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20章师妹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825 2020-11-17 17:24

  洪宝慧走出小巷,等了两分钟,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她的面前,她上了出租车,出租车开走了。

   李子安快步跑出小巷,左看右看却没有看见出租车,网约车倒是可以叫,可等网约车过来的时候那辆出租车恐怕再就跑没影了。他站在路边眼巴巴的望着那快速远去的出租车,却也只能是干着急。

   这毕竟不是拍电影,前面一辆出租车走了,后面马上就会来一辆,主角只需要上车说一句跟着前面的车就搞定了。

   却就在李子安一筹莫展的时候,一辆捷达车偏离车道,一个急刹车停在了他的身边。他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车顶,那车上却没有挂“taxi”顶灯,也没有什么“马超绿色出行”的车贴,而他甚至都没有招手,这车怎么就停他身边了?

   李子安移目看向了驾驶室,就在这时一颗脑袋从驾驶室的车窗里探了出来。

   国字脸,招牌债主脸,不是刘军是谁?

   李子安忽然觉得这脸真亲切。

   “上车!”刘军说了一句,脑袋又缩回去了。

   李子安上前拉开副驾驶室的车门上了车。

   刘军挂挡松离合,一脚油门轰上去,捷达车往前猛冲,发动机轰鸣声中,车身抖个不停。

   这车肯定是公家的。

   李子安心里想着。

   坐上车了,他心里反倒不奇怪刘军为什么如此及时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了。这货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去敲开人家寡妇家的门,还说什么三角眼大麻子脸凶犯,他是故意打草惊蛇,然后在旁边等着蛇出洞。

   可是,这货又不会卜卦,他是怎么知道洪宝慧跟凶手有关呢?

   问还是不问?

   李子安斜眼瞅了一眼开车的国字脸,有点犹豫。

   站在人民群众的立场,询问刑警侦办凶杀案,会不会被贴上疑犯的标签不说,严厉的批评肯定是少不了的吧?

   “我就知道你会倒转回来。”李子安没开腔,刘军却说了一句话。

   “为什么?”李子安好奇地道。

   “我故意把你支开,可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肯定不甘心,你会倒转回来,之前在墙脚下点香的是你吧?”

   李子安心里有些惊讶,可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静静的听着。

   “你蹲寡妇墙角就算了,你还点蚊香,你那么怕蚊子,你还蹲墙角干什么?”

   李子安:“……”

   他点香是为了进入大惰随身炉的焚香状态,但国字脸这么说,他也乐得省事,连谎话都懒得编了。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开车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吗?”刘军又问。

   “为什么?”李子安很配合。

   国字脸在他的面前装神探逼,出于礼貌他要配合一下。

   “我们的技术员截听了洪宝慧的电话,跟她通话的人的声音跟你发给我的音频文件里的声音很相似,洪宝慧要去见的人多半就是杀害马福全的凶手。你的判断是对的,那个洪宝慧真的与凶手有关。”刘军说完的时候用眼角的余光瞟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老神在在的坐着。

   我就静静的看你装逼。

   顺便等你说出最想问的问题。“你说是那个白衣女子将你引到洪宝慧的家,是真的吗?”刘军又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李子安。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怎么到现在都还不相信我?你别忘了,是我帮你找到了抓获杀人凶手的线索。”

   “我现在有点怀疑那个白衣女子是你假扮的。”

   李子安:“……”

   “不然,既然她不是凶手,为什么她不来给我线索,却来找你?”刘军追问,眼角的余光仿佛也拥有洞穿钢板的力量。

   “那个……”李子安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会不会是因为我太帅?”

   刘军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握方向盘的手也颤了一下,给人的感觉他似乎好像伸手过来掐李子安的脖子。

   前面的出租车在等红灯,刘军的捷达车就停在了出租车的后面。

   一个是普通的出租车司机,一个是普通的超市女售货员,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人跟踪,所以刘军也懒得采取什么掩饰措施。

   李子安看了一眼后视镜,然后就看见了后面跟着一辆长城牌的suv,但没有警察标志,只是一辆普通的suv。可他却相信,那车里面坐的都是警察。

   红灯结束了,出租车往前行驶,路边的路牌上写着“东塘村5km”。

   刘军开着捷达车跟了上去,并且故意放慢了一点速度。

   “那个白衣女子跟你究竟是什么关系,不会是你师妹吧?”刘军的嘴里又冒出一句话来。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师妹?

