车的事,你就别管了。”

  “哦。”李子安应了一声,心安了。

  董卫国停下了脚步:“我们就在这里等吧,接我们的车估计很快就来了。”

  李子安停下了脚步,然后蹲在了地上。

  康馨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离开李子安的后背,可当着两个陌生人,还有她老爸的面,她又不好意思赖在大叔的背上,只得依依不舍的从大叔的背上下来。

  李子安松了一口气,他总算是熬出头了。

  康海川看了李子安和他闺女一眼,似乎是在观察李子安与他闺女的反应,但李子安和他闺女没说什么,反应也很正常,他又移开了视线。

  李子安站了起来,忽然感觉腰上有一块地方有点凉,反手过去摸了一下,结果摸到了一块湿润的地方,树叶儿大小。

  可能是出的汗吧。

  他只能往这个方向去想。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李子安伸手摸背,康馨的耳根子红了一下,然后她也一本正经的移开了视线。

  远处驶来几辆车,雪亮的车灯隔着老远就照射了过来。

  董卫国对着车灯挥了挥手,那几辆车加速往这边驶来。

  来了六辆越野车,挂的都是红字的牌照,车上还坐着荷枪#实弹的士兵。那些士兵从车上下来,站成一排,由一个军官带着。董曦上去交涉了几句,然后董卫国便带着那个军官和士兵往来时的路走去。

  不用去问,李子安也知道董卫国是要带着那哥军官和士兵去看守遗迹,以及处理那些枪#手的尸体。

  董曦说道:“上车吧,这里并不安全,我先送你们回去修整一下。”

  她先上了一辆越野车,康海川跟着也上了那辆车。

  “大叔。”康馨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心中一声叹息,走了过去,一手搂着康馨的小蛮腰,一手搂着她的腿弯,将她抱上了车,然后他绕到了另一边,进了副驾驶室。

  他有自知之明,除了大#师这个身份,他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那就是“祸水安”。既然不能阻止人家小姑娘喜欢他,他就应该离人家远一点。他要是坐后面的话,康同学十有八九会对他动手动脚的,他还是躲着点好。

  董曦启动车子往米兰遗迹的方向行驶。

  李子安看着车窗外的沙地和连绵起伏的沙丘,心里想着的却是祭坛上的姑师大月儿的雕像。

  那雕像本来是一支香的形状,虽然上面没有刻“天香”两个字,可直觉告诉他,那上粗下细的圆柱形雕塑象征的就是天香。只是怎么也没想到,它里面居然藏着姑师大月儿的雕塑。

  这又象征什么,那就不好理解了。

  李子安的心里琢磨着:“难道天香在姑师大月儿的手里,又或者……她就是天香?”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他自己都笑了。

  人怎么可能是天香?

  如果姑师大月儿就是那神秘的天香,那么怎么点她?

  “等等!”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忽然灵光一闪,又冒出了一个想法,“大惰随身炉在我的脑子里面,如果这世上真有什么天香,而且是与大惰随身炉匹配的天香,那它大概也可能钻进人的脑子里,而那个人就是姑师大月儿?”

  所谓天香,那肯定不是普通的东西,作为与大惰随身炉同等级的宝物,它必然也有不寻常的能力。那么,这个猜想就有可能成立,天香或许真就在姑师大月儿的身体里面!

  然而,不管是什么样的猜想,最终也只是猜想,没有证据来证明。

  想着想着,李子安的心中又生起了一丝惆怅,姑师大月儿下次露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而即便是露面了,或许又跟这一次一样,远远的看一眼,然后就遁走了,连说句话的机会都不给。

  他真的很想跟她聊聊。

  董曦移目看了李子安一眼:“之前的战斗,你制服了一个枪#手,射杀了一个枪#手,我对这个结果倒是一点都不意外,我只是有点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开枪#的?”

