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49章桃花源记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026 2020-11-17 17:24

  ();

   送走余美琳,李子安去超市买了菜,却拿着菜溜到了隔壁门口。

  门没关,留着一条缝,轻轻一推就开了。

  李子安并没有让桃子给他留门,桃子也没说要给他留门,但就是这么默契。

  李子安轻轻推开门,提着一大包菜走了进去。

  客厅里回荡着舒缓的瑜伽音乐,那音乐让人心神安宁。

  沙发旁边的空地上铺着一张瑜伽毯,一个熟识的女人正在瑜伽毯上坐瑜伽,一双铅笔腿绷得笔直,藏青色的瑜伽服绷紧,宛如她的第二层皮肤。就那姿势而言,真的让人担心她会从一条裂缝开始裂开。

  熟悉的音乐,熟悉的画面,熟悉的味道。

  李子安走了过去,有点担忧地道:“天这么冷,你穿那么薄,你不冷吗?”

  “啊嚏!”沐春桃打了个喷嚏。

  李子安慌忙将装着菜的购物袋放下,走到去抓住沐春桃的手,看她是不是着凉了。

  桃子的手暖暖的。

  房间里开着地暖,怎么可能冷?

  大/师疏忽了。

  沐春桃忽然圈住李子安的脖子,将他拉了下去。

  李子安暗叫一声上当,很顺从的倒在了瑜伽毯上。

  沐春桃翻了一个身,一字马的姿势瞬间变成了骑手的姿势,大/师被她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骑手骑的还不是马鞍,骑的是马脖子。

  这是要给马儿吃草吗?

  大/师一动不敢动。

  “老实讲,想不想我?”桃子很凶的样子。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就是想你了才溜过来的,你想不想我?”

  “一点都不想。”桃子说。

  这样的话反着理解就行了,不必当真。

  “你几天没交作业了?”桃子继续审问。

  “我前天才交了啊。”

  “昨天就没交。”沐春桃翘起了小嘴。

  李子安压低了声音:“那我现在给你交怎么样?”

  “呸,想得美。”沐春桃轻轻啐了一口。

  李子安拿捏了一个手枪/指,准备去拿试卷了。

  沐春桃忽然抬头看向了楼梯口,叫了一声:“爸!”

  李子安顿时被吓得一抖,慌忙把手枪/指缩了回来,跟着也移目去看楼梯口。

  楼梯口空荡荡的,没人下来。

  沐龙不在家,虚惊一场。

  “哈哈哈……”沐春桃笑得花枝乱颤。

  实打实的颤。

  李子安心中气恼,右手绕后,半轻半重的拍了一下。

  啪一声脆响。

  又是一串实打实的颤。

  沐春桃挨了一下,忽然一口咬向了李子安。

  她这一口咬下去却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高臣一品中,鱼人腹饥寻食。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茵茵一片,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大/师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衣物,从口入,水汽弥漫,湿其身。初极狭,才通人,复复前行,豁然开朗。然鱼人身困体乏,口吐白沫,倒于山洞之中,溪水漫其身,顺水而出,复回桃林。

  瑜伽的音乐轻缓依旧,给人带来安宁。

  “美林姐跟你说了吗?”桃子躺在李子安的臂弯里,声音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投资股票的事吗?”

  “嗯。”

  李子安笑着说道:“说了,昨天在厨房跟我说了一次,晚上睡觉前又说了一次。”

  “那你是怎么看的?”

  “你是黑锅公司的管家婆,你自己拿主意就好了,不用问我。”李子安一手揽月,“相比这件事,我对你忽然叫美琳姐更感兴趣,以前你不是叫余美琳的吗?”

  “你别管。”

  “不管就不管。”嘴上这么说,李子安心里却在憧憬着一桩好事,嘴角也浮出了一丝笑意。

  沐春桃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扬起脖子看着李子安的脸,那眼神小怪小怪的。

  李子安讶然道:“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沐春桃说道:“你心里是不是在想什么坏事情?”

  “没有啊,哪有,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坏事情?”

  沐春桃轻轻哼了一声:“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有多坏,你心里肯定在想,我要是跟余美琳处好了,她也承认了我跟你的关系,然后我们俩就一起伺候你是不是?”

  李子安很认真的摇了摇头。

  那种事情,就算是真想了,他也不会承认。

  他又不是猪。

  沐春桃伸手去拧李子安:“你承认不承认,你承认不承认?”

  李子安猛地翻身:“绝学收拾你!”