   他自己都没想到这层关系上去,他之前卜的那一卦里也说“当追之人不可追”,他刚才还在想抓到凶手之后,要不要继续找那个白衣女子,国字脸忽然问他白衣女子是不是他师妹,这就把他问住了。

   姬达是西周时期的方士,是公元前的人物,老姬就给他留个大惰随身炉,怎么可能还给他留了个师妹?那白衣女子真要是师妹的话,少说也有两千几百岁,甚至三千岁了吧,怎么可能?

   “怎么不说话?”刘军又瞅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笑了笑:“刘警官,我觉得你应该去写,现在网络很火,就你这思路和想象力,没准你会成为大神。”

   “不是你师妹啊?”

   “你都说是我假扮的,怎么又成我师妹了?”

   “你一定还有什么瞒着我。”

   李子安:“……”

   他忽然觉得他上辈子毁灭了银河系的报应不是跟余美琳结了婚,而是认识了这个国字脸。

   不知不觉就到了东塘村,那村子里建的都是好几层的小洋楼,家家户户都豪气。不过,有些小洋楼都拆了,还有一些被喷上了“拆”字。偌大一个村子却看不见有人家点灯,黑黢黢的一片。

   出租车进了村,顺着村道继续往前开。

   刘军早早的熄灭了大灯,慢吞吞的跟在后面。

   李子安从后视镜里面看了一眼,那辆suv还跟在后面,同样熄了大灯。

   出租车在一幢小洋楼的院门前停下了脚步,洪宝慧下了车,然后站在门外打电话。

   刘军拿起一台对讲机说了一句:“你们守住村道两头,我负责后面。”

   “收到,完毕。”对讲机里传出了一个男警员的声音。

   刘军拿着对讲机下车。

   李子安也下了车。

   这时那辆出租车倒转了回来。

   “跟我来。”刘军闪身躲到了路边的一堵院墙下。

   李子安也快步走了过去,他刚刚背贴着墙壁站好,那辆出租车就从路上开过去了。他从墙边探出了头,正好看见那幢小洋楼的院门打开,一个男子走了出来。却不等他看仔细,刘军就把他给拽了回去,站到了他的位置上,探头往那幢小洋楼看去。

   李子安也不在意,他人比刘军高半头,他一手撑着墙壁,从刘军的脑袋上探出了头去看。

   那男子带着洪宝慧进了院门,随后关上了门。

   刘军撑腰,结果碰到了李子安的下巴,他揉了揉头顶,没好气地道:“你凑什么热闹?”

   李子安也揉了一下下巴:“你把我带来,不就是凑热闹吗?”

   话是这样说,其实他知道刘军之所以把他带来,那是因为国字脸想查那个白衣女子。

   刘军语气严肃地道:“你跟我从小路绕到那幢小洋楼的后面去,但你要记住,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采取任何行动,你也得听我的。”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两人从小路绕到了那幢小洋楼的后面。

   小洋楼的后面有一个小院,由一道两米多高的围墙隔着,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李子安和刘军站在院墙下,只能看见二楼的一个房间亮着灯,但窗户关着,窗帘也拉着,也看不见屋子里的情况。

   远处传来狗叫声,但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你就留在这里,我先进去,如果他从后面逃走,你就叫人,我的同事会赶来支援你。”刘军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他很清楚他现在的角色,他就是一个来打酱油的。

   刘军不可能带他一起进去抓人。

   刘军退后了几步,然后猛地向围墙冲刺,靠近墙体的时候一跃而起,一只脚在墙体上瞪踏了一下,双手扣住墙头借力一撑,麻溜的就爬上了墙头。

   身手还不错,不过李子安觉得,同样的上墙方式,他要轻盈潇洒得多。

   刘军在墙头上停留了两秒钟,然后双手扣着墙头,小心翼翼的放下身体,最后跳进了院子里。

   李子安隔着墙壁都没有听见刘军双脚落地的声音,楼上的人就更听不见了。

   刘军刚进去,李子安就蹲了下来,掏出第二根檀香,然后用打火机点燃。一缕蓝色的青烟袅袅升起,他对着那烟就深深的吸了一口。

   轰!

   一缕檀香烟入肺,大惰随身炉苏醒,李子安瞬间进入了焚香状态。

   他可不是来打酱油的。

   刘军来抓杀害马福全的疑犯,他也有他想要弄明白的事情。

   刚才开门出来的那个男人是不是黄波?

   如果是黄波,他就有可能知道那些符号和图案的秘密,还有那个用卢语打的电话,究竟是不是他打的,是的话,他又说了些什么……

   男人的好奇心并不全都在女人的身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