  李子安收起了思绪,也看了董曦一眼:“我没学过开枪,我只是在读书的时候打过穿越火线,知道怎么瞄准和开枪。”

  “穿越火线?呵,我懂了。”董曦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那笑容里藏着轻蔑。

  两人也就说了这么两句话,然后就没说话了。

  车子回到了米兰遗迹旁边的考古营地,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钟了,东方的天际浮现出了一抹鱼肚白,再有一点时间,太阳就该升起来了。

  几个学子和考古临时工都还在帐篷里睡觉,整个营地就刘军一个人没睡。

  车子在营地里停下来的时候,刘军迎了上来,董曦把他叫到了一边嘀嘀咕咕是说着什么。

  李子安也懒得去听,下了车之后他绕了过来,把康馨抱了下来,然后又把她抱进了她的户外帐篷之中。

  “你好好休息一下,过几个小时估计就能走动了,要是你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你就跟我说,我再给你看看。”李子安说。

  康馨眼热热的瞅着李子安:“大叔……”

  却不等她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康海川的脑袋就从帐篷帘子外面探了进来,看着帐篷里的康馨和李子安,也不说话,就只是看着。

  康馨给了康海川一个白眼,什么话都没有了。

  “嗯,就这样,你好好休息吧。”李子安猫着腰爬了出来。

  “小李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康海川向李子安招了招手,然后往旁边走去。

  李子安跟着他走到了营地的一个角落里:“康教授,你想跟我说什么?”

  康海川四下瞅了瞅,确认没人在附近的时候才开口说道:“小李,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之前所发生的事,我想起了一点东西。”

  李子安心中一动:“你想起了什么?”

  “我挖那具骸骨的时候,第一下触碰,我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有点疼,那种疼觉从手上一直传到了这里。”康海川用手指了一下他自己的脑袋。

  李子安激动地道:“然后呢?”

  “然后就不疼了,后来我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声音,感觉有人在跟我说话……”康海川陷入了回忆之中,神色有点恍惚,眼神也有点迷茫。

  “那声音都说了什么?”李子安追问道。

  康海川沉默了一下才说道:“青烟……笼罩,归途漫漫。对,就是这个,嘀嘀咕咕,翻来覆去说了好几句呢。”

  李子安的心里顿时涌出了一片奇怪的感觉,好像抓住了什么,可是又不知道抓住了什么东西,那只是一种感觉。

  不过这句话他却是熟悉的,也知道出处。

  这句话最初是出现在神秘人打给马福全的电话里的,用的是佉卢文,后来康馨将那个电话的音频文件翻译了出来,她给出的译文之中就有这一句:青烟笼罩,归途漫漫。

  “这话,你听见的是汉语还是佉卢文?”李子安问。

  康海川摇了摇头:“我不确定,吚吚呜呜的,像是汉语,又像是那个音频里的佉卢文,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就是懂这个意思,它说的就是青烟笼罩,归途漫漫。”

  他当时都在犯病了,不确定,或者没听清楚也是正常情况。

  “康教授,那个声音还跟你说了什么?”

  “那声音吚吚呜呜的,就像是有一只蚊子在我的脑子里面飞,声音肯定有很多声音,但话我就只听懂了这一句。”康海川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会不会是那具骸骨带进你的身体的?”李子安做了一个判断。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是大#师,我就是想问你,那骸骨真的钻进我的身体里了吗?”康海川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说道:“我觉得是,但你要我证明,或者给你一个什么依据,我给不了。”

  “我看见你抓了一把骨粉,你给我一点,我拿回去用大学的实验室化验一下,如果真是几千年前骨粉,那就是依据。”康海川说,这也是他把李子安叫到这里来的目的之一。

  李子安从衣兜里抓了一撮骨粉,康海川早就准备好了一只小食品袋,他用食品袋把骨粉装好。

  两人又聊了几句便散了,康海川往他的帐篷走去,李子安却没帐篷可去,他打算去车里眯一会儿。刚走到车门边的时候,董曦和刘军走了过来。

  “大#师,刚才我接到了董卫国的报告,遗迹里的那具雕像不见了。还有,遗迹里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董卫国说,是那个在吴镇开车撞你的人。”董曦说。

  李子安顿时愣在了当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