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45章神经病的神秘来电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551 2020-11-17 17:24

  夜风吹拂脸颊。

  李子安踩着人行道往回走,这个时候还不到晚上十点,街上还有一些行人,一些店铺也都还开着门。他将用布包着的罗盘紧紧的抓在手中,心里也在琢磨鲍勃的在笔记本上留下的内容。

  时光掩埋不了我们的足迹,迷路的人终会找到重返故乡的路。青烟笼罩,归途漫漫。

  这句话就像是烙铁一样在他的脑海之中留下了烙印,深刻到了无法抹除。

  快要到高臣一品小区门口的时候,李子安看了一眼马路对面的江堤。

  他现在最想看见的是那道白色的身影。

  江堤上行人稀疏,没有白色的身影。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姑师大月儿就如同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如果在罗盘和姑师大月儿之间任选一个谜来解开的话,他会选择姑师大月儿,而不是罗盘。

  虽然渺无踪影,可他还是忍不住去想像。

  她还在新地,还是去了别的地方?

  她在干什么?

  忽然,一个背影进入了李子安的视线。

  那背影干瘦,是个老头的背影。

  熟悉的感觉瞬间上头,李子安的脑海之中瞬间就浮现出了一张面孔。

  那是黄波的面孔。

  李子安拔腿就往马路对面的江堤冲去。

  一辆丰田越野车呼啸而来,速度起码100码,转瞬间就到了近前。

  奔跑中的李子安双腿发力,借着惯性一跃,身体炮弹一般冲射了出去。

  越野车疾驰而去,连刹车都没有踩一脚。

  李子安双脚落地,移目去看那辆丰田越野车,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那辆丰田越野车已经冲出百米的距离了,看不清楚车牌,更被说是开车的人了。

  那个开车的人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这其实很容易判断,这是市区的道路,虽然这个时间段车辆很少,但也不会开到100那么夸张,除非不想要驾照了。

  排除无意,那就是有意了。

  李子安的视线跟着移向了江堤,那个老头又走出了一段距离,但还能看见。

  他冲上了江堤,追着那个老头跑去。

  越来越近。

  “黄波!”李子安吼了一声。

  老头继续往前走。

  李子安转眼就冲过了老头,挡在了老头的身前。

  两人的旁边就是一只路灯,光线很好。

  看清楚老头的脸庞,李子安却微微愣了一下,看背影,他相当确定这个老头就是黄波,可是这老头的脸却不是黄波的脸,而是一张皱纹巴巴的陌生的面孔。

  “你……你想干什么?”老头有点紧张。

  这个时间段了,一个身高一米八五的青年挡在身前,身上杀气腾腾,别说是他一个老头,就算是青年人也会紧张。

  李子安的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歉然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莫名其妙!”老头嘟囔了一句,从李子安的身边走了过去。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什么,就在老头刚刚从他身边走过去的时候,他伸手扣住了老头的肩头。

  “你究竟想干什么?”老头又惊又怒,“你给我松手,不然我报警了!”

  李子安松开了手,面带笑容:“老先生,我其实是一个营养保健师,我给你推荐一款很好的保健品,怎么样?”

  “神经病!你再骚扰我,我就真报警了!”老头扔下这句话,气冲冲的走了。

  李子安没有再追上去,慢吞吞的往回走。

  刚才,他想到的是在新地神庙之中发生的事。

  董曦将黄波爆头,死翘翘的黄波却还能爬起来逃跑。脑袋被开瓢了都还能死而复生,换张脸似乎也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情吧?刚才那个老头背影和黄波极其相似,如果换上黄波的脸,那绝对就是黄波。

  所以,他要试一试那老头。

  他伸手扣住那老头的肩膀,就在那一刹那间往老头的身体之中注入了真气。如果那个老头是黄波,他的真气入体,黄波肯定会有所反应。

  那老头没有反应,真气反馈回来的信息也说明老头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再试下去也没有意义了,他就用推销保健品的借口转移了老头的注意力。

  走下江堤的时候,李子安又回头看了一眼那老头。

  那老头已经走远了,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李子安收回视线,左右看了看,然后快速通过马路。

  现在回想那辆丰田越野车,似乎真的只是一个意外,不是蓄意安排的暗杀。那司机很有可能喝了酒,甚至有可能磕了药,他并不知道自己开得有多快。

  叮铃铃,叮铃铃……

  电梯上行的时候,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多半是管家婆又来催我回家了吧,真是的,越来越黏人了。”李子安心里这样想着,掏出了手机。

  手机屏幕上没有来电显示。

  是谁打来的电话?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铃#声继续响着。

  李子安划开了接听键:“喂,请问你是?”

