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16章步步惊心下山虎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088 2020-11-17 17:24

   0716章 步步惊心下山虎

  

   第二天午后,一行五人驱车来到了慕尼黑,没有住进酒店,住进了莎尔娜通过她的人生管家租下的一套位于雄狮小镇上的别墅。

  

  

   米勒家族的古堡就在这个小镇尽头,狮子山脚下。

  

  

   租住的别墅里有四个房间,不用李子安假惺惺的说节约租房的经费,他也跟董曦住一个房间。

  

  

   剩下的三个房间依旧是黑锅三人组一人住一间。

  

  

   李子安和董曦选了楼上的一个房间,两人先上楼进了那个房间。

  

  

   楼下两个房间,范才伟和孟刚一人选了一间。

  

  

   莎尔娜一脸郁闷的表情,拖着行李箱往楼梯口走去。

  

  

   范才伟心里有些不忍,说了一句:“军师,要不我跟你换个房间吧,我去老板的隔壁住。”

  

  

   莎尔娜回头看了范才伟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

  

  

   范才伟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

  

  

   人家这是真憨厚,大%师那是拼夕夕版的憨厚,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那我上楼去,你去我的房间吧。”范才伟背着背包往楼梯口走来。

  

  

   莎尔娜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没好气地道:“我不换!”

  

  

   范才伟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莎尔娜拖着行李箱就上了楼。

  

  

   女汉子就要直面人生。

  

  

   范才伟心里郁闷,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莫名其妙,昨晚还吵着换房间。”

  

  

   孟刚说了一句:“小范啊,你太年轻了,女人的心思你不懂。”

  

  

   范才伟:“……”

  

  

   二楼的房间里,李子安推开了窗户,站在窗前眺望。

  

  

   这个小镇比昨天晚上临时歇脚的那个小镇要大得多,毕竟这里是慕尼黑的郊区,它有好几条街道。不过风格倒是很相似的,这个小镇也是典型的巴洛克风格,建筑严谨而又华丽,也有着很浓厚的古典艺术气息。

  

  

   李子安的视线移到了狮子山的方向,一眼就看见雄伟险峻的狮子山,山脚和山腰上覆盖着茂密的森林,再往上便是白雪覆盖的山头。

  

  

   山顶上云雾缭绕,仙气飘飘。

  

  

   米勒家的古堡就坐落在狮子山的脚下,依稀可以看见从树林之中冒出来的圆形尖顶。那圆顶被涂成了蓝色,很是显眼。

  

  

   “老公,我们是直接去拜访卢卡斯米勒,还是采取更为保守的方式?”董曦说。

  

  

   李子安看着狮子山的山顶,想了一下才说道:“直接见面吧,就今天晚上,开门见山的说明来意,然后给他一点考虑的时间。我们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里,我们还得去意塔利。”

  

  

   “你这样说,我感觉你很有信心,可万一你判断错误呢?”董曦心里有些担忧。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相信军师和她的人生管家,她调教出来的人生管家肯定比我们的人生管家更厉害,更有专业性。卢卡斯米勒之所以成为军师选定的目标,那是有着大量的数据分析的,我们要相信科学。”

  

  

   “这样的话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感觉怪怪的。”

  

  

   “为什么?”

  

  

   “因为你擅长的是玄学,可你却跟我谈科学。”董曦说。

  

  

   李子安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我们去小镇上走走吧,先熟悉一下环境。”

  

  

   董曦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下了楼,将合金工具箱交给了孟刚保管,然后与董曦出了门。

  

  

   小镇的街道上没有多少人,一些商店开着门,但生意冷清。

  

  

   李子安和董曦漫无目的的逛着,逛了一会儿之后就往狮子山脚下走去。

  

  

   拐过一个十字路口,进入另一条街道,没走多远李子安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从未来过这条街道,可是进入这条街道的时候,这里却给了他一个很奇怪的感觉,他来过这里,这条街道上的一切他都很熟悉。

  

  

   “你怎么不走了?”董曦好奇地道。

  

  

   李子安说道:“这条街道就是我跟你说起过的那条街道,有个枪%手……”他的视线移到了街道一侧的一扇刷了绿漆的门上,然后抬手指了一下,“有个白人枪%手从那道门里出来,向你开枪,结果击中了我的胸膛。”

  

  

   董曦移目看着那道门,原本轻松的心情,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

  

  

   李子安又观察了一下那座建筑。

  

  

   那是一座很普通的楼房,上下两层,黄褐色的石墙,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也长了不少青苔。二楼有一个阳台,上面放了几只花盆,阳台后面的门是关着的,所有的窗户都拉着窗帘,看不见屋里的景象。

  

  

   “如果你的未卜先知是灵验的,那就说明了一个情况,我们的行踪暴露了。”董曦说。

  

  

   李子安想了一下说道:“或许还有另外一种情况。”

  

  

   “什么情况?”

  

  

   “我们见过那个卢卡斯米勒之后,他出卖了我们,我们的敌人也来到了这里。”

  

  

   “那我们还要见那个卢卡斯米勒吗?”

