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64章秘方整理和计划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61 2020-11-17 17:24

   早餐结束之后,李子安回到了房间里,他给自己打了一个总结。

  到目前为止,姬达封印在大惰随身炉里的秘方,膏药方面,他已经炼制了金创膏、大惰涂身膏、毒身膏、止行膏、拔毒膏。滋补汤方面,他煲过的汤有大利凤手汤、安神汤、龙虎汤、辟邪三清汤。膏药五种,滋补的汤四种,但这只是姬达封印在大惰随身炉之中的秘方的二分之一。

  他整理了一下,现在没有炼制过的膏药还有五种,分别是化形膏、铁骨膏、大惰无瑕膏、百虫膏、炉身精血膏。滋补汤方面,现在还有六种汤没煲,分别是追龙汤、太阴汤、大惰壮骨汤、三日不动汤、拨乱反正汤、安胎汤。

  膏药十种,滋补汤十种,这大概取的是十全十美之意。

  这些没炼制没煲过的膏药和汤,一部分是因为药材和食材实在凑不齐,再就是没遇到需要用上的时候。

  就拿安胎汤来说,没有孕妇找他安胎,他煲什么安胎汤?

  还有那个三日不动汤,喝下去之后三天都不动一下,就跟假死是一回事,谁没事了煲那种汤喝?

  再就是那追龙汤,那是用来治疗那方面冷淡的女人的滋补药汤,跟那春什么的药差不多是一回事,一准更厉害,他煲那种汤给谁喝?

  还有那太阴汤,那是用来调理女人月经不调的汤,到现在也没人求他调理过月经,这汤煲来也没人喝。

  现在把这些秘法整理出来,大|师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澳洲的自然环境得天独厚,如果能凑齐材料,该炼制的膏药要炼制出来,该煲的汤也要煲出来试试。

  至于发明和创新,这事也可以顺便搞一搞。

  比如炼制百虫膏的时候,他可以加一种或者几种虫子,试试一百零一虫膏,或者一百零八虫膏有什么不同的效果。

  不过,这百虫膏看名字很吓人,但它不是毒膏,而是治病救人的膏,它专治严重的皮肤病,比如银屑病、扁平疣什么的,用这百虫膏有奇效。

  还有那化身膏,看上去是一个治病救人的药膏,但其实是一种毒膏,用在人身上,全身溃烂,奇痒难耐,最后血肉化脓,死的时候只剩下骨架,所以就叫化身膏。而且这个过程不会很快,要经历七七四十九天才会化身而死,十分的毒辣。

  这种膏药他其实一早就想炼制了,用来毒杀黄波这样的敌人,可是凑不齐秘方上的药材。这次到了澳洲,又掌握了鹰眼绝学,正好寻药炼制出来。

  两个小时后,李子安在一个小本子上写下上百种药材,一百种虫子。

  之所以用了这么长的时间,那是因为秘方上的药材和虫子的名称跟现在的不一样,他得翻译一下。有些药材和虫子无法翻译,但封印在大惰随身炉之中的秘方有图和描述,遇见了也能识辩,就像他最初遇见那绿头鹅膏菌一样,他以前从来不认识,但突然发现脑子里面就浮现出了相关的信息。

  毕竟,他有大惰随身炉这个方式副脑。

  大惰随身炉加身,他的大脑就等于是装了一款智能系别软件一样,眼睛是摄像头,看见便能识别出来。

  搞定之后李子安站起来活动了一下。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传出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孟刚打来的的电话。

  李子安划开了接听键,手机里传来了孟刚的声音。

  “老板,我来了,就在大厅里。”孟刚说。

  “你等一下,我下来。”

  “好的。”孟刚比昨晚客气多了。

  李子安挂断电话,提着合金工具箱出了门。

  工具箱放在房间里其实也不会掉,这毕竟是五星级酒店,但考虑到这次是孤军奋战,凡事还是小心为好。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遇上枪|手袭击,工具箱在手,心里也安稳。

  李子安在大厅里看见了孟刚,他换了一身西装,胡子也剃了,整个人显得年轻了许多,可也掩藏不了他身上独有的那份沧桑感。

  依芙娜和陈佳佳也来了。

  孟刚看见了从电梯间过来的李子安,跟依芙娜说了一句什么,依芙娜的视线便落在了李子安的身上,也有了点局促和紧张的反应。

  陈佳佳也看着李子安,眼神里带着点好奇和怯意。

  李子安走了过去,面带笑容的打了个招呼:“你们好。”

  孟刚说道:“这位就是我老板李先生。”

  “李先生你好,我叫依芙娜。”依芙娜伸手过来。

  她讲的是汉语,有点生硬,但吐字还算清楚,毕竟她嫁的是一个华人老公,会点汉语也是很正常的事。

  李子安笑着与她握了握手。

  “叔叔,我叫贝蒂。”陈佳佳说。

  小女孩英语很溜。

  李子安蹲了下去,向陈佳佳伸出了手:“贝蒂你好。”