  手机里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人说话,甚至没有环境音。

  李子安的心中顿时涌起了一点诡异的感受,他又说了一句:“喂,你不说话我挂了。”

  手机里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电梯门开了。

  李子安走了出去,就在电梯门关闭的时候,手机里终于传来了一个声音。

  佉卢语,声音冰冷、低沉、沙哑,正是给马福全打电话的那个声音。

  李子安听过很多遍马福全留下的那份录音,他虽然不懂佉卢文,但如果对方说一样的话,他就可以用康馨翻译的内容来比对,可是并不一样。

  几乎是本能反应,他放下手机点了一下录音键,然后跟着又把手机拿到了耳朵边上听那人说话的声音。

  诡异的感觉越来越有立体感了,夹带着阴森、紧张、甚至还有兴奋。

  莎尔娜的父亲鲍勃接到了这个人的电话,死了。

  马福全接到这个人的电话,也死了。

  现在李子安也接到了这个人的电话,他也会死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变态心理在作怪,大#师的心里竟然好生期待。

  突然,手机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瞬间浮现出了康馨翻译的译文。

  时光掩埋不了我们的足迹,迷路的人终会找到重返故乡的路。青烟笼罩,归途漫漫。

  又是这一句。

  青烟笼罩,归途漫漫之后手机里没有声音了。

  李子安生怕他挂断电话,跟着就说了一句:“我听不懂你说的话,你会说汉语吗,你用汉语跟我说。”

  那人并没有挂断电话,却也没有说话。

  李子安在自家的门口停下了脚步,这种事情还是在家门外解决了好,被管家婆听见了她一准又会担心。

  “我知道你听得懂我说话,你装什么神秘,既然你能说汉语,那就用汉语跟我说,如果你想杀我,我随时奉陪,你约个时间地点,我们比划比划。”李子安拿语言刺#激对方。

  那人真要是约了时间地点,到时候就让董曦带几十一百个同志提前埋伏在周围。

  “呼吸……”

  “你有哮喘,还是有慢阻肺?”李子安继续刺#激。

  手机里又没有声音了。

  李子安觉得应该换个套路,不用激将法,应该赞美对方牛逼什么的。

  突然,手机里又传出了那人的声音:“你会死。”

  “呵,你的汉语说的真好。”

  “有些东西不是你能碰的,它们应该被埋葬在地下。”

  “你说的是那只罗盘吗?”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对方的死亡威胁,李子安只是有点紧张,但一点都不害怕。

  他不是马福全,也不是鲍勃,他是大惰随身炉傍身的大#师,要杀他,那还真不容易,谁杀谁也都说不一定。

  “死神会对每一个人微笑,而你也应该对死神还以微笑。”

  “你的意思是你是神?”

  “凡人皆有一死,凡人皆需侍奉。”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这句话他有点耳熟,但不知道在哪看见过,或者听过。

  他忽然想了起来,这句话是《权利与游戏》里的无面者的台词,意思是人都有一死,而死是最仁慈的解脱。

  “时光掩埋不了我们的足迹,迷路的人终会找到重返故乡的路。青烟笼罩,归途漫漫。”那人又念出了这一句。

  “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究竟是谁?”

  嘟嘟嘟,嘟嘟……

  手机里传出了挂断音。

  李子安却还保持着接听电话的姿势,好半响都没有动一下。

  刚才,那人用佉卢文跟他讲话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录音,然后去找康馨同学翻译。他其实是不想再去打扰康馨的,他希望她忘记他,好好读书。康馨这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他,似乎也正在这么做。如果他拿录音去见她,她没准就前功尽弃了。

  还好,他用言语刺#激了对方之后,对方讲了汉语,他也就不需要再拿录音去找康馨了。

  可是,那人说《权利与游戏》里的台词是个什么鬼?

  没准,凡人皆需侍奉上面的那一句“死神会对每一个人微笑,而你也应该对死神还以微笑”也是什么电影里的台词,只是他不记得了,或者没看过。

  他将这句话输入进了度娘的搜索栏,然后启动了搜索引擎。

  翻了两页才找到答案。

  这句话果然是来自电影《角斗士》。

  找到了答案,李子安的脑袋里却多了一团雾水。

  那人,莫不是一个神经病?

  发了一下呆,李子安打开门走了进去。

  卧室里,余美琳笑盈盈的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期待和情意。

  李子安走了过去。

  余美琳从被窝里爬起来,圈住了李子安的脖子,鼻子在李子安的脖颈间轻轻嗅了嗅。

  李子安忽然响起了莎尔娜说过的话。

  管家婆还真是拿鼻子嗅他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