  

  

   “见,怎么不见,一半一半的机会,我只是猜测,不能因为这个就放弃。”李子安说。

  

  

   “不管怎么样,我们得提前做好准备。”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旁边有一家商店,你进去买一盒口香糖,我在外面等你,顺便进那座房子里看看。”

  

  

   董曦下意识的想问李子安怎么进那座房子去看,可忽然想起他的身份,还有他那些神秘而强大的手段,也就什么都没问了,转身就往旁边的小商店走去。

  

  

   李子安跟在董曦的后面走了几步,然后在小商店的门口停了下来。董曦进入小商店的时候,他靠在门边的墙壁上,闭上了眼睛。

  

  

   观星意识升空。

  

  

   星空浩瀚。

  

  

   天之四灵在其位,诸般星象在其中。

  

  

   紫薇命星暗淡无光,三颗将星倒是光芒四射,气运很强。紫薇命星背后又有一颗妖星蹿起,散发着幽幽贼光。

  

  

   何谓妖星?

  

  

   其一,来路不明。

  

  

   其二,吞噬命星生机气运以壮自身。

  

  

   符合这两个条件的,是为妖星。

  

  

   就眼前这星象,紫薇命星黯然无光这个情况,显然是被哪个妖心所妨害。

  

  

   卦辞浮现:妖星害主血光现,野鬼要收买命钱,未卜先知来开路,步步惊心下山虎。

  

  

   李子安几乎不动脑子,大惰随身炉这个方士副脑就已经把这卦辞给解了。

  

  

   妖星害主血光现,野鬼要收买命钱。这说的是这颗妖星十分凶险,带来的不是一般的灾祸,而是血光之灾。所谓野鬼,便是那个白人杀手,或许不只一个。

  

  

   未卜先知来开路,步步惊心下山虎。未卜先知就不用解了,李子安早就预见了发生在这街上的事,这也算是他事先开的一条路。再说这下山虎,大%师这行当里的虎有两种,一是上山虎,二是下山虎。

  

  

   上山虎是吃饱了的虎,寓意平安无事,权力和威严。下山虎则是饿虎,下山是因为肚子饿,要下山捕食。步步惊心下山虎,这说的是他这只下山虎接下来这段路会走得十分凶险,能不能补到食物吃饱肚子先不说,能不能保住虎命才是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观星意识回归。

  

  

   鹰眼俯瞰大地,整个欧洲尽收眼底,那种感觉真的很震撼。

  

  

   几秒钟之后,观星意识便进入了那座老旧的小楼里的客厅之中。

  

  

   客厅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壁炉里没有柴灰和木炭,打扫得很干净。沙发上洒落着少许灰尘,显然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居住。

  

  

   观星意识瞬息移动到了2楼,然后在2楼炸开。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所扩散范围之类的相关信息,不只这座小楼,就连临近两座小楼里的情况也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鹰眼侦查完毕。

  

  

   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情况。

  

  

   这就奇怪了。

  

  

   李子安微微皱起了眉头。

  

  

   难道真的是见了卢卡斯米勒之后,他去告了密?

  

  

   欧洲一直是灯塔的盟友,这几年因为懂王的关系出现了分歧,但很多右翼政客却还是誓死跟随,一条路走到黑。如果卢卡斯米勒告了密,那还真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可就莎尔娜和她的人生管家的分析,卢卡斯米勒却又只是一个商人,不涉及政治。不过他的家人却有好几个政治任务,但都是左翼。

  

  

   情况有点复杂。

  

  

   董曦从小商店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盒口香糖。

  

  

   “有什么发现没有?”董曦轻声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没什么发现,很正常,我们去古堡附近看看吧。”

  

  

   董曦跟着李子安走,她打开口香糖的盖子,拿了一颗递向了李子安:“来,吃一颗口香糖。”

  

  

   李子安伸手去拿,结果被董曦打了一下手。

  

  

   “不要用手拿,不卫生,张嘴,我喂你吃。”董曦拿着口香糖往李子安的唇边递去。

  

  

   李子安看着她的手,张开了嘴。

  

  

   他的心里有句话没说,你用手拿口香糖来喂我就卫生么?

  

  

   不过这话肯定是不能说的,傻%逼才说。

  

  

   两人嚼着口香糖往小镇尽头走去,李子安伸手去攀董曦的肩膀,但矮了十厘米,姿势太别扭了,他只得将手放下来,改搂她的小蛮腰。

  

  

   路过那座小楼的时候,董曦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闭着的户门,说了一句:“既然你预见到了那个抢手会埋伏在这里,到时候我们不走这里能避开吗?”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我的确是预见了,但是没有发生的事情有太多的未知性和可能性,我也不知道。”

  

  

   “那你能预见我接下来想干什么吗?”董曦问。

  

  

   李子安正准备动用未卜先知的绝学秀一下,董曦忽然凑过来在他的脸颊上啄了一口。

  

  

   “这就是我要干的,没预见到吧,你这个大%师也有不灵的时候。”董曦笑着说。

  

  

   李子安的手往下落了一点,然后拍了一下。

  

  

   没有响声,只有涟漪。

  

  

   鸭儿浮春水,猪蹄拨清波。

  

  

   步步惊心下山虎,环境再怎么凶险,也不能磨灭老虎想吃肉的本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