  他其实想叫她陈佳佳的,但想必孟刚和依芙娜,还有认识她的人都叫她贝蒂,而陈佳佳这个名字只是一个东方血统的象征。

  陈佳佳也伸出小手来跟李子安握了一下手,然后害羞的躲到了她妈妈的身后去了,探出一颗脑袋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想起了李小美。

  陈佳佳就比李小美大两岁,可李小美是全家人宠着,锦衣玉食,而她现在就开始品味人间的疾苦了。

  孟刚说道:“老板,我把她们带过来,除了是想认识一下你,还有……”

  李子安打断了他的话:“没关系的,我现在去给你们开房。”

  就依芙娜身上的那个味道,估计也是想来酒店洗澡的,但这种事情说出来尴尬。

  依芙娜说道:“李先生,我和贝蒂不在这里住,我们待一会儿就走。”

  “嗯,你们想待多久都可以。”李子安说。

  孟刚跟着李子安来到前台去开房。

  他本来想要李子安隔壁的房间,但隔壁已经有人住了,他在同一层开了一个房间。

  开房的钱是李子安付的,房间开好之后孟刚带着依芙娜和陈佳佳去了房间,李子安也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里。

  没过几分钟孟刚就过来了,李子安给他开了门,让他进了房间。

  “依芙娜和贝蒂过来洗个澡,然后就回她们的老家重建房屋,我把你给我的钱给她们了。”孟刚还是给李子安解释了一下。

  李子安笑了笑:“我知道,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我这个人没那么讲究,你只需要做好你要做的事情就行。”

  孟刚点了一下头,眼神坚定:“从现在起,不管是谁想动你,哪怕是一根指头,那也得先过我这一关。”

  “如果是CIA想杀我呢?”李子安说。

  孟刚微微愣了一下,随即说道:“估计你会死,但我会死在你前面。”

  “我说的是真的。”

  “我说的也是真的。”孟刚的表情很严肃,一点开玩笑的样子都没有。

  李子安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我不会死,你也不会死,我有妻儿老小,你也有女人和孩子,我们怎么也得让那些想杀我们的人先死。”

  “依芙娜和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孟刚的表情本来很严肃,但这个时候却有点腼腆和尴尬了。

  李子安笑着说道:“知道我昨天让你在我的掌心之中写写画画是干什么吗?”

  孟刚摇了一下头。

  李子安说道:“我其实是一个大|师,我让你那样做其实是给你卜了一卦,不然我也不会说我是你命中的贵人。”

  孟刚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惊讶又困惑的表情。

  他以为李子安只是一个做跨国生意的大老板,却没想到这帅逼还有一个大|师的身份。

  “虎落平阳被犬欺,赤胆忠心待明主,友妻有心需来日,命中贵人点迷津,这就是我给你卜卦的卦辞。”

  “这是……什么意思?”

  “这卦辞是说你是一只陷入困境的猛虎,赤胆忠心,我是你命中的贵人,我能改变你的命运,而你能给我助力。这卦辞里面还有一句,有妻有心需来日,这不很明显吗,你拼劲全力照顾依芙娜和贝蒂,依芙娜的心又不是石头做的,日久生情,她心里早就有了你,你的心里其实也有了她,只是你自己没发现而已,或者说你不敢面对。”李子安简单的给他解了一下。

  “我……”孟刚欲言又止,很尴尬的样子。

  李子安笑了笑:“有些人错过了可就没有了,我想你是因为依芙娜是你兄弟的妻子所以不想碰,可女人终究是需要男人的,陈佳佳的成长中也需要一个父亲,你最适合这个角色,你要不拒绝这两个角色,会有被人来,万一遇到一个酒鬼,一个瘾君子,那你岂不是害了她们吗,你自己也会很痛苦。”

  孟刚忽然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孟刚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脚步,回头说了一句:“老板,我现在就去跟依芙娜表白!”

  李子安笑了:“嗯,去吧。”

  孟刚开门出去了。

  他岂止是钢铁直男,简直是大马士革钛合金渗碳直男。

  不过,正是这样的人用起来才放心。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又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划开了接听键。

  “李总,我把车开回来了,另外我也给道格参议员打了电话,我跟他说您约他吃晚餐,他答应了。”林松的声音。

  “餐厅定了吗?”

  “定了,海湾餐厅,珀斯最好的餐厅。”林松说。

  李子安说道:“干得不错,上来吧,把车钥匙给我。”

  他要出去遛一遛,试试那鹰眼采药的手段。

  ……

  抱歉啊,上次写错了,把微信公众号写错了一个字,大家肯定收不到,我重新更正一下,我的微信公众号是“鱼闲李”,新车新上路,大家阔以来凑个热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