  “不要啊!”沐春桃立马耍赖。

  可是已经迟了。

  桃花林中,鱼人饱饮溪水,体格越发强壮,直立而起,复前行。

  一炷香之后。

  “我得回家做饭去了,中午你过来吃。”李子安的声音很温柔。

  沐春桃嗯了一声,忽然想起了什么,一骨碌从瑜伽毯上爬了起来:“我去给小美买点好吃的。”

  李子安说道:“不用买,小孩子不能吃那么多糖。”

  沐春桃眨巴了一下眼睛:“要不,我买了给她,然后你从她手里拿走?”

  李子安看着桃子,欲说无言。

  ………………

  午后出了太阳,给冰冷的钢筋森林带来了一点暖意。

  李子安又来到了大江集团总部。

  桃子本来是想送他的,结果身体有点抱恙,再就是他也不想带桃子去大江集团总部,于是司机就变成了范才伟。

  他要办的事是勾搭小姨子的事,带着桃子就束手束脚了。

  “老板,我在停车场等你。”范才伟说。

  李子安说道:“今天不是团队行动,你去玩去吧,不用管我。”

  “那好,如果你要我来接你,你就给我打个电话。”范才伟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进了大江集团总部大楼。

  大办公区里窃窃私语。

  “那不是前董事长的老公吗?”

  “你那么客气干什么,直接说渣男就行了。”

  “呵呵呵……”

  “他公然勾搭小姨子,董事长都拿皮鞋砸他了,他居然还敢来,真是够胆啊。”

  “做渣男首先一条就是不要脸,你看我就做不到。”

  “你首先得有人家那么帅才行啊。”

  “……”

  这些声音落入李子安的耳朵里,他的心里没有一丝波动,内心甚至想笑。

  大/师这是奉旨勾搭小姨子,你们一群渣渣晓得个锤子。

  李子安穿过大办公区,没去老丈人的办公室,直接去了余家明和余诗曼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没关,他走了进去,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办公桌前的余家明,却不见余诗曼。

  余家明看见李子安进来,跟着就起身迎了上来,脸上满是亲切的笑容:“姐夫,你来啦。”

  “你在忙啊。”李子安说了一句。

  “没事,没有什么事情比陪姐夫更重要,你来了,我肯定得陪陪你。”余家明上来给了李子安一个拥抱。

  “诗曼呢?”李子安可没兴趣跟这灾舅子聊天。

  “诗曼她……”余家明欲言又止,说话的时候还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口。

  这个举动有点意思。

  李子安也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办公室的门口,但什么都没看见。

  “姐夫,坐吧,我去给你泡杯茶,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余家明很热情的样子。

  李子安本来是想走的,结果被余家明刚才的小动作引起了好奇心,他就改变了主意:“行,我正好也想跟你聊聊。”

  余家明去泡茶,李子安坐在了沙发上,随口说了一句:“家明,你这里可以抽烟吗?”

  余家明微微愣了一下才说道:“别人肯定不行,但姐夫你想抽烟的话,那肯定是没问题的。”

  这马屁拍的好。

  李子安笑了笑,掏出一根大重九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烟里埋着一截檀香。

  一口檀香烟入肺。

  轰!

  大惰随身炉进入焚香状态,无数细微的声音涌入了李子安的耳朵。

  外面的大办公区里还有人在嚼舌头。

  “余诗曼前脚刚跟她男朋友出去,那渣男就来了,不会是听到风声来捉奸吧?”

  “捉奸,捉什么奸?我看你是逻辑有问题,那个渣男是前董事长的老公,有妇之夫,三总家的诗曼小姐跟她男朋友出去,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对,我倒是想看见诗曼小姐的男朋友跟那个渣男相遇,你们说两个男人会不会打起来?”

  “应该不会吧,真要是打起来,那多丢人啊。”

  “嘘!别说啦,二总来了。”

  “二总好久都没来了,今天怎么突然来了?”

  这是李子安听到的最后一句嚼舌头的话,然后办公区的就只剩下了办公的声音,有人在敲键盘,有人在翻阅纸质文件,有人假装给客服打电话,就算不用去看,也能想象出一个认认真真办公的画面。

  李子安很快就计锁定了一组脚步声,的确是余泰安的脚步声。

  这个时候余家明端了一杯茶过来,放在了李子安面前的茶几上。

  李子安微微一笑:“谢谢。”

  “姐夫,你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余家明坐在了李子安的对面。

  余泰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李子安没有去看门口,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家明,诗曼怎么不在,她去哪里了?”

  “诗曼她……之前还在这里的,现在去哪了我就不知道了。”余家明一脸抱歉的样子。

  这是担心姐夫吃醋吗?

  李子安笑了笑。

  就在这个时候余泰安从这间办公室门口走过,本来已经走过去了,忽然又倒了回来,确认坐在沙发上的人是李子安,直接进了办公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